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谁创造了“剩余价值”?
2013-06-03
字号:

  近期,有关茅于拭老先生言论及“剥削”引起不同反响,草根们愤愤不平,网上热闹起来,坊间早已是怨声载道,街头巷尾议论纷呈。这是一件大事,事关国计民生,事关改革以及改革的前途和命运!

  三十多年来,改革开放一直遵循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的导向向前发展,中国这艘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舰船乘风破浪,经济高速发展,迅速完成了国家工业化,成就辉煌,毋须赘述。然而理论长期落后实践,尤其是社会主义基本理论问题一直没有厘清,至关重要的阶级斗争、计划经济、公有制、按劳分配等等,至今挥之不去,萦绕脑际,困扰着改革志士仁人,苦恼着关注改革前途和命运的人……从这种意义上说,有关“剥削”的讨论应是一件大好事。恐怕不是盛气凌人的简单批驳所能奏效的,应当沉下心来读点书,结合改革实践分析研究,不仅要从正面阐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问题,还大有必要从根源上反思社会主义的基本理论问题,审问之,辨析之,创新之。

  一、牵住牛鼻子

  有个伟人教导我们说,做任何事情都要抓住主要矛盾或主要矛盾方面,一切便迎刃而解。正如农民耕田种地,牵住了牛鼻子,耕种田地便顺理成章。做学问也是同样道理。

  改革开放之初,一场“真理标准”大讨论,国人觉醒,思想随之解放,社会上声声质疑“阶级斗争动力论”。笔者是学物理的,物理学中推动物体运动的力有人力、畜力、水力、风力和机器力,其现实形态就是社会生产和日常生活中所用的手推车、脚踏车,牛车、马车,水车、风车,火车、汽车、电车等等。——瞬间突发奇想:如果有一种理论证明,人力、畜力、机器力是推动社会生产和发展变革的动力……那末,人类社会历史就要改写!

  在不懈的理论研究和探索中,基于当代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和社会生产力,独辟蹊径,把“力”和“动力学”理论概念,引伸到人文社会科学,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二大学科板块接合部位,开拓一方研究新领域,转换认知新视角,生发思维新模式,研究人与自然,自然力与生产力,揭示生产力发展规律,探索人的解放;创设“生产动力体”概念,研究“生产动力体”发展演进规律,揭示社会生产、阶级斗争和社会发展变革的动力,重新阐释有史以来的不同社会形态与历史变革,探索未来社会。——耗费十余年心血,终于著作完成《社会动力学》。(注:署名青松,2001年香港世文出版)

  毋须讳言,著作社会动力学,其初衷就是要从理论上否定并取代“阶级斗争动力论”!国人几乎人人身受其害,深恶痛绝,为着防范“文革”悲剧重演,必须从根源上清除。而创设的“生产动力体论”,则是理论的基础、核心和灵魂。——这就是“牛鼻子”。

  剥削与阶级伴生,要想根除剥削,必须首先消灭阶级和阶级差别,决非一日之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当下,剥削不仅是个现实问题,而且是个理论问题。所以应该在理论和实践二方面下点功夫,抓住经典要义,首先则要牵住牛鼻子。

  剥削,基本词义指压榨、侵夺,诸如利用权势压迫、侵犯、欺诈、掠夺他人财产、资源之类,存在于社会生活之中,不论是发达国家还发展中国家,即使在改革开放的今天也无例外。这是显见的,毋须多议。这里专论社会主义革命理论意义上的“剥削”,——特指无偿占有他人的劳动或产品,源自马克思《资本论》中“剩余价值”。

  不言而喻,“剩余价值”就是所论问题的“牛鼻子”。

  剩余价值学说问世一百多年,无产阶级革命家奉若神明,资产阶级老爷们不屑一顾,老牌修正主义伯恩施坦、考茨基提出过“修正”。时代已经进入21世纪,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机器手、机器人已经和正在替代人的繁重劳动(包括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互联网已经和正在把全世界的计算机联合起来,科学之光普照下的人们不禁要问:到底是谁创造了“剩余价值”?理论和实践又是如何回答的?

