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全球治理必须是双向的
2012-12-28
字号:

  时间:2012年12月27日 16:00 嘉宾:中国人民大学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庞中英简介: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共同举办的全球治理高层政策论坛于近日在北京召开,会议围绕全球治理问题,研究改革和完善全球治理机制,探讨促进全人类共同发展的有效途径。中国网特别采访与会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庞中英分析中国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

  庞中英谈中国积极有效参与全球治理的途径

  中国网李虹霖: 庞教授您好!今天的会议主题是“全球治理:是前进还是后退”,在您看来是前进还是后退呢?

  庞中英: 这个问题很难说,有的方面是前进的,取得了进展,有的方面,像20国集团这个峰会坚持下来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进展。国际经济治理的改革取得了很多的共识,这是进展。另外,大家感觉到全球问题需要全球治理,也是一个进展。紧迫性、科学性大家都意识到了。如果说后退的话,现在这么多的全球问题都没有解决方案,都处于困境之中。这不一定是后退,但可能我们现在找不到更好的解决方法,就是问题太多,方案太少。

  中国网: 目前都有哪些问题呢?

  庞中英: 问题太多了,比如刚刚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进展有限,老的问题仍然存在。最大的是发展问题,环境保护问题,贫富差距问题,等等一系列的问题,还有金融危机带来的很多社会问题,许多问题,太多了。这个问题是非常长的单子。

  中国网: 现在全球治理在转型,它的方向怎么定呢?

  庞中英: 方向是希望让更多的非西方国家,发展中国家、中等国家、小国以及新型大国,像中国、印度这样的国家在全球治理当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这就是根本的方向。

  中国网: 改进全球治理的模式有效途径有哪些呢?

  庞中英: 这很多,比如我们强调要改革目前国际经济、金融制度,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这些一些机构,另外我们还要加强探索一些新的国际经济合作的方式,比如20国集团,金砖国家合作机制BRICS,还有地区合作,比如东亚地区合作,非洲联盟合作,南美合作,当然还有其他的合作方式,这都可以探索。

  中国网: 您怎么评价中国和国际规则和国际组织之间的关系?

  庞中英: 应该说中国过去三十年基本上全部加入到国际经济制度中间去,加入到国际经济组织当中去,80年代我们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2001年我们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里,现在我们全面地是国际经济制度的一员,这点毫无疑问,现在我们是根据国际规则办事情,也反对有的国家利用国际规则向中国单方面的施加压力,但是本身他自己并不很好地遵守国际规则,比如美国就是这样。

  中国已经加入到《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里,但美国到现在没有加入到《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国是《京都议定书》的签字国,美国一开始加入,但到小布什政府的时候退出《京都议定书》,至少现在中国比美国强,我们现在是根据国际规则,国际制度办事情,现在很多国家利用国际规则、国际制度向中国施加压力,要求中国按国际规则办事,中国说好啊,但是当我们再看看要求中国按国际规则办事的国家的时候,其实这些国家连国际规则都没有参加,比如美国退出《京都议定书》,美国不参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中国网: 您觉得现在中国摆脱了“被治理”的状态吗?

  庞中英: 我觉得这个远远没有摆脱。应该说现在西方主导的一系列国际经济制度和国际经济组织,他们和中国的关系仍然是不对称的,这些组织实际上仍然在中国的国内经济治理、社会治理中发挥着作用,这是非常明显的。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甚至包括其他一些国际经济组织,实际上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间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个作用我们更多地在过去三十多年,因为我们是改革开放的国家,我们更多的是对他们的作用加以正面和积极的评价,也肯定他们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如果我们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些组织实际上已经深刻地介入到了中国的社会发展中间,所以中国的发展实际上从某种程度上,某种意义上讲是被外部世界进行治理的。

  中国网: 我们中国应该怎么做呢?

  庞中英: 中国的做法其实很简单,我们现在是联合国的成员国,是国际经济组织的成员国,也参加了金砖国家的合作机制,现在也在全球治理中间发挥更大的作用,上次十七大,这次十八大,我们强调中国要积极地参加全球经济治理,这应该是很好的。我们也会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间发挥更大的作用,比如对欧债危机的发生,我们对欧洲国家现在产生了影响,我们对美国财政悬崖也会说一些话,要求解决他们的经济问题,金融问题,这其实就如同别的国家要求中国解决自己的问题一样,因为美国的问题、欧洲的问题要影响到我们,所以我们也要对他们说,你们要解决你们的问题,我们有我们的表达方式。当然,西方国家和西方主导的国际经济组织在治理中国的时候采取的方式,和中国要求他们改革,比如做调控,要解决他们的问题,方式不一样,他们是采取压力的办法,我们是采取对话的帮助,比如中美战略对话,中欧战略对话,中国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的份额增加了以后,有更大的发言权或话语权。这样中国会逐步也会在全球治理中间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是双向的,全球治理不能说你来治理我,但我不能去治理你,全球治理必须是双向的,就像所有的事情都是双向的一样,是个互动的过程,全球治理本身是相互的。全球治理是相互治理的过程,这样才使国际关系民主化,才能打破西方单一主导世界治理的局面。

  中国网: 感谢您接受中国网的专访。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全球治理:话题实质越来越高,接近终点。
    2012/12/28 16:39:24
  • 透着些无耐~~~
    2012/12/28 15:30:32
  • 5楼很有见地。
    “货币加速的落入了一小撮人的手中,市场逐渐萧条,货币刺激经济的作用变的越来越弱,直至经济崩溃朝代灭亡。 ”
    这一现象可以改变,即让富人买公共品储备,央行依据其对公共品的贡献支付费用,该公共品社会成员免费使用。该方案比富人买房炒房的好处是不会抬高社会生产成本,反而降低了;其次,避免了大量空置房造成的社会财富浪费。
    2012/12/28 13:06:22
  • 现在这种体系结构设置下.各家只能就事论事永远局限在各自小境界.目之所限.斤斤记较.提供给上层决策搞的领导亦头绪繁多.终日碌碌.却顾不上根本.
    天地事物是一整体.大境藏未来.
    2012/12/28 10:38:35
  • 现在是用思想和理论影响世界、影响对方,也影响自己的。
    我们采用西方的思想和理论,崇拜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因此我们自我践踏,我们的文人自卑得很,有人敢说中国应该再被殖民300年,就是因为这种说法在中国有相当大的市场。
    如果你对法国人说,美国比法国先进,法国应该被美国殖民300年,他们是会你当成怪物看待。法国人根本就没有认为法国比美国落后。
    我们要复兴中华,马上就有不少名文人讲怪话。甚至有人说中国强调民族主义,别人也会用民族主义对付中国。就是说中国连带一点民族色彩的话都不能说,大家必须像他那样,謙卑屈膝俯拜在西方人脚下。
    复兴中华,第一步就是压制这种崇拜西方的思想,第二步就是要创立我们自己的思想和理论。
    2012/12/28 9:41:0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世界问题(经济、政治和外交)研究学者,分别毕业于南开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和英国华威大学,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外交官、南开大学教授兼全球问题研究所所长、英国华威大学访问学者、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客座研究员。访问过世界上50多个国家。目前正在集中力量写专著《谁主(治理)世界》大一卷本,在中国人民大学讲授《全球问题和全球治理》、《国际政治案例》、《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国际关系》等课程。本博客稿件版权归庞中英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联系方式为pangzhongying@gmail.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