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对《乌有之乡》的祝贺、祝福与希望
2013-01-04
字号:

  据说《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等网站就要重新开放了,在这里,作为《乌有之乡》曾经的特约作家,我得给他们送去我衷心的祝贺与祝福,并带去我热切的希望,希望网站办得越来越好,越来越红火。同时,作为一个真正负责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也得尽我的良心去给网站提供一些我认为有益的建议。

  我必须承认,出于对毛泽东的无限敬仰与热爱,从以前到现在,我对《乌有之乡》的很多做法尽管不满意,却从来没有提出过批评意见,我为那些热爱毛泽东的人们护短了。我之所以护短,也是有原因的,这是因为社会大环境的确出现了很多贬毛、辱毛、损毛的言论,社会需要另一种声音的存在。但是,《乌有之乡》在这个维护毛泽东尊严的过程中,的确也存在很多方式方法问题——过了。应该知道,任何事情都有分寸的拿捏技巧,须知物极必反、过犹不及。

  我要谈的问题有三:

  其一,社会已经发展,人们崇尚言论自由,不能只有一种声音;作为特色网站,应该向《草根网》、《博联社》等网站学习。

  其二,不该利用“宣传毛泽东思想研讨会”的名义,行制造分裂之实。共和国《宪法》不允许这样的集会,应该反思。

  其三,在《乌有之乡》活跃的几位代表人物思想高度严重不足,这给网站的舆论环境和发展走向增添了乱局,应该反思。

  关于第一,好像不需要太多的解释,一看就很明了。其实说《乌有之乡》闭塞,还不如《毛泽东旗帜网》更闭塞。我在《毛泽东旗帜网》发表文章,里面哪怕说邓小平一点好,就会被告知“您的文章有给邓小平歌功颂德之嫌,不予发表。”(大致如此)。在这方面《乌有之乡》要好多了,但也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当然,对文章以及评论的筛选的确存在必要,毕竟现在有很多造谣生非的人,低素质的人群也不在少数。但是,管理人员要学会分辨,不能对正常的观点探讨和交流也纳入删除的范围——不能过分了。

  关于其二、其三,去年听说《乌有之乡》在各地开展“宣传毛泽东思想研讨会”,并且在很多地方都已经开展过,要我也参加。看在“毛泽东”这三个字的份上,我去某地参与了这次“研讨会”。结果,令我大失所望。与会者大多只是网上的讨论者,他们大多也只是人云亦云的群体之一。真正有思想、有见地的人物,也就是张宏良、秋石客、陈钰堆,当然还有范景刚先生。

  在听几位“大师级”的人物讲课之后,我开始发现,他们自己也属于偏激的人群,只不过头上有教授、学者等头衔的光环而已。就从他们几乎完全否定邓小平,就可窥其一斑。在听课的间隙,有一位毛泽东的崇拜者提出了关于“文革”错误的言论的时候,秋石客先生马上发火,大家立即群起而攻之,让那人手足无措,很难堪。这让我感到,这种讨论氛围,就没有什么理性可言了。为什么不能用事实说话,给有疑问的群体进行解释呢?

  在讨论的时候,大家轮流发言,却被一位来自上海的陈钰堆先生给定了调,慷慨陈词声讨起邓小平了,“宣传毛泽东思想研讨会”居然变成了“声讨邓小平研讨会”了。我感到很别扭。当时,范景刚先生不在场,我出去找到他,并提出了我的看法,范景刚先生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他说尊重我的看法,并对会场秩序做了安排。

  其实,在学习期间,在私下里和朋友们交流期间,我已经多次谈到了我的看法,我一直认为,左右派之间应该相互兼容,而不应该互相攻击,这不利于团结大多数,左右分裂的结果只能让外敌和国内崇洋媚外的那部分人高兴。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社会发展的现实性,也必须认识到社会走到现在,都有其必然性;因此对于历史上任何重要决策,都不可一概否定,也不可一概继承。只有学会批判地继承,这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遗憾地是,本人在诸多“大师级”人物面前,显得人轻言微。

