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别让背古诗毁了孩子的诗意
2013-05-17
字号:

  让孩子绽开自己的心灵

  那是2004年的夏天。我们全家从纽黑文移居波士顿。我搭乘搬家公司的大卡车,五岁的女儿则和妈妈一起乘火车和我到新居会合。大家安然到达后,妻子兴冲冲地告诉我在列车上发生的事情。

  当时列车正驶过海边一片广阔的平野,铁路两侧随风摇曳的树在车窗外飞逝而过,仿佛是一行绿色的舞女。女儿惊喜地用小手指着窗外叫起来:“妈咪,那真是美丽,就象电影一样。那是一种破碎般的美丽!”(Mammy, they are so beautiful, just like movie.  And it is a broken kind of beauty.)当时周围素不相识的旅客听到她的话,一脸吃惊的表情。有的还转过身来,赞许地把她好好打量。

  应该说,她的语言非常简单,而且不太规则。但是,“破碎般的美丽”一句,实在是点睛般地描绘了透过飞驰的车窗奔涌进来的景色。她的语言是和这景色直接撞击而产生的,其本身的幼稚和不规则也正好反映了她诗一般的原创。乃至妻子在对我这位不在场的父亲复述时,也让我身临其境、刻骨铭心。

  这一幕,体现了我们的教育哲学:让孩子的心灵自然绽开。任何家长的雕琢,都可能是对这真率的童心的摧残。

  什么是家长的雕琢呢?我不妨假设性地描述一个大家绝不感到陌生的景象:

  一个“教育妈妈”带着宝贝女儿乘坐同样了列车,列车穿过同样的平野。这位“教育妈妈”丝毫不忘自己的本职,手指窗外叫着女儿:“宝宝快看,外面多漂亮呀。你还记得咱们刚刚学的诗吗?”聪明的女儿马上朗声背出: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啊,宝宝真聪明!”妈妈骄傲地鼓起掌来…

  应该说,在家教良好的家庭中,这后一景象是相当常见的。这样的教育,比起完全没有教育来当然要好得多。应该说,那位母亲很有修养,很聪明,循循善诱,希望通过窗外的景色帮助孩子理解经典。但是在我看来,她这种教育方法本身却不自觉地扼杀了孩子天生的潜能。孩子除了背诵了一段一千多年来世世代代都在背诵的古诗外,没有显示出任何创造力。相反,大人无意中用古诗捆住了她想象的翅膀。孩子不是触景生情、自由思想,而是按照大人镶嵌于其心中的框架来感受。如果大家都这样培养孩子,孩子长大后也就千篇一律,难以特立独行。有时看中国的孩子表演节目,他们似乎很懂得大人眼中的“可爱”是怎么回事,而且非常熟练、本能地按照大人的期望来表现出“可爱”的样子,似乎是把自己的性格按照大人设计好的模子填进去的。那一张张稚嫩的脸上,经常露出一丝早熟甚至世故。童心反而丧失了。

  这当然是教育的结果。我一直坚持,让孩子背古诗就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教育方法。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说背古诗的孩子都不行。相反,很多这样的孩子长大后可能在各方面都优于他人。但他们之所以优秀,完全是出于不同的原因。道理很简单,除了智力上的因素外,背古诗需要大人监督。能背许多古诗的孩子,一般和大人的互动比较多,从父母乃至亲友那里得到的关注也比较多。这样,他们的感情发育比较充分,心理自信,学什么也就都会比较快。但是,在家长和孩子充分交流、并对其教育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的前提下,背古诗恐怕就不如其他教育方法有效了。换句话说,只要家长充满爱意地和孩子消磨时间,孩子就可以获得许多感情的满足。如果孩子发现自己没有别的办法和父母泡在一起的话,她就宁愿给父母背古诗、以成为家里的小中心。不过,如果她有别的选择,她宁愿和父母一起作游戏、谈天说地、甚至作家务事。这些活动,可能都是比背古诗更好的教育手段。

  开篇提到的蒙台梭利(1870-1952) ,在儿童教育上的信誉恐怕是很难有人与之匹敌的。她是意大利的第一位女医生,年轻时致力于教育那些智障、不幸福、甚至被认为是“不可教”的儿童。1896年,她在“教育议会”上就训练智障儿童进行的讲演,让在场的意大利教育部长心服口服,马上任命她主持一个智障教育中心。结果,在不久举行的国家读写考试中,她的几名八岁的智障学生不仅通过了考试,而且分数高于考生平均成绩。这一成就被称为“第一个蒙台梭利奇迹”。蒙台梭利的回答是:既然智障的孩子都能如此,她的方法在正常的孩子身上就更有效。于是她很快开办起自己的学校来。蒙台梭利教育法和蒙台梭利学校很快就遍及全球。如今不仅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就是在印度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蒙台梭利学校也都发展成卓有声誉的教育机构。下面是蒙台梭利的一段经典论述:

  “教育并不是由老师来完成,而是自然过程在人身上的发展。教育并不是通过聆听词语而获得,而是孩子通过对环境的反应而形成的经验。老师的职责不是说教,而是为孩子在特别的环境中准备和安排一系列从事文化活动的主题…  [这样]所造就的不是一个学校,也不是一套教育方法,而是人本身:一个通过他的自由发展来显示其本色的人,一个有着显而易见的伟大品格的人,乃至直接的思想压制已经对他无能为力、限制不了他的内在发展、征服不了他的精神。”

