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科学崇拜不符合科学精神:为中医讲几句话
2013-01-01
字号:

  在当代社会,人类尊崇的对象形形色色,其中最突出的不是上帝,不是真主,也不是佛祖,而是科学。这不是没有道理的。科学的确帮助人类解决了许许多多的难题,摆脱了无以数计的困境 ,成为改造自然、降灾伏害的强大武器,成为提高工作效率、改善生活质量、推动社会进步的巨大动力,成为人类信心与力量的源泉。正如爱因斯坦所说的:“科学通过作用于人类的心灵, 克服了人类在面对自己及面对自然时的不安全感。”

  大家肯定还记得,在非典肆虐的日子里,正是科学帮助人们消除了对未知疫病的恐慌不安,维护了社会的稳定,并给予人们战胜非典的信心和希望。疫情发生后,科学家用三个月就完成了非 典病毒的基因测序,而从发现艾滋病病毒到完成基因测序用了三年;用体温表测一次体温要用五分钟,而紧急研制的热像仪、热敏仪只需一到三秒钟;多种快速诊断非典的测试方法也很快研 制成功,并投入临床应用。非典研究的快速进展,向人类展示了当今科学的发展水平,给人类以信心和希望。

  不过,科学也是双刃剑。掌握在好人手里,科学是造福人类的利器;掌握在坏蛋手里,科学就成了祸国殃民的魔爪。其实,科学即使掌握在好人手里,倘若使用不当,其作用也未必都是好的。 科学的神奇,还有另外的副作用:容易造成对科学的迷信和对科学的绝对崇拜。

  有人要求中医退出国家正规医疗体系,有一些学者还劝告大家不要相信中医中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一种悲哀。这些人否定中医的主要根据,就是中医的疗效无法 得到科学的验证。在他们的思维里,只有得到科学验证的东西,才是可信的;否则就是不可信的。这种观念,实际上就是科学崇拜的产物。把科学神化、绝对化,恰恰违背了科学精神。科学的 确是神奇的,但科学不是神话。如同其他事物一样,科学也有其不可避免的局限性。这种局限性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科学总是在不断发展的,我们掌握的科学只是科学发展进程中某一个 阶段的科学,其能量和水平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其二,即便是再发达的科学,也不可能解决人类面临的所有困惑,也不可能对世界和宇宙的所有事物作出彻底的解释。这种局限,说到 底是人类自身的局限,以人类自身的智慧和认知能力不可能支撑一个万能的科学体系。正因如此,我们时时处处都能感受到:科学能够解释和解决事物实在是太少了,人连自己都认识不清, 何况客观世界、何况茫茫宇宙!由此看来,科学验证不了的,不一定就不对,不一定就不存在。比如,现代科学验证不了外星人的存在,你不能就此否定外星人存在的可能;同样,有些中医中 药的疗效得不到科学的验证,也不能因此就否认中医中药的疗效。世界是复杂的,许多事情具有模糊性、混沌性,并不是像科学数据那样一清二楚的。比如围棋,在许多可供选择的招法中, 很难说清哪一招是最好的。中医也有模糊的特点,它缺乏西医那样的量化指标,即使把人治好了也未必能够用数据说明是如何治好的;而西医,即便没有把人的疾病治好,也能够用精确数据来 说明患者是因何死亡的。所以有人说,西医是让人明明白白地死,中医是让人糊里糊涂地活。这个说法有些片面,却说明了中西医的不同特点。

  中医与西医,是两个迥然不同的医疗体系,各有所长,各有其短。一般来说,西医擅长治疗重症急症,疗效迅速而明确,但副作用较大;中医善于治疗慢性病,疗效较慢,但治疗较彻底,副作 用较小。中医还有另外两个优点:一是善于治疗疑难杂症,因为多味中草药混合应用,往往能够产生意想不到也解释不清的“广谱”治疗效果,从而医好疑难杂症,即便治不好病,副作用一 般来说也不会太大。相比之下,西医具有明确的针对性,对于疑难杂症往往无从下手、无计可施,一旦药不对症,往往危害较大。二是中医具有大局观,强调全面观察,辨证施治,而不像西 医那样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因而根治疾病的可能性较大,医疗成本相对较低。将中西医结合起来,应用于不同患者不同疾病的医疗,既丰富了医疗手段,又可以节省医疗开支,恰恰是我国 医疗体系的优势所在,而一些人偏偏要否定中医,笔者以为,这是他们的思想倾向错误和认识水平不高所致。

  ——思想倾向的错误,在于他们盲目信奉西方文明,内心深处怀有民族虚无主义思想。用西医的标准来衡量中医的疗效,并不是完全不可以;但有些人片面地强调西医标准,把西医标准强加于 中医,这本身就说明了他们的崇洋媚外。方舟子等人对中医的否定甚至到了激愤的程度,似乎让人感觉此人充满了对中华文明的轻蔑和仇视。可悲的是,在我们国家,这种人大有人在。在这 种人看来,如果一种病西医治不好,那必定是无医可治的绝症;而一种病如果中医治不好,那必定因为中医是骗术;而同一种病如果西医治不好而中医治好了,他们又会说,效果无法得到验证 。因为有了媚外的成见,他们对西医是欣赏的、仰慕的、宽容的,而对中医的要求格外苛刻。

