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索罗斯做空中国还需什么条件
2013-03-12
字号:

  热钱先吹大债市泡沫再凶猛做空,进而全面做空中国是否杞人忧天呢?非也,现在条件已经接近于成熟。

  债券泡沫会成为中国最后一个泡沫吗?

  继2007年股市、2010年楼市、2011年PE及VC泡沫顶峰之后,2013年会成为中国债券的泡沫顶峰吗?这并非杞人忧天,特别是在2013年1月份外汇占款激增和国债市场火爆的背景下,同时索罗斯的魅影自亚洲金融危机后再度在国际上活跃游荡之际。

  3月7日,央行公布数据显示,1月新增外汇占款激增6836.59亿元,创下有记录以来的单月最高,甚至超过了去年全年的4946.47亿元。这意味着国际收支平衡表上的短期资本大量流入。

  也有业内人士怀疑这个数字的异常增长或缘于央行记账方式改变,但这缺乏依据。而在1月外汇占款公布之前,外汇管理局最新公布的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规模远超预期至926亿美元,处于纪录最高水平,这与外汇占款激增相吻合。此前的2月18~22日那一周央行创纪录回收9100亿元流动性,也与此相吻合。

  从去年11月外汇占款净减少736亿元,到12月增加1346亿,再到今年1月激增6836亿元,显示短期热钱转变了对中国投资的看法,那么,必须要问的是,这些钱到中国来要投资什么?

  这些钱显然不太可能投资楼市。在中国人均收入不足西方发达国家的1/10的情况下,中国楼价却在全球名列前茅,被国际公认存在巨大泡沫。在笔者看来,中国楼市泡沫在2010年底即已到顶,此后回调10%~20%后进入缓涨状态,其未来价格空间已不再具备投资价值;2011年以来,中国政府不断增加房地产投资成本,特别是最近新“国五条”提高二套房首付和信贷利率,对二手房征收20%个人所得税。短期热钱对房地产躲还唯恐不及。

  这些热钱显然也不是来投PE和VC的。创投是长期投资,创业板曾经带动一轮高潮,但随着创业板指 数在2010年12月达到了1239点顶峰后,一路下跌到2012年12月的585点,而近期反弹高点也仅为905点,更不要说A股IPO已实际暂停了5个月,在6月前恢复的可能性很小。如今,创投业人士普遍感慨日子难过,好项目越来越少,竞争越来越激烈,而变现却更难。短期热钱也不会染指于此。

  一个可能的去向是股市。去年12月以来,与外汇占款呈现同步上涨的是A股,上证综指从12月4日的1949点反弹到2月18日的2444点。但这些热钱进入A股绝不是为了把2007年10月的A股顶峰上的上亿股民解救出来的。

  即便热钱进入A股,也属于典型的“欲先取之,必先予之”,当今的A股已经远非2007年的生态环境,股指期货、融资融券和转融券都已先后推出,热钱推高A股后顾无忧。由于明的QFII和暗的热钱早已实际控制A股,涨可以买股票、融资和做多股指期货;推不动了,可以反向卖股票、融券和转融券赚钱,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将上证综指从1949点推到2444点,显然不需要8000亿元,即笔者认为,这些短期热钱除了进入A股外,还有相当部分,甚至主要部分进入了债券市场;或者先投股市,再转战债市。

  当前债券市场的火热印证了这个判断。过去几个月流动性宽裕推动了一轮比较壮观的行情。即便2月18日~22日的那一周央行回收了9100亿元的流动性,上证国债指数还是从2月8日收盘的136.19点上涨到了3月8日收盘的136.69点。而从长周期来看,上证国债指数在2004年4月下跌到92.17点以来,一路上涨,现在创下了136.69点的历史新高。

  国债市场的火爆主要原因有三个方面:首先,随着2007年股市泡沫破灭,2010年楼市泡沫进入调整缓升期,2011年创投泡沫盛极而衰,财富效应均转为负效应,越来越多的剩余资本转入债券市场,以追求稳定安全的收益。

  其次,债券市场火爆缘于中国政府宽松货币政策,特别是2009年的四万亿救市后的强力宽松的货币政策。而债券市场也成为政府重要的融资通道,特别是在力推城镇化的预期下,地方债市场据称将要推出,政府也需要国债期货的火爆,从而为融资创造条件。

  最后,热钱进入中国,助推债券市场泡沫,其目的为日后刺破这个泡沫,严重收缩流动性,急速抬高国债收益率,造成中国企业流动性枯竭危机,冲击中国银行体系,进而为全面做空中国创造条件。诚然,这只是一个猜想,而如果热钱要达成这个目标,需要很多的条件,首先就是国债期货——成为做空债市的关键工具。而有消息称,国债期货将在二季度推出,但不排除最后还存变数。

  热钱做空债市,进而全面做空中国是否杞人忧天呢?非也,现在条件已经接近于成熟。

  从国际上看:美国经济复苏,美元阶段复兴在国际投资界已经基本达成共识;以索罗斯为代表的国际热钱再度活跃,先做空日元,再做空英镑,已经开始推倒第一二张“多米诺骨牌”,其最后一个目标显然是中国。