  二、剩余价值要义

  翻开本本,所谓剩余价值学说,是以时间为尺度,以剩余劳动为前提,其精要之义就是资本所有者无偿占有劳动者的剩余劳动,简称为“剥削”。通常解释是,一个劳动者的劳动价值与时间成正比,随着时间的增加而增长;在“必要劳动”即“必要劳动时间”之外,劳动者超额创造的劳动价值,就是“剩余价值”。用马克思的话说,“剩余价值的生出,和以前一样只是由于劳动数量上的超过,只是由于同一个劳动过程(在一个场合是棉纱生产的过程,在另一个场合是珠宝生产的过程)的时间的延长。”所以资本家为了攫取资本,暴敛财富,不惜利用延长劳动时间,大量使用童工、女工,以榨取更多的剩余价值。“这种剩余价值”,恩格斯说,“归根结蒂就集成巨量价值,而成为有产阶级手中所积累着的日益增加的巨量资本。这样就说明了资本主义生产是怎样完成的,同样也说明了资本本身是怎样生产出来的。”在以人体能力为主要生产动力时代,无疑是千真万确的真理,正是无产阶级反抗剥削压迫的革命斗争的理论武器。

  三、理论的深化

  时至今日,持传统理论观念者依然照此看待现代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并且以此对待当今改革中涌现出来的私营企业,追究他们的原罪。其实,马克思在世时已经认识到,“随着大工业底继续发展,创造现实的财富已经不再依靠劳动时间和应用的劳动数量了,而是依靠在劳动时间以内所运用的动原(Agen-tien)底力量,而这种动原自身及其动力效果已跟它在自身的生产上所消耗的直接劳动时间根本不成比例,相反地却决定于一般的科学水平和技术进步程度或科学在生产上的应用。”——这是马克思理论闪现的一个新亮点,不晓得什么原因,长期以来未曾点亮读者的心灵而被忽视,到是引发笔者进一步理论思维,为创设“生产动力体”(概念)提供了原型,成为“社会动力学”理论基础、核心和灵魂。马克思这里所说的“创造现实的财富”依靠在劳动时间以内所运用的“动原底力量”,在社会动力学看来,“动原”或者叫做“原动机”,实际上就是我们称之为的“机器生产动力体”。

  《社会动力学》(注:2001年香港世文出版,署名青松)揭示,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动力体”每日每时地、大量地生产资本和资本主义,这个生产动力体并不只是劳动者(注:人类是“智能化生产动力体”),而主要地大量地是不知疲倦的工作者——蒸汽机、内燃机、电动机类的“机器生产动力体”。就是说,资本主义生产主要是由它来完成的,社会资本、社会财富主要的大量的都是由它生产出来的,是人力无法比拟,或者说是劳动者仅仅凭借劳动力永远也无法生产出来的。试想,如果没有机器生产动力体,光凭人的劳动能创造出“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吗?如果说没有机器生产动力体,仅仅靠劳动者创造巨大的剩余价值就能生产资本和资本主义;那末在奴隶社会,奴隶主曾经残暴地榨取奴隶们创造的巨大的剩余价值,为什么却不能生产资本和资本主义呢?封建社会的小生产,虽然能够生产资本和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明代中后期至清代康乾盛世,已经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在欧洲中世纪工场手工业时期,每日每时都在生产资本和资本主义。但就是没有引起产业革命,即不能实现资本主义工业化、社会化的大生产。其原因就是马克思所言,“犁完全不包含新的原理,而且根本不能引起工业革命,……动力和工作机的结合也同样不包含新的原理。”(注:动力指的主要是水力、风力等)“产业革命由以出发的机器……是用一个机构,代替使用仅仅一个工具的劳动者。”这个“机构”就是瓦特改革和发明的“蒸汽机”,——社会动力学命名为“机器生产动力体”。自从有了蒸汽机,不论在工业还是农业生产中,蒸汽力迅速取代马力和人力。马克思称赞道:“原动机……伟大的工作者,如果没有它的威力强大的帮助,人手的劳动只能产生微不足道的效果。工厂中又重又大的机器,如果全部不能进行连续不断的运转,就会成为无用的设备。”恩格斯对蒸汽机的发明及其在生产中的应用,以及对于经济发展所起的推动作用也曾给以完全的肯定。他说:“自从蒸汽机和新工具机把旧的工场手工业变成大工业以后,在资产阶级领导下造成的生产力就以前所未闻的速度和前所未闻的规模发展起来了。”还说,由于蒸汽机、现代化机器、铁路和轮船等的使用,“足以在短时间内使比例关系翻转过来,并且把每个人的生产力提高到能生产出够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五个人或六个人消费的产品。”由于蒸汽机的广泛应用,以及蒸汽机带动起来的各种技术发明的推广使用,极大地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使当时英国工人每个工作日平均生产率提高了27倍。谓之不信,请参阅马克思当年的统计资料。

