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生造式城镇化的危险
2013-06-27
字号:

  “中国城镇化”一直是学界和媒体关注的话题。城镇化的进程该如何推进?地方上的城镇化是否存在“大跃进”?如何协调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近日,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 主任、博士生导师贺雪峰教授接受地方媒体《潇湘晨报》采访对“中国城镇化”的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以下是贺雪峰教授访谈全文:

  一味“圈钱”盖房子,“鬼城”难免

  潇湘晨报:在当下的新型城镇化推进过程中,一些地方政府“圈钱”、“圈地”欲望很强烈。刚刚有媒体报道,西部某市市长说“只要基础设施上去了,地价就是1000万一亩”,还说“给我5 年,投几百亿下去,1000亿就回来了”。

  贺雪峰:这个说法很荒唐,基础设施建设最终都是以生产为基础的。不是说你建了房卖给别人,这个城市就有钱了,城市就能发展,这是不可能的。无论农民还是市民,进城后都需要就业, 需要有就业的岗位,要有经济的发展。城镇化是经济发展和工业发展自然而然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城镇化不能倒果为因。如果只顾着“圈钱”,但你的产业结构没有升级,最后即使你“忽 悠”大量的人进城买房,他们买了房之后没有就业,在城市也生存不下来。别人也没那么傻,你建了房我就来买。所以往往是我们几十亿、数百亿的基础设施投下去,最后却建了很多“鬼城 ”,没人去住。

  潇湘晨报:海通证券今年1月发表了一份以中国十个城镇为对象的调研报告,结论是:2000年之后中国的城镇化有明显的“人造城镇”痕迹,其共同点是政府主导、房地产开发热、面积扩张。 这一模式在2009年达到顶峰,呈现出新城区“产能过剩”、地方财力透支、住房消费阶段性透支等“三透支”特征。你认同这个报告的结论吗?

  贺雪峰:从我的调研和分析看,这个报告的结论是比较客观的。所谓“三透支”带来的一个很典型的后果就是产能过剩,首先是工业的产能过剩,再有就是房地产本身,目前我们全国的城市 商品房空置率究竟有多高,我没办法统计,但规模肯定非常大。

  很多地方,特别是县一级城镇,都出现了大量商品房卖不出去的问题,并且仍在急剧扩张。城镇化的水平应该是与我们经济发展的水平相一致的,大量的农民进城,即使他有房子,但没有一 个高效、稳定的就业,他在城市也是生活不下去的。

  盲目追求数量,必然会牺牲质量

  潇湘晨报:对于中国目前的城镇化水平(2012年城镇化率为52.6%),有两种认知。一种认为,相较于一些发达国家,中国的城镇化率仍然偏低,所以应注重“量”的积累;另一种认为,新型 城镇化不应该盲目追求速度,更应注重“质”的提升。你怎么看?

  贺雪峰:像欧美,城市化率很高,进城的人因为有稳定的收入,有完善的社会保障,能够在城市生活得比较好。但我们看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不管城市化率高或低,其质量都不行 。最主要表现在“贫民窟”的存在,甚至1/3的人生活在贫民窟里面。中国城镇化率,比印度的30%高多了,但比拉美的70%又低很多,但中国没有出现大规模的“贫民窟”,可以说,到今天为 止我们的城镇化的质量还是不错的。如果我们推动农民进城,但又不能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也不能解决他们的保障问题,就会出现所谓的“贫民窟”。

  中国的特色在于,如果在城市生活不下去,进城失败了,农民还可以回到农村去,一亩三分田,基本的温饱可以保障。因此,以中国的现状,如果盲目追求数量,必然会牺牲质量。如果出现 大量贫民窟,像厦门陈水总这样的事件就不会是孤例,社会管理成本剧增,也将成为城镇化的无法承受之重。

  严控规划,遏制地方政府投资冲动

  潇湘晨报:一些中小城镇,发展的欲望很强烈,急于引入民间资本拓城,但在实践中也暴露出规划与现实脱节、产业与人气不足的问题。你认为在城镇化过程中应该如何处理政府与市场、效 率与效益之间的关系?

  贺雪峰:地方政府遏制不住投资冲动,这些规划往往投资巨大,用地也很多。在规划的时候,像国家发改委、省发改委要严加控制,进行总量平衡。否则,会造成产能的过剩,带来财政风险 、金融风险。怎么办?简单地说,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

  潇湘晨报:城镇化过程中,不少地方出现土地利用粗放的现象,有学者认为“开发区模式”有助于提高城镇化用地效益,对此您怎么看?

