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孩子发烧怎么办
2013-07-13
字号:

  本文中有三个孩子因发热,其母亲都是我的朋友,因平时常与有我联系,孩子发烧,也就自己治好了。其实,我们现在许多母亲由于现代医学的蛊惑,不顾治疗的副作用,都马上去医院排队 退热,弄得孩子体质衰弱不堪。最后倒霉的还是她自己。现在我嘱这几个母亲把孩子发烧的治疗经过写出来,给全国做母亲的当参考,希望看这文章的人,下载并转发你们的亲友。

  孩子发烧的治疗

  杨春丹

  最近在看台湾中医许姿妙医生写的一本书《病是教养出来的》。当看到一段“孩子用来更换新旧细胞的方法就是发烧,借由一次又一次的发烧,孩子才得以换掉来自父母的问题细胞。由此可知 ,发烧对孩子健康成长具有多么重大的意义,大人无知的为孩子退烧,可能造成终生遗憾的后遗症。”心灵再一次被震动。想起曾答应潘老写那次孩子发烧的治疗经过。

  8月1日,我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到小区门口还特意去菜场买了畅畅喜欢吃的鱼和虾,上星期发烧后就一直没给他吃鱼和虾,让他开心一下。兴冲冲地刚走到单元门口,碰见老公从家里出来 ,他见我就说:“畅畅发高烧了,我刚给他做了推拿,我有事出去了,你注意观察,有事马上给我电话。”心里一惊,刚刚上个星期发烧了怎么今天又发烧了?从畅畅出生到现在对他的感冒 发烧我真的提心吊胆的。虽然我和老公自学了一些中医知识,但对小孩的发烧的辩证一直没有把握。在我们手足无措的时候总是打电话给温州的潘老中医求助,每次跟潘老通了电话后心马上 平稳下来。

  一进家门连声唤畅畅。畅畅躺在床上,脸通红,哭着喊着“妈妈!”我的心一下子楸紧了。但是我尽量在孩子面前保持平静从容,这样给孩子也是一种无形的力量。摸摸孩子的额头和身体很 烫像一团火,手和脚却不温,看看鼻涕也没有,孩子也不见咳嗽。老妈说畅畅已经喝了葱豉汤。过了一个小时也未见畅畅额头或身上有汗出,想想可能用药不对吧。于是拼命地回想是什么原 因引起的发烧:着凉、中暑、暑湿感冒?好像都有可能。实在熬不住还是给潘老打了电话,详细说了畅畅目前的症状。潘老洪亮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不要担心孩子的发烧,孩子发烧是 他身体免疫系统应对外邪的反应,如果手脚是冰的,你一定要多揉他的的脚趾头和手指头让它们温起来。可以煎点鲜荷叶水给他喝。”

  那天晚上我和老公赶紧去城郊采了几片荷叶煎水给畅畅喝,可是畅畅喝了几口就怎么也不喝了,一个劲地说“我要睡觉”。时间已经10点多了,也不好再给潘老打电话了。整个晚上我和老公 就轮流着给畅畅搓脚趾头和手指头,直到8月2号早上7点多畅畅的烧才退下来。上午一切平静,畅畅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只是一点胃口也没有。下午3点左右,畅畅的体温又上来了。整个人 焉焉的让我看着心疼。没办法又给潘老打电话求助。潘老对我急于退烧的心态给予批评:“春丹,你怎么还不明白,退烧不是治病的手段,孩子发烧是他身体的需要和成长,身体要烧几天就 几天,切记急于退烧对孩子身体是有害的。你只要密切观察孩子的精神状态就好。我发两篇文章给你看看。”不一会潘老果真给我发了一封邮件。我赶忙打开一看,邮件里有2篇文章,一位妈 妈写的《少儿发高烧治疗的全过程》和《一位好中医就是一个好医院》。我把2篇文章好好的看了一遍,然后又仔细翻看了从民间中医网上下载打印出来的《孩子感冒发烧怎么办》里的几篇文 章,终于明白了潘老的那番话。这天晚上我俩也就没有再想着给畅畅用药,依然轮流着给他揉他的的脚趾头和手指头让它们温起来,到凌晨2点多孩子的烧自动退下来了。

