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城市化: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下)
2013-01-28
字号:

  【特别说明】:本文成稿于2003年,是当年作为推进城市化的教育宣讲材料。文中所有数据均为当时数据,且为老甘走村串户耗时半年,亲自收集整理。老甘之所以晒晒“隔年黄历”,只是想给喜欢研究“三农”问题的朋友一个参考——尤其是对反对“资本下乡”,反对“农业规模化经营”等等的专家和学者,给一个资本下乡与规模化经营的“余杭范例”。因篇幅较长,特分为三个部分。

  三、一份人人有份的责任

  在改革开放初期流传着一句很有味道的顺口溜,叫做“捧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细细品味,还真有不少的意思。一方面生活条件改善了,生活水平提高了,生活富裕了;另一方面,改革每前进一步,都是对各种利益关系的一种新的调整,是一种对旧习俗、旧习惯、旧方式的彻底革命。于是就有了很多的牢骚,很多的怨气,特别是眼前利益被削弱,甚至被剥夺时,这些牢骚怨气变成了怒气恶气,甚至产生了一些危及社会稳定的过激行为。其实时至今日,面对改革开放的累累硕果,面对日新月异的大好形势,改革开放已深入人心,人们在体验和经历历史巨变、社会巨变的过程中,已对改革开放双手拥护。因为社会和经济的飞速发展,教会了我们主动适应改革开放,积极支持改革开放,热切参与改革开放。失业也好,下岗也罢,都能有一颗非常平静的心,去面对各种利益的调整。社会巨变让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改革开放才是中国的希望,民族的希望。那么我们的城市化呢?在城市化的进程中也同样面临着利益的调整和我们生产方式、生活习惯的改变,我们又该用怎样的心态去对待它呢?在我们刚刚走过的2001年和2002年,有几件事是值得回忆的:2001年3月,某村有部分村民因土地征用问题阻止某公司进场施工,双方发展到用铁棍、石块大打出手,共打伤20余人。2001年8月,又有部分群众,因征地价格问题,两次前往市政府、省政府上访。2002年2月6日,发生某村村民为土地征用补偿款分配问题,先后有200余人到村委闹事,打砸村书记办公室和公私财物。2002年2月26日,出现了100多名村民将村干部整天整夜围堵在村委办公室,还打出了“保护耕地,我们要吃饭”的横幅。这算不算一边享受着城市化带来的成果,一边却又在阻止着城市化的前进车轮呢?如果这种观念不被改变,这种现象不被遏止,城市化建设就会被拖累,甚至被拖垮。推进“三大跨越”,实施“再造工程”就会成为镜中花、水中月。

  在此,我们想通过土地被征用,对农民利益的影响和土地征用后土地效益的对比,来进行一番探讨。希望能通过事实分析,唤起全区干部群众对城市化的支持和拥护,唤起全区干部群众对合力推进“三大跨越”,实施“再造工程”的一份历史责任。

  (一)土地征用对农民利益的影响。我国土地归国家和农村集体所有,农村集体所有土地实行农民承包经营,国家建设用地需向农民征用,土地是农民的基本生产资料,征用土地必然影响农民的生计。但土地征用对农民利益的影响究竟如何呢?标准应该有三条:一是看农民收入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二是看农民的收入的构成主要是靠农业还是非农业?三是看农民的效益是增加还是减少了,也就是说土地征用是否推进了非农化进程,提高了农民的收入水平。

  乔司镇是近几年来我区征地比例相对较高的一个镇,而地处西部山区的百丈镇则是近几年征地相对较少的一个镇,应当说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下面我们就对这两个镇作一个横向和纵向的对比。

  对比一:农民收入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从纵向看,乔司镇农民人均纯收入1992年为1504元, 1997年为3980元,五年间增加2476元;到2002年,乔司镇农民人均纯收入7003元,比1997年增加3023元,比前一个五年多增加收入547元。说明土地征用,使农民的收入增加了。再把乔司镇农民人均收入与百丈镇作横向对比,1997年百丈镇农民人均纯收入3926元,与乔司镇只差54元;到2002年,百丈镇农民人均纯收入为6183元,比乔司镇少820元,这个数是百丈镇农民纯收入的13.3%。农民收入的差距被迅速拉大,同样证明土地征用使农民收入快速增长。

