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某地区饿死的人特别多”说明饿死三千万是谎言
2012-12-19
字号:

  其实我在前面已经写过一篇文章,讲到就是要河南,1942年饿死三百万人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人如果觉得食物不够了,他会逃荒的。因此,受灾的地区一定会向其它地区逃难。就哪怕是什么强征得多了,也是这样。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某地区饿死的人特别多”那在六十年代就肯定是谎言了,只有某地区的人逃出去的人特别多的事情。

  你只需要将心比心,假设你全家住在一个地方,口粮眼见着不够了,这一年还有六个月,可是你家里只有一个月的粮食,你能够不提前想办法?不会傻乎乎地呆在家里等死吧?那一定是要逃的。我小时候反复地受到宣传什么“逃荒要饭逃荒要饭”,就是指的这个意思。

  因为中国的地方很大很大,跑老远老远都可以,而且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只要逃出足够的远,就是有可能保命的。尤其是新中国的道路交通变得越来越方便,能够在短时间内逃出的距离越来越远,这都导致了不可能出现一个地区饿死的人特别多的情况。

  通常是这样,你自己自我想想就知道,如果你现在的口粮就够吃一个月的,而眼见着未来六个月都不可能有收成,那么你不会说是吃完这一个月的粮食开始逃难,而是将这一个月的粮食作为路上的干粮,现在就出发。

  当然也有逃难的过程中饿死的,这里最关键的就是社会治安,抗日战争那会儿饿死了十万人左右,主要还是因为逃荒的人带的粮食被路上的土匪抢走了。实际上后来汤恩伯所部也不是被农民缴械了,而是被土匪缴械了。

  而六十年代的社会治安是良好的,所有的人都相亲相爱的,许多比我大一个辈份的人一说五、六十年代,那都说那个时候的人的道德最高尚。因此,一个逃荒的人被抢走粮食的概率是极低的。而且,他要饭要到的概率是很大的。

  当时有大批的河南人逃荒逃到新疆的,甚至我怀疑其实是组织上组织了一大批河南人去新疆。

  关于这一点有一个小说家叫张贤亮的说的还都是一些事实,主要是他写的小说《肖尔布拉克》专门就讲了一个河南人逃到新疆的情况,而且是一下车就有许多人围上来招工,而招工的人大声嚷嚷着做“广告”,说是谁对吃不完的大米白面有仇,就别到我这儿来。我对这部小说的印象还是很深的,建议大家看一看,反正网络上现在什么小说都可以看得到。

  当时如果有一个人真的要死了那有一条路就是去找解放军的驻地,解放军是肯定不能够容忍老百姓在他面前活活饿死的。当时的解放军都是有许多教育的,那些教育都是见到人民群众有危难就要去抢救的。当时宣传得最多的是一个获得金日成特级勋章的一个志愿军战士叫罗盛教,为了抢救几个落水的朝鲜儿童的生命就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实际上解放军的这个传统是一直延续到了改革开放以后的,就在前几年就有一个解放军的中尉见到一个女子因为轻生跳下大桥,于是他也跳下去,女子被救了,他却被淹死了。

  当时的解放军就反复地动员号召大家尽可能节约出粮食支援灾区,因为这是共产党的传统。

  因此,要说饿死三千万是全国各地区均匀地饿死,那还有一点“道理”只不过违反统计学的抽样调查。而如果说某个地区的人集中饿死了许多,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粮食配给制是在全国最严厉地实行了的,而且大批的灾民还逃往南方。我当时虽然年龄小,但是南昌市里来了特别多特别多的要饭的,那倒是有很深的印象。

  而对于南方来说,大规模地饿死人就相当不可能。因为我从小的印象就是我的周围都是绿色的,光是我上学穿过的人民公园,那里面一半是种了花,但是公园的另一半,面积奇大,是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茅草。那个时候我记得一到傍晚,就有大量的男青年骑车带着女青年进公园,然后就进入那片茅草中。我们小孩子有的时候喜欢捣乱,会跑到茅草丛中吓他们一下。