  从中国内部看:2008年以来,国内财政、货币、信贷透支严重;税负沉重;中国世界工厂机遇逆转,人民币和原材料大幅升值,大量企业生存困难;房地产泡沫严重透支国民未来收入,即透支未来消费……与此同时,越来越大的麻烦是,中国的石油对外依赖度已经上升到接近60%,而粮油对外依赖度已经提高到10%(有专家称实际可能已经达到了近20%),即中国已经失去了控制自身通胀的能力。如果石油和粮价大涨,或者美元大涨而人民币大跌,都会引发严重的输入性通胀。

  当然,做空中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是一个系统性工程,这其中最关键的几个要点是:一、做空中国股市,收缩股市流动性,这需要股指期货和转融券;二、做空中国债市,冲击银行体系,全面收缩中国经济流动性,这需要国债期货;三、做空人民币,这需要外汇掉期或外汇期货;四、做空中国楼市,这需要大力推高粮价、石油价格。

  对于热钱来说,他们会乐意看到地方债规模继续扩大,希望出台国债期货;同时进一步放开资本项目自由化——而3月9日证监会放开港澳台在内地居民的A股(包括股指期货和转融券)投资限制——这正是资本项目自由化的重要一步,即他们的资金可堂而皇之地以A股投资盈利为名离境。此后,基本可以将中国资本项目管制看成是一个竹篮子——有无数合法漏水的小洞,堵不胜堵!

  换言之,国际热钱做空中国的条件已经基本到位,国际热钱进入债市,正为“欲取必予”,借助中国政府急于为城镇化融资的需求,将中国债市推成最后一个大泡沫,而当国债期货推出之际,即很可能是发出了国际热钱全面做空中国的信号弹。对此,中国不能不警觉起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好怪的文章。
    标题是做空中国。
    内容是做空债市。
    完全是两个意思啊。一般债市下跌,意味着股市上涨。不知博主作何理解。

    通常债市,要有充分的流动性才能做空,也得有总量。债市是一个银行的利息标志,索罗斯难道会吃错药吗,去与一个高度控制的,量不大的,流通性不强的政府央行作对?
    2013/3/19 9:56:32
  • 其他都不行,只有战争一途
    2013/3/16 16:07:36
  • 这都是内贼配合的结果。
    2013/3/14 8:59:39
  • 原则上我同意索罗斯们的投机是对错误经济政策的惩罚。非国家和政府行为的投机,有利于政府纠正错误。但考虑到华尔街投机人士的能量比大多数国家的政府的能量大,所以要适度提防。其实,交易规模过小的国家和经济体,反而不能吸引投资投机人的进入,因为规模过小。中国等世界经济体前20名的国家,他们才有较大的兴趣。当年亚洲金融风暴,马来西亚采取的就是提高投机交易税,上调一个百分点,投机就戛然而止。但错误的经济政策会导致资金单项流动,这是刚性流动,无法像马来西亚那样抑制。
    2013/3/12 17:48:16
  • 内奸粥笑船,所以到了60岁还不能退下,还没有完成做空的伟大事业。
    2013/3/12 17:43:18
  •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关键是自己私欲盛行,自身腐烂,故心力涣散,千疮百孔,到处都是漏洞。
    从美国进口的经济理论全面占据中国政府的经济政策制定实施。国家很多经济政策,如股市,金融,银行、国债、购买房债等等,很多都在引狼入室,引虎噬身,共同享受狂欢和盛宴。
    目前可谓危机重重,局面艰难。
    2013/3/12 14:28:29
  • 防患于未然。国际金融资本挖苦心思要做空中国,引爆中国房产泡沫,进而看中国人的笑话。潜伏在中国的裸官和内奸会在适当的时候予以内应。
    2013/3/12 9:53:14
  • 中国是内部问题为主,外部威胁只是引子。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如此!
    2013/3/12 9:40:18
  • 普京要求到2020年有75艘新舰投入实战,2019年F35投入美军,再加上我们的核动力航母和大飞机歼20大有2020年要打仗的意思,所以要到2018年前后才能有结果吧!
    2013/3/12 9:09:10
  • 楼主别瞎猜了,中国股市被压的这么低就是防止鬼佬做空中国的!再者说地方银行又没有上市,破产了又能怎样?所以最好的做空就是开战,但美国现在还没有那个精力!
    2013/3/12 8:54:5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0年6月生,安徽灵璧人。1992年7月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先后任《工人日报》驻安徽、《南方周末》驻上海记者。2001年初,《21世纪经济报道》创刊时加盟,先后领衔创办了管理、财富、商业和商业评论版块,历任评论管理部主任、商业管理财富部主任,编委等职。2004年10月至今,任《第一财经日报》财经新闻中心编委、副总编。联系邮箱ZTB6666@TOM.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