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华学统如何才能引来“一渠活水”?
2013-07-10
字号:

  现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其实已经意识到,中华学问或中国学术(这是沿用西方思维搞出来的不伦不类之提法),要想摆脱西方的路径与体系,要想归本复兴、走出自己新时代的路子来,便一定不能重蹈传统中华学统的覆辙,便一定得再次开新革新、引入一渠活水来。

  对此,可做的努力当然是很多的。但最最关键、最具决定性意义的,是什么呢?我个人的看法是,既不能跟着近现代西方的步调一直向前走,也不可重回先秦两汉后实则走偏着的后学传统中去。我们只有回溯到老子所奠基的、先秦诸子们所拓展的大道体系的本源,以中华道理学问的发展演化全程为依托,才能为全人类时代的中华文明趟出一条既宽广久长、又万众趋之的新路来。

  应该说,就整个人类的历史而言,虽然较高级的文明体,都不同程度地建立起了各自的社会思考与学问研究体制,并通过这种系统化的社会思考与独立研究,很好地扮演着文明之“中枢大脑”与主导社会话语的重要角色;可从总体上看,早前相对孤立的一个个文明,几乎很少有主动地、自觉地和根本性地解决好了如何实现万民世代知行合一、思用一统之问题的。中华文明、特别是作为文明之魂的中华学问系统,尽管也不能算是彻底地、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的,但却是在这种路径与努力上最自觉主动与做出了无与伦比之成就的。

  西方文明,在建起了一个个形而上体系之高塔,并使由此而衍生出的价值体系、意识形态成为统驭和引领整个社会的“大脑”之时,也使自己变成了一个“头重脚轻根底浅”的畸形“大头娃娃”。其先天性的缺陷与最大硬伤是:每一套哲学思想理论体系,看似都概念明确、逻辑严谨、有理有据、头头是道,可到头来,却几乎都无法实现与自身社会最广大民众的无缝对接,无法真正起到指导实践活动的现实功用。也就是说,除了少数像马克思等更关注社会现实的人以外,一切的西式哲学及其理论体系,几乎都只能在认识论或智思的圈圈里打转转,而极少能直接对现实社会的起到明显的推波助澜与指引率领作用。大哲学家康德,没能革命性地推进社会变革;集大成的黑格尔,也没能在西方实现儒学儒教在中华大地上成就的主导与一统。一句话,在西方,哲学是哲学,理论是理论,哲学家和理论家们在自己思辨的高塔中自娱自乐着,西方社会的绝大多数民众则依然按着自己的自发自在之方式,实践演绎着自身文明的纷杂、散乱、奇异与个性。

  当然了,这可能是具有典型中国特色的一统思维吧。人家本来就没有在全员一统、文明统构上用心用力,你拿这来强求于她,是不是有些不地道呢?非也。首先,我们只是指明问题所在,而非在怪罪于她。其次,既然他们认为哲学理论与思想体系之类,是最高的、普遍的学问,是可以搞出放之四海而皆准普世真理来的,那么,讲讲它们其实没能做到、没能做得更好、没能在更大范围内做到更完全彻底,这也无什么不可吧?再次,凡事都有利与弊,其利出,其弊则定藏于反向的另一面。我们对西方,该不能只可以讲其优与利,而不能言其劣与弊吧?

  再来看中华,同样也不是只有优长而无劣弊的。当然更不是如现今西方价值之“应声虫”们所声言的那样,中华传统总是或基本上是丑陋、邪恶、腐朽无用、不值一提的。同样的一统大合之道,放在近现代西方构建起的参照系里去看,是弊大于利的;可若是放在为全人类未来谋的新文明路径上去看,则其早前的根本取向、大道思行、文明形态、统合模式等,则正是对整个世界都最具借鉴滋养与方向指引作用的。