  对比二:看农民收入的构成主要是靠农业还是靠非农业。随着土地被征用和农村工业化进程的推进,农民的劳动力就业结构和收入结构也必然会发生变化,我们还是通过数据来反映。1992年,乔司镇农民1504元的收入中有第一产业564元占37.5%,第二产业212元占14.1%,第三产业728元占48.4%;到1997年,3980元收入中,第一产业1182元占29.7%,第二产业605元占15.2%,第三产业2193元占55.1%;到2002年,7003元收入中,来自于第一产业的1536元占21.9%,第二产业1309元占18.7%,第三产业4158元占59.3%。我们可以看出,农民收入越来越高,收入增长主要来自于工业和服务业。从1997年到2002年,农业的增长水平相对比较缓慢并且平稳,五年增长29.9%,而工业和第三产业五年间分别增长116.4%和89.6%,2002年仅第三产业一项就比1997年人均收入总量还多出178元。也就是说乔司镇农民的主要经济来源已不是农业,工业和服务业才是其收入中的大头,非工业收入的增长才是真正的增长。

  对比三:农民的数量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这个数量在统计时相对比较困难,因为由于政策原因,有相当一部分农民虽然已不从事农业劳动(如经商、打工、办企业等等),但其户口仍然为农业户口,也就是说原本应当减去的农民,现在仍然算作农民,但我们通过调查,一组较为保守的数字仍然能够说明乔司镇的农民在不断地减少。据调查概算出,1992年乔司镇有从事农业劳动人口13295人,到了1997年为11032人,而到了2002年减至8991人(不包括人口自然增长),而实际以农田为主要生活来源的纯农民,比统计的“8991”应该还要少得多。比如位于乔司镇的华东家禽交易市场,以日销7万羽的规模在运转着,山东微山湖70%的鸭子都在这里被乔司农民推销到城市的餐桌上,市场周边的农民家庭,拥有汽车已达到了90%以上,这样的农民显然已不能再算作农民了。因此,我们可以说城市化,使更多的农民离开了土地,农民正在向市民转变。而边远的百丈镇,1997年有农业人口10818人,到了2002年,农业人口为10679人,基本上没什么变化。

  可以说,土地征用以及由此支撑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对农民的影响是积极的,有利于从根本上解决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促进了农业向非农产业、农村向城镇、农民向市民的历史性转变,总体上提高了农民的收入水平,改善了农民的生活质量。

  (二)征地前后土地效益的对比。我们之所以留恋土地,是因为土地能给我们创造财富;我们之所以要征用土地,是因为把土地用于非农产业能创造更多的财富。只要作一比较,这一结论就会清晰地出现。

  如何来设置土地效益对比的对象呢?首先我们来设立土地征用前的土地效益对比对象——传统农业。所谓“传统农业”,就是指粮食生产,而不是种瓜种菜,为什么?有人一定会提出异议,因为种植蔬菜的效益明显要比种植粮食的效益高,这样指定以粮食生产为对照,不合理。持这种观点的同志不知是否想过,农民——没有城市作依托的纯粹农民,田里种的除了粮食还能是什么?蔬菜——那是自家自留地里种的,是供自家吃的,田里种菜,菜往哪去?粮从何来?因此“菜农”不是纯正的农民,菜农是城市的附属物,没有城市,就不会有菜农,种植蔬菜当然不能算作“传统农业”,这个界定必须在我们进行效益对照之前弄清楚。那么我们又如何来设置被征用土地之后的土地效益对比对象呢?——工业园区或农业特色园区。当然征地的目的不尽是建设园区,也有用于修路建房的,但修路建房的效益不如与园区对比来得直观。下面我们就来进行一下简要的对比。

