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破除阴谋,理性生存(22)名实
2013-10-24
字号:

  弄权者的阴暗心理揭露:

  世界及其所产生的一切现象,都是来源于物质。

  以概念来称谓事物而不超过事物的实际范围,只是概念的外延。以事物的本质属性来规定概念所表示的事物,使该事物充足具备而不欠缺其本质属性,这时概念的内涵。概念的内涵不充足就是错误的概念;概念具备充足的内涵就是正确的概念。

  以正确的概念来校正不正确的概念,又以不正确的概念的失误之处,反过来探究正确的概念之所以正确的所在。要使概念正确,就必须正确反映事物的本质;而要正确反映事物的本质,就必须依靠正确的概念。

  正确的概念必须是彼或此的概念相应于彼或此的事物。以彼名称呼彼物 而无彼物与之相应,则彼名不适用于彼物;以此名称呼此物而无此物以之相应,则此名不适用于此物。这是阴维充当事物的概念不正确,以不正确 的概念来称呼事物,会引起逻辑混乱。

  所以,彼名称呼彼物并且符合于彼物,就是于彼物相应,则称为适用于 彼物的概念;以此名称呼此物并且符合于此物,就是与此物相应,则称为适用于此物的概念。这时因为充当事物的概念符合于事物,以与事物相符 合的概念来称呼事物,便称为正确的概念。

  所以,概念是事物的称号。知道此物而非此物,知道此物已经变化而不是此物 了,就是不可以此名来称呼此物;知道彼物而非彼物,知道彼物已经变化而不是彼物了,就不可以彼名来称呼必物。这就是要遵守名与实不相矛盾的自然规律。

  至矣哉,古之明王。审其名实,慎其所谓!

  这番大道理的确不假。但如果万事万物都循名责实,那么各类工作者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就职权明确了。职权明确,统治阶级及其党羽就无法获得非职权范围内的灰色利益。

  况且如果“控名责实”的制度得到了推行,那么绩效考核也就有了标准,届时政府或其延伸机构内部必定造成造成“渎职者下,平庸者待教,优秀者拔擢”的大治现象,这样虽然对百姓有利,但却不利于统治阶级按照自己的意志使用“人才”或攫取利益。

  所以为自己利益考虑的国家领导人故意将‘名实’弄得混乱不堪。名实混乱,就可以乱中取利,顺手牵羊;权责不明,就可以推卸责任,安于任上。

  巧诈的祸乱名与实的关系,使之相悖相离,这是专断独裁的统治者必须贯彻终身的法则。

  案例一:

  临洮县蒙牛雪糕的一个代理商张大成(化名)年近六十,从事雪糕行业已经半辈子了,最近觉得干不动了,于是把担子交给自己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其子在职期间主要研究的就是金融与商贸,自是自信满满。

  一日,一位与他父亲十分相熟的老批发商来进货,并依老例与他签订代理销售合同。

  张大成的儿子见以往的合同中不乏漏洞,尚欠严谨。于是凭借自己在“国际商务谈判”课程中领悟的惯例、经验和技巧将合同做了修缮。

  批发商讶异道:“合同一经大侄子您的修改,居然多出整整四页。有些规矩是约定俗成的,何必合同化呢?”

  张大成之子居然将《国际商务谈判》(官方教材)第三章第二节的五百字内容背给他听,有理有据的道出了完善合同的重要性,并说这是避免纠纷、互利双赢的做法。若然贯彻“观其大体,不拘细谨”的做法,日后可能造成更大的麻烦。

  批发商心中不悦,但也只当他年轻识浅,没有计较,笑道:“好吧,咱们爷俩喝两盅,边喝边谈!”

  张大成之子再三推辞,无奈对方执意邀请,只好硬着头皮陪他喝酒。

  啤酒没喝两、三瓶,自己已经成了脸红脖子粗,说话也成了结结巴巴。

  批发商大为扫兴,讥笑道:“大侄子,你没学怎么做生意吗?今天交际应酬成这个样子,说得过去吗?”