  8月3号傍晚畅畅的体温又上来了,我们也不再紧张,重复着头天晚上的工作,到深夜12点左右畅畅的烧退了。8月4号早上醒来孩子一切正常了,但我们还是比较注意让他这几天的饮食清淡点 。

  回想畅畅7月24号的那天发烧也是下午我下班回家老公说畅畅发烧了,但是孩子的嬉戏一切都还不错,老公给他做了推拿,然后我给他喂了半粒藿香正气丸,到晚上11点孩子烧退正常。当时 还在为自己用药准确让孩子这么快退烧暗暗自喜。知道这次发烧后想想是不是上次退烧的太快了孩子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又一次发烧。

  终于彻底明白:孩子发烧真的不要急于退烧,否则做父母的害了孩子都还不知道。

  春丹和丈夫都喜欢中医,与我的认识大概是看了我的《天下无癌论》,然后熟识的。她母亲2004年患乳房癌术后,去年诊断为肺转移,就不再去化疗而带温州找我治疗了。去年3月起找我用中 药治疗至今,活得舒舒服服的。化疗的痛苦和危险她已经体验过了。事实也证明癌症不是病死的,而是治死的。近又有美国加洲的琼斯教授,研究了几十年的癌症治疗,得出的结论是:“不 治疗者比治疗者活着的可能性高四倍”。这个数字,让人吃惊。可是,一些人一闻诊断得癌症,就急着手术,排队化疗,好像不这样就马上会死去似的。还有一个德国人在美国做医生,几十 年的探索,写了一本《癌症不是病》,说“癌细胞是站在我们一边的。”也就是认为平日被宣传成恶魔似的癌细胞,却是与病人站在同一个战壕的“战友”,这不是很滑稽吗?

  做父母的一见孩子发热就巴不得马上退热。现代孩子发烧如何治的问题,困扰着每个父母的心。可是,你如果要这些父母多看看为什么发热的文章,研究现代医学的道理,他们都会以“没时 间”推诿。他们好像很相信现代医学,以至讲一句坏话都接受不了。即使是我自己的许多亲戚和朋友,天天听我的念叨,看我治愈许多医院里治疗很久而退不了的发热,也看到我用简简单单 的一些中草药治愈孩子的发热,一遇到他们自己的孩子发热,仍然浑了脑袋。

  发热高了会把脑热坏,已被宣传得深入人心。孩子发热到医院里,医生就马上给退热和挂液消炎,这是常规的做法。有的为表现迅速退热,还偷偷给孩子加激素,可是,孩子的父母并不知道 。医生为什么要瞒家属呢?是因为激素的后遗症很多,已经倒了牌子。但医院没有禁用,他们要用激素来暂时解决许多被认为“治不好”的病。用激素治病,就好比借高利贷还债,会越欠越 多。但医院就不管这些了。

  小儿发高烧治病的全过程

  王芬巧

  2012年7月15下午,乘便车到武义老家。近几天天气闷热,上高速后车窗密封开空调。3个小时的车程,期间,5岁多小儿在车内午睡近两小时。醒后打喷嚏,两眼流眼泪。到武义下雨,换乘妹 夫的车到乡下父母家吃晚饭,车窗全打开,凉风习习,狂吹真爽。饭后回县城妹妹家,顺便摘了点鲜桑叶。

  9点左右睡觉,睡前小儿精神不是很好,微热。平时有点咳嗽,可是从来不发烧,所以没在意。大概凌晨1点多,一摸,儿子全身发烫,高烧咬牙,两小手紧握拳。我吓死了,赶紧给楼下的妹 妹打电话。妹妹睡得沉,没听到。

  我再也不敢合眼,怕小儿高烧烧坏大脑变傻。赶紧拿冷毛巾敷额头不停地物理降温,真是度日如年。一直熬到凌晨4点钟,不管三七二十一,打潘德孚医生的手机,一打就通,这下忐忑的心才 安定下来。

