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重新统构是消除“四大病患”的一解百解之方
2012-11-16
字号:

  总的来说,我们和我们之前一两代人所经历的坎坷与变乱,都是因为中西两大文明碰撞所引发的种种问题而造成的。今日中国,在一切孤立的、突出的、能通过单一手段解决的问题,几乎全都解决了以后;在越来越多的人都将关注的目光,紧紧盯住为数不多一些深层顽固、直接关联着根本体系制度的问题之际,想要再通过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地革命与改革,直接铲除和解决这些不同性质的疑难问题,注定是不会取得什么显著与根本的成效的。

  我的看法是,百年治乱之后留给今天的、尤为凸显的重大疾患和深层问题,总体上与我们的亦步亦趋、自我迷失以及体制架构紊乱、总体重心偏失等,是有着直接的密不可分的关系的。也就是说,精神思想之乱不治,当今中国社会整体、全面的迷失偏失,便不可能得到根治;而自我迷失与总体偏失不治,则一系列相关联着的顽疾难题,也就不可能最终得到有效地解决。这不是语言与形式的逻辑,这是客观现实的内在逻辑!

  依我看,当今中国主要存在着根本性的“四大病患问题”。首当其冲的“第一大病”,便是全社会上上下下在精神思想上缺乏共识、左右分裂、秩序混乱、没有足以服众和聚合全民族的统一依循。“第二大病”,乃是源于精神信仰、思想价值混乱无主所集中突显出的,整个国家和社会体系制度的偏缺与错乱。“第三大病”,则是我们全社会在客观、公正、正确、理性地看待和对待自身文明以及各个阶层上,出现了走向另一个极端的严重偏差与扭曲。“第四大病”,才是广大民众最尤为关注、最耿耿于怀、最为现直接实的所谓贫富分化、贪腐泛滥问题。

  应该说,这“四大患”,每一“患”本身都是“一大乱”。而中国国家与社会,正因为显然存在着这“四大患”、以及类似一些让人有芒刺在背之感的系统性顽疾,所以,才久久难以摆脱被众多批判者与攻击者们摁在诊疗台手术台上,质疑着、批判着、挑剔着和定性为“患体”“病者”的境地;才总是无法像一个身体康健的正常人那样,出得医院去,摆脱掉“查治思维”的照射,全然自主地安排自己的一切,将更多的心力与能耐转而投向积极正面、更具建设性、更加振奋前行的发展征程中去。

  今天,我不想针对具体问题谈问题。我想从另一种角度,来谈谈中国当前社会突出呈现的这几大病患和问题,与我一再强调的精神思想之整合、统一及其体系化、制度化间,究竟有着怎样的规律性和逻辑性关系?我们今后应以什么样的正确路径与步骤,才能更加全面、综合、根本、彻底地治理与解决好这几个或以这“四大病患”为代表的同性质、相类似之各种问题呢?

  我有三点基本的看法:其一是,在这几大“病患“或问题中,按照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的排序,它们总体上呈现的是一种大与小、本与表、神与体、总与突之性状与关系。也就是说,在这“四大病患问题”中,以精神思想、体系制度的整体缺失与百般错乱,为最大、最根本、最深层,也最具核心统揽贯穿力。而因偏离自然综合理性观,因没有形成中正、全面、“一统”的意识形态与体系制度构建,所造成的社会不公、贫富分化、“官”“资”勾结、“腐患”泛滥、各不守道等问题,虽然确是最为现实、最为凸显、最为祸乱社会与绞痛人心的,但它们,毕竟只似毒疮、外伤一般,既比较明确直露、危害有限,易于掌控、易于找到针对性的治疗办法,也总是可以通过清理源头之最根本的努力,在“一解百解”的综合医治下斩草除根。

