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小学减负有质疑,该减不?
2013-08-31
字号:

  中小学减负规定会增负、降质且无助创新?是否应该减负?应该怎样减负?怎样让减负真正落实?怎样让减负而不降质量?怎样让减负不会成为“公立减负,私立、校外增负”?

  一、教育部“动真格”减负,初听令人热望,深究让人纠结

  教育部日前发布了《中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为了彻底解决“一些地方仍然比较严重的小学生课业负担问题”,《规定》:全面取消小学书面作业(第四条);一至三年级不举 行任何统一考试,四至六年级也只允许每学期全校统考一次主课(第五条);用“等级加评语”取代百分制,并倡导“多用鼓励性评语”(第六条);一刀切的严禁学校和教师组织补课(第 八条)。

  应该说,在减负上,教育部的规定是在“动真格”的。但是,也看到一些不同意见。

  有人认为:《规定》的目的是想为全国的一亿小学生们减负,可是推行它的后果,却只会让全国大多数小学生和他们的家庭,陷入更重的课业负担和经济负担之中,同时只能收获质量更差的 学业……因为,你不增,别人增,在考分竞争时就会败下阵来。

  有人说,大多数小学生需要有一定的压力,这对他们保持学习兴致、培养学习习惯实际大有好处。他们也需要经常做一些“枯燥乏味”的练习,包括在课堂之外做,非此很难保证对知识的有 效巩固。小学生不留书面作业,未必有利于学生的学习和基础教育质量的保证和提高。

  有人指出,我们的“减负”是想借鉴西方的快乐教育,像传说中的美国教育那样,在快乐的学习环境下轻松地收获“创造力”。但西方由基础教育阶段的松懈造成的教育溃烂已经在美国展露 端倪,其基础教育失败导致学生数学能力极差且有越来越差之势。

  正在和将要在分数挂帅的升学考试漩涡中挣扎的人们(其中家长们可能特别有感触),看到“规定”,对“减负”刚刚觉得有点热望,听闻此类言论,不由又掉进冰窟里了。不能不说,有关 的担心和质疑,并非多余。减负,的确值得深究。

  二、是否应该减负?应该怎样减负?怎样让减负真正落实?怎样让减负而不降质量?怎样让减负不会成为“公立减负,私立、校外增负”?

  人们在面对中小学减负问题的同时,不能不考虑:

  是否应该减负?应该怎样减负?怎样让减负真正落实?怎样让减负而不降基础的必要的教育质量?怎样让减负不会成为——公立减负,私立、校外增负?

  这里对这些问题不妨试答若干:

  是否应该减负?可以说,中国的中小学是该“减负”的。因为,分数挂帅的升学考试漩涡,正在折磨家长乃至摧残上亿的孩子们。减负是必须的。但是,减负没有那么简单。

  ——不改升学考试由分数挂帅一锤定,减负,完全可能演变为校内“减负”校外“增负”。

  可能必须更深入的看到,人才的培养和需求,是有梯度的,如同一座高楼,并不需要将所有的水都提高到楼顶上去,那将是多做了过多不必要的功。其实,每一层楼都需要水,对每一层楼来 说,水都是宝贵的、不可或缺的。我们能不能实现人的“行行出状元”,在这上面有制度的创新,来避免千军万马争“高”,所有的“水”都要提高到顶楼上?

  能不能以基础的、但刚性的、务必达标的教育目标,来避免仅仅用考试、水涨船高的分数来检验、评判人、培养人,提高人的素质?

  从这个角度来思考回答“应该怎样减负?怎样让减负真正落实?”,或许问题的答案就不是仅仅规定“减”。

  而对“怎样减负而不降基础的必要的教育质量?”这答案应该是:降低基础的必要的教育质量的“减”,还要慎重,至少应该先行试点,看到确实不降的效果,再推开。当然,“基础的必要 的教育质量”是什么,也要搞清,不能把非基础、必要的,乃至过高的要求当作一定要的,不适当的提高标准,也会使减负成为空话。

  怎样让减负不会成为——公立减负,私立、校外增负?

  这可能是减负最需要防范的。由于情况复杂,利益的羁绊很多,减负可能必须动态的调节,如果减负的实效变成了“公立减负,私立、校外增负”,那是减负失败,几乎将是不如不减。

  笔者认同如下的说法:中国的教育制度有僵化、缺乏创新力、机械、死读书,以致有“难出大师”之语。相比之下,彼岸的教育制度有时是让人有美好遐想:快乐教育、压力小、不重书面成 绩、教育资源公平,创新思维效果佳。然而对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中国教育有其需割除的痼疾,却也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完全否定,不如思考如何借鉴别国教育制度的成功之处为我所 用。

  同时还要说,有句中国的成语:釜底抽薪。这对今天的减负可能颇有指导意义。扬汤止沸,治标不治本,不能根本解决问题。虽然,水开了赶紧加点冷水,或许还是必要的,但是临时救急而 已。中国教育的一些重大问题,还是应该治标也治本的统筹解决才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人在任何时期(不极端),多学点东西都是很有必要的。
    所谓减负在我看来是个误区,实实在在的提高教学质量才是王道。
    真正需要的是一个生动活泼,寓教于乐的教学环境。
    2013/9/4 6:16:40
  • 听朋友说俄罗斯“初中”毕业,全升职业教育学校,学三年后,愿意进入大学的,近正规大学,主要学事理、学理论、博学及深化技能,不好毕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不管真假,倒是一个很好的思路。再配合创造力考察及就业方面政策。
    2013/9/1 20:22:23
  • 政策上减负,不如从制度上来一个减负。我读刚上高中之时,恰逢湖北新课改。说是要减负,其实大多数学校的作风并未变。高考还是得考,分你还不得不拼命考高。虽然我的学校北门中学真正践行了课改,大大减少作业,强调自主学习能力。高中三年的课程我们大多数通过自学或群学完成。我们上学学习一直也挺轻松,但到了高三,紧张与压力就来了。高考绝大多数学校只看你的分数,减负后题目训练的少,我们的成绩分数不高。又得回到现实,甚至埋怨学校为什么要给我们减负?
    2013/9/1 0:42:12
  • 需要改变的是‘应试教育制度’。

    现在的所谓减负,只是治标不治本。

    应试教育制度,就是根本,把它改了,一切迎刃而解。
    2013/8/31 10:06:1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