  张大成之子据实回答说:“《国际商务谈判》这一教材没有教我如何交际应酬。”

  这次商谈于是不欢而散,结果可想而知。

  谈判的大体原则不外乎是:

  同智慧的人说话,要见闻广博;

  同博学的人说话,要圆通善辩;

  同善辩的人说话,要提纲挈领;

  同权贵的人说话,要凭借家庭背景或理想信念,不卑不亢;

  同富足的人说话,要境界高远,言辞豪迈,摒弃世俗;

  同贫穷的人说话,要动之以利;

  同善战的人说话,要彬彬有礼;

  与勇武的人说话,要豪胆果断;

  与愚钝的人说话,须锋芒毕露。

  与上司说话,必须谈奇特的事来打动他。

  与下属说话,用切身利益说服他。

  再加上因势利导,随机应变,相时而动。

  这样生意才有可能谈成。

  而《国际商务谈判》一书中却对“转圆”、“散威”、“分神”等等高超的磋商手段一字不提,对“病、恐、忧、怒、喜”五种谈判方法也没有批判继承,古为今用。反而一味的讲求不切实际的宏大理论,好高骛远,丝毫不以能裨实用为原则,怎么可能让人获得实利呢?

  这就是教材内容与现实状况不符的案例啊!

  假使官方的商务教材控名责实,真的可以教人发财致富,那么编写这部书的人首先就成为千万富翁了。

  社会活动家李龙志对此评价说:“商务教材如果以‘学以致用’的原则授人以渔,那么得利的就是大多数百姓及其子女了。只有空洞无物却看似理性科学的商务教材才可以误人子弟,将大多数具有经商天赋的人才抹杀于萌芽之中。这样财富就可以长期掌握在几大特殊利益集团手里,而不会流落民间了。”

  案例二:

  教法学的张老师冲台下歇斯底里的吼道:“刘奋鼎同学,偶尔一两次的上课打瞌睡我可以忍受,我知道你们上了大学都很辛苦!现在都忙于司法考试,所以疲劳了些。可你自从上我课的第一天起到现在,根本没好好听过一节!你懂得什么叫互相尊重吗?你给我站起来……”

  刘奋鼎面色无波的答道:“如果按照中方‘师道’的观点来看,老师的职责是传道、授业、解惑,以‘自闭桃源称太古,欲栽大木柱长天’为己任,时刻克己奉公,为人表率,向学生宣传‘自由的而非奴隶的’、‘世界的而非锁国的’、‘实利的而非虚文的’、‘进取的而非退隐的’、‘科学的而非想象的’、‘进步的而非保守的’先进思想;即便以教育产业化的观点来看,那么把学院比作企业的话,学生就是客户,您就是为我们服务的工作人员,服务员服务的好才可以有报酬。现在您所讲的除了形式主义、本本主义、文牍主义的条文,又有什么呢?上了三年大学,我反而愈加困惑了!这是服务的不周到啊!身为教师,居然对班内的女学生说出‘你如果愿意做我的女朋友,我就帮你搞定论文’这种混账话,这是师道的沦丧!我没有花钱雇佣民工和社会上的流氓来打死您,已经算心平气和了。难道还要我听你讲些连你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吗?”

  现在在任的老师,虽大都不似张老师这类,却也是尸居余气,尸位素餐,言无可采,误人子弟。这是“老师”的称谓与职责、能力不相符的案例啊!

  案例三:

  陕西一老农为自己孙子入托的事费尽周折,整日奔波于教育局、统计局、户籍管理局、小区街道委员会、派出所与及幼儿园六点之间。

  六个部门却巧舌如簧,互相推诿。以繁苛的条文和晦涩的法理为据,明言自己无此职责。

  很不容易等到手续办齐,孩子已经该上小学了。

  丹阳议曰:“训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此言虽小,可以喻大也!假使每个公民都可以享受正常的教育,那么懂得事理、明辨是非的人不也就多了吗?有正常思维的人一多,统治阶级如何倒行逆施、威福由己呢?所以妄图独裁的元首故意将教育的渠道缩窄或异化,搅乱各个部门之间的权责,让百姓无所适从,为的是使更多人蒙昧无知或思维管状。百姓的子女无法通过正常渠道求学,而上位者及其所依赖之对象的子女却可以通过不为人知的渠道获得良好的教育,这样有利于统治阶级禄泽子孙,使自己的势力长期驾驭和残虐百姓!”