  其二是,在这“四大病患”中,存在着这样一种内在的规律与逻辑,那就是,第一个为第二三四个的深层核心与解决关键;第四个最凸显的“官”“资”“腐患”、贫富分化问题之解决,只有在第三第二、直至第一问题得到有效地解决之后,才能最终得到根本、完整与系统的解决。也就说,我们今天太多的人将关注的目光,齐刷刷地仅仅聚焦在贪腐、贫富分化等问题上,固然可以解决一些局部的、浅层的、突显的问题,但绝难从根子上彻底规避与解决深层的总体和全部问题。这种权宜之方不是不可以用,但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现前面是条“死胡同”。

  其三是,在这几大“病患”与问题的最高收口处,在需要解决好一种或一组更根本层面问题、才能带来接下来所有问题的迎刃而解上,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精神思想的整合统一,乃是一切核心之核心、关键之关键。甚至,她是我们一解百解一切“中国病”、所有中国国家社会问题的那个“一”、那个唯一总开关、那个最终总门径。--------有人将这称作“精神思想秩序”的治理,有人将这视为寻求“基本的共识”,有人将这看成是重塑新中国新时期的“意识形态”。不管怎样提、如何说,看到这个地方是最最重要的关节点、制高点,就是一种进步,就是一种更高站位与更正确努力方向的形成。

  可以说,中国思考的脚步,已经开始来到此关前了。这是令人倍感欣慰的。然而,我不能不说,即便在聚合到这一层面与关节点的思想者中,真正意识到和致力于唯一正确之全面、整个、总体、系统整合统合者,却仍寥寥无几,尚未形成具有一定主导能力的强大声势。我一再提整合、统合、共铸、统构,就是想让大家明确地认识到,无论马列理论实践、西式的现代化、中华文明传统,还是左派、右派、中间派;无论大家“崇毛”,还是“拥邓”;无论你更遵从古代、面对现实,还是立足未来,如果统统把眼光放长远些再进一步往前看,其实,我们最终只能够和不得不迈向的出路,都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以超越各自寻求更高,以全盘统合赢取“一构”。这人也就是我所谓的“统构”思想、“统构”概念、“统构”努力!

  国家必须统合,社会必须统合,中华民族必须拿出统一的精神信奉与思想遵循来,中华文明只能在实现整体的“统构”之后,才能抖擞精神、大踏步地迈进到自主发展与引领世界的征途上去。尽管,作为提早一步意识到中华文明“大有一套”的幸运儿,作为一名自认为发现与发掘出了一整套“中华之道”体系的独立思考者,我个人对未来中国之精神思想,在中华文明的台基上、以“一道”统合天下所有,充满了信心与期待,且已经做了令人倍受鼓舞的全面思考与整体架构。但是即便如此,在全面揭示与阐释出来之前,在取得广泛认可与普遍遵从之前,我也还是不想将自己所见强加于人。大家可以不相信升级和拓展后的中华文明之道,足以完成统合中西、马列等一切谱系与力量的豪言壮语;我们却怎么也不应该不将中国人精神思想的统一“统构”问题,当做是今后必须首当其冲解决的最核心、最重要、最关键之问题啊!不登上这种至高的层面,不去做这种开阔全面总体的思考,不能够将更多的心思与气力花费在这个最最关键的枢纽问题上,我们便无法早一天抵达“一览众山小”的“光明顶”!

  就全民族精神思想(包括理想、信念、价值、新文化取向等)的整合统一而言,无疑,我们肯定是需要一种能够超越中国早先传统、西方价值体系、马列经典构建等,最大限度地能够包裹、兼容、总揽、分置各方的立足站位和胸怀视界的。而可预见到具有这种潜力潜质者,其实,一定是非中华文明及其一整套知行体系莫属!最简单直接的理由就是,不管什么主义、什么价值观精神思想体系,要用中国人的头脑在中国的大地上达成整合“统构”,便一刻也离不开中华文明的土壤、现时代传承和生生不息的发展。更何况,在历史发展与社会实践中,中国毕竟还做出了一番同处、共生性质的初步整合(虽然西方一套多是生硬嫁接来的,虽然马列主义的理论与实践也多被用于暴力革命和人民解放时期)。这比之以西方体系或马列体系去统合全盘统合“三方洪流”,特别是比之让西方容纳兼合马列、让马列兼合容纳西方现代资本主义等势不两立的各自对立面,更加有理由与更加靠谱吧。

