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让土地逃离地方政府的“魔掌”
2013-10-31
字号:

  编者按:我们的土地到底是谁的?过去几十年里,地方政府以低价从农民处征收土地,而后翻翻加价作为建设用地对外出售。据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估算,土地价差保守估计在几十年里为地 方政府大赚了30万亿元左右,钱被用来建设各式各样的“面子工程”,同时满足了很多官员的贪婪;地产商整地、盖楼把建成的房子加价卖给曾经和自己一样,都是普通人甲乙丙的其他人, 并成为巨大社会收入落差的顶层一端;不是官员,也不是地产商的甲乙丙,很可能曾经是土地的拥有者,现在他们通过出卖廉价劳动力在“世界工厂”里打工挣钱,然后再把上下几辈子的收 入交给地产商,住进在自己土地上盖起的格子间。这个由无声的土地和活跃的地方政府启动的“财富抽水泵”,将财富源源不断地从社会底层抽到顶层。“地方政府要想融资做建设,不能靠 中央给,也不能靠卖土地获得,而是要光明正大地发行政府债券。”我针对当前现实且残酷的问题,在2013年8月推出的《郎咸平说:让人头疼的热点》一书中,给出了最具可行性的解答。以 下为图书正文部分节选,以飨读者。

  关于我们的政府融资问题,各位应该都晓得,我们的经济现在基本就是靠投资在拉动,而且主要是靠政府大搞“铁、公、基”这样的大投资项目。不同的是,2008年的时候,我们是靠中央政 府推出“4万亿投资”的方式,发展地方基建;但是到了2012年,是我们的各个地方政府开始提出自己的投资计划,比如2012年7月,湖南省长沙市对外宣布,将投资8292个亿用来搞片区建设 、基础建设,还有产业项目等。2012年8月,贵州省推出了总额为3万亿的刺激计划。各位晓不晓得这两个地方的财政收入状况是多少呢?贵州省2011年财政总收入是1330亿元,而长沙市2011 年全年的地方财政收入只有668.11亿元。也就是说,贵州省要一下子花23年的财政收入来搞基建,而湖南省的长沙市打算拿出13年的财政收入来搞投资。我跟各位一样好奇,这些钱都从哪里 来?

  2013年5月的时候,路透社发表了一篇文章,说我们的发改委原本设计了一个40万亿元规模的城镇化建设方案,但是最终没有被认可。我怀疑这里面是不是原本有打算支持贵州省、湖南省投资 计划的预算。当然,除了向中央寻求支持,它们也有自己的融资渠道,比如说仍然透过地方融资平台公司,靠出售土地这种未来收益,向银行拿贷款。

  地方融资平台,其实是地方政府发起设立的一种公司模式,它通过地方政府划拨的土地、股权、规费,还有国债等资产,让其资产和现金流水平达到融资标准,然后向银行借贷,或者对外发 放公司债。由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发放的公司债,又叫城投债,因主要用于城市基础设施等公益性投资项目,所以又叫“准市政债”。近期,地方融资平台的融资模式,正逐渐从80%以上靠银行 借贷,逐渐转变成发放城投债、打包资产向老百姓出售理财产品等方向转移。

  但是,我们都看到了,我们现在正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最严格的房地产调控,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卖地不再能保证地方融资平台公司有稳定的收入。这直接导致什么后果呢?就是平台公司过去 从银行借来的贷款,很可能还不上。所以,地方融资平台公司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那么容易筹措到钱了。我们发现,现在它们也在透过另外一种融资模式进行融资,那就是把这些有可能已经 成为坏账的资产打包成所谓理财产品,向老百姓出售,许诺归还本金和比较高的利息回报。透过以上分析,我有理由相信我们老百姓根本拿不到钱。

  地方政府想要融资,是不是可以透过其他的方式呢?是不是可以让地方政府直接自行发债?就是让省级或者市级政府公开发行自己的债券。发行的时候,把关于融资的所有信息都披露出来, 让花钱买债券的老百姓晓得自己的钱将要花在什么地方。比如说,某个政府说它募集资金建一条高速公路,当地的老百姓要是发现这条规划中的高速公路完全是重复建设,是“面子工程”, 那他们就可以选择不买政府债券。如果老百姓觉得有必要建这条高速公路,认为会有收益,就可以选择买政府债券。除此之外,融资成功后,发债政府必须及时公布工程的各项用款信息,做 到公开透明,让第三方和老百姓真正起到监督的作用,这样还可以很好地杜绝政府在整个工程中,比如采购环节,可能出现的权力寻租问题。

  本文摘自《郎咸平说:让人头疼的热点》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房产:

