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国人:不要再被人忽悠
2013-08-22
字号:

  “忽悠”一词形象概括许多政法经济词汇,如欺骗,欺诈,煽动,宣传,洗脑,软战争,误导,话语权等,因而普及。被忽悠者小到破财破产,大到亡家败国,案例无数。中国人易受外国忽悠,是由于近代败于西方没自信, 把一切成就归功于引进西方理论,把一切错误归为自己传统。

  西方利用改革开放忽悠我们之事不可胜数,如以“裤子换飞机”干扰中国造大飞机和航母; 进口芯片有黑窗疑为窃听装置,中国科学家早发现并研制龙芯,但大部分中国人似信非信,非要等到斯诺登说了才信; 如以“与国际接轨“名义把股市打到1000点,此期间贱卖国有资产,引入国际战略投资者; 以“冰棍论”,“吐痰论” 贬低国有企业,准备将国有资产无偿分配给当权者;如以“原罪论”干扰反腐败合法性等等。在某些关键时刻我们也能识破诡计,保障国家基本利益。如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坚持人民币不贬值,2000年提出“自主创新”,政府直接支持民族企业保障海外利益等。令人奇怪的是有些事如1994年控制宏观经济,1998年在香港直接管制投机资本,2004年反对以权力瓜分国有资产,不实行人民币完全自由兑换,明明作对了,自己却不敢承认;明明是依靠传统优势取得的成就,却非要说成是按照外国理论所为;凡事先问发达国家有没有先例。陕甘宁边区和深圳特区的“两币流通”明明在理论上和实践上远超过“最优货币区”理论和欧元,但就是没有地位,甚至无人知晓。舍近求远多次请“欧元之父”来中国讲人民币汇率。 至于一句“封建主义”把中国传统定义为落后文明,更是强加在中国人头上的大枷锁。学术界对西方顶礼膜拜,已发展到不是外国博士不能进高校,在中国举行的“国际会议论文检索”,交3000块钱评审费,就可当权威论文评教授博导,凌驾我国的《经济研究》和《管理世界》之上;各种外国文凭骗钱,中国人竟然趋之若鹜。

  最令中国人尴尬的,就是美国大佬的双重标准。西方理论主张自由贸易和市场调节,干的却是保护主义和政府干预。 政府直接控制货币发行量这件事, 多年来被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严厉批判为计划经济遗毒,5年来西方利率失灵,变成政府直接扩大货币发行量, 他们换了一个词叫“量化宽松”,大言不惭,堂而皇之地大行其道, 脸皮真是够厚的。这样的傲慢和霸气已经习惯了,问题在于霸主不懂得顾及中国追随者的感受和面子。,让他们在中国保持欺骗性。 这一切只能说明,基本的话语权还是掌握在美国和西方文化一方,这在一定历史时期是难免的,对中国改革开放在初期利大于弊,但中国吃亏无数,我们以“交学费”就一言以蔽之了。 但对于中国进一步崛起弊大于利,必须要改变。 中国人已不再挨打挨饿,现不能再挨那无缘无故的骂。

  最近一次忽悠是“安倍经济学”(Abenomics)。 其实安倍懂什么经济学? 日元早就该贬值。大幅度贬值使出口企业利润倍增,关键在于是投入科技进步,还是到海外买地皮。“安倍经济学”很快就破产,但有人借题发挥拷贝“克强经济学”(Likonomics)定义为:不刺激经济,去杠杆化,结构改革,供给学派,长痛不如短痛,以短痛换取长期利益,让经济重回市场轨道。

  -----代价是什么?增长率降到3%。 这话不是我们自己说的,是英国巴克莱银行说的, 中国某些人进一步忽悠:有必要通过紧缩制造危机以“倒逼改革”。 这种“休克疗法”美国自29---33大危机后再不用,却忽悠他国用:1950年日本,20世纪80年代拉美,90年代泰国韩国,特别是东欧苏联被一哈佛青年教授忽悠倒一大片,一言兴邦一言丧邦,一个超级大忽悠超过1万颗原子弹。

  中国经济已实现“硬着陆”, 从GDP统计上看不出来,要看实物指标。钢铁产量从1998年1亿吨到2005年5亿吨年增30%以上,这一时期经济增长率不能低于15%。以后6年共同产量增到7亿吨,年增长率不到4%,2012年为零增长,这是传统产业。估计2012年上半年经济增长率不会超过5%。 从 15% 到5%是不是硬着陆?目前时期净出口和消费都上不去,我国需要依靠投资推动科技进步,继续完成重化工业化和城镇化。 扩大私人投资要通过市场化改革刺激。 目前是正利率,政府为什么不能刺激经济?要知道中国多年都是负利率,1994年达10个百分点以上。因此经济增长率,虽然未来可随技术进步继续降低,但目前数年不能低于7%。

