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国人成熟吗?
2013-07-13
字号:

  很久以来,我就一直想提出这个命题,但却迟迟没有动笔。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个几乎会引起公愤的命题。这个命题后面的潜台词很明显,那就是:中国人不成熟。

  当然,这里所说的成熟,不是生理上的成熟,而是精神上的成熟;而当我们把中国人作为一个集体概念,来谈论其是否成熟的时候,那无疑谈的是中国人集体精神世界的成熟程度问题。

  即便招致公愤也要提问

  要反对这一命题的理由太多了,随便举几个吧:

  其一、中华民族具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和勤劳勇敢的传统;说中国人不成熟,那就等同于对这个古老民族的侮辱。

  其二、中国人是一个集体概念,而这个集体概念是由每一个个体组成的;个体的特征,即便是具有群体意义上的特征,也不能上升为“中国人不成熟”这样一个笼统、武断的结论。

  其三、若要讨论“中国人成熟吗?”,那首先要讨论“成熟的标准是什么?”。接受西方教育的知识分子,切忌以西方的标准来看中国问题,更切忌以“教师爷”的方式对中国问题指手划脚 。

  其四、即便中国人的民族集体性格中有一些缺点,但若以偏概全,或无限拔高,将这些集体性格中的缺点上升为“中国人不成熟”的命题来加以概括,还是会伤害这个民族的绝大多数善良的 人们。

  但另一方面,导致我产生冲动来提出这一命题的理由也很多:

  其一、这个古老民族的百年现代化之路走得非常崎岖,其间的许多弯路本可以避免,而完全是由于人们的主观认知程度不到位。百年的血雨腥风,国共的互相残杀,其实都是为了救国;但救 国为什么一定要让空气中充满血腥,而且为什么杀的都是自己的同胞兄弟?这样的民族成熟吗?

  其二、中国百年现代化,可歌可泣,好不容易到了中国崛起,但回头一看,百年前提出的许多精神领域里的目标,几乎一个都没有实现。历史走了百年,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这样的民族成熟 吗?

  其三、最近三十年,中国一跃而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改革到了一定阶段就阻力重重,许多精英再次展开左右方向之争,抓住的是表面的情绪,绕过的是问题的核心,一如许多前辈也是绕 过了问题的核心,经常为同一个目标、不同的切入方式而打得你死我活。这样的民族成熟吗?

  其四、中国发展之快有目共睹,但心灵的虚无和迷茫也十分让人吃惊。当财富日益丰厚的时候,在这片土地上,人们居然开始为“吃什么安全”而发愁。赚钱昧着良心,做人没了底线。这样 的民族成熟吗?

  其五、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物质贫困,心灵开放,90年代开始却正好相反,物质富裕,心灵封闭。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又一个二十年过去了。中国人的物质更加富裕了,但心灵却似乎 更加迷茫。这样的民族成熟吗?

  其六、过去百年的中国,一直仰视西方;但一夜暴富之后,一些中国人开始俯视西方。过去的谦卑和自卑,今天的自信与自负,是那么迅速而自然地在我们的身上交替呈现。只是,当我们我 们的经济总量已超过大多数西方国家,因而一不小心由自信走向自负乃至傲慢的时候,其实我们的国内转型仅处于别人百年前的水平,而我们却并不自知,甚至依然自大。这样的民族成熟吗 ?

  其七、我们的民族正在崛起,但因曾经积弱贫穷的历史而依然残留悲情,这种悲情之上的崛起,使得我们的行为时而悲愤,时而亢奋。这个时候,我们尤其对军事感兴趣,对“强国之梦”感 到亢奋,而对思想却异常漠然。这就犹如一个满腔悲愤的十几岁少年,手持一挺机关枪。这样的民族成熟吗?

  其八、我们的民族饱经风霜,有时像一个五千岁的老人,因负荷太重而显得保守、迟钝;但有时在崛起期则又象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肌肉日长而又似懂非懂。今天的中国,到底是老人的迟钝 还是少年的鲁莽?一些问题上该有的锐利,中国似乎没有;而另一些问题上不该有的咄咄逼人,中国则似乎又占尽先机。这样的民族成熟吗?

  其九、历史上凡是崛起而又稳健的民族,必然经过一个重要的阶段,那就是思想启蒙,对全民的集体精神深处展开一场洗涤。经过一番启蒙,大多数人的心灵深处将呈现很大不同,保守将变 得开明,激进将变得理性,鲁莽将变得稳健,进取而不具威胁,雄心勃勃而不再咄咄逼人。但中国从来就没有经历过思想启蒙,而恰恰就在这样的基础上崛起了。这样的民族成熟吗?