       是指房屋经济形态,在法律上有明确的权属关系,在不同的所有者和使用者之间可以进行出租出售或作其它用途的房屋。

    2、地产:
       是指土地财产,在法律上有明确的权属关系,地产包含地面及其上下空间,地产与土地的根本区别也就是有无权属关系。
    3、房地产:
      是房产和地产的总称。www.lijiacaifu.com是指土地及附着在土地上的人工构筑物和建筑物及其附带的各种权利(所有权、管理权、转让权等)。
    2013/12/16 16:33:17
  • 土地政策,它是个大政策,稳好~~~
    2013/11/4 14:44:23
  • 要从根本上改变土地的使用方法,以后土地不再出让,改为逐年收租,把土地的资产属性变为债务属性,别想一下透支完。
    2013/11/1 11:59:35
  • 自2003年以来,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房价都在轮番上涨,政府财政收入和土地出让收入暴增,地产商和炒房者包括权贵牟取了惊人暴利!实际上,房价疯狂上涨的根源是土地财政的抢钱和掠夺无法得到遏制所造成的,既得利益集团包括官员和专家在内,基于自身的利益诉求推波助澜,与房地产开发产商合谋造势,推动了中国各地房价一轮又一轮的疯狂上涨!城市的大规模拆迁,城中村的改造,新农村的建设等等,无一不是人为的在制造所谓的刚性需求或被动需求,而背后全是一双双贪婪敛财的罪恶之手。

    房价疯涨令中国的超级富豪所拥有的财富也在疯狂增长,在任何一个经济正常的国家,房地产业从来就不是富豪的主要发来源,在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充分发达而政府不过度干预经济活动的国家里,房地产业的平均利润率和其他工业制造业以及服务业基本上是一致的,不可能出现那种通过大规模圈地囤地开发房地产而一夜暴富的情形。

    中国却是个特例,一个涉及13亿国计民生的领域却成了一个制造富豪的暴利产业,房地产开发商所拥有的财富又完全取决于和政府官员之间的私下交易。这种交易导致了一个严重后果,那就是谁与政府有重要关系或与主要官员能够达成默契,谁就能够获得最好的土地,谁就能获得暴富的机会。几乎所有因腐败下台的官员都从房地产商手中获得过巨额贿赂,也几乎所有涉及房地产领域的官员都从房地产商手中获得过贿赂!

    如果政府不与房地产商合谋造势,不人为制造城市拆迁改造等被动需求,房价毫无疑问会出现理性回归抑或实质性下跌。纵观历史上从郁金香狂热开始到上世纪末的互联网热潮,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只要是泡沫就没有不破的道理。虽然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一个半市场化的市场,市场价格的形成不完全是买卖双方讨价还价、利益均衡的结果。房价运行机制中牵扯到了太多的利益博弈,因此价格形成远远不是供需平衡那么简单。
    2013/11/1 11:16:54
  • 看来得去搞个拆迁公司了,等政府把土地都卖的差不多了,建设也差不多了,要还钱了,就的拆了重新建设,拆迁公司不是很挣钱嘛?全属论谈!楼下的不要嘲笑!
    2013/11/1 10:17:40
  • 应该是“让土地逃离资本的魔掌”才对!

    提高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实现广大农村城镇的现代化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政府在这方面有所所谓并不是错,至少大方向上没有错。但是,要防止出现北上广那种资本垄断土地,盘剥刚需的惨剧!这个里面捣鬼的是资本,以前地方政府变成了资本的合伙人加雇佣打手。在新的城镇化运动里,地方政府必须回归公权力机关应有的管理者姿态,压制资本的嗜血性,以福利性、保障性、微利性的民生工程为目的,去推广城镇化。如果脱离了这一原则,又开始搞新的房地产泡沫的话,地方政府的头头们估计离下台不远了。老百姓看得清楚得很,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北上广那种惨剧已经教育了全中国的老百姓,在农村城镇炒地皮是忽悠不起来的。

    另外,给中央的大会献个策:如何摆正“资本”和“和谐社会”之间的关系。
    1. 既然中央有“分蛋糕”以达到缓和阶级矛盾,实现一段时间内的“和谐社会”的战略目的,老百姓如果真的拿到了蛋糕,这个中国社会内部绥靖的意图是可以实现。但要处理好“资本”和“民生”之间的关系。

    2.和谐社会的要素就是要处理好老百姓的生存权问题,即解决“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的基本民生问题。只有老百姓都安居乐业了,社会才能和谐。国家才有力量去对外扩张,逐鹿天下。而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就是把嗜血的“资本”从老百姓身边的民生领域驱逐出去,方法很多,我相信中央领导人的智慧,只要想这么做,一定是有办法做到的。但换句话说,如果将来没有做到,那一定是中央的决心问题,不是方法问题。

    3.在内部绥靖的格局下,资本只要服从大局,就还能存在。国家要把贪婪的资本驱赶到“高新技术产业”里面去,例如芯片制造业,航空航天,军工,信息产业,高端生物医药行业等,这些行业才是资本应该去的地方。不要老是没出息的盯着底层老百姓那点家底,像黄世仁那种成天只知道盘算着怎么算计杨白劳,怎么搞喜儿的2货资本家最好还是让它破产。中国那些没落的2货房地产商们注定要破产的。

    另一个可以引导资本的地方是解放军的新势力范围,例如东南亚,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印度,东非等地。这些地区刚刚收复,需要中国的资本前往占领“市场”,巩固解放区。

    如果党中央明智的解决了“资本”和“民生”的关系问题,和谐社会30年完全没有问题,大中华共荣圈的建立也完全没有问题。
    2013/10/31 18:13:03
  • 土地是一种高效融资工具,金融化趋势明星,特别是经济高速发展期。
    2013/10/31 13:32:0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