  《乌有之乡》的领袖级人物,居然都不懂得什么叫大局观,缺乏兼容性,怎么能够引领时代,超越时代?只知道宣传学习毛泽东思想,却不知道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什么,为什么不去效法毛泽东的民主思想和宽广胸怀呢?为什么就认识不到,在任何历史时期,毛泽东始终能够做到团结绝大多数,这才是克敌制胜的法宝之一?这也是我后来再也没有激情去《乌有之乡》和《毛泽东旗帜网》发表文章的原因,也是我后来只写文学类、娱乐类文字,再也没有激情写政论文的原因。

  我回来后对向我推荐参加讨论会的人说过这样一句话:“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讨论会’,也是最后一次。档次太低。”

  上海某单位秘书长多思先生(网名)知道我参加了这次讨论会之后,以命令的口吻要我一定去上海一趟,想和我讨论一下这样的宣传方式效果如何,盛情难却,我只好去了。我把我的真实感受和盘说出,多思先生长嘘了一口气。我们共同感叹,现在的中国还没有出现一个真正的懂得毛泽东思想,并能够正确引导人们学习、认识毛泽东思想的人。我们共同认为,宣传毛泽东思想,必须活学活用,首先得拥有海纳百川的胸怀。认识不到不同观点中也有值得学习的成分,盲目树立敌对情绪的人,我敢说,你本身就不可能真正具有毛泽东思想。

  当然,我之所以一直以来把自己的这些真实感受埋在心里,而不去公开批评他们,的确是因为他们是属于敬仰毛泽东的群体,社会需要这样一个群体的存在。不管我在这里说了多少对他们不认同的话,那只是方式方法问题,从情感上讲,我对他们依然是尊重的。我感谢他们能够让毛泽东这个名字继续在中国大地上正面地、响亮地存在,如果他们能够理性地、辩证地继承,会更好,这才是我这次开始对他们提出批评的真正原因。

  以上乃肺腑之言,应知“良药苦口利于病”,希望《乌有之乡》能够认识到曾经存在的这些问题,并给今后的发展提供借鉴。我深知自己没有相当的社会地位和很多光环,人轻言微,谁也不会请我去做一些有影响的工作,因此我今后也不愿意再次陷入剧烈的观点碰撞之中。但我深信,能够有我这样的判断力和大局观的人,真不多。出于做人的良知,我说了这些话,希望《乌有之乡》能够好好考虑一下这盘苦药该如何咽下。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完全同意博主的观点。只是博主没有把一个关键点分析透彻。为什么乌有的教授们不许有任何一丝的反毛意见?他们是教授难道不理性吗?不知道真理是可以越辩越明的吗?所以好像他们的表现很不合情理。那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衷心觉得主席没有错,他们必然是坚持彻底的公有制,否决一切私有制的。这样的人看来有一批。而比如我来讲,我认为主席要消灭剥削,搞完全的公有制、消灭一切私有制是行不通的,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理论不一定有错,但那是社会内在的自然发展,水到渠成的结果,而不是人为的拔苗助长,人只能顺势而为。主席急躁了,主席就有这唯一的错。所以前面我说的这一批人和任何其他不同观点的人是不可调和的、不可兼容的。我再说一遍:他们否决一切私有制,要的是彻底的公有制,所以从他们来说,主席没有任何错。
    2013/1/18 17:05:15
  • 博主,你好。在乌有之乡没有被封之前,俺常上他那里溜达,看过很多人的文章,真是不好意思,在那么多的文章当中,真没有看到过您的文章。看来我对乌有之乡的了解还是太肤浅了。至于您说您是乌有之乡的特约作家,俺还真没怎么听说过‘特约作家’这个词,乌有也很少在网站上挂着这是特约作家的专稿之类的字样,看来我对乌有之乡的了解完全还不入门,只能算是远观的一员了。

    过去乌有之乡在时候,俺时不时会给他提点意见的,很多经常去那里的人也会这样做。而且乌有之乡有一个专栏,主要就是讲乌有的一些管理上的事务。

    博主真是很仁慈,这么久了,都没提过什么意见。

    我也根据你的三个问题说说我的意见吧。

    你说的第一条,我认为是不对的。这一点我认为张鹤慈老先生的说法比较好。张先生就说不能强求一个有自己的原则的网站刊登不同意见。比如不能要求《炎黄春秋》刊登《乌有之乡》的文章,反之,也不能要求《乌有之乡》刊登《炎黄春秋》的文章。张先生这么说是很有理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读者如何辨别真假优劣呢?

