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国所有“患”与“乱”的终极根源只有一个
2012-11-06
字号:

  今天,我想开门见山地直接道出,中国现如今一切精神思想的混乱和更为突出的体系机制之缺失、以及由此二者失调所酿成的系统性社会“病患”(包括所谓的腐败问题、社会不公问题、中西左右对峙问题)等,最深刻、最根本、最终极的“百乱之源”,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三大洪流(或三方谱系)齐聚当下,我们却根本拿不出一整套足以覆盖与管控这一切的完整完善、合理有效的体系机制来。

  为准确完整地阐明这一论点与判断,请大家心莫急,且听我从头开始,一一道来。

  首先,我所说的“三大洪流”,既是各有确切所指的,也是总体上不含有任何贬斥倾向的。它们都仅仅只是我自己为了更好表述思想,而对历史发展与事实存在所作出的一种客观审视和中性表达。简单那地说,无论这三方中的哪一种洪流,其中都有最基本的推动中国历史、甚至人类社会进步之成分与作用在的,也都有着洪流之所以堪称洪流的泥沙俱下、浊流四溢之负弊与问题包含在其中的。

  与是非功过相比,我更为倚重和看重的,乃它们皆是不同地域、方位、历史、文明条件下所客观形成的,决定性地改变着中国和世界现实的恢弘、壮阔、基本、强大、持久之运动与力量。无论我们喜好不喜好,无论我们如何分析评价,一切不抱偏见的全面、客观、理性之审视,都不能漠视和绕过这三方中的任何一方存在。尤其是对全盘审视和解读今天的中国来说,更是不将这三者统统揽于怀内,便根本谈不上全面、全部与全盘,也就更无法谈及系统、透彻和总体上的立足现实、实事求是了。

  第二,这“三大洪流”,也就是精神思想与体制机制上的三方主要“谱系”(由于没有现成可用的专门概念,我只能形象地如此称之),她们分别是:一,西方奔涌而来的不同文明及其一整套精神、思想、价值、文化,和他们所贡献给近现代人类的工业、科技、经贸、社会治理之样式模式等。二,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理论,及其点燃、推动、掀起的波澜壮阔之阶级解放与社会革命现实运动。三,独立发展与延续了千万年、却在19和20世纪被拦腰摧残了的中华传统文明,虽然意识形态和核心构建多有毁坏,但不改的土壤与根基,仍使其如大火烧过的原野一样,随时孕育与涌动着复兴、再生的能量和奔流。

  这就是决定今日中国和未来中国、甚至世界走向的“三大洪流”或三大精神思想与体制机制“谱系”。她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只是仅仅局限于精神思想文化领域内的理论主张那么简单。她们每一个,都代表着一种不同的文明形态与社会构建,或代表着对某种文明形态与社会构建的大胆批判与积极探索、决然颠覆与奋力追求。

  第三,这“三大洪流”或“三大谱系”,个个都是恢弘有力、汹涌持久的;个个都是现代人类文明的浪潮,既直接作用于当今普世精神思想,又作用于百年中国社会现实的;个个都是给中国前段历史与现今中国、并必将给未来相当长时期的中国甚至世界,凿出深重巨大之沟梁印迹的。

  很多人在今日中西深层矛盾陡显突出之际,将马列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排斥在了应有的视野范围以外。这是不对的。无论从其作为一种曾经深刻影响中国的思想理论与社会实践的角度,还是从其对西方资本主义之批判逆动的角度,甚或是从中国执政党过去今天的选择与恪守之角度,我们都无法不将其看作是一种既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又有别于中国传统文明间的某种强大力量。至少,在解读与整合中西两大文明及体系时,特别是在需要深刻检讨西方文明及其资本主义制度、以便为中华之道体系的破土筑建腾挪出场地空间的情况下,有这种出自于西方文明背景的、否定着西方资本主义价值体制的力量在,有这种曾经有力地推动了中国革命与建设的、在许多方面同中华之道综合理性相得益彰的理论实践体系在,对我们立足于中华大地为人类谋而言,无疑,是极其难得的,甚至是有着极其重要的现时代启示、借鉴、标本与方向指引作用的。

  第四,分析中国的乱源、病源,为何必须要与这“三大洪流”直接挂起钩起来?因为,中国今日的一切“病”与“乱”,皆是由这“三流”交汇于九州大地所系统引发出的。板块碰撞产生的地震和震后灾难、混乱,要总体分析、全盘根治,是不是就得把始作俑者们,都先统统地找来、聚到一起呢?缺个一方、两方的,不仅在牵扯所有发起人的系统性问题上,有缺难断、“说也说不清楚”;即便达成了判断、拿出了方案,也无异于是在桥墩还欠缺许多的情况下,就架桥通车,不坍塌出事,那才怪了呢!