  案例四:

  《论语?泰伯章》云:‘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意思是作为一个士人,一个君子,必须要有宽广、坚忍的品质,在能够自给自足的基础上,担负起‘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重担,从而达到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有机统一。

  而今的某些学者却不是奉行德高为范的准则,不拿起笔来抨击时弊,建言献策,恢弘正气,却卖直取忠、哗众取宠,专一利己,还大言不惭的谈什么“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实际上无非是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满足自己的权力欲。表面道貌岸然,满腹男盗女娼。这是说‘士人’的称谓与‘士人’应该肩负起的责任不相符。

  案例五:

  兵甲卫士,本来是为了抵御外侮,平定贼患,保境安民而设置的。专制社会中的军队全不如此,饕餮放横,横征暴敛,以百姓的税赋为自己的军费,竟还视为理所当然。更加恬不知耻的说:自己只忠于皇室。

  一旦天下有变,不省下民呼吁之冤,无论男女老幼,都大行屠杀。视‘神忠’、‘人忠’如无物,单行‘犬忠’之事,为保一家一姓之天下而不惜伏地流血、助纣为虐、阻谏质纳。

  这是说历代王朝的军队产权不明啊!

  案例六:

  韩非子云:“矫上之失,诘下之邪,治乱决缪,绌羡齐非,一民之轨,莫如法。”

  能够上制昏君,下防邪乱,包含时局大治或大乱的历史经典,世道清平时足以使人明辨是非,官员无道时能指引百姓改组政府的条文,才称得上真正的法律。

  专制社会的末期,其法律的特点是繁杂而苛刻,然而真正犯罪的人却捉不住,可是动不动还要严惩重罚,于是罚不胜罚,严重危害社会的却不敢杀。人民大众为这三种重负所困扰,就变着法子来欺骗上级,虽然采用严酷的刑法,也不能禁止奸诈与邪恶。

  这是说法律的概念与其应有的功效大相径庭啊。

  这也是一旦出事,大家都不愿意报官,而私下协商的原因。

  所以,《明法》篇说:“十至于私人之门,不一至于庭。”

  案例七:

  人类社会开始之后,人都是自私的,也是自利的。社会上对公众有利的事却无人兴办它,对公众有害的事也无人去除掉它。有这样一个人出来,他不以自己一人的利益作为利益,却让天下人得到他的利益;不以自己一人的祸患作为祸患,却让天下人免受他的祸患。那个人的勤苦辛劳,必定是天下人的千万倍。拿出千万倍的勤苦辛劳,而自己却又不享受利益,这必然不是天下常人之情所愿意的。所以古时的元首,考虑后而不愿就位的,是许由、务光等人;就位而又离位的,是尧、舜等人;起先不愿就位而最终却未能离位的,是大禹了。难道说古代人有什么不同吗?喜好安逸,厌恶劳动,也像常人情况一样啊。

  这没有其他原因,古时将天下看成是主,将元首看作是客,凡是元首一世所经营的,都是为了天下人。现在将元首看作主,将天下看作是客,凡是天下没有一地能够得到安宁的,正是在于为元首啊。因而当他未得到天下时,使天下的人民肝脑涂地,使天下的子女离散,以增多自己一个人的产业,对此并不感到悲惨,还说:“我本来就是为子孙创业呀。”当他已得到天下后,就敲诈剥夺天下人的骨髓,离散天下人的子女,以供奉自己一人的荒淫享乐,把这视作理所当然,说:“这些都是我的产业的利息呀。”既然这样,作为天下最大的祸害,只是元首而已!当初假使没有元首,人们都能得到自己的东西,人们都能得到自己的利益。唉!难道设立元首的道理本来就是这样的吗?

  案例八:

  药王孙思邈对良医的诊病方法及态度曾做过这样的阐述和要求:“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圆而行欲方。“胆大”是要有如赳赳武夫般自信而有气质;“心小”是要如同在薄冰上行走,在峭壁边落足一样时时小心谨慎;“智圆”是指遇事圆活机变,不得拘泥,须有制敌机先的能力;“行方”是指不贪名、不夺利,心中自有坦荡天地。”

  这就是孙思邈对于良医的要求。其实,何止于医者,仅从为人的角度上来讲,恐怕要做一个有气度、有担当的人,也不悖此道吧!

