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生命智力哲学概述
2012-12-26
字号:

  我从2004年正式创建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以来,就在不断思考生命智力的哲学内涵,并认识到生命智力乃哲学之母。有必要指出的是“生命智力”这个词汇也可以命名为生命智能、生命智慧或生物智力、生物智能、生物智慧,以及基因自主设计、基因智慧、基因智能、智因等,例如笔者2004年10月22日撰写并公开发表在互联网上《基因智能学:关于基因思维的猜想》一文。与此同时,通常所说的生命力、生命活力、灵魂等词汇,它们的内涵也或多或少包括在“生命智力”里。

  一、从生命智力角度评判认识论与认识的起源

  众所周知,哲学的主要内容之一是认识论,认识论包括两大类课题,第一类涉及到谁(亦即行为主体)认识谁、谁如何认识谁、谁为什么要认识谁等问题,第二类涉及到认识这种行为究竟是如何起源与进化、发展的。

  爱因斯坦(1879-1955)有一个困扰其终身的著名问题:这个世界最不可理解的就是它竟然是可以理解的(The most incomprehensible thing about the world is that it is at all comprehensible)!我(王红旗)在20世纪60年代上中学时,也遇到了一个此后不断困扰着我的问题——当我在课堂上得知人的大脑也是由原子、分子构成时,我就在问自己:为什么一种物质能够认识另一种物质?[1]272

  许多年之后,我才逐渐认识到上述问题的实质涉及到认识的起源与认识的主体(生命智力)等一系列研究课题,并创建了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其基本原理是:生命与生命智力同时起源、同步进化,认识的主体就是生命智力,认识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生命智力的起源,哲学的起源也可以追溯到生命智力的起源。生命智力是一种能够对间接信息进行操作、达成某种期望效应的智力系统。准确说生命智力是一种能够使用大量间接信息、实施某些认知和选择活动、达成某些期望效应、拥有复杂协同结构的智力操作系统,所有的生命都拥有不同结构、不同形式和不同层次的生命智力。[1]9-11

  根据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的基本原理,可以得到三十余项重要的推论。详情可参阅香港版《生命智力簡史》一书第一章的Life Intelligence Theory’s Basic Principle and Inferences一文。[2]1-7

  二、从生命智力角度评判唯心论与唯物论的关系

  唯心论与唯物论是哲学研究的重要课题,并形成了众多学派,诸如唯心主义、唯物主义、主观唯心主义、客观唯心主义、机械唯物主义、绝对唯物主义、绝对唯心主义,以及唯心与唯物二元论等等。长期以来,学术界对物质是第一性的,还是精神是第一性的?究竟是我思故我在,还是我不思物就不在?存在着持久的争论,各方各持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

  哲学家之所以存在着上述无休无止的争论,说到底乃是因为学者对生命智力及其特点缺少了解。从生命智力角度来看,物质拥有物质层次的智力,其特征是使用直接信息,所谓直接信息包括万有引力、电磁力、强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等自然基本力。生命拥有生命层次的智力(简称生命智力),生命智力的特征是能够使用间接信息达成期望效应。所谓间接信息其本质乃是符号,而符号就是用一种事物来代替另一种事物。

  1990年夏天我在撰写《生活中的神秘符号》一书时指出:“关于符号的起源,我们最早可以追溯到人类诞生的那个时代。但是,除了人类以外,动物也在使用符号。如果从更广义的角度研究符号,我们不可避免地要考虑植物是否也在使用符号,或者说任何生命都在使用符号?那么,关于符号的起源我们很可能要追溯到生命诞生的那个时代。”现在回过头来看,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已经意识到生命起源与符号(间接信息)起源亦即生命智力起源乃是密切相关的。[3]9