  第五,为何说是“三大洪流”造成了中国今日的一切“乱”与“患”?先看西方这一出。中华文明传统的一整套精神思想与体制机制,在遭受到这几百年处于强势地位的西方资本主义文明之撞击冲击后,自身的系统坍塌了、堤坝损毁了,从而使得堂而皇之盛行于西方的享乐主义、自由主义、个人私欲、资本权益、市场原则等,也跟着工业科技文明一波一波地涌了进来。昔日中国,由于有尊道守德传统,由于有“学而优则仕”官学结合之道,由于有为公为民“建功业”的激励引导机制,由于重农抑商、以公限私,所以,私欲膨胀、金钱崇拜、骄奢享受、偏妄自由、资本弄权等,始终没能得以大行其道,没能大范围、深层次、持久性地作祟作乱起来。今日极度过分的私贪享乐之乱,多半因西方文明与资本主义价值体制的涌入而起。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至于官与商两大系统、两大势力、两大拥权自重集团的相互勾结与利益渡让,则是两种文明及其系统构建相交汇后的必然。

  再看马列理论实践的这另一方。马列主义,总体上是一种西方文明背景下产生的、反叛西方主流资本主义的批判性与革命性理论实践。这种最根本的站位与出发点,必然决定了她的重心与成就,主要不在“大立”而在“大破”上。其一,但凡“大破“,没有不生“乱”的。虽说,我们以“大破”才能达成“大治”的超级恢弘视角,对她的积极意义给以总体性之充分肯定,那是完全正确的。但就一个时期、一些较低层面的既定格局与系列问题来看,不承认其为达“大治”而“破”出许多“乱”来,也是不客观、不实事求是的。革命、运动、阶级斗争、改天换地,就像我们看到的那样,甚至乃是以“大乱”之手段,来根治长久深层之“根本乱”的一种历史过程。

  其二,不仅如此,马列主义自身产生的西方文明之背景,也让其不可避免地具有西方中心之基本站位、总体参照、大致取向。这不仅令其对阶级运动、社会革命,将首先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实现,做出了误判;这更让其在指导中国革命、特别是规划立国后的革命(及改革)与建设上,暴露出了一系列普遍理论对中国历史与现实的常有不适、多方无奈。今日马列主义对于中国而言,其乱,最主要的,还不在原有的经典思想理论体系上,而是在中国现时代的继承人之生搬硬套、偏失解读上;是执政党在经典理论所未能顾及到与截然不同的中国、东方文明处,缺乏那种依据其基本哲学思想原理、大胆面对实际、创造性地探索与发挥上。从这个角度看,那种抱定马列经典理论与特定判断坚决不肯松手、放下的做法,其实,反而不利于、甚至会严重阻碍到中国今后“治乱”与“复兴”的总体努力。

  最后,再让我们来看看中华文明及其体系化构建上的“乱”问题。这个问题,不用多说,大家都多有深切体会。一是,被西方文明碰撞、摧残的乱七八糟了;二是,我们自己总是在儒释道三者的孰轻孰重中“打乱仗”,很少有人能将其贯通成一个系统化的全盘整体;三是,“中华之道”一整套体系的传承者与探寻者们,随着道统的失势与科举制的覆灭,几乎早已没了集中、系统、广泛、壮大之生存与发展的土壤、空间了;四是,国家上层、知识体系内的西化知识精英们,以及太多奉行实用主义原则的普通百姓群众,都已经不再知道或不再认为,中华文明过去曾经有着自己的一整套、一大套。比之中华文明自身体制机制上的残缺、混乱,这种思想认知上的昏暗不明,不仅极其可悲、可怕,也是我们复兴重构阶段,必须首先踏实的第一步,必须最先跨过的头道坎。

  第六,为什么说,“三流”先涌进来了,“三管”却迟迟没有凑齐、发挥作用?这首先是符合自然发展的规律和人类认知、行为总体介入的节律的。还基本做不到自觉主动、未雨绸缪的人类,通常总是在问题出了、洪流涌入了,才会赶紧想到筑坝设闸、修渠引流的。所以,慢半步,才开始关注与筹谋,这本身乃是相当自然的,也是应该可以体谅的。

  其次,除此而外,就三方而言,西方潮水般地涌进来了一大堆的好的、不好的,而作为其深层社会建构的法律、制度、传统、民主、自由、人权等,却一时半晌难以系统化地移花接木、匹配适应、生根开花。简单地说就是,“西流”先一股脑地涌进来了,可“西渠”、“西闸”、“西堤”、“西坝”等却迟迟没到货、没安装调试使用得起来。这能不乱吗?