  而今的医者不以悬壶济世为己任,义务的救死扶伤倒还罢了,反而把病人当成了榨钱的工具,居然弄出直至病人死后却还开出天价药单的奇迹,这是说医者的称谓与它所应担负起的责任不相符啊!

  案例九:

  楚国的大臣皮子能言善辩,善于做外交上的工作,于是想要申请外交部长这一职位。

  谋士公孙无极问:“ 楚王会答应吗?”

  皮子说:“楚王早就答应过我,给我一个部长的位置。况且按我从政的年岁,也该得到这个位置!”

  公孙无极劝道:“左右都是申请当部长,那您不如申请当文化部部长!”

  皮子疑惑道:“我的特长是外交,您却让我申请出任文化部部长,为什么呢?”

  公孙无极道:“您本来就善于外交上的事,即便当了文化部长,以后有外交上的事宜,楚王也还会交给您来做,您这样就变成了身兼两职!”

  皮子笑道:“说得好!”

  楚王不懂得‘控名责实,操符验契,官使一人,勿令相通,量才授任’的道理,反而同意了这件事。这就造就了皮子专权的开始。

  现今社会也有一人而身兼多职,在官言商,带政从艺的,手中的权力能不被异化吗?

  防范原则:

  身为元首,而想独操大权,亲自考察百官,治理天下,就会时间不够,精力不足。而且元首用眼睛看,下面的公务员就修饰外表,使元首看不到真相;元首用耳朵听,下面的公务员就修饰言辞,使元首听不出其中的诡诈;元首用脑子想,下面的公务员就夸夸其谈,以使元首可以选择到他。开明的政论认为这三种方法都有缺陷,所以放弃自己的才能寻求合理的制度,严明赏罚。元首抓住了实行赏罚关键,所以法令简明而上下不受侵犯。令阴险急躁的人不能施展他谄媚的口才,奸邪的人就没有什么可依赖。下属出使千里之外,也不敢违反人民的意志而随便乱说。元首的亲戚近人,也不敢隐瞒好人好事,而为坏人坏事辩护;政府要员,直接聚集各人微薄的力量,不敢相互逾越职守。所以政事不多而时间有余,是元首正确运用赏罚所得来的。

  下面的公务员侵害他的元首,就像行路时的地形迷惑行路人那样,使元首失去方向,自己却不知道。所以智术之士设置“司南”来判断方向。所以元首不让他的下属在法度之外乱打主意,不在法度的规定内私下实行恩惠,这些行动没有不合法的。法是用来打击违法行为和摒弃私刑的工具,严厉的刑法是用来贯彻法令、惩罚不轨的工具。如果名与实不相符合,权责不明,奸人就会公然浑水摸鱼;法令不坚定,元首的行为就危险了;刑罚不果断,就不能战胜奸邪。所以说:高明的木匠用眼睛测度,可以和墨线一样平直;智慧极高的人靠他的聪明来行事,就能符合事理。因此,用法令治国,不过是合法的就做,不合法的就不做罢了。法令不偏袒地位高贵的人,墨绳不向弯曲屈服。法令该制裁的,智者不能用言辞辩解,勇者不敢抗争。惩罚罪过不回避亲贵,奖赏功劳不遗漏普通民众。所以矫正上面的过失,追究下面的邪恶,治理祸乱,判断谬误,削减多余,纠正错误,统一人民的行为规范,没有什么能比得上控名责实的制度的。整治官吏,威慑民众,消除荒淫懒惰,禁止欺诈虚伪,没有比得上刑法的。刑罚重了,就不敢因地位高轻视地位低的;法令严明,人民就尊贵而不受侵害。人民尊贵不受侵害,政府就强大有力,便能把握住治国的关键。

  所以古今的开明制度无不注重名实,并传授下来。元首抛弃名实之论,贤与不肖之间就没有区别了。

  破解之道:

  元首想要禁止奸邪,就要审察考核形是否与名相合,这也就是看官吏的言论是否同于他们所做的事。官吏陈述他的主张,元首根据他的言论交给他应做的事情,并提出相应的要求。功效相当就奖赏,反之就责罚。所以对说大话的官吏要进行处罚,不是因功效小,而是罚他的言论与功效不相符;对于言小而功效大的也要罚,不是不喜欢功效大,而是先进的政论认为功效跟言论不符的危害甚于大功,为此要罚。