  其十、 中华民族有过辉煌的成就,但也犯过很严重的错误。但我们从来就是只歌颂成就,不反思错误,尤其不反思民族集体犯过的错误,比如文革。人人都知道,不清醒反思历史,就不可能 有稳健的未来。今天的中国就处于这样的状态。这样的民族成熟吗?

  十一、即便有所谓的反思或讨论,我们更多的是习惯于“大批判”式的风格:无论什么事,我们都习惯于将责任推给某一个个人或集团,于是个体的责任解脱了,中国的艰难循环依然。殊不 知,中国的问题虽多,但最大的问题还在于我们每个个体的素质。只是我们经常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这样的民族成熟吗?

  十二、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有健康的公共讨论。然而,今天的中国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多元,公共空间已经出现,但公共讨论却没有形成。充斥今天公共舆论的是网络谩骂和围观,甚 至就连中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的教授也以骂人而一举成名,博得掌声,甚至还获得“自由与包容”的保护。这样民族成熟吗?

  中国人须摆脱情绪直达核心

  多少年来,我们似乎一直在谈中国的问题和它的解决方案。但由于没有触及到一些本质的东西,所以多年来我们谈问题,大都是在谈问题的表层,而没有触及问题的本质。由于没有触及到本 质,所以我们只能在表层上打转,在情绪上争执。

  更可笑的是,我们为这些可笑的事情,往往做得十分投入,似乎人人都在从事一件伟大而正义的事业。这就更具有喜剧或悲剧色彩了。

  一切的一切,最后都不得不归结到这些“喜剧”或“悲剧”的演员或导演身上。这些演员或导演,就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个中国人集合起来,就有了中华民族这个整体。因此,中华民 族作为一个整体,必定有其一些集体的文化基因、民族性格和精神世界里的共同特征。

  正是这些共同特征,导致了由我们出演的一些“戏剧”,最后演着演着就演成了“悲剧”或“喜剧”,浪费了我们民族的时间和资源;更重要的是,这些“悲剧”或“喜剧”使我们民族经常 走在一条不确定和不稳健的道路上。

  这就不得不让人提出“中国人成熟吗?”这个可能会招致公愤的问题。

  不错,数千年中国历史源远流长,十几亿中国人民勤劳善良。但这一切似乎都与成熟与否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

  岁月会催人白头,也会催人老成,甚至催人世故,但却不会必然催人成熟。如果以为世故就是成熟,那无异于将庸俗当成了幽默;如果以为沧桑会必然导致成熟,那无异于是说:只要将牢底 坐穿,走出来的个个都是圣人。

  中国人须从聪颖走向成熟

  所谓的成熟是有一些标准的,走向成熟也是需要一些前提的。

  成熟的标准千千万万,但有一条最重要的标准,那就是理性。所谓理性,无非是两个特征,一是摆脱情绪,二是直达核心。

  有了理性,另外一些能力也将慢慢随之而来,比如思维的穿透能力,比如批判审视的能力,比如多元辩论的能力;有了理性,另外一些意愿也将慢慢生长起来,比如妥协、协商的意愿,比如 遵守规则的意愿。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走向成熟的前提也有很多,但归结起来无非是两条:一是悟性,二是对理性的学习。悟性是先天的,学习则是后天的。有人埋头学习,悟性不足,最后还是一事无成;有人悟性很强,但缺少 的是“临门一脚”的理性精神的学习和培养。中国和中国人,大抵属于后者。

  中国人的聪明和悟性毋庸讳言,但我们缺少的往往就是这最后的“临门一脚”,亦即理性精神的学习和培养。

  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临门一脚”的缺失,它往往使我们在很多重要的关头无法深入,功亏一篑。清末新政,我们功亏一篑,不然20世纪中国历史将会改写;辛亥革命,我们功亏一篑,不然20 世纪的血雨腥风将可避免;如今,中国的改革又到了十字路口,各派争执不休,我们是否又要功亏一篑?