  据此可知,物质是第一性,先有物质,后有精神(亦即生命智力活动),精神乃是物质的信息化(把物质转化成为间接信息)。问题是,所谓“据此可知,物质是第一性,先有物质,后有精神”云云,乃是由生命智力来陈述的;如果没有生命智力,那么物质是不能够自知的。从这个角度来说,物质的存在,实际上是由生命智力感知的(即用一种事物代替另一种事物),甚至也可以说是由生命智力推知的。

  三、从生命智力角度评判内因与外因的关系

  达尔文的进化论属于随机进化论或外因进化论,因为他根本就不想知道什么是生物进化的内因,例如他在《物种起源》第7章“对于自然选择学说的各种异议”里写道:“几乎所有自然学者现在都已承认了某种形式的进化论。密伐脱先生相信种(物种)的变化是由于一种‘内在的力量或倾向’,但这内在的力量究竟是什么,却又全无所知。物种有变化的能力,当为所有进化论者所承认。但是除了普通变异的倾向之外,依我的意见,似乎没有主张任何内在力量的必要。”[4]183

  关于内因与外因之间的关系,许多人都熟悉这样的例子:一个鸡蛋在合适的温度下(其他外在条件还包括空气、湿度、气压等)能够孵出小鸡,这是因为鸡蛋拥有孵出小鸡的内因;一个石头即使有着合适的温度等所有的外在条件,它仍然不能够孵出小鸡来,乃是因为石头没有孵出小鸡的内因。上述所说的内因实际上就是生命智力,而是否拥有生命智力乃是生命与非生命的分水岭。进一步说,所有生命活动的内因也都是生命智力,而推动生物进化的内因同样是生命智力。

  四、从生命智力角度评判精神(灵魂)与肉体的关系

  法国学者帕斯卡尔(1623-1662)在《思想录》一书中写道:人对于自己,就是自然界中最奇妙的对象;因为他不能思议什么是肉体,更不能思议什么是精神,而最为不能思议的莫过于一个肉体居然能和一个精神结合在一起。这就是他那困难的极峰,然而这就正是他自身的生存。[5]36

  从生命智力的角度来说,所谓“最为不能思议的莫过于一个肉体居然能和一个精神结合在一起”并不难理解,这是因为生命智力的载体就是生命体,生命智力只能是在生命载体之上运行。需要解释的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精神”,在生命智力学里属于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而人们通常所说的“肉体”,在生命智力学里则涉及到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细胞膜生命智力系统、DNA生命智力系统等多种层次的生命智力系统。有趣的是,真正实施精神活动的生命载体乃是人类大脑神经元细胞的细胞膜(包括这些细胞膜的衍生物、附着物)。

  在灵魂与肉体的关系中,最令人感兴趣的话题之一就是灵魂能否脱离肉体而存在。具体来说,佛教的重要内容六道轮回观里包含着若干未言明的前提:一是所有的灵魂都一样,二是灵魂能够脱离载体而存在,三是灵魂能够从一个载体转移到另一个载体,四是不考虑灵魂是如何起源的,五是不考虑灵魂是否能够解体或消灭,六是不鼓励人们去研究灵魂的结构(如果有的话),根据上述若干未言明的前提可以大体勾勒出灵魂的基本特征。从生命智力学的角度来说,“我”乃是生命智力系统的自觉,“灵魂”则是生命智力系统的高级形态,只有在生命智力系统运转时“我”或“灵魂”才能够体现出来,这就是“我思故我在”的原因。

  进一步说,根据生命智力学,生命拥有多种生存形态,它们主要包括起源态、活生态、进化态、繁殖态、休眠态、发育态、趋死态(死亡态)等,生命的各种生存形态都是在生命智力的操作下进行的,或者与生命智力的形成与解体有关。[2]41

  事实上,当生命进入休眠态时,生命智力的活动也就降低到了最低程度,仅仅保留了能够重新启动的机制(有一点类似家用电器的待机状态)。而当生命进入趋死态(死亡态)使,生命智力也就进入到了解体过程,一旦解体过程不可逆转,那么生命就会死亡,其相应形式的生命智力系统也就会崩溃,所谓的“我”或“灵魂”也随之寂灭。