  而我住的楼旁边有一个天然的巨大水塘,我每天其实都是伴着蛤蟆和青蛙的叫声睡的。而当时的集市上还有人卖青蛙,老师教育我们说青蛙是益虫因此吃青蛙不道德。可是我们家当时好象就是经常不道德的。杀青蛙的时候是一刀砍掉它的头,然后它的四肢还乱蹬。那个水塘里还有许多螺蛳,也是集市上有卖的,我们不会捉。要说绿树绿草,中国的南方从来就没有断了绿色,因此,如果真的有饥荒,树叶其实都是可以吃的。我们家里我还翻过一本书专门讲桃树叶柳树叶等各种树叶的烹调技术。当然那肯定不好吃,我们家也没有试过。

  可是有一种树我在江西是光听说没有见过,第一次见是在文革中我家搬到山东省德州市,我们的新家旁边就一棵巨大的榆树,我第一时间就爬上去,摘了一些叶子吃,是咸的,并不太好吃,但是书上说的不错,确实是可以吃的。那棵老榆树的年龄少说也有二十年以上。但是当地的小朋友是不吃榆树叶的,他们觉得我傻,他们认为榆钱嘛还可以吃一吃。

  那有人会说那个地区之所以饿死许多人,是因为不让人逃走。但是如果要做到这样,你必须拉上铁丝网才是,否则根本不可能。就说改革开放后的1984年收容遣送办法,当局是认真地要把所有的农民遣送回乡的,事实证明那是无用功。

  尤其是,当大规模的人民逃难的时候,共产党是从来不动枪的。香港的反共报纸反复宣传,也得承认解放后几次冲关,共产党是不开枪的,不是说动不动就听到枪响的。解放后新疆有五万多人逃到苏联境内,跑了就让他们跑了。因为当时毛泽东的《论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是全党学习的,对人民内部矛盾只能说服不能压服压服的结果是压而不服,这句话我当时都听得耳朵里生茧了(当然这是一种比喻)。

  因此不可能当时为了要粮就要把人吊起来打的。如果共产党真的这样做,那也不可能夺取政权,那蒋介石反攻大陆早就成功了。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被吊起来打了,要知道人都是聪明的,那还不炸了营?拼命地四散奔逃?

  而且,把人吊起来打是一个体力活,为了一点粮食那么打人是不值的,如果他是一个大富翁吊打一通能够得到几两黄金,那才有点值。否则你雇谁来打,打了人他就得罪了人,得罪了人以后他怎么混?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怎么可能打?

  而且当时的模式是生产队统一生产出了粮食,然后再决定缴国家和分给各个社员,因此征粮的对象是生产队,而不是各个社员,又怎么可能把社员吊起来打逼问粮食的下落?最多也就是少分甚至不分给社员就是了。

  而一说到生产队长,我妹妹当年是在河北武清县太子务公社太子务大队的一个生产队当队长的,而且是她是下乡去了六个月就入了党且当上了队长,还是民兵排长。我也去看过她几次,那她是从来就没有被训练过要把社员吊起来打逼问粮食下落的。我这里都已经把地点说得很清楚了,诸位网友是真的可以去那个地方调查的。

  当时她为什么当上生产队长?因为原来的队长不愿意干了,因为和别人的矛盾,怎么也不愿意干,上级也发愁,我妹就站出来说他不愿意干我愿意干。再讲一下我妹,她是一个其丑无比的人,主要是身体相当粗壮,我看一个男的未必打得过她,满脸横肉,但是确实不会打人。不过你要找她打架也不一定能够赢。当时社员们一听,啊?哦原来你愿意当队长啊,太好了太好了,上级也正在犯愁,没有人愿意当队长,有这么个人愿意当队长,这可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了。其实我的看法是,当地的社员都认为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因为本地的人当队长吧,有许多亲戚,关系不好处理,如果秉公办事,不照顾自己的亲戚,那就把亲戚都得罪了,如果照顾,那就把其它的人得罪了。而我妹去那儿,没有什么亲戚,因此说什么话没有人会有这方面的闲话。