  潘德孚医生叫我按摩什么穴位,我说听不懂。他就干脆说:“把儿子手掌撑开,从大拇指开始往掌心,再往肘关节上推300次。”还一再叮嘱:“发烧不是病,是身体有毒,生命的自组织能力 在解毒,千万不要退热,退热就糟糕。另外喝桑叶煮的水,一天喝三四次都没关系。”我说:“我怕小儿高热抽筋变傻瓜,用物理降温——冷水敷额头。”潘医生说:“不需要,也不会变傻 ,烧到一定温度体温自然会退下来,人有自愈力。”我问:您的书上说“麻黄附子汤”不是退热效果很好吗?潘医生说天太热不能用。

  潘德孚医生书上说的“附子”大热有毒,一般人不敢用,不过他用得很得心应手。以前潘德孚医生曾说感冒初起:热性表现的人喝桑叶煮的水;寒性表现的人喝紫苏草煮的水。感冒对中医来 说,它所表现的是一种很容易纠正的浅表性疾病。西医用药物杀死病原体,偏偏感冒多属病毒,不易杀灭。所以治不好。

  现在很多医生不顾孩子的将来发育成长,为了显示自己治病退热能力,利用抗生素输液,夹带使用激素。我看过潘医生的书:“很多孩子用了激素后,迅速长大和成熟,肥头大耳,甚至出了 胡子,连父母都认不着了!有的肾功能被抑制,连生育也成问题。医生为马上退热,误了孩子一生。尤其是治痰多咳嗽,使用激素喷雾剂,致使孩子逐渐并发哮喘;有的胖得不成样子,全身 溃烂流脓水。”“很多孩子退热退不了,医生就叫做骨穿,验验是不是得白血病。如果医生能治白血病,验出来给治好未为不可。但验出来又不能治,所以做骨穿没一点用处。有的白血病是 打针用过多的化学药品升高的,也就是退热退出来的,有的孩子一停药,白细胞就恢复正常了。这种药物批量生产白血病人的方法,早晚必将被揭穿。”

  现在,我根本不敢让孩子上医院。因为一发高烧上医院,一定又是退热,发烧或咳嗽或拉肚一定是挂瓶注射抗生素。有次小儿有点拉肚,上医院挂了8天瓶,结果非但没好,最后奄奄一息拉肠 粘液了。我后来仔细看了下第三次配的针药,原来是台湾产的,副作用的一项明确说明是拉肚。我一火,就去医院院办投诉,后来给换药,另外喝浓米汤。浓米汤我特意上夜宵铺买的。很可 能是米汤的作用,治好了。后来儿子拉肚就不上医院,就让喝浓米汤,都好了。可见中医认为膳即是药,药饵同源都是对的。

  16日天一亮,赶紧把桑叶放陶瓷药罐煮水给小儿喝。听了潘医生的话就没再物理降温额头,到中午没有退热的迹象,小儿只是睡。我想也可能是中暑加感冒,就把小儿的背部两条筋扭痧,这 是农村的老传统,反正没副作用。扭完痧,大妹开车送我们去大药房找她认为不错的中医生。

  以前,大妹一家大病上医院看西医,小病自作主张药店买西药看说明书吃。现在受我影响,有病都去看中医,很多中医中的庸医,治病效果也不理想,所以,必须不停换医生。听县城人说, 在外代煎药也不大好,无不有偷工减料的。我想想,多一分劳动付出,也就会有多一分的收获——塑料袋遇热一定有毒性。

  在大药房看完中医生,并抓了3贴药一百元钱,由于心急忘了要方子,有十来种草药配方。回家赶紧煎好给小儿喝,药太苦只喝了药量的1/4,小儿就睡了。小儿自发高烧除吃就是睡,精神特不 好。

  傍晚,潘医生发来退热药方,(牛角屑、丹皮、白芍、生地各6克,用鲜荷叶包着煎。)赶紧开车到大药房买了两贴花3.5元,并开车到野外采了几张鲜荷叶。回家摸了摸小儿,没退热迹象, 煎好给小儿喝,小儿不肯喝,只喝了一点,大概也1/4,喝了便睡。

  小儿整天睡,到晚上九点左右,醒来拉肚。我给潘医生打电话,烧没退就拉肚了。潘医生说:“千金难买六月泻,不用慌。”

  17日早上小儿8点多醒来开始退热。症状:出了点汗,眼泪不流了,不打喷嚏了,精神好起来了。还低烧,喉咙痛,几声咳嗽,清鼻涕还多。可以独自跑出家去玩了。整两晚加一白天,小儿都 是高烧睡觉,如果强制叫小儿醒着就是流泪并打喷嚏。