  首先我们来看看传统的农业能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收益。一亩耕地,我们按早、晚各一季水稻,冬一季麦子来统差概算。据测算,每亩每季的农业成本(主要包括种子30元,化肥150元,农药30元,翻耕60元,不包括收割、农业税及用工等),大概在250-270元之间,三季统差大概在750-800元之间,这是农业成本。而农业收入,我们按地质最好、长势最优、收成最好的情况来估算,一年总产一吨粮食(即所谓的“吨粮田”),现在的谷物(水稻与小麦)的平均收购价是每公斤1元左右,也就是说一亩地的毛收入是1千元,扣除成本,效益为200-300元左右(相当于5、6百斤稻谷)。所以有农民说,现在种田,一季下来有个百把斤的稻谷好挣已是很不错了。

  而土地用于工业建设,每亩的产出就会大为不同。我区目前每亩工业用地约产生200万元产值、16万元利税。我们再来看看园区,先看看工业园区。有的人可能已经在摇头了,因为这比都不用比,但我们还是要把工业园区的收益拉出来溜一溜。今年2月份刘庆龙区长在全区工业经济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提到,2002年我们规划了120平方公里的20个工业园区,并已全面启动,目前已有入园企业430家,其中建成投产的256家,吸纳就业人员6.5万人,园区内实现产值70亿元。我们可以概算,20个园区目前尚在建设之中(实际上没有120平方公里),430家企业投产的只有256家,约占60%。按这个比例折算土地约为71.4平方公里。也就是说,相当于1平方公里的土地产生了近1个亿的产值,每亩土地为6.5万元,且不说这6.5万元能创多少利税,单算71.4平方公里的6.5万职工,如果以平均每个职工的年收入为1万元(月工资1千不到),也就是说在这71.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产生着6.5个亿的职工收入,约合每亩地提供了大约6280元的职工工资,显然这是一组无法比拟的数据。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农业园区。乔司镇有一个在政府扶植下建立起来的50亩蔬菜基地,统一的标准化钢管大棚,主要是农民种植反季节蔬菜以及一些异地稀有蔬菜。棚内每亩蔬菜的产值均在1.5万元,而在这50亩以外的露天菜地,每亩产值只在4到5千元,是大棚种植的三分之一。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种植蔬菜收益明显高于种粮,正如前面我们事先说明的一点,农民不种粮而改种蔬菜,正是依托着城市,是城市给城市周边的农民带来实惠;二是大棚种植明显优于非大棚种值。为什么不都改成大棚呢?原因是大棚的投入高,分散种值的农户一时难于承受,大棚种植需要技术,需要规模,而这技术和规模投入是单个农户所难于承担的。建立农业蔬菜园区,就可以集中投入,大规模种植,降低技术成本。说到技术,我们有必要说一说百丈镇的千亩有机茶基地的事。2000年百丈镇古城村有80亩茶地,仅以400元一年的承包款勉强发包,其收益(相当于每亩茶地20元一年)之低,已可想而之。镇政府想到了农业的园区建设,规模经营,于是与中国农学院茶叶研究所进行技术联合,请研究所的“有机茶发展中心”进行技术指导,建起了“千亩有机茶”基地,政府出资2万元与中心签订三年指导协议,其间还要支付每年一次的茶叶样品送检200元,质量认证6200元,来人指导每人每天100元,以及食宿等等,都由政府承担。科技投入很快就有了回报。“老茶地”的价值被迅速提升,每斤有机茶的价格就在500元以上,80亩茶园只要一斤茶叶就能抵付,古城村几次想收回那80亩茶地,无奈“合同”还没到期。因此,“技术”是好东西,但“技术”是要投资的,有时“技术”的投资比实物投资昂贵得多,但其产生的效益也必定是丰厚的。像这样传统农业与都市型的现代农业特色园区效益比照,我们还可以罗列很多,比如计划中的运河镇“黑鱼养殖特色园区”,占地1270亩,年利润660万元,每亩利润5196元,仁和镇的“白虾养殖特色园区”,占地1050亩,年利润340万元,每亩利润3238元等等。这里我们说的全是净利润,不包括园区工人(即本地农民)的工资收入。因此我们要说:城市化,是我们农民要走的一条金光大道!

  但是城市化不是一蹴而就的过程,眼下面临的诸如土地价格、房屋搬迁、就业安置等等的实际问题都困扰着我们的城市化进程,该如何去面对这些问题?

