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国金融经济危机已经在所难免
2013-07-02
字号:

  一场突如其来的中国银行间利率危机,其实已经打破了中国作为金融危机“绝缘体”的神话。

  2008年美国爆发了金融危机,2010年开始欧洲发生了一连串的主权债务危机和银行危机,似乎唯独中国这边风景独好,中国高增长的奇迹仍在继续,中国似乎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金钱,各省政府一出手都是上万亿的投资,各地市一出手往往是上千亩占地的大项目;而中国富人们的奢侈品消费已经名列世界第一;中国商业银行利润领先全球……然而这一切在6月20日却 显得如此的脆弱。

  6月20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一度飙升到13.44%;隔夜回购利率一度狂涨到30%,如果按照国际利率市场的标准,这已经算是一次金融动荡,可以类比 2007年美国两 家次贷公司的倒闭事件了。虽然此后中国央行稍微做出让步,银行间市场的资金紧张局面初步得到缓解,在6月28日也回落到了4.9%,但仍远高于常态的3%以下。

  在中国央行和商业银行陷入相互指责——央行认为错在商业银行不知节制和资金错配,而商业银行抱怨央行不教而诛突然袭击——的时候,舆论被成功转移视线,国人却很容易淡忘 了一个真正扭曲怪诞的现象——在热钱加速流出中国的同时,人民币仍然在升值,这意味着热钱利益最大化,也就是中国外汇储备损失最大化。

  正像一位经济学家在刚刚闭幕的陆家嘴论坛上指出的,国际投机界对于中国的主流看法已经由人民币升值转向了人民币贬值,更简单地说,人们在猜想中国金融危机什么时候会爆发 ,以什么形式爆发,而不是以前的中国会不会爆发金融危机了。特别是此次中国银行间流动性危机事件的发生,已经足够让全球的投机者闻到了血腥味道。

  在笔者看来,从现在开始到未来3年,中国爆发经济和金融危机已经在所难免,这是因为中国旧的依靠廉价劳动力和资源、政府主导的粗放型发展的模式无以为继,也是因为昔日全球 产业链一体化正转向区域化。更因为中国一再拒绝主动调整,反而不断在政府、金融和实业部门加杠杆。其实质是强势集团(主要是政府国企和外资热钱)的既得利益不断扩张,已经逼迫到 公众和国人承受力的底线,即内需、出口和投资都已经盛极而衰。

  而更不利的是,美国已经开始走出危机低谷,进入复苏轨道;当年美国危机时,中国主流精英高唱的是“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可是如果中国发生金融危机,美国将会毫无愧色地踩 着中国走得更高。故此,在2012年10月29日本专栏就开始判断未来1~3年美国小复兴和中国探大底的趋势已定,警告中国人要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

  麻烦的是,由于中国既得利益集团十分强大而固化,这使得短期内打破这种格局希望相当渺茫,即中国在现在约束条件下试图通过改良而缓解矛盾,令经济金融软着陆的可能性越来 越小。于是今年2月4日,本专栏再度警告“世界危机轮盘正将转到中国”。

  做空中国对于以索罗斯为代表的投机者而言,是一项暴利的“事业”。而索罗斯们所需的做空工具,他们总是可以得到。

  在中国股市已经十分脆弱低迷的时候,做空中国现在最关键的是需要国债期货,如果国债期货推出,6月20日发生的那种情况,将会使做空的投机者获得暴利,而银行间利率和企业的 贷款利率将再次飙升到令人惊讶的程度。倘若届时热钱巨量外流,而央行仍然拒绝提供流动性,则很可能导致一些商业银行的倒闭,甚至发生挤兑危机。

  做空中国的另外一个关键是房地产。如果国债期货推出,做空导致国债利率暴涨,房贷利率也会跟着涨。届时,如果国际石油危机和粮食危机同时爆发,造成严重的输入性通胀,这 与债券危机和股市危机叠加在一起,更多失业的购房者无法支付房贷利息,则势必刺破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和房地产泡沫一起硬着陆的,还将有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

  时至今日,再指望中国不伤筋动骨地完成经济结构调整,那无疑已是痴人说梦。

  其实,中国直面经济和金融的转型挑战,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会让得过且过的国人梦幻彻底破灭,让中国人、执政者和中华民族被迫来一次抉择,方有可能置之死地而后生,进入 一个再造和升级中华文明的新历史阶段。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金融较量 不同于其它形势的较量 我们在努力做最后倒下的那一个 救米国 救欧洲 完了轮到我们了 只有指望 文曲星武曲星叻些大神了
    2013/7/3 12:50:22
  • 难逃 中国猪的宿命 随便文曲星 武曲星 大神们怎么折腾 他们都在为钱慌欢呼 貌似央行很有战略
    2013/7/3 12:16:34
  • 金融经济危机是市场经济的结果,说白了就是多高多不合理的高利贷,只要你签了,你就得认头,所以中国政府只要保住不利率市场化这个底线就不会发生什么金融经济危机,法律规定不保护高利贷就是了!
    2013/7/3 11:28:04
  • 中国政府该放开的是保险公司成立自己的基金公司,从而提高利率,让广大中产阶级的养老金保值增值,还可以免遗产税!
    而严格禁止券商基金公司的高利贷理财(表外业务),不然就会走向全民高利贷,后果不敢想像!
    2013/7/3 10:46:44
  • 中国金融经济危机就是:利率市场化,只要高法声明任何高利贷不受中国法律保护,判决时要剔除高利率超出部分,对吴英等非法集资者杀无赦即可!
    2013/7/3 10:22:41
  • 这次的“钱荒”,实际上就是“中国经济金融危机”的一次局部预演。