  此时潘医生发来短信:“在退热药方上加两味。(即牛角屑、丹皮、白芍、生地各6克,萸肉、青箱子各5克,一张鲜荷叶)”由于妹妹上班,我无法上药房买药,想想:“热开始退,头天大 药房中医生开的两贴药没吃,吃一贴看看。”于是停喝桑叶水,吃大药房医生的药方。儿子不肯喝,在我严厉地管教下只好把难喝的药喝下。

  18日早起来,我打电话给潘医生,说小儿症状:低烧,肚子一直有点痛没拉稀,喉咙痛,时而咳嗽,舌身偏白,胖舌有齿痕,鼻子塞流清涕。好象症状严重起来,又不肯独自玩了。

  我问潘医生需不需改方?潘医生问:“武义天气怎样?”我说:“这几天下雨,天不冷也不热。”潘医生说:“小儿得的是风寒。香附子5粒,加紫苏一同煮水喝。”我说:“小区里新鲜紫苏 很多,因为整个小区是排屋,几乎家家的前庭院后都有种。”

  紫苏,据说越紫越好。很多山上有青色的紫苏;妹妹小区种的是单面紫色的紫苏;天目山农家种有双面紫色的紫苏。跟生姜一样用,用来烧鱼去腥或烧螃蟹解螃蟹毒。百草都是药,就是自己 不识。

  其它药停喝,喝了2天左右“5粒香附子和紫苏煮的水”,病痊愈。小儿感冒高烧痊愈后,眼睛似乎更有神更透亮。现在才明白古人说的话:“为人父母,不知医者为不慈。”做母亲的说自己 爱孩子,生病了却手足无措,或者让医生给孩子乱用药,结果反让孩子得到了药病,这比原来的发热更难治。

  潘医生书中有段话:“发烧是人体免疫力清除有害物质的信号,是人体自我改善的表现,是人体免疫系统对侵入人体的病毒细菌或滞留在人体的毒素发起战争的信号。在高温环境,外源侵入 的细菌病毒无法正常复制,从而丧失大量繁殖的能力,这时是人体杀灭这些病毒细菌的最好时机。另外,发烧可以清除滞留在骨骼中的毒素。发烧可以促使人体加快代谢速度,可以将滞留在 人体的毒素转变成能量,被人体所利用……”

  可是,当我遇见小儿发高烧不退还是慌神,因为西医不停地把发烧的可怕后果,通过各种途径宣传,传播得家喻户晓。使我们遇到孩子发高烧不退心急,其实疾病的痊愈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在认识潘德孚医生之前,小儿都是因咳嗽上医院挂瓶,一两个礼拜便复发,这样折腾了一两年,而且挂瓶多了全身发痒,小儿不长个也不增重。妈妈一直跟我说:“比同类小朋友矮半个头了 。”自改为不上医院,一有咳嗽,便用潘医生的“麻杏石甘汤”方后,儿子第一次咳嗽用10贴药,第二次咳嗽5贴,后来吃两贴便好。时间上也从一月拉长到半年复发。所以一年多增重增高, 回到中等偏上。

  我从潘医生的书中学到,“麻杏石甘汤”治咳嗽真好,治咳嗽无痰与冰糖川贝梨配合,都不难喝,只是比开水有点味道,很适合小孩子喝。小区里好几位小朋友咳嗽试验后,还有一奶奶的老 咳嗽病剂量加一倍,也试验效果超好。大家都说:“医院都只好关门了。”

  现在小儿全身还有点痒,以前用激素药膏,一擦就灵,可是会不停复发,一次比一次严重。看了潘德孚医生的书后,再也不敢用激素药膏。因为,“用类固醇滴眼也表现出与口服类固醇同样 危险的副作用。外涂可的松可导致一系列的皮肤病、骨骼和器官损伤,并且还会引起永久性的肾上腺抑制。”激素药膏会影响小儿发育,甚至会骨质疏松,股骨头坏死。我只得在武义马路市 场买金银花给小儿洗澡。