  我妹现在在北京是研究员,搞微生物的,直到现在她原来下乡的地方的乡亲们还经常来看她,而且最经常的,倒是那个不干了的队长的妹妹。所以她没有得罪什么人。

  所以台湾省的网友什么都不懂,就瞎编乱造。但是这也难怪,因为,大家也需要体谅就是,台湾省的人也害怕被大陆给和演了,这种事情真的有可能发生的。因此他们为的坚定反共信念,就必须反复地造这些谣来安慰自己,否则社会真的价值观乱了套,那也是一种不稳定。所以他们来强国论坛捣乱,还真的有可能是自卫。否则台湾省的人民知道了真相,这当局也不好办。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曾希圣第二次检查一万多字,内容是围绕安徽在大跃进时期主要是1960年人口大量非正常死亡情况的方方面面展开的。曾希圣在检查中说:“七月石关会议(指1961年7月在岳西县石关召开的中共安徽省委扩大会议),各地汇报1960年的死人数字(他不说非正常死人,而是笼统地说死人,死人有正常和非正常之分,石关会议各地汇报的是非正常死人数字——笔者)是二百二十一万八千二百八十人”,“当时我和桂林栖、郑锐、邢浩(分别是省委书记处书记、省委秘书长、公安厅长——笔者)四人研究,他们说不要再核对,就这样上报吧。但是我没有接受他们的意见,提了一些疑问……结果把原汇报的数字缩小为一百一十七万多人,扣除重报数字九万三千一百六十八人,扣除了五九年死亡的四十八万六千六百九十人,这在报告附件中都说明了。这个数字决定由公安厅上报,并作为省委向中央上报的附件……另外,一九五九的死亡数字,没有上报党中央,这也是我的责任。”