  反对刺激经济的主要论点是:货币发行太多不能改善结构,也不再刺激经济总量。问题在于基本判断是不是准确?去杠杆化和结构改革是长期过程, 此期间经济主要危险是通缩而不是通胀。 企业呆账多了,货币流通速度降低了,就需增加数量,这不是通货膨胀, 即使通货膨胀了也不一定使物价上升,因为生产是过剩的。 如紧缩过度,给已下滑的经济雪上加霜,经济增长率跌到 3% 不是神话。一旦如此社会先乱,能不能推进改革还属未知。

  “量化宽松”的确值得研究:在美国是购买房地产呆账,在欧洲日本是购买国债,货币在银行内部流动,改善资产负债表,维持资产价格,国内物价并没有上升,政策有效,至少在欧洲制止了欧盟解体, 在美国发生了新工业很能源革命。 一旦美国经济恢复,停止量化宽松,美元走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与股市暴跌,依靠资源出口的发展中国家就可能爆发危机,人民币也会出现贬值预期。

  有幸的是这次的忽悠没有奏效, 政府已经规定了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的顺序,7% 是底线,这意味着政府不能放弃必要的刺激。要知道,积累大于消费,储蓄大于投资,经济高速增长,低工资净出口,经常项目顺差,货币升值预期,外汇储备庞大,所谓传统发展方式还有潜力,其主要源泉为人口年轻,随人口老化很快将消失。 我们应该充分利用传统潜力,同时尽量创造新生产方式,两者不能偏废,争取再上台阶。真正需要控制的是房地产泡沫,其实质意义是把过剩储蓄转化为技术进步,基础设施和整治国土的投资,不能变成经济泡沫而最终被蒸发,要把经济泡沫逐步挤到实体经济方面来,下一个消费高潮要等待新的代表品出现,这就是技术革命带动的新能源汽车,和城镇化带动的新住宅建设,这需要时间。目前应启动的是以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以治水为中心的整治国土和生态保护战略。

  不要让国际上的忽悠,搞乱了我们的思路和步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最令中国人尴尬的,就是美国大佬的双重标准。西方理论主张自由贸易和市场调节,干的却是保护主义和政府干预。———杨帆看得很准,可惜,我们的首脑和精英似乎没看准,或者是装作不知道。
    2013/12/15 9:06:10
  • 需要注意到的,泡泡破了,也会狼藉一片~~~
    2013/8/30 15:57:13
  • 被欺骗被忽悠,这是亡国之道.改开要有底线,应以利国利民为原则,事物都有度,超过极限就走向反面。
    2013/8/30 15:42:55
  • 本文有水平。
    2013/8/24 7:49:10
  • 1、改革开放\仅仅是必须的手段、而不是目的。
    2丶并不是什么都要改!也不是什么都要放!
    3、现阶段的改革开放、有逐渐有改色的危险,逐渐失去自我的危险,逐渐陷入左右为难的混沌状态,思想被别人改变了
    4、特别是民主问题、自由市场问题,金融主权问题,。
    5、美国明明是“民主集中“式最好的国家,却偏偏说成是没集权只有民主的国家`美国民主以两党轮流执政以及三权分立的形式体现;美国集权侧以垄断金融集团组织(共济会)方式体现(隐性的柔性政党形式\更有欺骗性和迷惑性
    2013/8/23 1:57:53
  • 政务不公开多可怕,带来多少麻烦
    2013/8/23 0:42:37
  • 从前是如鱼得水,现在是水火不容。在被“双规”前,他在西南的努力似乎起着某种修补这个裂痕的作用。他的工作,或多或少地让民众与执政党的之间保留着一种“藕断丝连”的依依不舍的情感。他的倒下,拉断了断藕之间的最后一根细丝。----评论人: 唐启正
    ---------文章有水平!深刻的描写!!!1
    2013/8/23 0:29:32
  • 54•;被审判的审判

    “美华博客”有四则运算007网友2013-08-22 09:57:59发来的如下一篇文章。

    【这是一篇转文,我认为是“理性和客观”的,希望网络管理者能够全文放行。如果引起了“负面”效应,可以到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找我,行吗?】