  中医治“未病”,我常常感到不解。既然还没有病,哪怎么治?读了潘医生的书才知道所谓“未病”,就是养生。把身体养好,人健康了,就不会生病。未病,也可以理解为病刚萌芽,病人 的抵抗力最好,这时候不能犯治疗错误。病刚开始就乱治疗,乱用药,不认真观察思考,不知道生命也在抵抗疾病,而马上退热,就会犯错误。对“已病”,中医治好了病就不需再吃药,真 正治愈;西医基本是长期吃药(复发),只能是缓解,终生维持治疗。长期吃药就是治不好病。

  通过这次治疗,我觉得自己提高不少。我希望天下做父母的,多学点医学知识,不能让孩子的治疗走弯路,否则,会终生后悔。

  潘按:

  王芬巧住杭州,离温州450公里,孩子尿检有蛋白,不敢在杭州找医院,却常带到温州来找我开中药。我带她上附近的华盖山脚找拉拉藤。这是一种民间单方,在《浙南中草药》上有说明。我 的朋友胡某,文革期间,因孩子患蛋白尿(肾炎),曾从杭州赶到温州采这味草药。现在娶妻生子,有一个和完满的家庭,身体一直很好。如果这种病给西医治的话,除了永远吃激素类药物 也许早就归天了。

  我告诉她此草药要鲜用效果好,所以要自己认识自己采。现在孩子好了,我们也熟识了。她写的这篇文章,我觉得很有现实意义,就是现代人对发热的看法,认为发热会热坏脑子。这种错误 认识,都来自现代医学医院的医生。这说明,很多的医务工作者无不都在传播错误的思想。害怕发热因而成了全社会害怕的潜意识。这种潜意识害了许多孩子,使很多家庭陷入无底深渊。

  发热,体温升高后会引起家人的恐慌,是因为许多人认为会把脑子烧坏,烧坏会变傻。他们都希望马上退热,这就使得化学退热药有市场,也使得“西医快中医慢”的传说得以流行。事实的 真相却是中医治发热不仅比西医快、有效,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很多人害怕发热,却从不问问为什么会发热,这是很危险的。这种潜意识被现代医学利用了,许多疾病就被制造出来了。你不知道为什么发热,却一见孩子发热就贸然使用退热药,把退热当 做治疗的目的;或者去看医生。医生为了讨好患者或其家属,盲目使用抗生素和退热药,结果伤害了孩子,而做父母的还不知道。这才使得我们的后代,体质一代不如一代。

  我说的发热的道理,来自《医生向左病人向右》这本书。现在美国以及其他先进国家都在逐渐普及这种知识。所以,美国回来的华侨都说,在那里孩子发热打电话给医生,医生叫他不要用药 了。这种事不像我国,是不是就输液加抗生素。农村里,无论什么病都是输液消炎。有的人在这过程中无缘无故给治死了,死得冤!医生与病人家属都不知道为什么死的。都把责任推给“过 敏”。其实,这是生命的个体特异性加治疗用药的划一性而产生的。

  西医没研究生命,当然也就不知道生命的各种特性。生命永远是个体。每个个体都不一样,这叫做个体特异性。发热是生命的一种病自组织的抗病表现,却被认为就是某种疾病,总是需要讲 出一点名堂,即病因病理,例如说叫“炎症”,医生才能给开消炎药。为了表示能迅速治好病,医生就会加用退热药。有的人用药后确实退了热,就以为这医生真有本事,而不知道自己给耍 了。

  任何疾病之所以能痊愈,都是靠生命的自组织能力的认真排毒,而不是医生的用药。用药错误会使内毒加重,但也能退热。其道理是因为生命自组织能力加强了两面作战能力。事后你会发现 病人更加疲惫,这就是元气被过分消耗之故。元气就是正气。《内经》说:“正气内存,邪不可干。”医生重在维护正气,而不能以各种方法消耗它。现代医学之所以治不好病,是因为它的 医疗方法,根本错误是与正气对抗,自以为是地称自己为对抗疗法。具体一点,它所用的各种诊断仪器和方法,例如各种带射线的仪器和各种内窥镜,都会给病人造成伤害。生了病又被伤害 ,岂不会加重?天下竟然有这样的一种医疗方法:医生治病先使用诊断使病人的疾病加重,然后再进行治疗。这是好方法吗?