  我本节开篇时的两个场景对比也正要说明这个问题:孩子本身就是一首诗。女儿是在没有任何大人的指导和暗示的情况下对环境作出的自然反应。“破碎的美丽”实际上就是她创造的一行诗句,只是她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作诗而已。接下来假设的那位“教育妈妈”,则处心积虑地教孩子诗歌,但孩子除了重复别人外,并作不出诗来。孩子心中的“内在的老师”和“教育妈妈”这个“外在的老师”的高下,一比就能看出来。还是让孩子自己教育自己好。

  那么,当把教育留给孩子自己时,家长应该干什么?当然不是无事可作。其中最大的一件事,就是帮助孩子心中的“内在教师”找工作:把孩子放在各种各样有益的环境中,让其心灵自发地感应。女儿两个月到十四个月这一阶段,我们全家住在日本的横滨市。家离海岸著名的山下公园很近。从一到日本起,我就几乎每天都要带女儿到公园走一趟。因为海滨到处是海鸥,飞起来十分壮观。我是希望这场面对她有所刺激。我只记得我小时候和父母去颐和园时第一眼看到昆明湖时那番美丽的震惊。我忘了是几岁,只是知道从小的多少教育我都没有记住,可这一瞬间的印象则终生难忘。我希望女儿早点有这番经验。但是,孩子实在太小。我经常还没有走到公园,她就在我胸前的婴儿挂袋里睡着了。我只好在公园里苦苦等着她醒来。而她真看到海鸥时,似乎也不如我期望得那样兴奋。我实在是搞不懂她小脑袋里的“内在老师”是怎么工作的。

  和孩子的这番经历使我认识到,我并不懂怎么教育她,还是她自己更懂,而且她经常能教育我。我出行把她挂在胸前时总是让她脸朝前,以更好地观察外面的世界。而我则观察她,向她学习。一次从一个购物中心出来,她眼睛一亮,头仰起来,两只小手上扬,嘴巴也不禁张开,仿佛是在惊叹:“哇!”我马上顺着她的眼神看去,面对的正好是广场上的一座巨大的抽象雕塑。我忘了她那时是四个月还是五个月,总之还不会说话。这大概是我观察到的她第一次对外界有如此激动的反应。其实,这一雕塑坐落在我每天上学必走的路上,但我来去匆匆、从来没有太注意。女儿的反应,则使我开始仔细端详这尊雕塑,发现了其艺术气概。这一点一滴的小事不断地告诉我,这几个月的婴儿,确实比我敏感,心灵更加开放。我能作的最好的事情之一就是把她挂在胸前、脸朝前,在各种自然风景、城市广场和雕塑间走来走去。她心中自有“内在教师”给她讲解,比我高明多了。

  女儿长到三四岁以后,和成人建立了基本的沟通能力,我们有对她传授知识的机会了。但是,我们从来坚持这样的原则:万事让孩子自己先经验,切不可事先给她一个框框或结论。作家长的,必须保持在孩子面前的虔卑以及对童年的崇拜。如果我们相信孩子是花朵的话,就让她自然绽开,也不要想当然地预期花开了后是个什么形状和颜色。用手去把花瓣掰开,即使一时能领略盛开的景象,那花也很快会枯萎。我们是根据自己的知识对环境作出反应,孩子则根据她的内在直觉和经验对环境作出不同的反应。我们总怀疑自己的反应是平庸的,她的反应则是这个小生命对世界的新贡献。过早地对她“传授知识”,实际上就是用我们有时是陈腐的知识替代了她最有创造性的直觉。还是回到开篇:孩子要是太早就被传授了“白日依山尽”、脑子被成人的知识框住,可能就丧失了自己的感知能力、说不出“美丽的破碎”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蒙古人侵占中国靠的固然是尚武蛮力,欧美人侵入中国靠的可是先进武器。欧洲的蛮族固然没有那么多可以“继承的东西“,但是科学和商品经济的繁盛却发生在了欧洲。保守于僵化的传统只会阻碍社会的进步。背诵了古诗的孩子长大后未必就能体会到其中什么诗意,我只发现老师一直在教育孩子你应该体会到什么诗意,儿童的自发的感知能力其实是被压抑了,每个儿童心中都有自己的诗意,有了自己的诗意才能体会别人的诗意。
    2013/5/19 9:31:43
  • 不要太相信孩子的直觉,那是很容易消失的东西。中国传统的背诵教育,着眼的孩子的未来。孩子的理解能力是随年龄的增长而增长的,现代教育不明白儿童心理发育的这一特点,老师拚命地在孩子不懂事的时候,让他们接收在有成人才应该懂的一切。中国传统的背诵教育,看似不合理,其实很合理,不要向孩子过多地解释,只要让他们记住就行,以后他们会理解的。到了一定年龄,小时候背诵记住的一切,会像涓涓流水似地从孩子的记忆中涌现出来,构成他们的文学基础。
    2013/5/18 16:12:16
  • 说得真好。
    2013/5/18 12:23: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北京大学中文系,美国耶鲁大学历史系。曾任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曾主办《北京晚报》专栏“百家言”,2002年日韩世界杯期间加盟《足球》,现为美国耶鲁大学历史系博士候选人。著有《直话直说的政治———薛涌美国政治笔记》一书。本博客刊载稿件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以各种形式转载。转载授权联系地址为:evasicunxue@hotmail.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