  ——认识水平的低下,在于他们没有认识到客观事物的复杂性,没有认识到东方文明的模糊性,也没有认识到科学的局限性,而将科学绝对化、简单化、肤浅化了,而这种绝对化、简单化、 肤浅化,恰恰是不符合科学精神的。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对于患者而言,疗效是检验医术的惟一标准,只要能够把病治好,能否得到科学验证,能否拿出精确数据,并不重要。

  真正具有科学精神的人是宽容的,他们宽容不同的科学体系、不同的研究方法,鼓励而不是排斥与自己不同的人以不同的途径去探索未知的世界,而不会以狭隘、单一、绝对的标准去衡量所 有的事物。从这个意义上说,信奉科学精神比信奉科学技术本身更加重要。尽管如此,我们依然相信科学,相信科学的力量。人类虽然不能穷尽一切知识,但不懈的探索和实践一定可以使我 们逐步扩展知识的视野,朝着认识真理、把握规律、造福人类的方向不断前进。

  笔者坚信中医是一种有别于西医的独特医疗体系,有其自身的科学性和实用性——就像东方艺术一样,虽然和西方艺术手法不同、风格迥异,但照样有其存在的巨大价值。笔者这样说,并不 意味着对中医的医疗水平是完全满意的。借此机会,对中医届的朋友提出一个建议:一方面希望你们努力钻研,不断提高医疗水平和医疗效果,不要辱没了我们祖国医学的名声和广大患者的 信任;另一方面要采取考核等措施,将那些混入中医界的为数不少的“南郭先生”清理出去,他们是祸害患者、败坏中医名声的垃圾,如果不把那些垃圾清理出去,那么笔者可以断定,要求中 医退出国家医疗体系之类的声音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冒出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2003年的非典事件暴露了华人缺乏冷静的逻辑头脑。
    我认为引起非典的冠状病毒,应该是和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同源。后来非典病毒消失无踪,是因为只要非典没有了引起病人垂危的“免疫风暴”,其实其症状和普通感冒无异。
    2002年在珠江三角洲开始出现的非典,带到广州的医院医治。因为病人出现严重的肺炎症状无法呼吸而垂危,医生对病人进行开气管插喉的手术,非典病毒跑了出来,感染了病房中的医护人员,其感染的方式是爆炸性的。什么原因呢?
    我认为这是因为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出现新变异,在一些病人身上引起严重的“免疫风暴”,即病人的免疫系统对该病毒产生强烈的反应,导致严重的肺炎。如果医生没有对病人进行开气管插喉的手术,该病人会因此死亡,但非典病毒也因为跑不出来而死亡。非典跑了出来,结果就是通过医院传播的非典疫情。
    深圳因为能够控制医院的非典传播,深圳没有非典疫情。而香港应该是自己产生冠状病毒新变异,尤其是淘大花园的非典疫情,所产生的“免疫风暴”比广州的厉害得多,北京的非典疫情就是从香港传染的。而传播最厉害的是沙田的威尔士医院,它是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的教学医院。
    我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了头脑的人,从非典事件我悟出应该用毛泽东思想和易经思维改造西方科学,因为西方科学无法应付未来有无穷变化和不确定性的世界。
    2013/1/2 23:11:19
  • 科学也是双刃剑。掌握在好人手里,科学是造福人类的利器;掌握在坏蛋手里,科学就成了祸国殃民的魔爪。其实,科学即使掌握在好人手里,倘若使用不当,其作用也未必都是好的。 科学的神奇,还有另外的副作用:容易造成对科学的迷信和对科学的绝对崇拜。
    2013/1/2 11:05:01
  • 科学也是双刃剑。掌握在好人手里,科学是造福人类的利器;掌握在坏蛋手里,科学就成了祸国殃民的魔爪。其实,科学即使掌握在好人手里,倘若使用不当,其作用也未必都是好的。 科学的神奇,还有另外的副作用:容易造成对科学的迷信和对科学的绝对崇拜。
    2013/1/2 11:05:00
  • 科技现在已相当发达成了,谁愿意将中药进行分子分析,并说明其治病原理,没有人愿意!其实这事不难!对于患者而言,疗效是检验医术的惟一标准,能够把病治好,并能得到科学验证,能拿出精确数据,可获得十个奖!!!
    2013/1/2 8:47:56
  • 科技现在已相当发达成了,谁愿意将中药进行分子分析,并说明其治病原理,没有人愿意!其实这事不难!
    2013/1/2 8:40:18
  • 从甘油三酯脂肪酶再到后来才发现的脂肪甘油三酯脂肪酶,足以说明科学自已也是在盘跚不已。中医的临床治愈效果,早已经过可重复的无数次的验证。退一万步讲,哪怕只有安慰效果,也是医患们绝对不可忽视的疗效。何且西医自己也采用了大量的安慰疗法,其中有的连中医的一半效果都没有!只以当前现有的科学水平便断言一切,这种行为明显是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目的的“伪科学”。反正中国老百姓只是分数高,科学素养几乎没有,喊两嗓子就有效果,稳赚不赔。