    一场令人世人关注的审判马上就要在济南开始了。无论是审判的人,被审判的人,还是国内外“围观”的人都很清楚,这个被称为刑事案件的审判其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政治审判。明明是一个政治事件,却一定要按刑事案件来审判,这就使这件事本身变成了一个政治事件,因此,这次审判也就难免成为审判的对象。但是,这次审判之所以受到如此广泛和深切的关注,并不仅仅是因为其政治事件刑事化的性质,类似的案件以前也有过;
    (正:但那是对一伙脱离了群众的本本主义者的审判,所以群众并不关心那个审判的程序与道理,只要能够糊弄过去就行。)
    它的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此案受审的对象从本质上说并不是一个具体的政治人物,而是一个政治符号。
    (正:此案受审的对象虽说只是一个具体的政治人物,但是这个政治人物却是一个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坚定不移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大同平等共产主义者,是一个深受具有华夏文明智慧教化多年、擦亮了眼睛、能够识别白骨精画皮鬼蜮伎俩的人民群众热爱、拥护、支持的真正共产党员。因此从本质上来说,此案受审的对象——是一个代表着中国高智慧天下马无产阶级(庄子•;徐无鬼),是一个代表着现代中国民意民心的政治符号。至于结果,在高科技的现代社会中,在权贵高层自以为可以侮辱民意的化学药品、演员代替、诱供、逼供、骗供等等卑劣手段的作用下,当然可能再次上演列宁揭露的如下史实。
    《列宁选集一卷》成都印刷厂:人民出版社,1972年12月,80页:“当然呵!如果在俄国专制制度和俄国反动势力横行时代可以尽量确切而完备地叙述马克思主义,将它的结论全部说出,那未,这个专制制度和这种反动势力就会不成其为专制制度和反动势力了!”)
    2013/8/23 0:05:56
  • 先来看“不争论”。虽然执政者也知道掩耳盗铃会被发现,但盗铃时自己听不到铃声起码会安慰自己紧张的心理,因此,“不争论”一定是执政者的第一选择。至少在当前,强制地使用行政手段在表面上封锁住这个政治符号的传播,还并不十分困难。但是,政治符号的可怕性有时恰恰不在于它被拿出来争论,而在于它在寂静中深入人心。政治理念的真理性常常是在卑微中得以完善的,而其荒谬性又常常是在傲慢中走向极致的。因此,“不争论”不仅最终不会消解反而会进一步激发这个符号的政治影响力。
    再来看“涂颜色”。众里搜寻千百度,奈何回首,栽赃却要重回来时路。明明是西南的事惹恼了他们,却偏偏要回二十年前工作过的东北找问题;明明是路线争论,却偏偏在经济上抹黑,明明是政治斗争,却偏偏要刑事审判。这种将政治符号去政治化的做法,虽然有着某种偷梁换柱的功效,看似“技术手段”高超,但一方面因为前后“罪名”的自相矛盾,另一方面因为实际“罪证”的疑点颇多,就使得这样的涂抹很不完美,有明显的欲盖弥彰的痕迹。因此,“涂颜色”也不会消解这个政治符号,相反,这个符号却会因为对手的卑鄙和下作显得正气凌然。
    最后来看“夺旗帜”。一般地说,举什么旗就应该走什么路,打哪侧的灯就应该往哪侧拐,即所谓的名正言顺。但是,这些年来,中国社会却流行着一种很时尚的“智慧”,即“打左灯向右拐”,或者将“走不改旗易帜的邪路”高明地表达为“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顺着这个思路,有没有这样的可能,即:一方面将这个政治人物打倒,另一方面将这个政治符号中有利于自己执政的表象以“令出一门”的理由给“夺”过来,并借此将其代表的社会基础收归旗下呢?这样的可能是存在的。但是,那种所谓的没有某某某的某某某路线从来都是有道义缺陷的,奉行这样的路线很有可能会应着一句民间俗话:“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夺来了旗帜夺不来人心,原来的队伍也会人心涣散。
    2013/8/22 23:59:15
  • 如果说,上述“政治智慧”都不能应对这个政治符号,那么,有没有一种可以称为“现实”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呢?我认为还是有的。这个办法就是实事求是。
    这里所说的“实事求是”并不是指“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实事求是地审判这个“犯罪嫌疑人”,也不是指以实事求是的态度正确对待这个政治人物;这样的“实事求是”的基础已经不存在了。换句话说,就这个“刑事犯罪嫌疑人”或政治人物所做的具体事情来说,事情的“真相”已经不复存在了。在被抽象化为政治符号以后,具体的“事实真相”已经毫无价值。既然真相已经毫无价值,实事求是也就无从谈起了。我所说的“实事求是”,是指执政党应该老老实实地面对这个政治符号客观存在的事实,不要再装腔作势,也不要再色厉内荏。社会已经被撕裂,广大民众已经同执政党离心离德,中国社会正将面临着一场深刻的大动荡,这些都是执政党必须面对的残酷事实。只有在这个基础之上,认真地思考自己的命运、思考中华民族的命运,这个党才有资格谈一点诸如“中国梦”之类的话题,否则,就会“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正:谚曰: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佛曰: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红楼梦•;好了歌注》:“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呵呵呵呵!)
    2013/8/22 23:58:30
  • 2901671486
    2013/8/22 23:57:19
  • 走两步给爷瞧瞧
    2013/8/22 22:41: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1951年生于北京。1984年毕业于吉林大学,获世界经济硕士学位。曾担任天津开发区研究所所长。1994年调入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宏观室。1995年入社科院研究生院读在职博士,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已发表论文上千篇,著作15本,总字数超过1000万字。据有关统计,杨帆在发表文章数量和被转载数量上,在经济学家中居全国第一。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