  理性精神的缺失,导致了中国人集体精神世界的某种不成熟。这种缺失,就像足球场上那个“可恶”的守门员,将中国人的聪颖放进了球门,而将成熟永远挡在了门外。因此,世界看到的中 国人,是一群非常聪明,但某种程度又不甚成熟的中国人。

  聪颖和不成熟,就这样浑然合一地“缝合”在中华民族集体精神世界的深处,不但让世界困惑,同时也让中国人自己时常感到迷茫。

  因此,借“中国人成熟吗?”这个话题,引发更多人对中国人集体精神世界成熟度的思考,也就有其意义了。

  作者是香港的时政评论员,此文为作者所著《中国人成熟吗?》一书的前言,该书6月中旬在香港出版,7月初在中国大陆出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54楼gz3hua:
    很容易回答“热的马龙哥”:废弃战争,只是世界冷战结束后,恐怖战争开始后,才形成的“可能”,楼主是最先觉悟的精英,但楼主同样糊涂的是,他没想请此前的战争根本是无法避免的。
    2013/7/30 6:01:40
  • 邱先生之影响社会,这些年来可谓相当大了。如三划先生所言是几大名嘴之一啦!至于能否守住公正客观则未必。例如,对“国共的互相残杀”“充满血腥”说是“完全是由于人们的主观认知程度不到位”是“本可以避免”的。而且特别强调“都是为了救国”。把这列为了第一条!若如是说,美国南北战争也很“充满血腥”,也是“自己的同胞兄弟”“互相残杀”。......难道也是“本可以避免”的吗?所谓救国其实是要建什么样的国家,代表什么人的利益的事。如网友所言,在这里“各打 50 大板”就是混淆视听,就是不讲正义公正。国民党搞412大屠杀,接着五次围剿,并把共产党打跑到延安,是可以避免的吗?共产党搞解放战争把国民党打跑到台湾是可以避免的吗?如果美国人当时也“认知程度到位”,岂不是没有今天的美国?!这时你会对我说“历史是不能假设的!”同样,你也不要用“本可以......”来说事。那么,事后就不能评价历史了么?非也!问题是你要“守住公正客观”。公正客观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首先,你要为人民说话,你就要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如还有此愿望,我恳请你接接地气吧!如果只是为了谋生,为生计不得不继续为 XXX 去影响社会,那只能如三划先生所言,继续讲那些“既无错,也正确不到哪里去”的言论吧!
        最后,请邱先生注意,你在草根网没有引起“公愤”,也没有招来“网络谩骂”。(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网络谩骂”,甚至有组织的下流辱骂围攻——当然不会是对你的!)
    2013/7/30 0:28:31
  • 邱博士此文只是一书的前言。未见原书,只就此言说。不承担对原书内容的相关连带评论文责,亦不得以其为反证。
        显然,讲一国人的成熟与否,或一个民族的成熟与否,必将其放入世界各国各民族中去考量。若真心作此,当然可以是一个真命题——姑不论其研究的实际价值。然而,我们一看,便知邱先生并无意真的研究什么国家或民族的成熟度的大学问。只不过是假一个大帽子的题目将过往的诸多讨论一并纳入其中,发一己之议论尔。也就是说,真命题被你给作伪了!
        因此,发在草根网上,就招来了对命题的质疑:坊间风 直接就指出 “中国人成熟不成熟是个伪命题!” 大明咒 说“提出这样似是而非的命题本身就很不成熟。这是一个无聊的命题,能够提出这样命题的作者大脑病的不轻。”  黄老山人 说“中国人之核心问题不是成熟此类西人夷狄之名相问题,......” 五月花号 说“用成不成熟来说这一类问题不太好。是什么问题就说什么问题。” 又说“‘中国人’如何如何,‘中国人说不’等等一类的只不过是文字噱头。” —— 喏,大家都明白!也没有引起什么公愤嘛!你想要影响社会,尽管“是什么问题就说什么问题”嘛!(邱先生座右铭曰“若不能影响社会,至少应守住公正客观。”)
        由于名不正而言不顺,故而并无更多的引起关注与讨论。从 7月 13日此文发表至 23 日十天只有区区 151 个跟帖。此后再无跟帖——直到今日(29日)我文之前!而这些跟帖,除了质疑题目的以外,三划先生和 H 先生的辩论(——或说一唱一和)就占了三分之一。大家质疑的是邱文“提出这一命题的理由”的 12条。虽未能逐条全部议到、议透,但终归是“讨论的差不多了”。大家不想再谈了——心里都各有自己的明白了。或者说是真理越辩越明了。此时,请邱先生不要批评之为“围观”。——因为,“围观”在邱先生那里是很不公正地与“网络谩骂”放在一起被批判的!
    2013/7/30 0:27:42
  • 中国人成熟吗?答案在犹太人那里。
    犹太人成熟吗?答案在中国人这里。
    2013/7/23 21:26:26
  • 150楼gz3hua:
    楼主能出这篇文章,第一的意义其实是:作为当今中国民间的“四大名嘴”(郎咸平,邱震海,叶檀,《货币战争》的作者)自已的邱震海个人,他开始政治“成熟了”。
    2013/7/22 17:00:13
  • 149楼gz3hua:
    和“我们相信未来”:成不成熟其实根本与民族,与国家都无关,与领导的核心的政治力量最有关-------民众其实一般都是不成熟的。所以新兴起的政治力量一般总是幼稚的。无论是中共,还是第一国际,第二国际,还是国民党兴中会,或者,还是红卫兵,台湾民进党,香港右派民主派,所以有中共的自我说法:中国共产党已经成为一个成熟得党。
    2013/7/22 16:56:24
  • 现今国人太多不读历史,只埋头图钱,故不能成熟啊!!!我个人认为不成熟的原因如下:

    读钱穆《人生十论》有感  
    2013-07-22
    向外的人生,是一种涂饰的人生。而向内的人生,是一种洗刷的人生。
    向内的人生是一种洒落的人生,最后境界则成一大脱空。佛家称此为涅槃。
    人生到达涅槃境界,便可不再见有一切外面的存在。
    向外的人生,不免要向外面物上用功夫。
    向内的人生,则只求向自己内部心上用功夫。
    向外寻找是迷,内明己心是悟。因此禅宗说迷即是悟,烦恼即是涅槃,众生即是佛,无明是真如。
    中国禅宗似乎没有向往,他们的向往即在当下,他们悬至善为人生之目标。不歌颂权力。
    印度佛家的新人生观,传到中国慢慢地中国化了,变成为禅宗,变成为宋明理学。近人则称之为新儒学。
    把我们自己的一套现前享福的旧人生观和西方的权力崇拜、向外寻求的新人生观相结合,流弊所见,便形成现社会的放纵与贪污,形成了一种人欲横流的世纪末的可悲现象。
        
         注释:《人生十论》作者:钱穆,中国著名历史学家。钱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男,中国现代历史学家,国学大师。江苏无锡人,吴越国太祖武肃王钱缪之后。字宾四,笔名公沙、梁隐、与忘、孤云,晚号素书老人、七房桥人,斋号素书堂、素书楼。历任燕京、北京、清华、四川、齐鲁、西南联大等大学教授,也曾任无锡江南大学文学院院长。1949年迁居香港,创办新亚书院。1966年,钱穆移居台湾台北市,在“中国文化书院”(今中国文化大学)任职,为“中央研究院”院士,“故宫博物院”特聘研究员。1990年8月30日在台北逝世。1992年归葬苏州太湖之滨。
    2013/7/22 14:33:42
  • 145楼gz3hua:
    欢迎142楼能提出新的描述法。
    2013/7/22 6:01:44
  • 144楼gz3hua:
    回143楼:楼主的本意是指大部分中国现代民众“不成熟”。
    2013/7/22 6:00:46
  • 143楼at6503:
    这么古老的民族至今还不成熟???
    是社会体制和教育出了问题,才导致了现今中国人总体的精神面貌、思维方式及行为习惯出现了问题。
    解决问题必须正本清源。
    2013/7/21 21:46:44
  • [140楼] 评论人: gz3hua       查看评论专辑
    你们二位无论如何都已经是“强词夺理”了,----这都要辩护?
    ==============================
    呵呵,辩护也无用,因为是非裁判所所长已经裁判了,而且是”无论如何“的终极裁判。
    2013/7/21 21:18:52
  • 140楼gz3hua:
    你们二位无论如何都已经是“强词夺理”了,----这都要辩护?
    2013/7/21 18:38: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2年出生于上海;德国图宾根大学博士;现为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香港岭南大学亚洲太平洋研究中心顾问理事会成员、《德国之声》和《亚洲周刊》特约记者,以及香港、东南亚和欧洲媒体外交事务专栏作家;1984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1987年在同济大学获硕士学位,留校任德语系讲师、外语广播电台副台长;1990-1997年留学德国,任上海和香港《文汇报》驻德特约记者、《德国之声》撰稿人;1997年任香港《文汇报》高级记者、香港创新发展集团推广总监、《德国之声》驻港特派员和澳门大学兼职讲师。

座右铭:宠辱不惊。若不能影响社会,至少应守住公正客观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