  三是马列主义思想理论与社会实践,主要是致力于摧毁资本主义体系制度的,她并没在新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与治理上拿出全面系统、切实可循的构建方案来。加之,她闯进或被引进到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里来的时候,本就是为了顺应“大破”需要、跟着中国革命与人民解放的脚步进来的。所以,想在她的身上立马找到全面系统、周详完整的管制建设方案,而不用花费时日创造性地去探索、发挥、发展与总结,也是办不到的。

  四是至于早前曾经管用的一套“中华之道”体系,不是早已在百年前就被拦腰摧毁了吗,我们时至今日尚不能为其彻底正名,谁还能指望她一夜间便“一统天下”呢?这就是我们的现状与现实。 所以,“三大洪流”,将失管的“三魔”都放进了中国的大地上来,而三方之“道”却总难迅速到位、填补缺口、有效管控,便造成了中国当今这种“道常隐晦”、 “魔高于道”、“各道不齐”、 “大道难成”的千年之尴尬与百年之混乱局面。

  第七,至于说,马列主义的创造性发展、西式法制民主的日益延展、中华文明之道全盘复兴,三方各自齐头并进,是不是就必然会终将合拢一处、了无缝隙、有机协调、结为一体呢?从根本上看,这是大势所趋。但问题却绝没有那么简单。一个是,这种放任自流式的趋合,将让全社会在不断的冲突中、遍地的裂隙中、无尽的混乱中,遭受极其漫长痛苦的硬碰撞、大煎熬;另一方面,我们若不能早一天拥有基本的共识、整体的筹谋以及统合而成的一体化构建,不仅,中国社会诸多的现实问题总也理不出个头绪来,总也拿不出好的解决方案来,而且,一个最承受不起混乱、分裂与动荡的文明,也许会在这种无法整合向心力、凝聚力、总体合力的迷乱里,失掉自己整合一道、展现伟力的契机,被其他早醒的同道文明抢走引领人类迈进新文明时代的先机!这一点,在处于方向选择期与历史转型期的人类发展新阶段,在越来越明显的“软实力”为王、或核心价值主导发展的大国竞争里,其实便意味着,谁醒来得早,谁起步在先,谁就能够掌握未来世界发展的主导权。

  马列主义理论与实践,是盯着、咬定西方资本主义的“腐肉”“烂疮”而发展壮大起来的;西方资本主义体系制度,若要因应、兼容马列主义,便几乎要全面地否定自己的一切。所以,首先,她们二者间直接统合,几乎似水火之兼容。而中华文明及其道统建构,与马列主义、西方体系制度的兼容统合,虽然在早前这一百年都有过初步的嫁接、结合,也都各自走过主导革命、战争、建国年代和改革开放时期,但在中华文明与其道统构建未被全面公正地复原与揭示出来之前,谈这一切都还为时过早。更何况,还有一个极其关键的以谁为主、为根基统合谁们的问题在,还有一个谁具有这种决定性的基础与能力的问题需要给出坚实的答案,还有一个谁将如何具体统合容纳其他另两方的一系列事项得去梳理和展望。至于谁才是最终的主台基、主导者、总集成统合方,咱们这里就不谈了。且待随后道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先把中华原有的道以现代的语言重构出来,这就是质能时空信息一元。再分析西学资本科技信息是什么?资本科技信息是社会发展的能。再分析马列毛主义是什么?它们是关于改造杜会质的学说。把两者结合起来,就是关于现代杜会质能的学说。
    万物质为中,把社会质改优良了,这社会能就能按人们的意志造福于人类了。
    一个现代道学说,把楼主所说现代三大洪流统合为-元的信息海存在。人类能牢牢把握住社会之质,就能在这个信息海中自主自由的航行,驶向人们理想的彼岸。
    2012/11/10 19:49:59
  • 回复[12楼] 评论人: 邵趋
    -------“一直向东走,走到美国去”,是要其埋单呢? 还是要去当那99%、让其华尔街的大资本家好好盘剥呢?
    2012/11/6 23:01:52
  • 回复[8楼] 评论人: 慢剑阿飞
    ------您说“个人觉得如果脱离了人的需求,坐而论道将容易走偏。”此话不错,甚至在中华传统道之知行体系里,就是在这上面出了大问题。
       不过,首先,一套最高明的统合体系,出了某种不足与偏差,并不等于她本身就无法修补改进了。其次,现在更为现实和重要的,不是我们太不重人、太不尊重个人的己愿私欲了,而是我们对中华之道的道统全然忘却了、遗失了、肢解了、糟蹋了。今天,我等所做的,就是要阐释和复兴这套对中西方都极其有用的、甚至最终整合一切的中华之道体系。
    2012/11/6 22:56:46
  • 回复[6楼] 评论人: laogu-01
         -----1、“毛泽东早就解决了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和东方古老文明的结合点”问题。毛解决的是他那个时期暴力革命与民众解放的结合问题,却不是所有。当然,这是今后一切结合最初的、有成功实践支持的开端性结合。对此重要意义,我完全能意识到和给予肯定。
       2、至于说“夸大西式制度和马克思主义和东方文明的差异”。第一,我将三者并列起来,并归结为最终要统一一体,这从根本上是夸大她们间的差异、还是共性呢?第二,三方谱系或三大洪流人人均知的事实。我夸大了吗?第三,不错,我对中西方文明间差异的认识,的确比一般人要来的更多、更深、更彻底。我甚至认为,今天中国一切思想理论之乱,几乎都与我们没有认清自己完全不同于西方直接相关。您不会同意吧?不急,今后我在一一批判与粉碎大家习以为常的思想堡垒时,您就会越来越多地看个清楚明白的。感谢提出批驳意见。
    2012/11/6 22:45:03
  • 我对左中右三种思想的发展趋势分析:

    1.坚持左的都是些50多岁的更年期了。岁月无常,他们还能活几天?相信随着他们的过世左也就过世了。
    2.至于,紧持中的老封建,岁数更大,相信现在已经过70了吧。
    3.只有坚持右的才多数是年轻人,80、90后多。就连现在的00后也开始懂的要人权了。

    ——所以将来的中国一定是自由民主平等的。

    ——让我们一起为中国的改革开放热烈欢呼吧。

    ——(只要坚持往东走,你就一定能到美国)
    2012/11/6 19:15:53
  • 楼上所谓三种思想者无非就是:左中右也。

    1.左就是是马列主义,说白了就是——独裁专治。
    2.中就是封建主义,说白了就是——忠孝节义。
    3.右就是民主主义,说白了就是——自由民主平等博爱人权。

    ——现在乱中华者,毛左是也。
    2012/11/6 19:11:23
  • 楼主及对这个话题感趣的朋友,建议参考北师大教授魏光奇的《西风东渐:挑战中国传统社会的“理想类型” 》,我觉得他阐述得比较透彻。
    2012/11/6 14:04:47
  • 有企图从顶层设计视角来论述中华之道。

        个人觉得如果脱离了人的需求,坐而论道将容易走偏。人的观念,人的需求,客观物化环境所交织的人与自然的关系从而决定着社会存在的生存之道。西方物化的标准体系认识以上帝为最高,而东方则是道乃至于关系实际发展至最高形式,从某种说法上各有千秋。

        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乱,舌乱指,颠倒黑白也。从这个意义上糅合东西方文化的互补关系,其实方兴未艾。一统江湖,归一,吾道一以贯之。
    2012/11/6 13:49:55
  • 楼主所说的三股洪流,我曾经将其概括为三种文化,或是新三国演义,从其特点上看,西方资本主义文化占天时,中国传统文化占地利,毛泽东思想引领的社会主义文化占人和,正所谓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因此我看好社会主义文化,尽管他还那么稚嫩。
    2012/11/6 13:08:29
  • 毛泽东早就解决了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和东方古老文明的结合点,楼主一则是臆想矛盾、骑驴找马。二则是阉割人类文明中的共性,夸大西式制度和马克思主义和东方文明的差异。其结果只能是“死到底”。既然如此还不如灭国算了,恐怕这才是楼主的宗旨吧。
    2012/11/6 13:05:02
  • 动极生静,静极生动。没有互生,就是死了。
    思想乱,就是思想在动,很正常的一件事,是对以前思想僵化的纠正,是对新思想的探索,你不能制止,只能引导归一。
    2012/11/6 12:02:04
  • -----不好意思,第六个大问题中的几个小点没分开。请编辑朋友帮忙,将第三、第四改成三是、四是,以示区别。谢谢。
    2012/11/6 11:39: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