  五、从生命智力角度评判思维学

  什么是思维?谁在思维?谁能够思维?这里涉及到如何对“思维”进行定义的问题。根据生命智力学,生命拥有多种形式和多种层次的生命智力。生命智力的水平大体可以划分为四个层次:第一个层次能够解决“什么与生命”的问题,亦即建立间接信息符号体系,这样生命智力便会知道什么与生命具有相关性,并形成条件反射。第二个层次能够解决“什么要什么”的问题,其标志是生命智力形成了自己的欲求,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第三个层次能够解决“什么是什么”的问题,其标志是生命智力对事物形成判断。第四个层次能够解决“什么为什么”的问题,其标志是生命智力在追究事物的原因。一般来说,达到第三个层次和第四个层次的生命智力,可以称之为“思维活动”。

  有趣的是,正是我们人类的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提出了“这个世界最不可理解的就是它竟然是可以理解的”和“为什么一种物质能够认识另一种物质”的问题。正如我在《神秘的星宿文化与游戏》一书的扉页上写下了的这样一句话:大自然想了解自己,它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人![6]

  20世纪90年代初,我撰写出版了《宇宙的重构》一书,该书最后一节的标题是“思维重构宇宙”,而我的笔名“重构”即出于此。当时我写道:“宇宙不仅存在质能转换,也存在着物质与思维的转换。可惜,我们今天并不清楚什么是思维,只知道它是一种结构物对另一种结构物的记忆、识别、选择和重构。”[7]294-303

  事实上,我们人类今天所有思维活动的本质,都是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在使用间接信息对宇宙进行“信息重构”,简称思维重构宇宙。所谓天人合一、物我合一,同样也是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在使用间接信息对宇宙进行“信息重构”;从这个角度来说“大脑”就是一个小宇宙,它能够用间接信息对大宇宙(自然界)进行信息化重构。

  有必要指出的是,朴素的原初的天人合一观念的出现,可以追溯到盘古开天的神话传说,其特征是人体的各部位一一对应着天地万物。盘古开天故事的文字记载最早见于三国时徐整的《三五历纪》,其后梁任昉撰的《述异记》记有盘古死后身体化为天地万物。《五运历年纪》(撰写年代不详或谓亦徐整著)及《古小说钩沉》所辑《玄中记》亦有类似记载:“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氓。”

  从生命智力学角度观察思维现象,有助于抓住思维规律的本质——生命智力在活动。毋庸置疑,生命智力活动是极其复杂的,越是高级层次的生命智力活动也会愈加复杂。例如,人类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的活动,就可以划分为全控思维、半控思维、失控思维、静息思维。所谓全控思维,是说一个人的思维活动受到思维定势(习俗、习惯)的严格控制,不敢越雷池半步。所谓半控思维,是说一个人的思维处于活跃状态(包括清醒思维状态和某些梦中思维状态、濒死前的思维状态),能够大胆的积极的无所顾忌的将各种信息重新整合成全新的信息,人们的发明创造和灵感往往出现在半控思维状态。所谓失控思维,是说一个人的思维接近于完全无约束无逻辑状态,例如思维混乱、走火入魔、精神病发作状态。所谓静息思维,是说一个人的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能够进入“什么都不想”的思维平静状态,达到天人合一、物我合一的精神状态。或者,一个人的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能够全神贯注去抑制、调节其神经元生命智力系统、细胞膜网络生命智力系统的工作,例如使其心跳节奏、呼吸节奏、新陈代谢节奏都处于低水平运转状态。

  六、从生命智力角度评判宗教观

  关于从生命智力角度评判宗教现象,可参阅我于2011年初在互联网连续公开发表的《用生命智力学透视佛教释迦牟尼现象》、《用生命智力学透视道教神仙长生现象》、《用生命智力学透视西方宗教上帝基督现象》三篇文章。简言之,道教追求成仙,佛教向往成佛,基督教信仰上帝,其本质归根结底体现的都是——人类大脑思维生命智力系统对提升自己生命智力层次或转化自己生命智力形式的渴望。

