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国避免深衰退须调整计划生育
2013-03-19
字号:

  张庭宾   马康达

  中国的刘易斯拐点是否已经到来,“人口红利”会将提前结束吗?

  刘易斯拐点,即劳动力过剩向短缺的转折点,是指在工业化过程中,随着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的逐步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逐渐减少,最终枯竭。

  这是一个全球投资者高度关注的重点课题,因为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动力源——“世界工厂”机遇,主要依靠的是中国廉价的劳动力和自然资源。其中劳动是唯一真正剩余价值的源头,即“人口红利”是中国发展的核心动力,其趋势对对判断中国经济周期至关重要。

  近年来,中国企业界普遍感受到招工越来越难。2012年4月份,成都富士康发生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假招工更成标志性事件——因招工难,四川省当年引资时曾保证满足富士康劳工需求,结果出现了公务员短期假冒充数的荒诞现象。四川是人口大省,又是西部省份,出此事件,比前几年便普遍出现的沿海民工荒,给乐观者的冲击更大。

  然而,个案固然给人带来危机直觉,但真正的理想结论必须来自于准确的数据分析。

  近年来,学者们将人口红利的概念进一步扩展为一个经济体中由人口结构变化所造成的生产和消费间的差异表现,将人口红利进一步划分为“第一人口红利”和“第二人口红利”。其中,“第一人口红利”用“支撑比”来表示,即有效生产者与有效消费者人数之比,它不考虑单位劳动者产出变化。该支撑比上升,表明有利于经济增长。因此由“支撑比”上升所带来的单位消费者产出(或人均GDP)增加就可以定义为“第一人口红利”。改革开放以来的30多年间,中国正好处在第一人口红利期,创造了人口要素的比较优势。

  从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和人口抚养比两个指标看,我国人口红利已经在 2012-2013年出现拐点。2012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绝对数量占比首次下降,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2年中国位于15-59岁劳动年龄的人口为93727万人,较2011年降低 345万人,同时占总人口比例首次出现下降,为69.22%,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这比此前联合国等机构曾预期的2015年前后的拐点,提前了3年。

  从人口抚养比看, 2011年我国总人口的抚养比为34.4%,较2010年上升了0.2个百分点。虽然老年抚养比从1982年的8%上升到2011年的12.3%,但是儿童抚养比现在还处于下行周期,2011年儿童抚养比为22.1%,较2010年下降0.2个百分点。随着15-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绝对值提前下降和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预计未来十年总人口的抚养比在老年人口抚养比的推动下将逐渐攀升。

  此外,人口老龄化将是未来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据最新数据,老年人口(65岁以上)占总人口比例已经从1982年的4.9%上升到2011年的9.1%。根据联合国人口署预计未来十年中国65 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不断加速增长。预计2020 年底,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比2010 年底增加5700 万、增长52%。

  尽管中国“第一人口红利”窗口提前关闭,但是我们不能过度夸大其拐点效应。原因如下:

  1,从总量看,劳动年龄人口比重下降将较为和缓。当今中国总人口“中间大,两头小”的结构,使得劳动力供给充足。根据世界银行预测,2020年劳动年龄人口较 2015年的峰值仅下降0.7%左右,即这个拐点是一个圆弧顶;此外,虽然中国年轻劳动力(15-29岁)数量已经在2011-12年二次见顶,总劳动年龄人口在2012-2013年见顶,但是根据联合国人口署的预测,中国总人口和年长劳动力数量将在2025-2030年见顶。

  2,从劳动力结构看,不同年龄和不同行业的劳动力呈现供需矛盾。根据人保部数据,近几年25-44 岁年龄段劳动力供不应求状况越来越明显,而45-64 岁劳动力呈现供大于求状况。从2011年劳动力供求状况(岗位空缺与求职人数的比率)数据看,16-24 岁、25-34 岁、35-44 岁、45岁以上各年龄组的岗位空缺与求职人数的比率分别为 1、1.18、1.06 和0.77,可见 25-34 岁年龄段的劳动力最供不应求,而超过 45岁的,则严重供过于求。此外,导致劳动力供不应求假象的另一个原因,是低端劳动力存在短缺,而中高端劳动力总体看是供过于求。

  3,从劳动力质量看,“第二人口红利”仍有较大空间。“第二人口红利”(指人口结构变化促使居民积累财产、从而导致资本快速积累,而整个经济的资本深化推动了单位劳动者产出提高)仍将在一定程度上能提升劳动的生产率。其实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策和制度环境。

  总之,虽然我国劳动力供给增长放缓,第一次人口红利接近尾声,潜在经济增长速度将有所回落。但是在未实现充分就业的情况下,剩余劳动力的继续转移和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将使得在未来5-10年不会造成劳动力供给的快速枯竭。