    2013/1/1 18:17:59
  • 3楼说得有道理,赞同
    2013/1/1 17:45:21
  • 中医再不振兴,确实要被丢到垃圾堆里了。许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如果不能很好的发掘和整理,就这么扔了确实太可怜了。但是,自己不争气,连诊断和疗效都无法保证,只落得个西医没招时充当死马当活马医的办法,中医从业者要好好思考是为什么?不要怕别人骂,如果自身过硬,谁会来骂你!
    2013/1/1 17:42:25
  • 其后到了民国成立,中医在当时其实已经是名声扫地了。即便如孙中山、鲁迅这样的一代伟人,对传统中医学也是批判居多。可见其颓废的程度了。
    好在,那一代的中医人,受到新文化运动影响后也是知耻而后勇,在一定程度上摒弃了传统中医学内的糟粕,使得中医界出现了一线提振的曙光。可惜的是,其后不久,就爆发了抗战,接着是内战。再然后又是陷入分裂状态。而随着新政权的建立,中国大陆更是陷入了专制到极点的统治状态当中。于是乎,刚刚有些振兴苗头的中医学,又被打了一记闷棍,再被泼了一瓢冷水,整个就变的浑浑噩噩起来。就这么昏昏沉沉虚度了三十年时光。
    当新政实行后,人们才发现,民国时候培养起来的那一批人才,死的死残的残,不死不残的也大多过了自己人生的高峰期。更雪上加霜的是,太多的典籍,都在那几十年当中被销毁殆尽了。许许多多的东西都已失传。而且,由于一直实行的都是意识形态教育,中医的许多理论,更是和我们得到的国民教育格格不入,甚至被归入迷信也不过分。因此,中医在新中国建立后的几十年,实际上已经被毁掉了八分。只剩下两分在勉力支撑。
    当然了,不幸中之大幸是,幸好还有日本、韩国以及台湾、香港、澳门等地,他们得以保存了传统,使得我们老祖宗遗传下来的宝贵财富没有被完全败光。此乃民族之幸、世界之幸也!
    2013/1/1 16:42:04
  • 是中医病了吗?其实不完全。应该说是这个社会病了。所谓医不自医,社会病了,中医也被传染了。所以就只能带病医人。这个病假如只是身体上倒也无妨。却偏偏是得的精神上疾病。于是,整个中医系统就走进了死胡同。你不能指望一群有精神病的医生来为你治疗吧?所以说,传统中医最终就落魄落魄到了现在这个程度。
    那么,中医的病起于何时呢?难道仅仅只是现代才有的吗?
    事实是,自宋朝以后,整个中医系统就开始得病了。到明清尤甚。中医理论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偏向于玄幻乃至骗术了。而,这种苗头其实秦朝就有了。从建立起强大的中央专制制度后,医界的风气就变了。医生官僚化,医生不再是医生,他们只是权势的附庸。
    幸运的是,大秦皇朝很快就崩塌掉了。其后的历朝历代,虽然也是实行的中央集权制度,却大多虚有其表。一般开国之君去后,中央就逐渐的丧失了权威。也因此,才使得中医学总能断断续续反反复复的在歧路与正途间来回。不至于完全迷失自己。
    这一现状,一直持续到大元朝廷的建立。其后的明清,中央政府也一如既往的强势。经历过这几百年严苛统治后,中医学终于与骗术完美结合在了一起。
    2013/1/1 16:41:56
  • 大医精诚,诚则明。
    2013/1/1 12:20:12
  •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嶮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工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自古名贤治病,多用生命以济危急,虽曰贱畜贵人,至于爱命,人畜一也,损彼益己,物情同患,况于人乎。夫杀生求生,去生更远。吾今此方,所以不用生命为药者,良由此也。其虻虫、水蛭之属,市有先死者,则市而用之,不在此例。只如鸡卵一物,以其混沌未分,必有大段要急之处,不得已隐忍而用之。能不用者,斯为大哲亦所不及也。其有患疮痍下痢,臭秽不可瞻视,人所恶见者,但发惭愧、凄怜、忧恤之意,不得起一念蒂芥之心,是吾之志也。
    2013/1/1 12:18:2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出生,山东文登人。1983年毕业于人民大学历史学系。曾在军事科学院战史部从事战史研究,现在人民日报从事新闻评论工作。一直关注国际局势,关注民族命运,关注社会发展,尊崇民族英雄。本人的政治主张是“外焦里嫩”、“外刚内柔”——对外要适当强硬,以民族主义争国权;对内要相当柔和,以民主主义修人权。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