  七、生命智力不应该成为生物学禁区

  值得注意的是,达尔文(1809-1882)提出的随机进化论或外因进化论,至少存在着三个理论空白和诸多逻辑悖论;其中一个重大问题是,他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生命活动、生物进化的内因是什么,而且他也不准备讨论智力的起源与进化问题,有关论述可参阅我的《生命智力簡史》一书的《生命智力学破解达尔文的三大理论空白和28个悖论》一文。[2]116-145

  例如,达尔文在《物种起源》第七章“对于自然选择学说的各种异议”里是这样说的:“最后还有一个疑问,提出的不止一人,便是智力的发展,既是对一切动物都有利,那么为什么有的种类,智力却不及别的种类那么发达?为什么猿不能获得人类那样的智力?关于这个问题,有许多原因可说,不过都是推想的,并且不能衡量它们的相对可能性,所以用不着叙述。”他在《物种起源》第八章“本能”里又说:“在此当先说明,我不拟讨论智力的起源问题,正如我没有讨论生命的起源问题一样。”[4]167、187

  令人遗憾的是,达尔文在150多年前不肯研究智力起源与发展的问题,至今仍然成为生物学(主流学派)的理论禁区。我在2004年正式创建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以来,明显的感到这个生物学理论禁区的森严壁垒,它甚至把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视为洪水猛兽,恨不得拒之千里之外。例如,某些生物学论坛封锁有关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的内容,某些生物学刊物拒绝发表论述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的论文,某个著名的互联网搜索引擎人为压缩关于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的词条数量,等等。但是,《生命智力简史》仍然勇闯生物学禁区,历史将证明《生命智力简史》的问世,无异于是引爆了一颗全面提升中国国家软实力的精神原子弹,从而拉开了21世纪中国人重构人类知识体系的大幕。[8] [9]

  综上所述,生命智力不仅是哲学之母,同样也是所有的知识体系之母,所有的科学体系之母。从这个角度来说,生命智力学乃是所有人类学问之母。

  参考文献

  [1]王红旗,《生命智力简史——生命智力学与智因进化论》(A BRIEF HISTORY OF LIFE INTELLIGENCE)[M]。美国学术出版公司(Academic Press Corporation)2012年6月在北美地区出版发行。

  [2]王红旗,《生命智力简史——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繁体字版[M]。香港:光道新世界国际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3]王红旗,《生活中的神秘符号》[M]。北京:中国华侨出版公司,1992年。

  [4]达尔文,《物种起源》[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年。

  [5]帕斯卡尔,《思想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

  [6]王红旗,《神秘的星宿文化与游戏》[M]。北京: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1年。