    没有组织架构的调整,没有对党的认真严肃的清理整顿,没有对发展路线的重大改变,呵,中国的经济金融危机,你就等着看吧~~
    2013/7/2 23:08:04

  • 所谓的“钱荒”,是商业银行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超出自己资本金或存贷比的收支能力范围,好大喜功,贪大求洋,想一百元的能力办120元以上的事情,结果玩的太大了,把戏法玩穿帮了,只好拆了东墙补西墙地通过高利贷填窟窿。

    钱哪去了,都被中国这个大工地,特别是房地产和城镇化的大工地。以及股市等证券资本市场占款了。

    知道现在股市的“各类基金”占用多少钱不?知道各类企业和个人贷的款去炒股有多少钱不?知道全国的房地产和城镇化大工地占用银行多少钱不?知道全国那一亿套卖不出去的商品房占用银行多少钱不?这些一时半会还不上的钱,有的就是巨量的大死钱,让银行怎么能不钱紧?

    同时,这也说明银行为“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发展冒着违规的风险尽了120分以上的努力。这是财政和股市支持实体经济无能为力后银行所付出的最大努力。虽然是冒着信用破产倒闭的风险。

    这是银行追求私有化、市场化、权力最大化的无法无天的无自律行为,应该让一些坏规矩的银行尝尝破产的滋味,以后就能规矩一些了。

    所谓的钱荒,是银行急功近利而不量力而行造成的。毕竟中国那一百万亿的巨大钱流在那摆着并流动着呢。国家收紧,但地方的GDP冲动和惯性还是巨大的,经济增长哪里说降就能降那么快呢。

    所谓的“中国金融经济危机”,至少在目前一段时期内,还只能是一种传说或将被掩盖。

    只要各商业银行能够克服急功近利、好大喜功,贪大求洋的坏毛病,自律并量力而行,就不会闹出这样的“钱荒”洋象了。
    2013/7/2 22:51:11
  • 麻烦的是,由于中国既得利益集团十分强大而固化,这使得短期内打破这种格局希望相当渺茫,即中国在现在约束条件下试图通过改良而缓解矛盾,令经济金融软着陆的可能性越来 越小。于是今年2月4日,本专栏再度警告“世界危机轮盘正将转到中国”。----------------------
    楼主过虑了,有中国特色呢,只有离开了特色才有可能。是否验证,拭目以待!!
    2013/7/2 22:31:46
  • 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成了传销经济。

    击鼓传花,最后停在谁的手上,谁最倒霉。

    这一届领导班子恰好接到这一棒。呵呵,考验他们的时候慢慢来临了~~
    2013/7/2 22:14:38
  • 置死地而后生也别想了,看现今的利比亚、埃及和正在发生的叙利亚,就知道中国的未来了
    2013/7/2 22:14:24
  • 而更不利的是,美国已经开始走出危机低谷,进入复苏轨道;当年美国危机时,中国主流精英高唱的是“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可是如果中国发生金融危机,美国将会毫无愧色地踩 着中国走得更高。故此,在2012年10月29日本专栏就开始判断未来1~3年美国小复兴和中国探大底的趋势已定,警告中国人要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
    -----------------------
    上次美国先出事时,是中国出手救美国,这次轮到中国了,美国会出手救中国吗?

    回答当然是:做梦。美国不利用这个机会狠狠收拾你才怪哩~~
    2013/7/2 22:13:11
  • 如果现在的这种经济体系不解决总利润源的问题,那么只能靠信用的一级级无限扩张充当暂时的利润源。你赚的钱就是他的信用负债,总有一天信用的最初一级的标的由于消费货币的萎缩而激发价格坍塌,由此引发整个信用大厦的必然崩溃,表现为经济巨车运行骤停。政府信用负债的违约危机、房地产市场的价格崩塌导致的银行金融危机等本质上一致的信用萎缩必然将要发生。所以 这是个无解的问题,必然要周期性的进行信用的扩张和萎缩,表现为周期性经济危机。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解决总利润源的问题。
    2013/7/2 22:03:1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0年6月生,安徽灵璧人。1992年7月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先后任《工人日报》驻安徽、《南方周末》驻上海记者。2001年初,《21世纪经济报道》创刊时加盟,先后领衔创办了管理、财富、商业和商业评论版块,历任评论管理部主任、商业管理财富部主任,编委等职。2004年10月至今,任《第一财经日报》财经新闻中心编委、副总编。联系邮箱ZTB6666@TOM.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