    1962年5月12日,在中共安徽省委全体会议上,把过去弄虚作假的人口统计恢复正常,结果显示:1959年底安徽人口总数为34265037人,1960年底安徽人口总数为30425058人,比1959年净减少3839779人;1960年安徽非正常死亡人数仍为2218280人;1961年,安徽人口总数为29876855人,比1959年人口净减少4388182人。这组数据已经作为官方正式数据载入史册。
    博主发表此文,你的良心何在?
    2013/1/4 0:31:33
  • 和[48楼] 评论人: dinglimin
    农村包产到户最大程度的释放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勿容置疑,但是,把新中国搞建设的前后几十年搞切割对立,迷信于一包就灵,一私有化就万事大吉就是偏执教条了。
    过度私有化的后果就是加剧两极分化产生矛盾尖锐化,社会组织碎片化,国家一盘散沙,如此,我们又怎么应对内外矛盾?民族复兴又何从谈起呢!
    2012/12/22 19:00:20
  • [50楼] 评论人: dinglimin   查看评论专辑:
    你罗列的各种腐败现象,都源于官商勾结,也就是说,都源于政府(官员)直接插手经济活动。
    *********
    官商勾结是现象,根源是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背离了共产党人的宗旨和信仰.需要自我救赎,而不是放任自由泛滥。
    2012/12/22 17:48:40
  • 52楼:你是个典型的盲人摸象型。你没有宏大的全面的历史观,你就不要戏说了。
    2012/12/22 12:45:28
  • 回47楼:
    你罗列的各种腐败现象,都源于官商勾结,也就是说,都源于政府(官员)直接插手经济活动。大跃进年代,政府直接插手经济活动导致了大饥荒。今天分析造成大饥荒的原因,是要说明当前我国各种社会经济乱相,仍源于官商一家,不过,不同时代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当年导致了大饥荒,现在导致了广大百姓买不起房、租不起房,贫富差距巨大等。
    解决了政府直接插手经济活动的问题,其他问题迎刃而解。
    2012/12/21 23:49:54
  • 丁博主您好!
    说老实话,我对这样的讨论没什么兴趣,要不是你的帖子把页面撑坏了,我是不会过来搭茬的。
    我想你还记得,我一开始就问你“转帖这些文章是什么意思?想说明什么?”,你好像也说过要让亡灵安息,但你并没有这样做。
    中国的古圣先贤告诉我们:“恩欲报,怨欲忘;报怨短,报恩长”,今天把五十年前的那段历史老账翻出来,除了煽动仇恨,挑起内讧之外,我看不出有什么正面的效果。
    我说的那段话,并非针对那位作者,当然也不是针对您,但的确有人在干这个卑鄙的勾当。
    你好像没有认真看43楼的内容。
    有关这个话题,鄙人暂时不会进一步参与讨论了,就说到这里。
    2012/12/21 23:37:26
  • 关于60年前后饿死人问题争论几年了,至今也没有一个让人信服的说法。某些人热衷于此,一再挑起争论是什么意思?难道现在的腐败、金融安全、贫富差距等等问题不重要吗?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没有可以追究问责的错误吗?
       某些人专注纠缠毛泽东在所谓饿死人问题的责任,到处拚材料。视而不见刘邓在饿死人问题上的过错与失误?要知道那时中央有分工,毛是二线,刘邓周才是一线工农路线真正操刀者。
       三年灾荒出问题后,毛及时调整改正,提出了许多可行措施与方案,并开展自我批评,承担了“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领导责任,体现了一个政治家敢于担当高风亮节。
        反过现在来看,改开30多年出现多少问题?已造成多大的失误和损失?官商勾结,贪腐盛行;公德崩溃,道德败坏;溅卖国企,工人下岗;外汇美债贬值,金融主权被美元绑架等等。有人站出来说错了吗?有人出来承担责任吗?什么“体制问题”,什么“改革阵痛”,实际上都是骗人的鬼话,能掩盖无能、无知,无畏地损公肥私罪责?
      皇帝时代饿死人少,蒋介石时代饿死人少,毛泽东时代饿死了3000多万人。是事实吗?实际上无非是要证明毛泽东有多么大的罪恶,无非是要倒掉百姓怀念毛泽东的这个民族精神灵魂,进而证明公有制体制不好而已。
        资本主义体制就好吗?孙中山、蒋介石时代不是试验过了,今天的“特色”与那个时代没什么差异。
       改开以来,公有制的经济基础基本完蛋,剩下为数不多的国有企业也是官僚买办企业,或被国际资本持股陆续外卖中。当然,还留有风雨漂摇中的那个挂羊头,卖狗肉的“特色”招牌,以及国家机器与执政体制和地位。这恐怕就是某些人借挑起争论饿死人问题要害。
       奥巴马说过:中国人不能过上西方人哪样的富裕生活,因为地球资源有限,只能保障他们,中国人要生活富裕得另想办法。我们有什么办法吗?资本主义能救我们吗?
        “汉奸哲学”、“洋奴哲学”、“厚黑哲学”汇集构成某些人的民族劣性,他们逢毛必反,逢中必反。
         中国地域大,民族多,有13亿多人口基数,各种社会矛盾,各种利益诉求,各种政治主张等难以统一思想,但作为中国人起码得站在爱国家,热爱民族,维护本民族根本利益上思考问题。
       饿死人问题争论几年了,大家现在基本上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在争论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还有可能上坏人的当,我们还是多关心社会现实中的国计民生吧!
    2012/12/21 22:48:39
  • (续)
    我谈大饥荒,一是用自己的见闻介绍那个年代的情况(实事求是是研究问题之魂),二是我认为,高层领导人没有意识到大饥荒的危害,这从我国选择的经济发展方式可以说明,即,我国仍然选择了1958年大跃进的发展模式,不过,现在不叫大跃进,叫跨越式发展。当然,我也希望中国经济腾飞(大跃进、跨越式发展),但不能采取政府直接插手经济活动的方式进行,因为政府大量插手经济活动,即亦官亦商,必然产生制度性腐败,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现在暴露的大量社会矛盾,就是政府大搞招商引资,倒买倒卖土地等造成的。
    理论上讲,政府插手经济活动从中获取暴利,最终要消费者买单才能套现,实际操作时有一个时间差,如,看似政府卖地是赚开发商的钱,实际是通过开发商未来几年销售房子时,赚百姓的钱。将房地产作为一个系统进行分析,说明政府获取的利润,是用公权力赚百姓的钱。
    我认为,除了政府必须介入的领域——国防、航天、开发矿藏资源的上游产业、部分公共设施等,政府不应大量介入各种经济活动,而应通过税收获取收入,通过制定的税收制度和税制体系,调节社会财富的分配。
    如上述的话,我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将大改观,科技创新、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升级等,将出现质的飞跃。
    2012/12/21 22:40:06
  • 回复43楼:
    在我了解的信息中,提出大饥荒大量饿死人是杨继纯写的《墓碑》。
    几年前,我在网上看到这本书的简介,得知此书讲了我的家乡(四川荣县)发生大饥荒的情形,这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是上书店买,但没买到,网上买也没买到,因此,至今我也没有看到这本书说了些什么,只是从批判《墓碑》的文章中了解了一些杨继纯对大饥荒的介绍。我在那个年代的亲身经历,让我相信杨继纯关于大饥荒的介绍基本属实。
    那么,是否像老汪说的“五十年之后的今天又有人把这个问题炒热,恐怕不只是为了反思这么简单,而是别有用心”,与“日本侵华战争的死亡人数来做比对,进而得出谁比谁更残忍这样的结论”?
    这里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人们脑子里构建了一个社会主义制度优越的框架。有了这个预设并牢固地刻在人们的脑子里,就会认为谈大饥荒是给社会主义摸黑,由此推论和联想,就会认为这些人是别有用心。拿《墓碑》的作者杨继纯来讲,这几年他也发表一些文章,从中可以看出,他怀有一颗赤子之心,并非别有用心之人。
    至于认同了大饥荒的危害,怕动摇执政党的合法性,则是多虑。中华民族是一个温顺的民族,这个民族不管经历了多少苦难,政府给一个好政策,安排一个好制度,人们就会感恩戴德,就会原谅决策者的过失。譬如,当年的“大包干”让耕者有其田,让全国人民吃得饱以后,没有人去追究政府的过失。
    以史为鉴,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才能使中国经济进入良性发展的轨道,这时,谁还在乎国际舆论的压力。现在,国际舆论无时不在兴风作浪,动摇了中国屹立于世界的东方吗,没有。
    所以不必预设困境,妨碍我们治疗内部创伤。毫不夸张地讲,不去除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弊端,中华民族不可能实现伟大复兴。