  中华文明的优势,恰恰生发在西方文明的弊劣一端。中华文明独特悠久且为现实社会以用的学问系统,与中华文明截然不同的路径、形态一样,也是有着与西方学术理论追求不一样的追求、趋向、路径及视野的。可以说,从一开始,从中华学问摆脱了神本时代、在人本时代实现全面的构建以后,中国一代代的学问人,便总是尽可能地站在一种更全面、恢弘、深透和两面观的平台上进行着思考与践行的,并一直将和合一统、天下大同视为最高的追求。起自全面整体、朝着和合一统迈进,这其中,便注定就有了一种举足轻重的知行合一之思维与习惯在了。

  所以,虽然,先秦两汉以后的中华后学,也明显地有降级走偏之趋向;虽然,更多的后学之人也未曾将中华成语名言或更大的自身文字语言形态,作为比哲学理论与思想体系更为值得重视的关键重心、核心枢纽形态去看待;虽然,后人除了编纂说文、词典、集注等之外,再没在此一域中做出过堪比西方在哲学体系领域所做的努力与建树,可是,其执着于和合一统、知行合一的思考与努力,却一直没有停止下来。

  努力地追求以儒学一统所有中华之学,虽然从站位、格局和开度上,早已是降低了一个等量级的,是向现实妥协以后的难为之为了;可毕竟,她是有着西方哲学与思想理论体系未曾有的视野与情怀的。延续着儒学传统、定位于“理学”与“心学”的程朱和王阳明等人,尽管没能将中华后学的偏思偏行,完全彻底地拉回到正确的大道之轨上来,可终究,他们是为今后中华道理体系的全面复兴与知行两域的一体化贯通,做了十分有益的探索的。

  在人类进入全球化的时代,在世界从一极主导走向多极纷争平衡的当下阶段,更大视野下的天下社会为中华之道、中华之学、中华道理体系的复兴重构提供了土壤和契机。如何才能让一个世纪前坍塌、分崩的中华学统、中华学问体系重振雄风?如何才能引得活水来、让千年老树开出全人类时代的新文明之花呢?我认为,一定得在以下三方面,走出新的路子来。

  第一,首当其冲的是,必须尽快超越和摆脱中华后代偏学、现今西化学术研究的狭隘视界,重回到中华文明的天人道合体系下来,重新将道、大道、道理之学高高捧起。以道立国,依法辅之。让道德、道法,在同一个道合文明的台基与前提下实现和合统构。

  第二,便是一定要重拾中华学统的学问之道,而且一定是要回归到先秦老子们早前所开创的根本大道上来。或者,也可以这样说,要沿着儒学后期程朱、特别是王阳明等走出的路径,不断前行,进一步地超越和提升,以一种为全人类发掘中华之道的更大全员一统站位与视野,将中华学问而非仅仅是儒学所探索的和成就的一切,整合为一体、或能系统展现给整个世界的中华之道一整套。

  第三,便是必须立足自身、延续文脉、抓住根本、伸张学统,全面致力于和开创性地展开对中华道理体系下的汉语言文字词语、特别是构成着知行桥梁纽带作用的成语名言之机理与形态等的研究探索。以求在中华传统后学之路径和西方形而上之构建以外,开辟出中华之道新学的新路径、新天地来。