  贺雪峰:只要不特别盲目,开发区仍是一种比较合适的方式。县域经济要发展,一定要有工业的发展,因为今后大量的农民进城以后,还是要有工业支撑,工业就一定要有园区。因此,尽管 一些工业园区目前的土地利用率低一点,但整体征地时有个好处,可以一次性把地征下来,否则一点一点征地,给农民之间征地的利益不一致,就会产生重大的矛盾。另一方面,搞开发区也 要谨慎,不能搞得到处都是开发区,不能太多太乱,要有规划。

  城市发展要“先长骨头再长肉”

  潇湘晨报:李克强总理年初在调研中提到,推进城镇化,要着力提高内在承载力,不能人为造城,要实现产业发展和城镇建设融合,让农民工逐步融入城镇。你认为怎样才能提高城镇的内在 承载力?

  贺雪峰:只有一个办法,不断提高中国人均GDP的水平,不断优化中国的产业结构,最终使中国在全球的国际贸易中能占据比较优势的位置。

  农民进城了,必须要有出路,当小商小贩,现在大多是当洗脚妹、洗头妹,搞小餐饮等生活型的第三产业,像这种生活型的服务业都依赖工业和商业的发达。比如现在一个县城,如果没有工 业,这样的县城经济就明显落后。而在西方发达国家,第三产业也是就业的最大产业,但其是以专利、品牌、科教、技术进步为特征的第三产业,是生产型的第三产业。

  我去中部某省一个镇调研,这个镇几乎所有农民都在镇里建了房子,一层是商业,二、三层是住宅。但由于自身缺乏工业,劳动力都外出打工了,镇上有6000多套这样的房子,5/6的店子都关 了门,开了门的也没什么生意。

  因此我们应大力发展我们的高新技术、战略新兴产业,实现产业升级,最终在国际贸易中占据比较优势的位置,我们才能不断提高人均GDP水平,就是我们先要长骨头,再长肉。

  来源:观察者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最近读了费孝通的《江村经济》与《禄村农田》,费老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搞农村社会学调查时,就思考了中国今后怎样建国,思考工业化与城镇化的过程中如何改善农民的生活,而不是损害农民的利益,是优先发展“分散的”轻工业,还是不得不发展重工业与军事工业。七十多年后,我们还是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但是很多人没有关心农民生活的正确的立场了,只想着资本如何获取更大的利益,甚至不惜牺牲民族利益。
    2013/8/17 20:42:18
  • 中国当前的主要问题有二:中央不能有效节制地方,权力不能有效节制资本;更危险的是权资合流,或者称为权力资本化和资本权力化。因此,当前改革的重点不是调整经济结构,而是调整权力结构;简政放权没错,但要看放给谁,应放给社会组织,让社会主体(公知中产们)去竞争,而不是放给地方,继续强化地方权力;社会权力壮大了,资本也就得到有效制衡了,当然也要防止资本控制社会权力。
    2013/6/28 9:35:43
  • 李哥说加快棚户区改造可带来新的经济增长。但是如果政府在改造中间想只赚“不赔”,那么在棚户区地面上筑起的高楼恐怕会压垮金融业。
    2013/6/27 12:52:46
  • 究竟是不是小城市有大量房屋卖不出去?!
    2013/6/27 12:26:20
  • 2楼说得好。还是应当无为而治。
    2013/6/27 12:02:56
  • 现在的城市你认为好吗!
    不好,再稿COPY不是制造灾难吗?
    一下雨,农田不灾,城里死人。
    就要这样吗?

    现在城市高污染,高能耗,高祸难,
    农村这样COPY,
    谁能得红利?
    2013/6/27 11:32:47
  • [1楼] 评论人: 老马
    是呀,骨肉相连岂能分开。
    我以为,对于自然形成的城镇其规模也要控制,以防疫底律特、阿姆斯特丹所出现过的后遗症。人为地扩大规模则后患无穷。
    2013/6/27 10:06:05
  • 政府应该做城镇化的助产婆,使生产过程顺产,确保母子平安,而不是在胎儿还没发育成熟时就去剖腹取婴以图早得贵子。
          政府应对条件成熟的城镇化善加指导以防出现城镇化后遗症,而不该在城镇化条件不成熟时人为地推动城镇化以求城镇化红利。
         中国城镇化是趋势,是方向。但我对李总理把宝押在城镇化红利上深感忧虑。
    2013/6/27 9:59:15
  • 作者的整体思想是不错的,值得当政者好好学习。
    只是最后“先要长骨头,再长肉”说得有点问题。
    2013/6/27 9:46:3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荆门人,1968年生,现为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教授。 主要从事乡村治理和乡村建设研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