  任何历史伟人都不能超越时代条件的局限,用恩格斯话说,“从历史的观点来看,这一事实就有一定的意义:我们只能在我们时代的的条件下认识事物,而且这些条件达到什么程度,我们便认识到什么程度。”马克思在世时已经认识到“原动机……伟大的工作者”,应该说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深化,可惜马克思未能建立起“生产动力体”概念,否则,“社会动力学”就轮不到笔者来写,而可能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问世了,世人在其真理光芒照耀下,也就不需要上下求索,走着曲折的路……

  四、实践的另一面

  历史并不依哪一个伟大人物的意志为转移。1956年,当社会主义阵营高唱“埋葬资本主义”时,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广泛应用,内燃机和电动机等新型机器生产动力体大量涌现,美国在第一线的产业工人大大减少,白领工人数超过蓝领工人。而今,在许多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第一线的蓝领工人比率日益显著地下降,白领工人比率日益显著地上升,有的国家蓝领工人只占劳动力总数的百分之十几。按照剩余价值学说的逻辑,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就会日益减少,资本主义也就要走下坡路,走向它的末日了。实事恰恰相反,虽然经历过几次经济危机和二次世界大战,资本主义国家的劳动生产率迅速恢复和不断提高,人均国民产值位居世界前列,资本主义日益显示出旺盛的顽强生命力!

  在剩余价值学说中,时间是劳动价值的尺度。按照剩余价值逻辑,劳动者劳动的时间(减去“必要劳动时间”)越长,创造的剩余价值就越多。所以历来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都十分同情和支持工人阶级为争取8小时工作制而斗争。

  然而,早在本世纪初,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就已经实行8小时工作制,而且平均日工资达到5美元,其他工厂仅为2.4美元。从五十年代开始,一些工业发达国家就实行每周五天工作制,每天工作7小时,繁重劳动行业只有4-6小时。按照剩余价值学说的逻辑,劳动者劳动时间减少,创造的剩余价值就减少,资本的积累自然也会相应地减少。客观事实却否定了这种逻辑。

  当今,一些发达的工业化国家已经或正在用“机器人”替代人的繁重的生产劳动,在那里,作为劳动者的人已经退出直接生产过程。也就是说,在那些生产行业并没有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资本主义生产照样完成了,资本本身照样生产出来了。按照剩余价值逻辑,如果没有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就不能生产资本和资本主义,那么资本主义就该寿终正寝了。事实当然胜于雄辩。在社会动力学看来,资本主义正以新型生产动力体——机器人,即“机器”的自动化、信息化,我们称之为的“信息化机器生产动力体”,正大量地生产信息资本和信息社会主义!

  五、原罪何之有?

  我们的自幼读的本本谆谆教导说,资本家不劳而获,光想剥削人,连头发都掉光了。形容为“削光脑袋剥削劳动人民”。社会动力学揭示,体力劳动是生产劳动,脑力劳动也是生产劳动。资本家的劳动主要是脑力劳动,不是体能型而是一个智能型劳动者。在发展商品-市场经济中我们懂得:管理也是生产力。资本家要考虑企业生产如何有序有效,以最小的投入取得最大效益,要考虑产品如何满足顾客需求,占领市场和扩大市场,……否则他就会亏本,甚至可能破产。这就是说,资本家一要承担投资风险,二要承担市场风险。亏本意味着他要负债经营;破产则是倾家荡产,像失业工人一样流落街头,有的比失业工人更惨,逼得他们不少人跳楼自杀。这就告诉我们,所谓剩余价值就是劳动增殖,资本增殖,就是企业增加效益,实现盈利。我们不否认工人确实生产了利润,确实受了剥削;但主要是“机器生产动力体”生产的利润,还有资本家承担投资风险和市场风险所应获得的收益。市场经济有条不成文的规律:利润与风险成正比。好比风浪中大海航行,关键在于船长如何把握风险。过去我们长期肩挑臂扛搞小生产经营,只晓得自个儿的艰辛,哪懂得商品化大生产中市场经营的险恶?诚然,我们不排除资本家榨取了利润,但也并不是把盈利全部用于消费,为慈善事业捐款不说,个人消费必竟有限,主要还是用于投资再生产,把蛋糕做大。试问:如果一个企业把利润全部吃光用光,哪还有资金投入扩大再生产?更谈不上投资技术革新和新产品开发。――那就是:生产规模难以扩大,技术不能进步,产品几十年一贯制。如果一个社会也是这样,把社会财富全部平均分配光,全民集体消费,建设资金又从哪里来?不搞再投资再建设,国民经济如何持续增长?怎么谈得上实现国家富强,人民生活幸福的“中国梦”?实践铁面无情地告诉人们:劳动不增殖就不能创造社会财富,资本不增殖,企业就没有效益,科技就不能长足进步,社会就不能发展前进。