    补充一下,革命前辈设想的社会主义社会确实是最理想的社会,但,研究社会不能只看赋予这个社会什么名称,而要看具体内容,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分析,以能否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生存权来判断(最基本的生存权是拥有衣食住行的权利)。
    2012/12/21 22:25:00
  • 回43楼:
    老汪您好!
    我点击“修改评论”进入,不像昨天那样,有“修改”的提示,因此,我修改不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另外,我不会修改链接地址。
    要么,请管理员帮助一下。
    2012/12/21 17:17:16
  • 丁博主您好!
    请将28楼的链接地址修改一下,分成两段,免得再次被删。

    有关饿死人这件事,我想没有人否认,而且党和国家是有过充分的反思的。五十年之后的今天又有人把这个问题炒热,恐怕不只是为了反思这么简单,而是别有用心,说白了是把矛头指向毛主席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为所谓的政治体制改革添加正当性和合法性。

    我想,有关饿死的人数之争的起因,有非常重要的一条,那就是用它来和日本侵华战争的死亡人数来做比对,进而得出谁比谁更残忍这样的结论。我想象不出有什么比这更歹毒,更无耻的。

    我们讨论问题,不能离开历史大环境,新中国是在多年战争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当时的中国非常羸弱,紧接着又举全国之力和美国人打了一场朝鲜战争,同时国民党随时准备反攻大陆,然后又是中苏交恶,苏联停止援助,撤走专家,再加上三年自然灾害和政策的失误,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发生那样的饿死人的惨剧可以说是在所难免的。

    说发生这个惨剧的原因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没有错,但如果把人祸都算在共产党,算在社会主义制度头上,那是很不公平、也是很不道德的,在人祸里面,有美国人之祸,苏联人之祸,国民党人之祸。

    顺便说一句,我小时候看过一些安徽老家的县志,那上面记录了嘉靖年间,我们那里曾多次发生“人相食”的事件,而六零年前后大饥荒的年代,我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情。
    2012/12/21 16:47:10
  • 2012-09-30发表的两个跟帖已经论述了。
    你看不懂是你的思维方式与我不同,还是各得其所吧。
    2012/12/21 16:41:2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没事想在网上发议论,但不想交朋友。我写的所有文章版权放弃,本人在草根博客上的任何贴子,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