  但是,由于未来几年劳动力供给结构性(低端年轻劳动力减少,高端年长劳动力增加)的差异,将迫使中国产业结构必须从低端的建筑和加工制造业向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转型,从出口和投资向消费转型;如果其间中国经济结构调整不能成功,产业升级失败,第二人口红利的释放无法抵消第一人口红利的下滑,则中国经济发展将进入一个新的衰退周期。

  避免中国经济深度衰退的另一个重要举措是,改变1979年开始的独生子女的计划生育政策,允许生育第二胎,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人口红利软着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调整个毛啊,中国有多少偷生的,又有多少没上户口的
    2013/4/9 12:21:06
  • 没错,人口红利不如叫人口伪红利,说白了还是低成本剥削。一旦成本上升,科技替代马上接上,所以所谓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没错,但是如果不改变人口结构,不改善分配结构,另一部分人永远也跟不上来。
    2013/3/26 9:16:22
  • 人口越小越对底层人有利,
    2013/3/20 4:52:16
  • 都将步入机器人时代了,还人口红利呢!

    楼猪一边说:美国产业退要回国内(用机器人逐步取代劳动力),一边还让中国人多生,是何居心?!
    2013/3/19 22:58:50
  • 一项几十年前出台,并严格执行了(至少在城市)几十年的政策,当然有总结、调整的必要,不仅计划生育、就是任何政策都应作总结,并根据时代条件进行调整。

    然而,我们调整计划生育政策的目的,只是为了优化人口结构,防止出现“断崖式”的人口危机,保障中华民族的繁荣和繁衍,而决不应当是为了维持所谓的“人口红利”,这样的红利,说白了就是为西方发达国家生产消费品、贡献剩余价值的廉价的劳动工具,那不是我们可以骄傲的资本,对一个历史上长期领先的文明古国,甚至可以说愧对祖先、是耻辱!所以,根本没有维持的必要,不但不应维持,反而应当尽力减少对它的依赖,通过扩大普及各类层级的教育培训,将人力资源向智力资源转化,从而提高我们的技术水平和在价值链中的地位。
    2013/3/19 13:50:00
  • 计划生育化归卫生部后,其经费会大打折扣,边缘化就在所难免了!计划生育的最大问题就是独断专行没人管的结果.大病先看病后付款的救治制度的经费缺口应该是有了.
    2013/3/19 13:45:47
  • 2楼说得好,“人口红利”到底利了谁?对我们来说换来的只是一堆烫手的美元国债、官员升迁的数据(这种数据对老百姓生活毫无意义,或者能满足一下一些人的虚荣心)和肮脏的环境、高昂的物价、有毒的食品,真正有利的是欧美人享受了中国人的廉价劳动力!所以说当务之急不是纠结在“人口红利”上,而是如何做到让国内老百姓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
    2013/3/19 10:09:12
  • 对于改变计划生育政策,当前已经非常必要。但也有一些人故意混淆视听,说有些专家是要取消计划生育,让中国人放开生育。想来是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吧。
    当前,中国仍要实行计划生育,但要改变生育的计划性政策,即从原来只能生一个,改为只能生两个。以此缓解中国人口未来出现重大结构问题的情况。
    对此,宣传的时候必须注意这个口径。
    2013/3/19 10:08:09
  • 关于是否有“人口红利”,在西方这个理论不是学术共识,而是辩论的话题。反而是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学者关心这个话题,因为这些国家都经历过人口大量膨胀的时期,他们热心地要分享或收获“人口红利”。
    我这个70岁老头自认思想生产力不输给拿博士学位的年轻人,是不相信什么“人口红利”的,但已经没有人要雇佣我了,只好自己编程序写电子书。自己算了一下,这几年也写了十几本了。
    但我和书店的年轻人有“代沟”,难以解决销售的问题。不是我保守他们年轻人进取,相反的是我进取他们保守。
    中国的前途不在于“人口红利”,而在于如何使年轻人进取。
    2013/3/19 9:43:43
  • 一般工薪人不同意,国家决策者也不同意。何也?皆是责任与利益的问题,或者说是麻烦的问题,人,最是一个麻烦之物。
    2013/3/19 9:25:1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0年6月生,安徽灵璧人。1992年7月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先后任《工人日报》驻安徽、《南方周末》驻上海记者。2001年初,《21世纪经济报道》创刊时加盟,先后领衔创办了管理、财富、商业和商业评论版块,历任评论管理部主任、商业管理财富部主任,编委等职。2004年10月至今,任《第一财经日报》财经新闻中心编委、副总编。联系邮箱ZTB6666@TOM.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