  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是,一者,由于中华汉语言文字,是与西方、以及更多的现存人类文明完全不同的象形表意系统,她在整个中华文明和合构建中所扮演的举足轻重之角色,是西方未曾经验过和难以深刻理解的。西方人也许有理由和没必要去更多地关注自己的拼音文字,西方认知哲学甚至也无需介意约定成俗之字词句在聚合万众世代时所展现的大道作用,我们却不能那样。我们万万不可邯郸学步、弃本逐末。二者,由于在中华这种“心神”为重、“心脑”与“身心”一统合构的人文文明中,连接与凝聚着知行两域的文字词语形态,比之看似高高在上的形而上哲学思想理论体系,更加关乎整体全盘和中华大道。所以,不作此探索与研究,不足以为中华之学!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看到和理解这点。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复[11楼] 评论人: 襄阳布衣
            先收藏了。有时间会多去关注与共同探讨的。
    2013/7/12 14:48:40
  • 关于真善美
    http://bbs.hj.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2203&extra=page%3D4
    2013/7/12 10:04:30
  • 支持博主的研究。
    下面是个人对中华之道的一点浅见
    http://bbs.hj.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1043&extra=page%3D4
    2013/7/12 9:51:18
  • ------我也不是反对任何的形而上。我只是在指出,中华文明之道,一直走的或注定规定的,是一条统合形而上与形而下的中道。此中心、核心、中合之中道,或许看上去比西方哲学理论体系要低矮一些,却是链接和整合着上头之大脑与下面之脚步的。所以不存在反对单纯的形而上,就一定是不要形而上的问题在。
    2013/7/11 8:08:27
  • 回复【7楼] 评论人: 今天地
    -------本人主张的,不是改革千万年形成的中华语言文字系统,而是重新全面系统地发掘、发现,还原其一个道理体系下的本来面目,并将关注的重点放在万众世代约定俗成的成语名言形态上。前面多文谈到过,后面还会再谈的。
    2013/7/11 8:03:48
  • 《仅仅依靠自信完全等于掩耳盗铃》

    任何主义产生出来后 / 从来就没有被人类社会成功废除过。
    奴隶主义产生出来后 / 军队是奴隶主义的大本营。
    封建主义产生出来后 / 政府和企业是封建主义的大本营。
    资本主义产生出来后 / 资本(公有除外)是资本主义的大本营。

    个人主义产生出来后 / 小人喻于利的个人是个人主义的大本营。
    共产主义产生出来后 / 君子喻于义的无产阶级共产党人是共产主义的大本营。
    工人阶级不等于无产阶级 / 工人阶级只是更加容易接受无产阶级。
    老子、释迦牟尼、孔子、孟子、庄子、屈原、马恩列毛及真正清教徒共产党员 /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
    是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社会主义》四川: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第320页:那时,对人的统治将由对物的管理和对生产过程的领导所代替。国家不是“被废除”的,它是自行消亡的。

    当大家都觉悟了 / 都成为了民胞物与的无产阶级,
    还要国家干什么?
    中央文献研究室科研部图书馆《毛泽东人生纪实》,凤凰出版社2011年10月版,第1552页:
    “我是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啊!”

    越是贫困 / 越是需要国家机器。
    物质贫乏是贫困 / 精神贫乏更是贫困。
    物质贫乏是灾难 / 精神贫乏更是灾难。
    物质贫乏的极点是饿死人、冻死人。
    精神贫乏的极点是不让人说话。

    是故刘三姐唱道:
    山顶有花山脚香,桥底有水桥面凉。
    心中有了不平事,山歌如火出胸膛。
    山歌又像泉水流,深山老林处处有。
    若还有人来阻挡,冲破长堤泡九州。
    虎死虎骨在深山,龙死龙鳞在深潭。
    唱歌不怕头落地,阎王殿上唱三年。
    2013/7/10 22:44:40
  • 毛泽东说:自己本来只想当一个小学教员,只要社会让人说话,自己是绝不会拿起枪杆子来的。自己之所以拿起了枪杆子,完全是为了要给人民争一个说话权。
    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阐释得很明白:国家是实行阶级压迫的工具。一切剥削阶级、资产阶级通过这个工具来压迫剥削人民,而无产阶级则是通过这个工具来反对压迫剥削人民。之所以说资产阶级专政是反动的,无产阶级专政是先进的,原因只在这里。
    《列宁选集三卷·第一次革命的第一阶段》成都:人民出版社,1972年10月,第9页:
    “工人代表苏维埃是工人的组织,是工人政府的萌芽,是全体贫苦的人民群众即十分之九的居民利益的代表者,它在努力争取和平、面包和自由。”
    列宁是最明显倡导暴力的无产阶级革命领袖,但是通过如上讲话可以看出:社会和平也是他领导革命的最终目的。当然了,更是坚持非暴力文化革命的孔子及一切无产阶级革命家之最终社会目的。