  从前,韩昭侯醉酒以后睡着了,典冠官看到元首冷了,就给他盖了件衣服,韩昭侯醒后很高兴,问侍奉的人:“给我盖衣服的是谁?”左右侍奉的人回答:“典冠。”因此,韩昭侯就同时处罚了典衣和典冠。他处罚典衣,是因为他疏忽了自己的职责;处罚典冠,是认为他超越了自己的职权。韩昭侯不是不怕冷,而是认为超越职权的危害比挨冻还厉害。所以英明的元首统治官吏,使官吏不得超越职权去立功,陈述意见要适当。越权的就要处死,陈述意见不当就要受到惩罚,官吏各守其职,言行一致,那么官吏就不能结党营私狼狈为奸了。

  元首有两种祸患:任用贤人,官吏就会依靠自己的才干来劫持他的元首,如果随意任用官吏,事情就会败坏的不可收拾。所以元首喜爱贤才,百官就会粉饰自己的行为去迎合元首,这样百官的真实本意就不会表露出来,如此一来,元首就无法来识别他的官吏了。

  越王勾践喜爱勇士,就有很多人不怕死;楚灵王喜欢细腰,国内就有很多饥饿的人;齐桓公心性妒忌而喜好女色,竖刁就自行阉割去治理内宫,桓公爱好美味,易牙蒸了儿子的头献给桓公;燕王哙爱好贤才,想要让贤,子之表面上装做不接受王位。所以元首厌恶的,百官就迅速掩盖,元首爱好的,百官就假装有这方面的才能。元首有这方面的意愿了,百官就会借此表现他们的情态。所以子之是依靠了子哙的好贤来篡夺他的元首的啊,竖刁、易牙是顺从国君的欲望来侵害国君啊。结果,燕王哙因为战乱丧生,齐桓公死后尸体腐烂,蛆虫都爬到门外,还没有人安葬。这是什么缘故呢?这是元首把自己的好恶露给了百官所造成的祸患啊。官吏的真意不一定就是爱戴元首,而是看重利益的缘故。假如元首不掩盖他的真意,不隐藏他自己的意图,不健全“官使一人,勿令通言”的制度,而让官吏有机会来侵害他,那么官吏成为子之、田常一类的人就不难了。

  所以说:“元首不表现自己的憎恶,百官便没有什么可因循的,所以就只得显出他们的真情了。”百官露出本色,元首就不会受蒙蔽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哈哈哈,果然被识破了,我就说行不通的。儿子加油
    2013/10/25 12:17:30
  • 是我该反思的时候了。
    2013/10/25 12:16:23
  • 我仍需在草根网招募我认为的精英,加大力度以我的三个网站推广他们的篇目,以求互利互惠,共同发展。我的主业是招募抨击时弊、建言献策的能人,本就不是为了写作。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在草根网、共识网倒是收获颇丰。
    2013/10/25 12:16:06
  • 呵呵,我只能鼓动自己的社员为自己加赞赏,加评论,如此可悲!而今正可正视自己,做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不再恃才放狂。丹阳者,傻逼而已
    2013/10/25 12:00:35
  • 寓言故事大都赋有哲理.
    2013/10/24 21:35:1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生于文学世家,兄、父、祖三代皆侨居台湾,供职于教育系统,后因抨击时弊,建言献策,语多触及蒋氏,被迫举家迁居天津市南开区。由于兄、父的熏陶,自幼便对《社会契约论》、《反经》、《明夷待访录》等较为久远的民主开蒙读物有非常浓厚的兴趣,特别对中国封建史何以如此漫长,专制独裁何以一直在华夏民族死灰复燃、亘古不改这一问题的研究矢志不移,有创新和独特见解。2009年就读于甘肃商学院陇桥学院语言文学系,曾先后发表《改善道德困境的几点建议》、《理民之术与治吏之法》、《慎谈教育产业化》、《应试教育改革公议》等20篇学术作品。手机:15809319847  QQ:79448736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