  发热现象是孩子常常遇到而又使父母烦心的事;发热也是人类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种现象。有部电视剧叫“成长的烦恼”,是说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给父母带来许多烦恼。发热是生命的自 我防卫的一种表现,却被现代医学制造为恐吓的工具。其一,宣传发热会烧坏脑子;其二,用微生物感染危险为抗生素和疫苗的销售开路。

  现在从美国回来的华侨,都说在美国孩子发热,打电话给医生求医,医生都不再当回事,说必须吃退热药或注射抗生素了,只告诉他们给孩子多喝点开水,多休息。

  由此可想到非典结束后,统计非典死亡率,广州为3.4%,北京为7%,香港为17%,台湾为21%。这个统计告诉我们的信息是,对发热不加以治疗的美国,非典没人死亡;早期中医马上加入治疗 的,死亡率最低;后期中医加入治疗的,死亡率较高;西医垄断治疗的台湾和香港死亡率最高。台湾比香港垄断力强,即西医的管理权力大,死亡率比香港高。发热后要不要治疗,如何治疗 ,应该成为医学治疗学的一个重要研究课题。

  现在,广大民众只知道发热要退热,而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热,这使得退热成为民众的普遍要求,这就给化学制药业钻了空子。发热果然会使人感到不舒服,但如果不知道发热的真正原因,而 贸然进行退热的话,表面上热确实退了,但实际上给患者造成了伤害。非典时期用西医方法治疗,凡是“抢救”过来的患者,后来的日子都过得不舒服——这些人大多数患了肺纤维化,因而 去世了。“抢救”的效果就是使他们痛苦地多活几年。“抢救”用的药物是大量的激素,“抢救”的目标是使体温退去。

  发热,兜了一大圈,仍然给中医治好

  唤醒

  今年5月,我14岁的孙女丽丽发热,女儿带她到老中医潘德孚医生家诊治,服药3贴后热未退,女婿着急带她又去看西医,医生开抗生素、地塞米松和退热药,输液后出大汗,体温退至36.5度 ,脸色苍白,第二天即反弹至39.5度。后再去另一医院做了相应的血检查、B超检查、肝、脾、肾、胰均正常,血培养正常,肥达氏阴性,唯有血沉偏高,排除了伤寒的怀疑,但体温一直高烧 不退。再求诊潘医生,潘医生说:“发热的本质是生命在抵抗外来微生物的侵犯,不能乱退热,好比与敌人打仗,需要一定的时间”。(现在已经知道,发热用激素治疗,是欺骗性退热,才 会造成反弹,且对病症起反作用,危害很大。)

  开来三贴中药服后,孩子发烧仍不退,此时已经10多天高烧了,病情无好转,于是带去上海儿童医疗中心诊治,重新做了一套检查后,仍然无法下定论。专家医生认为很可能是用了激素后, 造成热羁留,才会长期不愈,特别是我孙女自小只用过一二次抗生素,从未用过激素。专家认为检查都正常,精神也不错,主张不用药,注意观察;我们还是不放心找了位上海中医又开了一 些中药,但服后仍不见效,高温不退。此时我们只得回温再观察,回温后再一次求诊潘医生,潘医生认为孩子发热多天,现在日里低,夜里高,定时发作是邪入阴分,给开了青蒿鳖甲饮,二 天后果然热退了。

  一家人总算舒了一口气,二十多天终于高热退去了。然而好了一个多星期,过了端午后又是发热并伴肚子痛,此次亲朋们均劝一定要去医院好好做检查,到底得了什么病,即去儿童医院就诊 ,仍处以抗生素,用了二天后,不见效。再挂特色门诊,老主任医生要求住院检查,并且提出要做骨穿,被她父母拒绝。尽管医生认为骨穿对身体无损,但她父母还是认为会对孩子发育有影 响,将造成终身遗憾。

  孩子目前状况无法确定情况下,女儿仍然相信中医,中医对症不对病,只要有症状就可治病,而西药一定要得出诊断后才能进行治疗。于是再次求诊潘医生,潘医生认为此时孩子苔黄脉数恶 风,是湿热夹有表证,开了达原饮三贴。但是好友们听说孩子高烧近四十多天,均四处打听,并主动联系某大医院主任医生,诊后也是建议住院做全面检查。在各方面的影响下,女儿只好决 定让孙女住院治疗。