  ——承认矛盾。据我们调查与了解,当前城市化进程中主要遇到了如下一些矛盾:第一、征地价格不一,补偿标准不同。一是相邻城区之间的不平衡,有的是一条路之隔,有的是这一头和那一头之隔,有的是一条田滕两相接壤,然而地价却大不相同,同在一个杭州市,这的确有点“不合理”;二是区内乡镇之间征地补偿标准也是高低不同,距离城市近的高,距离城市远的就低,有的相差数倍;三是项目与项目的补偿不平衡,政府征地的土地价格均很低,但“转手”出让的地价又高的惊人,这又是“不合理”。第二,土地补偿费分配不合理,资金管理使用不规范。有的大部分补偿款留在集体用于办企业或投资,而有的把大部分给了农户;有的农户对集体经济组织者缺乏投资信心,怕“血本无归”,分光的要求强烈;有的集体组织又怕农户不顾长远,“今朝有钱今朝花”,少分的思想坚决,分与不分的矛盾突出。第三,安置方式不一,失地农民生活保障不同。有的征地后实行农转非,并办理相关的劳保福利;有的不办理农转非,将安置费平均分摊到人,农户对失地后的生活着落担心。第四,农居点建设滞后,生产生活不方便。有的迁居不征地,有的征地不迁居,有的拆旧房宅基地不能卖,新建房宅基地还得买。如此等等。这里有的是历史问题,有的是政策措施滞后的问题,但应当承认,这是客观事实。

  ——端正认识。正如前面所说,城市化和改革开放一样,在城市化的进程中必然会遇到一些利益调整,有人在城市化进程中获大利,有人在城市化进程中获小利,有人可能暂时不获利,甚至还会失去一些利益,就像国有企业改革,在企业获得生机和活力的同时,部分工人就会暂时失去工作的岗位,这里端正认识就非常重要。我们不能不承认,中国五千年的文化积淀中有一种普遍的心理,叫做“不患寡而患不均”,你穷我穷无所谓,你富我穷就不行。比如上述矛盾中突出的地价问题,假设别的地方地价压到比我们这边低,我们的态度可能就会大不一样了,消极可能就变成了积极,阻力可能就变成了动力。因此,这里有一个心态问题,有一个怎么比法的问题。我们说心态,就是要保持一颗平常心,获利的并非他一人,吃亏的也绝非你一个,有人得利,有人吃亏这是远古不变的常理。不看眼前看未来,不看局部看全局,不看现代看后代,眼光放远,胸怀放宽,直面发展。我们说怎么个比法,那就是跟我们原来的土地效益去比,纵向地去比,而不是横向地比,只要现在比以前好,那就行了。不能一味与老城区比,与地价高的地方比,因为地域的差异始终是客观存在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更何况我们今天的失去是为了明天的获得,是为了子孙万代的繁荣和昌盛,这就是端正我们的认识。

  ──坚定信心。正像区委何关新书记所说的:城市化就是在制造矛盾、解决矛盾中不断发展,不断前进的。城市化的进程中,我们必然遇到各种各样的矛盾,并且已经十分清楚地显露出来了,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要解决矛盾。我们通常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口吃不下一个大胖子”。就是说解决矛盾需要一个过程,需要一个调查研究、分析论证的过程。区第十一次党代会在提出推进“三大跨越”的同时,提出了建设“高效政府”、“透明政府”、“便民政府”的总要求。在城市化进程中出现这样和那样的问题,党和政府决不会、也不能坐视不管,我们有能力推行城市化战略,就必定具有解决前进道路上各种矛盾的能力,相信政府决策,相信政府最终不会让农民兄弟吃亏,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这就是我们全区干部群众必须牢固树立的坚定信心。同时,解决这些问题也必须要有余杭全体干部群众的理解和支持,把可能使个人、局部、区域利益暂时受到损失放到一边,把道义和责任挑在肩上,因为这是余杭城市化建设的客观要求,是余杭社会进步经济繁荣的必然之举,是余杭80万民众共同的历史责任。