  就精神思想外化、固化、实在化的社会体系、制度、机制而言,同样如此。更偏重于学说构建与有限实践的马列主义,就不说了。在西方体系、制度、机制与中华体系、制度、机制的比较中,我们完全可以肯定地说,西方一整套总体上比之中华一整套,要来的稍显窄狭、偏执、浅嫩、有限一些,甚至其总体性质、基本传统、大致取向等更倾向于分而非合。要想让从信息论、控制论、系统论开始,才透露出综合、系统、总摄苗头之背逆统合走向的西方文明,承担起如此全面、沉重、超视界、超时空的大统大合之任务来,那不等于是让一个不搭界的理工男、刚插班到文科班就负责全院的课程设计与组织教学吗?

  就第三种层面上的综合理性偏失与社会走向偏乱而言,这本身就是百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过度迷信西方、追随西方现代化、甚至仿效西方资本主义商品市场经济及其一切构建和努力,所造成的严重偏差与扭曲。这其中最为重要的西式自由、平等、民主、人权、资本、商品、市场、私利、物欲种种,及其一起合谋造成的资权妄为、私贪骄纵、社会不公、阶层分化、对外掠夺、倚重霸权强权战争等,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里尚且不能矫正、管住,怎么能指望“照葫芦画瓢”的中国“二把刀”们,借用西方之药方手段,便可治好这西方体系“娘胎里”带来的无可救药之痼疾呢?

  最后,就当今中国最凸显出的贫富分化和官商勾结之“腐患”泛滥而言,更没什么好说的,这本身就西方现代资本主义文明必然导致的,或者,是在引入了西方资本主义的商品市场经济、物质私欲社会导向及其体制机制以后,才骤然诱发、激发、聚发出来的。关于贫富分化的问题,很多人说的已经相当多了,也都看到了它是资本主义极端发展发育的必然结果。关于中国特有的官商勾结、旧污西浊混合一起所造成的“腐患泛滥”问题,我必须说,在昔日传统文明构建下,由于我们一直尊道尚德、重农抑商、追求精神文明而淡化物质享受、张举公心公义公德公理而挤压私心私欲私享私利,所以,虽在各朝各代的末期失管之际,多有贪私纵欲腐败枉法现象、倾向喷涌而出,却在总体上毕竟不似今日这般,跟随着资本金钱的脚步扩大到全社会各个角落、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更没能在高踞中上层的社会阶层中形成一种“两贪”联手啃食全社会的可怕态势。当年,魔高于道时,顶大只有官员腐败一出。可现如今,有了西方资本主义制造出的资本家阶层及其庞大的追随赶路者以后,如果一旦构建不全、体制失控,则其对整个社会的侵蚀与掠夺,将是无与伦比的。这也就是今日之腐败(在有些国家已能清楚地看到)或“腐患”,如此巨大、多发、泛滥、难管的根本原因所在。好在,我们中国今日虽未能自明,却实实在在地存在着两套防反腐患腐败的体制机制。一个是“依道治世”,一个是“依法治国”。不过,同样必须看到,无论从西方引进的“依法治国”,还是中国古已有之的“法纪天下”,都不能抵达更高的一统层面上,去实现对“道治”、“德治”等统合。它们没那个容量、气度,更没那个本事!中华文明未来的治理系统,必然是会以“依道治世”为主台基,去实现对“依法治国”的全员整合与统摄一体的。这些,只能点到为止。以后有机会再论。