  毋庸置疑,劳动并不是人所独有。许多动物都有属于它自己的劳动,但却不是生产性劳动。只有人类、牛马类牲畜和蒸汽机、内燃机类机器等“生产动力体”的劳动才属于生产性劳动。而惟有生产劳动才能创造价值,自然包括剩余价值。这也就是说,不仅是人的劳动生产剩余价值,牲畜和机器类“生产动力体”的劳动同样生产剩余价值。时间作为劳动价值的尺度,自然也是生产动力体的劳动价值的尺度。机器生产动力体不知疲倦地,——劳动者三班倒,人休息,机器却不休息,它所创造的剩余价值远远超过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这也正是“机器生产动力体”大量地生产资本和资本主义的根本原因。

  原罪说可以休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在不懈的理论研究和探索中,基于当代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和社会生产力,独辟蹊径,把“力”和“动力学”理论概念,引伸到人文社会科学,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二大学科板块接合部位,开拓一方研究新领域,转换认知新视角,生发思维新模式,研究人与自然,自然力与生产力,揭示生产力发展规律,探索人的解放;创设“生产动力体”概念,研究“生产动力体”发展演进规律,揭示社会生产、阶级斗争和社会发展变革的动力,重新阐释有史以来的不同社会形态与历史变革,探索未来社会。——耗费十余年心血,终于著作完成《社会动力学》。
    ----------------------------
       难能可贵!
    2019/4/8 10:55:52
  • 我是将马克思《资本论》中的“商品交换”改为“信息交换”。可在(www.togolden.com)下载《信息资本论》。
    这样一来,不需要什么“剩余价值”就可以解释为什么150年前英国工人接受工资很低而工时很长的工作,因为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而现在的欧洲工人可以选择拿失业救济金,拿社会福利,或去国外寻找工作。他们是不会接受一天13小时的工作。
    而来深圳寻找工作的女人(十年前是女孩,现在是有小孩读书的妇女),可以接受在发廊13小时的洗头工作,因为发廊有床位住,有吃(虽然菜不好吃),她们为了乡下孩子的读书前途,再辛苦也要做。
    美国金融巨头接受政府的救济拿来分花红,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工作像神仙那样对社会贡献很大,理应拿到花红。这个社会就是被信息控制,谁控制信息就可以从中得到很大的好处。
    在2003年的中国和香港的非典疫情中,民众只知道香港大学的教授第一个发现引起非典的冠状病毒。却没有留意香港非典病人的死亡率和残废率是世界上最高的。他们动不动说中国隐瞒疫情,其实在那一次非典疫情,香港大学的教授是第一时间到广州了解当时发生的非典疫情。处于中间的深圳没有发生医院大感染事件,香港的教授却把淘大花园的严重感染事件说成是深圳人传染的。
    谁操控信息,谁就拥有最大的发言权,这就是现在信息社会的特征。
    2013/6/4 0:04:38
  •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主要是研究英国当时纺织工业的工人劳动状况。
    当时英国纺织工人的工作时间很长,聘用大量的童工,但产生大量的“剩余价值”吗?没有。英国占领香港以后,英国的纺织品并没有什么竞争力,因此香港的英国商人除了做鸦片生意外,就做贩卖中国人口的生意。当时中国农村有大量的青壮劳动力,英国用“雇佣合约”把他们运送到世界各地。广东人称之为“卖猪仔”。
    当时英国“剩余价值”最多的,是英国造船工业制造让英国成为世界霸主的大量海军舰艇,还有是大量英国劳动人民卖命当水兵。当时在香港的下层士兵,其“生存期”平均只有5年,他们要坐一百天的船来到香港,但在香港不一定能够活5年,如果在香港死掉,就不必再用一百天的时间回英国。
    2013/6/3 11:15:5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已近古稀,坚持走自己的路。
自励曰:
脚下的路
路永远从零开始
给一生——
划上完整的句号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