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向“厉股份”请教股份制
2013-09-30
字号:

  ——股份制是治什么病的“药”?

  写了《漫说垄断》,想起也要漫说一下股份制。这两者有关联倒在其次,首因是针对国企——当年称“全民企业”的“股份制改革”,实为我国改革开放的扛鼎之作,不可不察也!

  厉以宁先生综合实力属“国师”级,是股份制方面的中国最大权威。说厉以宁先生,有人恐怕不知道,一提“厉股份”,那就“天下谁人不识君”了。笔者从未进过大学经济学专业的殿堂,谈股份制,实在惶恐得很,所以虚心就教于厉以宁先生。

  笔者在《漫说垄断》的开头,亮了自己的“经济学观”:“马克思认为,同自然界、生物界的进化一样,人类社会的发展也是个自然的历史发展过程。那么,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基础——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和交换活动,即我们通常所说的经济活动,也是个自然的历史发展过程。因而,所谓经济学,很大程度上说是属于历史学范畴的。很多看似很纠结的经济问题,弄清楚它的‘来龙’,‘去脉’也就较为分明了。”

  现在我们就窥视一下股份制的“来龙”。

  《漫说垄断》中说到人类工业化时代的第二阶段,即重化工业阶段是怎样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自然地到来,于是——

  嗅觉敏锐的资本立即发现,以钢铁工业和电力工业为代表的重化工业,有着极其宽广的发展前景,蕴藏着极其巨大的潜在利润。可是这里却又横亘着一道大门坎:发展重化工业同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矛盾。(1)重化工业不同于轻工业,有规模才有效益,而巨大的规模意味着巨量的资本投入,这是私人资本所不能承受之重;(2)巨量的投资,也意味着巨大的风险,私人资本即使投资得起,也承受不起这巨大的投资风险;(3)重化工业技术要求高,技术失误损失大,加上生产规模巨大,私人资本即便有投资能力和风险承受能力,也未必就有能力经营管理,而有经营管理能力的又往往没有资本。马克思所说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和社会化大生产的矛盾,果然如期而至了!不过,此时的资本主义还是生机勃勃的,还有足够的能量调整生产关系,以适应新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这就是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企业制度的创新,伴随着重化工业时代的到来而出现,并最终取代古典企业制度——私人业主制,成为人类工业化第二阶段的主流企业制度。在英国,1862年股份公司仅165家,1873年为1234家,至1900年,仅新成立的股份公司就有4966家。在德国,1870年前股份公司不过几百家,到1904年,已达4740家。在美国,股份公司首先在银行业产生,1862年股份制银行达1600家。进入70年代,股份公司在工业领域获得重大发展,赫赫有名的美孚石油公司、美国钢铁公司、通用电器公司、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等极重量级股份公司相继成立。20世纪初,美国拥有1亿美元以上资本的股份公司即近百家,雇佣了美国近70%的产业工人。

  股份公司制何以能解开发展重化工业同资本主义私有制之间的矛盾呢?一看股份公司的三个基本特点便知:(1)社会融资。社会融资不仅能吸引大资本投身发展前景广阔、利润丰厚的新兴重化产业部门,还能广泛地汇聚社会闲散资金和小额资本金,集腋成裘。如此,即化解了重化工业投资巨大和私人资本有限的矛盾;(2)有限责任。这一条加上社会融资投资者众多,就分散了投资风险,化解了重化工业投资风险巨大和私人资本承担风险能力有限的矛盾;(3)委托代理。股份制使资本所有者成为股东,股东们委托有经营管理能力的专家担任经理(经理者,即经营管理之谓也),代股东们负责企业的经营管理。这就化解了有资本的无经营管理能力,而有经营管理能力的无资本的矛盾。反过来,股份公司这三个巧妙且有针对性的设计也恰恰道出了股份公司制取代私人业主制的实质:在资本主义私有制范围内,解决业已无法回避的社会化大生产和资本主义私有制之间的矛盾,适应与推动生产力的继续发展。

  当然,这里所说的“股份公司三个巧妙且有针对性的设计”,并不是那位经济学精英或某个智囊团“顶层设计”的结果。它不过是借鉴了历史上曾为解决类似问题的一种制度安排,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针对面临的新问题所作的公共选择。据考证,在罗马帝国时期,为满足罗马帝国军队进行战争的需要,帝国政府曾与船夫行会签订契约,由船夫行会独家控制帝国军队的军粮贸易、贩运和供应。船夫行会为达到粮食贸易的规模经营,实现高额利润,弥补资金不足,采用了向社会发行证券的方式募股筹资。这可说是开了股份制的先河,而更直接的启示是在资本主义原始积累阶段。当时海上贸易是一桩获利丰厚的买卖。但海上贸易(1)无疑风险很大。以当时的海船吨位和航海技术,海上的风暴,海盗的抢掠,都是明摆着的巨大潜在威胁。(2)为抵御风险,往往要组成一支庞大的船队,以便相互照应,而这样就需要巨量的资本投入。(3)一方面,握有闲置资本又有牟利欲望的资本所有者,既不愿亲冒海上贸易的风险,又想满足对资本盈利的渴求,实现资本最大化增殖;而另一方面,船舶所有者或经营者,有能力、经验和胆量飘洋过海,从事海上贸易,但又苦于资金不足以组织一支庞大的船队。于是,当时就出现一种“康枚达”组织,在港口城市定期发布海上贸易信息:某某船队即由某某为船长,于某某时间到某某地方进行海上贸易,计划带去的是某某货物,运回的是某某货物,准备筹集多少资金,估计可获得多少利润等等,向社会募股筹资。资本所有者便以分享未来利润为条件,将资本委托给船队经营人,由其代为经营海上贸易。资本所有者只对预付的这部分资本负责,不承担其他连带责任。不过,当时海上贸易的这种社会募股筹资,普遍是以一次航程为限。出发前向社会募股筹资,这一次海上贸易结束了,就根据收支结算,还本分利。