  总之,一句话:无论对消除中国今日和以后的所有重大病患问题而言,还是对实现全民族精神思想观念的统一与意志合力的同向而言,只有高举复兴大旗的重新统构,才是我们唯一的必行之路。中国早一天认识到这点,就早一天离身心自主强健、全面引领世界相距不远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另外,还忘了告诉你,你对我生活的判断也错了。我的家庭、儿女、亲戚、朋友关系都很好。不仅自己身边周围事料理的很好,甚至许多战友、朋友都很羡慕我呢。说我过的是神仙的日子,还有人说我不姓王了,已经改姓“真”了----叫“真有福”!哈哈,我将这看做是老天助我、老天不薄我也。
    2012/11/18 10:32:39
  • 回复[22楼] 评论人: jiangbiancaogen
    -------最终会怎样,谁说了也不算。还是老百姓的话: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很多人做不到,并不等于我也做不到。至少,你也承认大家心中有,这就是该好好挖掘一番的基础啊。我们在很多没多大意义的事上,可以玩物怡情。抱着思考是一种快乐的劲儿,即便搞出来的东西不被社会认可,又怎么样?我做了想做该做的,即便花费了后半生,即便被人视为今天社会的“罕见稀有动物”了,即便被不认同自己的人抛弃了又被愿意给你支撑的接受了,一切的一切,都没什么。只要干此一桩事,我快乐、幸福,并使之成为自己快乐幸福生活的一部分。谁人用多少功名、金钱来换,我还不愿意呢!
    2012/11/18 10:14:02
  • TO20
    我不是担心什么。
    你的思路明显地走入了形而上学与自闭境界。用一个企业、部门的方法上升到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面来运用,你的思路与马列,与洪秀全,与康德,与黑格尔系列,没有差别。
    而且,我可以肯定地说,你连个人身边事都没有能力处理好。
    但是:这种东西,很多人心中有,有很多人认同,有很多人去做。因此,尽管不可能实现,但至少麻醉与折腾还要伤损中华。

    国家发展模式,最好是分子热运动式。依靠温度的差别来传递能量,依靠机制来形成热源。
    一个国家如果形成整体,这个整体作所谓的“镙旋式上升”,注定是悲剧模式。事实上,一个整体是没有可能进行转折运动,只能形成与外部的强力冲撞与内部的惯性力的折腾(除非它足够少,而外界足够强大,此时形成了一个热分子)。

    博主,也是喜欢言“道”的。但我恰恰认为博主一点也不懂道,而且是背道。
    2012/11/18 9:29:11
  • ------另外,关于统与合,也是要看什么层面和领域里的。秦皇一统天下,是比较单一的军政、国土统一。而后来两汉、董仲舒和历代皇族官僚儒学士绅阶层所实现的统合、一统,则是精神思想与体制、社会秩序等方面的。他们既相关联、前为后者基础,又大不相同、后乃前者升华,实现了人类历史上最高明智慧的一统天下------从身躯到心灵。
    2012/11/17 16:25:09
  • 回复19楼] 评论人: jiangbiancaogen
    ------是有“一统就死、一放就乱”的问题。可能是我还没有充分地论述到,所以会使你有这种担忧。其实,我所说的统、合、统合、整合、统勾统建等,都是指的统合之最高级、最高明智慧型的。这与我所领悟的道与格局理性直接相关。既一统,有纷萦。
        先不往深里说。先说统合的分级。初级是生搬硬套、强拼硬嫁,但先拉扯到了一起。中级是开始系统整合、大致归位,此级便已有了统合的大轮廓、大摸样,但还难以尽善尽美。秦皇一统六国,中国从辛亥到建立新中国,基本上属于第一级别的大统合。秦朝、两汉进行的、深入到精神思想体系与体制秩序上的,是第二级的。今日中国,正处在进入第二级的开始起步阶段。标志就是开始思考和着眼于精神思想、体制社会秩序的整合统构了。
       先初略地说这么多。后面还会细讲的。因为这其中,还牵扯到一个该将中华传统文明认定为专制集权、还是高明集权的问题在。说起来相当地复杂,费口舌。
    2012/11/17 16:16:17
  • 博主,
    反复地说“合”,
    其实是想一统江湖,做始皇之美梦。
    历朝历代,都是如此想。结果呢,不见统来,只见纷纷。
    为了统,不惜动用各种手段,疏、堵、兵并用,从未央。

