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新福利社会
2012-12-22
字号:

  前段时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会见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欧方院长佩德罗?雷诺教授,会见中雷诺教授向习总书记建议中国应通过创新来解决社会福利问题并且希望中国优先考虑这一问题。确实如雷诺教授而言,中国需要优先考虑社会福利问题,而且也必须通过创新来解决福利问题。

  福利经济学是由英国经济学家庇古于20世纪20年代创立的。福利经济学认为国民收入总量愈大,社会经济福利就愈大;国民收入分配愈是均等化,社会经济福利就愈大。因此经济福利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取决于国民收入的数量和国民收入在社会成员之间的分配情况。福利经济学要求富人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也提出了累进所得税等调节社会贫富的政策主张。

  但福利经济学的这些主张遭到了很多贵族经济学家的反对甚至是否定,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帕累托,帕累托提出了“帕累托最优”定理,即在不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情况下,使某些人的处境变好才是最优的。通俗的讲,就是如果要增进穷人福利的同时,绝不能损害富人的利益。帕累托这一难题震慑住了福利经济学研究的推进,后来福利经济学变沿着帕累托的思路进行研究,将研究重点放在了对既得利益者的补偿问题上,但事实上如果要既得利益群体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又要补偿他们,从根本上是矛盾的,举例来说,如果在对巴菲特进行征税的同时又对巴菲特进行补偿是不可能的,“帕累托最优”定理横空出世后,其实福利经济学发展也就近乎停滞了,至今再也没有太大的发展。

  但福利经济学与福利国家建设从来就是两码事,后者主要源于现实的需要,德国的俾斯麦最先在世界上建成社会保障型国家和北欧成为福利国家的典范几乎没受到福利经济学的任何影响,美国进行伟大社会建设也是如此,此后尽管福利经济学停滞了,但是欧美的福利国家建设却狂飙突进。

  但福利社会理论也并非完全没有进展,比如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哈佛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斯提出了“公共贫困”的概念,他痛斥美国人在进行大量奢靡浪费的同时却吝啬于拿出一部资金改善社会公共服务,他这些批判也确实说到了美国人的痛处,也激起了强大的社会共鸣,随后美国变开始了以消灭贫困为代表的伟大国家建设,而美国总统约翰逊的伟大社会建设演讲稿也是请加尔布雷斯帮忙起草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保守主义的年代,欧美进入了削减福利的年代,而九十年代则是反思的年代,九十年代最有代表性的是吉登斯的思想,他认为福利危机不光是钱的问题,现代社会是风险社会,现代化程度越高,社会风险越大,政府在提供福利的同时要增加民众的抗风险能力,比如对待失业,不仅要提供失业补助,更要对失业者进行培训,吉登斯这一崭新思想立马得到了布莱尔、克林顿、施罗德一波领导人的赞同,并付诸实现。

  而在中国,贫富分化也日益严重,2006年经济学家郎咸平提初“让不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前提不能是其他人更加贫困”,在当时也掀起一股旋风,郎咸平这一对帕累托定理的反向运用可以算是世界范围内对“帕累托最优”定理诞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反击。

  二十一世纪前十年也是保守主义的十年,减税与社会福利之间不可调和矛盾最终导致了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后,世界再次讨论这些问题,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提出“人才主义”其本质也是基于吉登斯的风险社会思想。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则主张通过国家的机制设计让资本主义也为穷人服务。

  而笔者在2011年提出了新福利社会的概念,也就是低生存成本型社会,低生存成本型社会主张从降低民众生存成本的角度来改善民众的福利,是一种着眼于在不同消费方式之间进行平衡的分配方案。比如笔者将消费分为生存性消费、享受性消费和奢侈性消费三种,政府应该通过税收等手段提高奢侈型消费和享受型消费的成本,从而降低生存性消费的成本,低生存成本型社会模式并不要求在不同人群之间进行财富分配,这样也就避免了福利经济学研究所经常遭遇的伦理困境,笔者这一理论也日益得到有识之士人的认可。

  而笔者新福利社会所主张的低生存成本社会模式与吉登斯的风险社会理论也有承接关系,吉登斯主张通过人才增强民众的抗风险能力,而笔者则主张通过降低民众的生存成本来降低社会风险,因为现代社会的风险很大程度上都可以归结为生存风险,如果民众的生存成本降低了,相应的社会风险也自然就降低了。