  18世纪中叶以后,随着发展重化工业的要求,企业开始越来越多地借鉴海上贸易的社会募股筹资这种制度安排,股份制进入并在生产领域迅速扩散了。与海上贸易的社会募股筹资不同的是,这些企业向社会募集的股金,不再是“一次性”的了,而是成了公司的永久性资本金。投资者不能抽回股金,只能通过股票市场上的交易来转让股份。所以这就有了上述“(2)有限责任”的设计。试想,如果股份制企业,尤其是上市公司,倘股东,或中国称之为股民的投资者,要为公司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这股票谁还有胆量买?那么,上市公司只承担有限责任,即以其资本金为限的责任,而可置资不抵债的那部分于不不顾,岂不是太爽了?非也。如私人企业,企业法人是自然人,故只需交一次所得税,无论称企业所得税或个人所得税,其实质一样。而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是法人,它当然要交公司所得税。而股东分得红利后,对不起,请交个人所得税。且如中国,这大抵还由上市公司代扣的。也就是说,有限责任公司交的税要比私人企业多。这于国家或社会说,是失之东隅(承担了破产公司资不抵债的部分),收之桑榆(收两笔所得税);于公司及其股东说,则是“没有免费的午餐”。

  笔者啰嗦了一大堆,不知把股份制的“来龙”说清楚了没有。抱歉!

  但笔者确实想不通,搞不明,国师级精英如“厉股份”者,那么大刀阔斧,那么雷厉风行,那么只争朝夕,那么坚定不移地搞股份制改革,究竟要给当年的全民企业注入什么“特色”?(1)社会融资?全民企业顾名思义,本身就是举一国全民之力兴办的,还有比这更宽广的社会融资空间?(2)分散风险?全民企业顾名思义,本身就是由一国全民承担风险的,还有比这更分散的风险承担余地?(3)委托代理?全民企业不从来就是委托代理的吗?全民委托给国家政府,政府选拔企业领导层,委托以经营管理之职责。股份制不就这三大基本特色吗,当年的全民企业的确存在问题,需要改革,但在上述这三方面,却是远胜于股份制的,为什么非要搞股份制改革不可?

  什么药方治什么病。如上所述,股份制是解决社会化大生产和资本主义私有制之间的矛盾的药方,当年的中国全民企业,根本不存在这样的矛盾,那么股份制改革,不压根儿就是吃错了药吗?“欲进豨苓以引年”的是庸医,给中国全民企业吃错药的“厉股份”,竟成了“国师”!