    暴力革命成功了之后怎么办?这是近现代共产主义世界运动始终没有解决的理论难题,所以不断地导致崩溃和失败。
    从联东共运,由于缺乏毛泽东华夏高级文化指导而导致的崩溃可以看出:垮台的实质不过是最高领导集团的垮台,中下层统治成员及军事人员依然安享尊荣。其中以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的垮台最为惨烈,虽然拥有家乡人卫队,但是并未有因此而保住他与夫人的微命。接下来,利比亚的最高领导人卡扎菲,虽然拥有更加贴身的美女敢死卫队,也不过就只有那么一点点儿床上敢死的功夫……唉,可怜无文化者无知,无知者无果。阿谁识?这可全是一根筋狭隘机械唯物主义的错误观念坑害了他们啊——由此可见,《道德经·七十七章》:“天之道,损有馀而补不足”共产主义运动的最高领导集团如果不能够坚守马恩列毛主义为大多数人服务之真理,反而邯郸学步地改走精英特权路线,必然就会被《道德经·七十七章》:“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馀。”“一切资产阶级革命中的一切资产阶级政客,都是用诺言来款待人民和愚弄工人①”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制度所废除——所战胜的!
    2013/7/10 22:44:20
  • 《道德经·十四章》:“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
    张载《西铭》:“民吾同胞,物吾与也。”
    苏格拉底:“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快乐的猪,一种是痛苦的人。做痛苦的人,不做快乐的猪。”
    《周书二十三卷·苏綽传》:“民者冥也,智不自周。必待劝教,然后尽其力。”
    进入经济社会,解决了温饱问题后,更加需要的是:由小家子气的形而下学上升到大家气象的形而上学。因为房顶不应当安在地上,而应当安在屋框上。比如开国大典时毛泽东要抽签,抽了一个上上签;要将讨来的神秘数字“8341”做为北京警卫部队的番号。如果没有机会立国,毛泽东则用不着抽签。那是因为没有屋框,何须房顶啊——呵呵呵呵!
    潮流是圣人领导的,人民推动的。圣人是“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尚书·泰誓中》)”的。所以潮流有时候儿向左,有时候儿向右……如此螺旋式地上升前进,波翻浪涌循环不已。
    华夏文化相当健全,世界无匹。华夏儿女贤人辈出,代有英杰。
    真正的弄潮儿,理该当右则右,当左则左。
    弄潮儿中分贤愚:贤者升华圣化社会为痛苦的人——圣人,愚者腐化堕落社会为快乐的猪——蠢人。
    对于历史而言,马恩列毛主义永远不会过时。
    对于现实而言,马恩列毛主义永远需要发展。
    没有正确的革命理论,便没有正确的革命行动。敢问现官家,你们有没有?若果仅仅依靠自信,那就几乎等于掩耳盗铃。俺在这里明确宣言:“更加高级的正确革命理论,早已存在于《道德经》《孔孟之道》《庄子》《离骚》里。”
    如果能倾举国之力读懂这些古籍(现有解读大部分是瞎掰),一定不至于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注释】
    ①《列宁选集第3卷·第一次革命的第一阶段》成都,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10页。
    2013/7/10 22:43:54
  • ,便是一定要重拾中华学统的学问之道,而且一定是要回归到先秦老子们早前所开创的根本大道上来。或者,也可以这样说,要沿着儒学后期程朱、特别是王阳明等走出的路径,不断前行,进一步地超越和提升,以一种为全人类发掘中华之道的更大全员一统站位与视野,将中华学问而非仅仅是儒学所探索的和成就的一切,整合为一体、或能系统展现给整个世界的中华之道一整套。
    2013/7/10 17:57:50
  • -----词须达意。词不达意,谓之无用、谓之偏斜。我们现在在许多关键性的词汇上,反倒丢掉了最本源的本义。
    2013/7/10 9:32:01
  • 清理被污染的汉语,解构词不达意污染汉语的西方词汇,是剿灭西方意识形态的基础工作。
    搜寻或创造适合新时代的词汇,是建立新华夏体系的根基。
    支持王博主。
    2013/7/10 8:59:1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