  [7]王红旗,《宇宙的重构》[M]。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7年。

  [8]王红旗,《重构人类知识体系,发现当代诸子百家》[J]。墨尔本:汉声杂志,2009年1期。

  [9] 王红旗,《国家决策层:科学理论话语权是中国软实力的战略要件》[J]。墨尔本:汉声杂志,2010年2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世界的希望,在于与炎黄子孙的觉醒!我们将用行动向世界证明!
    2013/1/6 13:41:34
  • [3楼] 评论人: 黄松明  查看评论专辑
    人才利用:
    一般老百姓出的人才有教育局垄断按分数制、等级制划分。
    一个国家的崛起应有自学人才按能力制尽快利用问题。
    2012/12/26 13:13:15
  • 智力是社会现象,人类的大脑是提供有能力进行智力博弈的“信息容器”,但要产生离开个人大脑的智力产品,才能够把智力传送到其他人,和延续到未来的无数代人类。
    我们现在中国的人口至少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一百多倍吧。我们的大脑智力应该不会输给二千多年前的古人,即假定现在我们的大脑能力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一百多倍,但为什么当时能够出现那么多的大学问家,而现在难于出现呢?
    我们的大脑智力应该不会输给西方人,为什么英国在17世纪只有六百万人口,却能够出现诸如牛顿、虎克的大科学家,而我们当时是在明朝末年,却输给人口只有百分之一的满族人。是我们没有人才和军事技术吗?非也,但我们的大将袁崇焕虽然能够打败满族军队,却死在自己人手上,而且死得很惨。
    在20世纪我们好容易才出现大人才毛泽东,但我们现在怎样说他呢?如果我们的精英能够掌握毛泽东思想,2003年的非典事件只是一件小事。我写的《流行性感冒的故事》就是分析禽流感和非典事件,但就是在这个“国际大都市”,中国人并不爱进行智力探讨活动。香港是非典的重灾区,而我们是支持当时香港卫生部负责官员当世卫总干事。
    现在我们的精英像填鸭那样,要我们的下一代接受“60年代饿四千万人”的说法,而这种说法无论在逻辑、历史、人证“方面都是极度荒谬,为什么却有那么多人,包括袁隆平也昧着良心呢?
    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华复兴就不能好的开始。
    2012/12/26 12:44:22
  • 楼主的人文学说博文,引发了一点思绪,借此简述,以为探讨。人文学说对人类历史进程的延续或推动,显然起着极大的作用。在曾经的人类进程中,世界绝大部分的、主体的人类社会都自然地形成了“神灵”性的人文理论及人文社会。随着人们对社会事物认识的不断提高,自然产生了诸如西方的“文艺复兴”,尤其是“唯物论”、“进化论”等等的人文理论,取代了“神灵”人文理论作为延续或推动人类社会进程的主导作用。值得注意的是,那些取代并起主导作用的人文学说,有个共性:即都具有以“自然科学”为依托的性质,也就是说,近、现代的人文社会学说,能够在现实社会中起主导作用的,基本是需要自然科学为依托或为自然科学所佐证的。  或许我们对当今的世界存在形式认识或感觉不满意,甚至很不满意,但若想改变以往主导社会的人文学说,就需要产生全新的,并被全社会“自然”接受的社会人文理论。  当今包括我国的儒释道等等及西方众多的社会人文学说理论者们,也因认-觉上的不满,而进行着理论上的追求与探讨,但必须正视的是:所探讨的理论,绝不会是简单的人类社会的回归,而是对现行“自然科学”依托下的人文社会理论的“更自然科学”化、“超自然科学”化。这种要求对“马列毛主义”同样如此。欢迎讨论!
    2012/12/26 10:52:10
  • 满江红 钓鱼岛自古属中 百年屈辱誓雪清
    九.一一日寇宣布钓鱼岛国有,发动第十一次侵华战争。愤慨不已。
    恰逢日寇炸死我祖母七十五年祭日,作诗铭志。

    钓岛怒涛,声声吼: 自古属中。
    百年恨,甲午蒙耻,日寇逞凶。
    八国联军倭打头,十次侵华留血证。
    八一三,屠我亲祖母,仇难平。

    战败国,真无耻;
    掳我岛,实太狂。
    中国人,再不忍受欺凌。
    亿万军民一条心,百年屈辱誓雪清。
    敢动武,飞弹先斩首,再核平。
    2012/12/26 8:53:0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网名重构。1946年10月出生,河北唐县人,大学学历。曾就业于农村、企业、政府机关,从事过民间科研信息开发,研究领域涉及天文、地理、历史、哲学、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文化、文学、军事等,注重从自然科学角度研究社会文化现象,注重利用交叉学科知识分析解决宏观和战略课题,关注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弘扬,创办北京山海文化企划苑。已出版《宇宙的重构》、《符号之谜》、《灾祸与生存》、《神秘的星宿文化与游戏》等著作。

电话51843850 信箱jdtdshj@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