  真是“天意从来高难问”呀!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有好多同仁问《漫说垄断》一文在哪里。对不起,我疏忽了,就是我博客中的《垄断的来龙与去脉》。原先打算弄漫说系列的。
    2013/9/30 16:05:54
  • 中国古人说:“妖孽当朝,灾祸横生。打蛇打七寸,斩草要除根。”
    厉字怎解?古称癞痢头、麻风病、瘟疫、厉鬼者是也。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由此之故,于是便有了这样的文化群体,请看如下厉以宁文化学派首席经济学家们的顶层设计。
    钟伟:“资本没有道德,不要对资本家进行道德审判。”
    (引者浅议:此种言论,古称奸富。见《史记·货殖列传》。)
    朱学勤:“宁要腐败不要毛泽东。”
    刘吉:“中国的前途命运是由强势集团决定的,谁违背了强势集团的利益,谁就必然下台。”
    樊纲:“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骗子太多,我们治理不过来的问题,问题是骗子还不够的问题,我93年就写过一篇文章,里面说骗子出现的程度,跟市场经济的程度成正比,他不骗你,你的制度怎么完善,怎么知道怎么防范?”
    “不要担心贫富两极分化,财富分配应该以老百姓不造反为底线。”
    (引者浅议:老孔孟庄马恩列毛理论是万千百十年来人类智慧一脉相承,对症治疗社会痼疾的金丹妙药。做为厉以宁的第一高徒,做为中国经济的首席智囊顾问,面对社会难题的困惑,为什么不从这些日月灯塔般的文献中寻求光明?却偏偏要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之貌似最佳解读的言论来溃烂族群?如上言论,与苏妲己怂恿商纣王敲骨验髓、剖腹验胎有何区别?正是:“游宴者恣情欢乐,供力者劳瘁艰辛。涂壁脂泥,俱是万民之膏血;华堂彩色,尽收百姓之精神。绮罗锦绣,空尽织女机杼;丝竹管弦,变作野夫啼哭。真是以天下奉一人,须信独夫残万姓②。”九尾狐狸精!琵琶精!雉鸡精!除开能用许仲琳《封神演义》中败坏商纣王江山的这些个名词儿来阐释彼等外,确实别无他解。果然历史正在重演,只不过形式和规模不同……)
    2013/9/30 15:31:55
  • 萧灼基:“我国虽然基尼系数已超过国际警戒线,但发生社会动荡的可能性甚微。”
    (引者浅议:但是萧灼基绝对不知道——正是毛泽东思想构筑的华夏道德体系确保了身后几十年社会动荡的可能性甚微。)
    厉以宁:“结果平等是不应该的,机会均等是不可能的,我们应该弘扬一种来自优秀传统文化的中国式公平观念。好比一个大家庭,家长指定老二上大学,老大去打工做苦力供养老二,但由于他们对大家庭有‘群体认同感’,就不会认为这有什么不公平!”
    “穷人应该将富人看成自己的大哥,大哥穿新衣小弟穿旧衣,天经地义。”
    (引者浅议:即使据此遑论优秀、有待争议的中国传统酱缸文化定义,老二上完大学发达后,理当孝敬父母,悌敬老大。不孝敬父母就是不孝,不悌敬老大就是不悌。哪有不准争论诅咒父母不该上床生下自己,不准争论强夺老大财物、强逼老大妻女为妾为娼的道理?)
    【以上经济学家语录,自黎阳2013-08-01《反毛公知原形毕露》中摘来。谢谢黎阳!】
    为五斗米折腰,古代文人以此为耻。根据网传,厉以宁教授以学者身份,已经坐拥千亿身家。
    应当承认:改革开放以来,政府的钱袋子虽然鼓了起来,但是由于两极分化严重,丢失人心的一战,却比国民党溃退台湾时候的境况还要惨烈……社会道德由此滑坡,“挟尸要价”新闻照片得了金奖,梁晓声教授《郁闷的中国人》畅销世界……
    【注释】①②③④⑤⑥⑦
    ①《道德经·三十五章》。
    ②《封神演义第二十五回·苏妲己请妖赴宴》。
    2013/9/30 15:30:49
  • [8楼] 评论人赵丹阳先生:有空我一定上上大同思想网。我无所谓“标注”,亲朋好友就叫我“阿南”的。
    2013/9/30 11:52:01
  • [6楼] 评论人和风细雨先生:谢谢您对拙作的关注与点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中,一位“厉股份”,一位“吴市场”,前者塑造行为主体,后者塑造市场底盘。在唱“二人转”。您说的市场问题,也是我很想请教吴先生的。
    2013/9/30 11:46:23
  • 我是阿南大哥的学生,大哥过谦了。是因为刚刚负责大同思想网的版面,所以想多招纳像您、偷闲看花、欧阳君山这样的人才
    2013/9/30 11:26:38
  • [4楼] 评论人赵丹阳先生:喔,是赵先生在“偷闲看花”呀!先生大作多多,一定就教。我又该说一声,今天是个好日子了,因为结识了您!
    2013/9/30 11:17:49
  • 只是现代的所谓市场,不过是金权在设的一个一个局,已是有目的有计划的猎夺入局者。
    2013/9/30 11:03:54
  • 1,计划亦即预测及控制,其对知识掌握要全面技术水平高,可减少资源浪费,有利于国民长期的生存与发展。2,非计划的表明对事物的认识不清,技术水平不高也既为认识的初期不能把控只好摸着石头过河。人类也就是由非计划到有计划,认识的模糊到清晰。
    2013/9/30 11:00:37
  • 我转到大同和新学社了,谢谢您,学习了。标注还是“阿南”吗?
    2013/9/30 10:59:11
  • [2楼] 评论人偷闲看花先生:谢谢您对拙作的点评。我到草根网,是想多多与诸学长交流切磋的,故也很想拜读先生博文。但草根网评论员与博主是分属两个系统,评论员与博主对不起来,使我不得要领。不知先生的博名,能否透露一下?
    2013/9/30 10:50:50
  • 1、股市是资本推出的一个低成本直接融资渠道和场所,刺激了现代生产供给,解决了计划经济供给短缺的顽症。2、市场经济的顽症是生产供给过剩,同时消费相对不足。解决消费不足关键在政府掌控的二次分配。3、解决供给不足,市场可以高效配置;解决消费不足,政府可以强制纠正。4、市场与政府的角色和定位,并不矛盾,各有侧重。5、股市行情能影响人们对经济前景的预期,毫无疑问。市场经济信用稳定与人们的投资、消费预期的联系,相当紧密。也就是,所谓:“信心比黄金还重要”。
    2013/9/30 10:22:1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我本草根,今亦草根。与《草根网》同籍贯,浙江人氏。于《草根网》开博,希冀一吐忧己忧以及草根之忧,与草根网的同仁们共“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为国增添正能量。本博客内容均为作者原创,如需转载请署原创作者名及文章来源befinexu@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