  总之,福利社会是人类发展的趋势,倒退是没有出路的,而创新这一模式才是正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7楼] 评论人: 自由共富   查看评论专辑  说的好!
    2012/12/23 6:29:13
  • 什么狗屁福利社会、小康社会、打造中产、做大蛋糕、分好蛋糕、共同富裕……这些都是花哨的噱头,政治骗子的政治谎言、骗子伎俩!
    中国劳动人民需要重新夺回的是权利:劳动权利,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劳动权利,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体面自主的劳动权利!
    劳动创造幸福、劳动创造一切!
    劳动权利的保障就是权力!
    2012/12/23 6:04:23
  • 看了楼下自由共富的言论,大家可以明白,为什么极左不得人心了,右充其量只反贪官而决不会反皇帝,你却自以为是革命者,恭喜你可以上井岗山了。
    2012/12/22 20:12:19
  • 中国人说的,什么福利不外乎羊毛出在羊身上,一方面福利是由每一们公民所造,别一方面,所有自然资源是全国人共有的。政府应该明白,所有的中国人,不光政府官员们享有福利的权利。任何人无论在何等情况下政府都有义务为他生存提供必要条件,即都应该享有一定的福利待遇。否则这样的政府就是霸占人民的权益。
    2012/12/22 17:39:17
  • 中国的福利要创新应该学习先进的高福利国家的经验。人不是牛马,不能快马加鞭就能更快。中国目前的很多地方政府应该向一些企业学习,要懂得人必须有一定的文化才能更好更长久地发展进步。
    2012/12/22 16:34:29
  • 老温早就明白了,公不公证不是面包的大小,是在于人人有合理的份,不在于有权就多分点。如果这样的化,就明说:老大有权应该多点,老二心子黑点就多抢一点,老三就多赖点,老四.......老十(实)应该最少。
    2012/12/22 16:09:07
  • 所谓福利社会,高福利国家,其实应该是社会主义的中国。绝大多数政府财政收入应该用于民生。然而中国目前的绝大多数财政收入并不是用于民生。大约有60%是用于占总人口只有8%的政府部门,比如政府人员的工资福利待遇,以及三公费.....。35%用于不合理占总人口5%的民生福利,比如极不公平合理的绝大多数社保、低保、住房补贴......。只有5%才用于了占总人口5%真正的民生福利,极端困苦的弱势群体仅仅用于保命。
    2012/12/22 16:01:21
  • 降低国民生存成本是一项国家福利。支持楼主。只是楼主的设想在现实中是不能实现的。而且现实情况恰恰相反——生存成本太高(住房、医疗、教育、日用品价格等)。
    2012/12/22 15:50:04
  • 自由共富,你说,现在主流社会主义左派的水平就这些了。中国的主流左派似乎在统一、集体倒退,从实现共产主义,转而退到只是要实现一种福利社会了。 这话你错了,从我的老百姓眼光看,其实是左派进步了。为什么?因为老那样左下去没人疼没人爱了。所以,只能改一下原教旨主义了。虽然从个人说是悲剧,可是从老百姓看,没了左捣乱倒是好事。
    2012/12/22 15:41:44
  • 楼下的这位老夏老师,又在空谈了,现在的问题是,面包都没有做大,你就又跑出来分面包了,还想什么分福利,政府不给,你就变成想和社会要了么?记住,当务之急,还是要发展经济,让老百姓自己有钱,比什么都强。——你们这些人就知道天上掉馅饼,怪不得老想共产主义,老想福利社会,老想不劳而获。是呀,每月拿月资是比上班爽。可得有人给呀。
    2012/12/22 15:32:13
  • 偶从1992年就开始的与正在不断与时俱进构建与创新的正是这样一种:社会化主体民生福利保障模式、人民主体全民共建共享的社会民生福利待遇社会化保障方式。
      社会福利成本的实质就是社会生活成本,所以降低社会经济成本的主体性要素社会生活成本就是降低:社会福利保障成本。当然就是构建一种:低成本社会福利体系与模式了。上学贵、看病贵、住房贵就是实实在在的社会生活成本、社会保障成本、社会经济成本。不解决民生三座大山(即社会民生成本难题)难题,一切都是:浮云!

      所以我赞同楼主的:新福利社会与低成本福利社会的思考、提法与构想,但是楼主的解决思路与具体办法基本可以说是是无效的。
      请各位记住:是社会福利主义,不是政府福利主义!
      社会是社会福利的主体,不是现实的各级政府是社会福利保障的主体!
      社会民生福利保障主体的现实性错误导致了我们现实的世界性社会经济危机、困境与老大难的:民生三座大山难题!
      改变主体,破旧立新!一切将截然不同与焕然一新!
    2012/12/22 14:19:51
  • 如果把福利寄托在货币上,是肯定无法实现高福利社会的。因为现在的货币不仅仅是劳动力的价格,还要承载一切历史和现实的资产、资源。但若将货币仅作为现实劳动价值的衡量标准,则在今天生产力条件下,人人都能获得充分的福利。
    2012/12/22 10:41:4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现担任英国牛津大学东西方战略研究中心顾问,中国新财税主义三十人论坛发起人,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栏目嘉宾或评论员,同时兼任美中经济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北大青鸟金融学院名誉院长,中国股市意见领袖三十人成员,《现代国企研究》杂志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镇江市京口区政府经济顾问等社会职务,同时也是新华社高端访谈嘉宾,中国ted大会演讲嘉宾等。高连奎研究成果多次得到包括政治局常委在内的高层领导重视,其代表作《中国大形势》在凤凰卫视《问答神州》栏目中得到了中国出版业最高领导国家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的特别推荐。其作品《中国大趋势4: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得到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局长李连仲高度赞誉,成为国家部署未来十年的重要参考,近著《反误导》和《美国政经通史》也得到高层领导重视。 高连奎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多次受邀为国内外机构或人士提供咨询或授课,国内如北京市委讲师团,云南省委省政府,国外如华尔街顶级对冲基金公司,世界最大主权基金挪威中央银行,新加坡驻华大使馆,英国剑桥大学等,也曾为美联储货币委员讲解货币政策,并多次受邀与包括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加拿大前总理克雷蒂安,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等世界级政要一起参加活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