    博主,要统思想。却不见矛盾恰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真有统的一天,那么必是世界末日。
    2012/11/17 11:29:45
  • 回复百科蒋先生:
    -------大家在网上思想激荡,本身就是会互有启发的。这正是我们想见到的思想传播、共识凝聚。关于我所发掘与揭示的一整套。看来,过去,我自己也把她的传播、被接受之过程,想简单了。
        在网上大量接触思想界的实际以后,不是自吹,我有种必须向下走几个台阶,伸出手来拉拉大队人马的感觉。不这样,大家跟不上,你总是站在最高处开讲,不仅听着寥寥,而且也不能对起到社会现实有较大帮助的作用。更有一个现实的难题是,你要盖高楼,却发现为盖高楼拉来的砖石、沙土、水泥,各个都有毛病。怎么办?先动手修理、矫正,搞到有用、能用再说。
       所以,我现在不急着宣讲这一整套如何如何,准备先从现实的问题与迷惑入手,从炮击、颠覆、清理、正名一个个大家毫不怀疑的偏失基本概念开始,点燃中国精神思想领域的再次革命。此也是符合先破再立之自然规律的。这样一来,全部阐释出来,可能就会用两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我心里也急,但这又是急不得的。
    2012/11/17 8:50:22
  • 回复[15楼] 评论人: 朱正阳
    ------您指出了一个很有意思、很重要、也让许多人迷惑不解的问题。这正是我将准备要写一个问题。按通常的看法,毛与邓,将中国带上了不同、甚至相反的方向。这是一种简单直接的客观比较。不能说错,只是看问题的层面不同。从统构整合的角度看,其实他们两大伟人,其实都是本着一个原则、为着一个目的,选择了不同的口子和路向罢了。
        一个“塑造”,一个“破解”。他们二者,一个是通过马列与中华的结合而尝试着统构统建,另一个是通过西方现代资本主义与中华的结合而摸索着统构统建。他们自己甚至也未必清楚地意识到,但人类的许多作为,其实往往就是这样在未知未明的情境下,却做着符合自身自然意愿与客观自然规律的事。这也是我不主张无限夸大认识论的价值意义之一个基本的理念。悟道,当知此。
    2012/11/17 8:31:04
  • 两个家伙互相吹捧,有意思吗?
    2012/11/16 20:55:38
  • 我应该感谢你,王岩林先生是个大家,我已受益匪浅,我上草根网,开头没有你和郑雪昭,我就卡壳了,那是很难受的,后面写文章就如流水。
    但你还有的讲讲。要弄清楚、搞明白、发掘出、阐释好。
    2012/11/16 16:26:22
  • ------感谢百科蒋先生的一直关注与鼓励!
    2012/11/16 15:54:51
  • -------哈哈,古文子先生与我太像了。连做了自我批评后还没见多大改进,也是这么地相近啊!说笑归说笑,我也为这事犯头痛。不细细讲来吧,怕许多人停不明白。稍一细说,便又拖拖拉拉太长。还影响后面说更重要的正事。
        我最近正准备来一个全新的改变。总的想法就是,以后在连连发炮的《颠覆与正名》系列文章中,只搞干条条,只讲一个目的或主题、三五条理由和路径与举措。争取每篇控制在三五千字范围内。在专门该大讲特讲道理的《中华道理》系列里,每次只讲透一点或一个侧面。不知这样行不?------写博文,跟写书是不同的,许多人都不是从头到尾一篇篇看过来的,所以,稍微交代不到或将前面已讲过的意思省了,就会给人误解的。这也是一种矛盾吧。
    2012/11/16 15:53:3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