  就在那天下午准备住院的那个早上,潘医生问及病情,我告诉他孩子准备住院了,潘医生二话没说亲自上门再次为我孙女诊治。他认为经过这几天的中药调理后,舌苔黄腻已经褪去好多,说 明药已见效。加上孩子精神仍然很好,他当即说明没有必要再去住院,并根据最近两天的热势定时升高现象,再开青蒿鳖甲饮两贴,服后果然全退。至今半年过去了,孩子身体很好。

  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我们有幸遇上了潘医生。潘医生以其“医者父母心”,真诚地帮助我们,且更为难得的是,潘医生在我们决定住院时,不怕治疗风险敢做“顶人精”,不时给我们讲授相 关的中医理论知识,特别是在这治疗期间给予我们很大的治疗信心。如果没有潘医生的无私的帮助,我的孙女一定住院了,且不说费用,还会受许多无辜的骨穿等,我们全家感谢潘医生,感 谢我们祖国的伟大医学。(联系电话:88810365作者:金抗火)

  我的学生金晖,自己懂一点中医知识。孩子13岁的时候发热,就送到我家吃中药。第二天,热未退,她自己却出差到上海去了。她丈夫把孩子送到三医挂液。医生在注射液中加了地塞米松( 激素),用后果然退了热,但第二天,反复了,便另送儿童医院治疗。医生同样是输液加退热药物,只不过无效。后来孩子被送到上海治疗,同样是消炎加退热的药物,同样退不了热。据说 那里的小儿科主任认为是因为用了激素,导致单用消炎和退热药便无效了。如此反复折腾了两个月。金晖的一个好朋友说一医的一个主任医生与他有交情,可以开个后门住院认真检查。金晖 平时就对住院检查有些反感,因为,西医治不了发热便会做骨穿看看是不是白血病。这种检查对孩子的伤害很大,而且也很痛苦。但事到这时候也就顾不上了,全家也不顾孩子的反对决定下 午立即住院。

  凑巧当天我在鹿城区老年史学讲课,金晖的父亲是我的热心听课者之一。课后他要求我去金晖家再诊一次。由于老年大学离金晖的家很近,我们一路走一路聊。他知道我一直反对住院检查, 因为我告诫学员:检查告诉你的只是结果而不是原因,却会给患者造成伤害。医生治病之前先伤害患者,当然会使疾病加重,易治就会变成难治。这种做法是背离治疗的目的的行为。

  《希波克拉底誓言》中说:“我将尽我的能力和判断力为我病人的利益来开具治疗药方,并永不干伤害他人的事。我不会因讨好他们而开具可致命的毒药,或给可能导致他人死亡的意见…… ”(《顺势疗法》第35页)现在许多人并不知道医生用“确诊”的名义来蛊惑患者或家属,使他们疏忽了伤害,加重了病情。这就是自有X光以来,之后一系列检查仪器产生,使西方医学逐渐 堕落的根本原因。现在的医生,建议患者做各种各样的“确诊”穿刺,以及连续不断的强幅射性检查,最后只告诉病人一个检查的疾病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干的是白衣天使的行为吗?

  金晖的父亲告诉我她家已做了决定住院,嘱咐我不要再阻止。但我看了孩子后觉得病情并不严重,这种发热是有规律的潮热,亦即阴虚发热,给处青蒿鳖甲饮2帖。金晖的女儿也害怕做骨穿, 因而很反对住院。只服了1帖就退了热。此次治疗使金晖觉得学习中医知识的重要,就利用业余时间,跟我学中医了。古人说:为人子女,不知医者为不孝;为人父母,不知医者为不慈。现在 许多人不知道如何做慈爱的父母,做孝顺的子女,只知道“生病就要去医院”、“生病就要听医生的”,道理何在?是因为现代医学全面控制了宣传舆论,所以,医疗就成为人们生命与健康 的危险。诚如金晖所说,孩子出了问题,会弄得终生后悔。