  中国要融入世界,浙江要融入世界,余杭要融入世界,要创造新的富足和繁荣,城市化是一个绕不开的发展之路。让我们以子孙后代的幸福为幸福,以大多数人的利益为利益,用我们满腔的热情来拥护城市化!以高昂的斗志来支持城市化!以我们全部的智慧和才能来推进城市化!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问题的关键在于城市化怎样展开,是新“圈地运动”式导致农民失地、无业的“被城市化”,还是以农民为主体、农业现代化为目标的城市化?
    2013/1/28 16:47:13
  • 6楼说的在理。
    【要想帮助农民,就要搞机械化,过剩的钢筋水泥可以用来兴修水利和粮库】等等,这都需要投入,都需要资本运作。没有资本下乡,都需要城市化的推进。

    城市化的过程并不是要剥夺农民的土地,而是在土地上进行“改造和投入”——比如农业园区。当然也有“剥夺”土地的,但是这种剥夺是建立在充分保障基础上的——其实老甘在文中已经详细的列举了。

    其实有一个显见的事实——东部农村的农民生活为什么比西部、西南好?
    2013/1/28 12:18:47
  • 回老甘博主,我在农村生活和劳动过两年,现在也有亲戚在农村,我知道农民对土地的感情,我知道土地对农民的重要性。要想帮助农民,就要搞机械化,过剩的钢筋水泥可以用来兴修水利和粮库,提高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用来修桥筑路便利农产品运输,以及提高粮食收购价,让农民以务农致富,而不是剥夺农民的土地,把农民赶上楼。
    我相信提出城镇化的本意是为农民,但以行政命令的方式一刀切的方式大跃进的方式搞城镇化是否符合科学发展观,是否符合中国农民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是否考虑到中国各地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国情,是否论证过与粮食安全的关系,是否论证过进城农民的就业和社会保障问题,等等。
    唱赞歌谁不会呀,但是看到自己的孩子走错路,只有真正爱他的人才告诉他!
    2013/1/28 10:54:13
  • 也在扯~~~
    2013/1/28 10:18:46
  • 和2楼:
    有句俗话大概是这样说的:只看到和尚吃斋的舒坦,没看见和尚化缘的辛苦。

    老甘到过美国,的确如朋友所说,有钱人大都住在“乡下”,工作在城市——这正是城市化带来的结果。
    2013/1/28 9:11:07
  • 和1楼:
    城市的大马路不能种粮!
    我想问“大浪淘沙”朋友,你为什么进城?为什么不到农村去工作和生活?
    2013/1/28 9:03:21
  • [6楼] 评论人: 老甘
    “只是想问一下“巅博主”:你平时是吃生食还是熟食?是用竹简还是用纸张?是穿织物还是穿树皮树叶?
    老甘很自信地认为,巅博主是一个非常自私自利的人——只要自己享受现代文明,而别人最好生活在“原始部落”。”
    老甘在城市生活了几十年,就把城市当做皇宫圣殿了,我只能说老甘太孤陋寡闻了。
    人类的城市生活与漫长的乡野生活相比,只不过才是“一瞬间”的事情,人类的生理是根本无法适应城市的,所以才会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病症,这是人类远离自然的必然报应。
    再去看看发达国家,有几个大城市,美国人为什么偏爱汽车,有几个中产阶级常住在城市里。连世界的发展趋势都搞错了,还在倒行逆施,空谈城市化,头脑僵化的无可救药了。
    至于说到自私,我对老甘真的很无奈了。在城市里每个人能够拥有多少资源,城市又将侵占多少自然和社会资源,无疑城市是乡村、自然及各种资源的侵略者、吸血鬼,不知道是谁自私自利,或者你是为谁的自私服务。
    2013/1/28 8:51:22
  • 老甘说这么多,我只问你一句:城市的大马路上能种粮吗?
    2013/1/28 8:16:1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有幸把工、农、商、学、兵、政、党干了个遍,有幸把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了个遍。曾就读陆、海、空等四所军校,曾受训县、市、省、中央等四级党校。

E-MAIL:yhgsm@126.com 

QQ:312690494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