    读者应该学会寻找更多的平台进行事件的对比和挖掘。比如博主你的文章在乌有发表了,但表示怀疑,那读者就去炎黄寻找不同的说法,如果在炎黄也找不到答案,可以去南方系或者环球找,如果在这些地方也找不到,可以去档案馆找,如果连这也找不到一个人想要的答案,这个人甚至可以去向上帝求助。

    这才是真正的自由。容许他人拥有捍卫自身原则的自由,容许读者拥有在不同的时空寻找答案的自由。

    另外,你把草根网和博联社与与乌有之乡做对比,很明显是找错了对比的对象。前两者用生活化来说,其实是一个超市,提供博主一个思想超市的柜位,让博主可以在这里销售自己的思想产品。而乌有之乡对应的其实就是像博主这样的一个柜位,他是在互联网这个巨型超市的架构下存活的。
    2013/1/18 15:02:31
  • 明华兄,看到您的留言了。这几天又忙着在各地大学巡讲,不能每天上网,今天才得以看到。
    读了您的文章,我深深地为能有你这样一位左派的朋友而高兴。要说,我也该被划为右派,至少也算偏右吧。呵呵!不过观点本无左右之分,更何况大家追求的最终目标都是一致的。也可能认识到最后,也发现大家的观点也是一致的,只是出发点和说法不同罢了。而且,所谓纯正和纯右的人士貌似也不多吧。有些观点,我认可左派的想法,而有些观点我可能又认可右派的想法。
    只有理性讨论,左、右人士都应有自己的发声渠道,相互尊重,相互启发,才能提出对国家和社会真正有益的想法和观点。任何一方强压对方接受自己的想法都不是正确的做法。
    再次为能有您这样的良师益友而高兴!祝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2013/1/7 2:50:32
  • 若想把网站办得尽善尽美,满足各种人的口味,那么只能和稀泥了。我想这世界应该不缺少稀泥和那些善于和稀泥的高人,缺少的是让人警醒的声音。
    2013/1/6 6:09:42
  • 乌有之乡自身不发明什么思想,它宣传毛泽东的思想,抨击时弊,维护绝大多数群众的利益,揭露不良政客。我想,能做到这些,已经很好了。至于拥谁?批谁?那是乌有之乡的自由,乌有之乡不是政府的机构,不必尽善尽美。
    2013/1/6 6:03:48
  • 久生兄弟好,不在家,迟到的回复请原谅!问您好!
    我还没有听说什么“西服宋江”呢!孤陋寡闻了。
    2013/1/5 21:57:18
  • 明华兄好。
    毛泽东旗帜网与乌有之乡最明显的政治分歧是——其反对“西服宋江”。
    2013/1/4 23:45:57
  • 久生兄弟有所不知,在乌有之乡写博的人,几乎也都在毛泽东旗帜网写博,他们是一回事。不一样的是,乌有之乡比毛泽东旗帜网实际上要更理性一些——比较而言。问您好!
    2013/1/4 23:26:03
  • 博主好文章,及时理性。
    于当代中国“极左(僵死教条而与时代脱节)”客观上与“极右(主观的全盘西化)”实质上(拆毁体制)几近等同。
    《乌有之乡》与“极左”保持着距离。
    但是——其只是以“毛泽东名字”为旗帜在聚集中国“正精神”,客观上不具备“真正毛泽东思想旗帜”的理论实力。其文章是“敏锐的政治抗议”,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政治抗议(阶级斗争)可以一万年,解决问题(经济)的方法不能(无法)再等三十年。
    2013/1/4 23:11:15
  • 任何行动都需要有指导思想。中国左派如果只会机械僵化的继承毛泽东思想而不去丰富发展毛泽东思想,它将一事无成!等待他们的将是不断的失败。
    2013/1/4 21:45:29
  • 在这里问夏绍春老师好,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点,这曾经在电话里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远握!
    2013/1/4 18:32:41
  • 14楼的朋友很有水平!远握!
    2013/1/4 18:29:5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生,生于河南,长在湖北,伤残军人。现在武汉铁路局某单位工作,属于名副其实的“草根”队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