  但是,西医怕发热。因为,发热本是“朋友”,它却把它当敌人,一定要以退热为目的。开始是放血退热,后来加上了草药发泡、甘汞通大便两种。到现代,由于阿司匹林被发明出来了,传 统的便被丢掉。问题在于“发热”为什么是“朋友”?是因为在西方,医疗界还有另一派叫替代疗法派。它们也用现代科学的方法进行研究,发现发热是自身机能维护自己生命的行为,因此 ,它不是病理现象,而应该叫做生理异常。生理异常被说为病理,是现代医学的需要,这才会使它建立起病理学。所以,韩先生认为现代医学有病理学,却不知道这病理学是一种伪科学。是 生理学被现代医学强奸后的“杂种”,不是真货色。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欢迎阴阳之子。
    你有2个天生机缘 一为出身贫苦 二为自己疾病缠身。如果再有悟性的话 很可能成为一代中医大师。
    2014/4/11 20:06:23
  • 一楼你是正宗的“仲景一脉”;试问临床你看好过几个发烧的?我小儿发烧咳嗽以宣展气机为主,我没没仲景一脉,但我看好了我的病人,而且我无证还是非法行医,为什么还是病人自己找我来看的!?
    2014/4/11 19:51:39
  • 医生就是给人健康的,以治好病为标准,执照、资格等名词都是现代的文明的产物,以前的医生,江湖郎中也好、开门诊悬壶济世也好,哪里需要什么资格?需要的是口碑!
    2013/9/2 16:31:06
  • 如果让我选择,我绝对不选择西医退烧。支持潘老。
    2013/9/2 16:26:07
  • 所以,好难啊。
    2013/7/30 23:52:44
  • 这个不保险吧?想想没行医执照,在美国可是擅自行医处方重罪。那个《刮痧》电影,讲了中国移民给孩子刮痧的虐待儿童故事。还有,医生一般说高烧多少度为危险?什么叫做神志清醒?我们做父母的实在没底。如今对孩子看得很重,也只生一个,生怕出事。我倒是主张像潘老这样的中医联合起来对中医开展传统培养和国家立项资助,并成立一些专门委员会为这些学员做行医执业证的认证,保留中医传统医学。但中医是在对于现代人来说,太神秘了。又怕喷到像气功大师王林那样的骗子。所以,好难啊。
    2013/7/30 23:52:44
  • 只有会开几个烂方的才能算中医是吧?别的治疗手段都是民间偏方是吧?在没有亲诊的情况下指导病人家属非方剂治疗就成了江湖游医了。伤寒论固然重要,但是内经才是根本。
    2013/7/20 14:25:18
  • 潘先生能否治好病,我不敢断定。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潘不是仲景中医一脉,若说是江湖游医,用点中草药治好过病,到也有可能。但潘先生诸多言论确与中医无关。西方抗生素害人不浅,旁门左道的江湖朗中同样须提防。本文几例小儿发烧都为太阳病,但是究竟是太阳中风?还是太阳伤寒?是桂枝汤证?还是麻黄汤证?文中都未谈及。中医最重要的是辩证,不辩证喝点荷叶水、按摩手脚来退烧那不叫中医,只是民间偏方,或可治病,但也可能误治。文中一小儿烧不退反下泻,就是明显误治,太阳病只可用汗法,怎可用下法?潘生此时仍说“千金难买六月泻”,不但是胡扯,而且是不管死活的胡扯。写上面这些,是奉劝各位病急莫乱投医。现在打着中医、传统幌子的骗子太多!
    2013/7/13 9:50:1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35年生。1961年自学中医。后师事温州市老中医方鼎如、胡天游、谷振声,专习临床治疗。1981年发表《腹诊浅探》,2003年连续发表《阿是治疗和阿是效应、《阿是联想——内病外治》、《潘德孚医案疑难病例选编》等。最近,写成多篇抨击医医疗腐败的文章。作者运用中医系统理论,从事汉字编码及语言文字的研究,已出版专著《汉字要走出编码时代——汉字输入一日通》、《汉字编码设计学》,并发表许多涉及汉语汉字基本原理和基本常识的文章,如《汉语汉字的起源》、《汉字发展的时空规律和汉字变革的基本特性》、《汉字拆分的系统性》等,并即将出版《语文学林改错》。该书的几篇主要文章,构成了一个新汉字学的框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