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精英文化的历史使命与困境突围
2012-11-04
字号:

  提要:随着信息技术的突飞猛进,大众文化也得到了蓬勃发展。精英文化是坐以待毙,还是主动突围?本文在剖析精英文化遭遇困境的深层原因基础上,探讨了精英文化可能的突围径路。指出精英文化应该把准信息时代脉搏,借鉴大众文化形式,充分发挥其启蒙、引导、服务作用,逐渐提高大众的文化品位和精神境界。

  关键词:精英文化;使命;困境;突围

  一、精英文化的历史使命

  在人类文化发展的长河中,精英文化始终是文化长河的中流砥柱。什么是精英文化呢?现在比较一致的看法是:精英文化是文化群落中高品位的文化,它以知识分子为主体,以人文关怀为特征,以理性原则为支撑,更多的强调文化的自律性,强调作者的精神自主性及天才灵感等个体因素。

  翻开历史的浩瀚长卷,精英文化的音容笑貌随处可见。在孔孟的儒家鸿学和先秦诸子百家的争鸣中,在先辈浩如烟海的长篇巨著中,在圣人先贤的至理名言中,我们看到精英文化一直在中华民族的思想圣坛上闪光,并同民族精神、社会理念密切相关,成为社会文化发展中的重要角色。

  精英文化作为一种旨在进行教化、引导、规范社会大众道德伦理、价值观念、行为规范的文化类型,它始终执行着分析现实、探索未来的功能,引导人们走向更加人性化、合理化、积极向上的生活方式。精英文化在精神上与中国传统的士大夫文化一脉相承,“以天下为己任”,承担着社会教化的使命,发挥着价值规范导向的功能。精英文化本质上是一种自觉的文化,他承担着教化大众、规范社会价值的功能;为全社会确立一种普世的信念,并负责向全社会提供高尚的精神文化产品、向民众传递社会理想和理性精神、确立价值尺度和审美标准。

  在信息技术高速发展、社会转型持续深入的特殊历史阶段,大众文化借助无孔不入的网络媒体,迅速侵占和蚕食着精英文化的固有领地,全方位地解构着传统的价值认知体系,中国精英文化已经感受到了危机困境,也意识到了文化使命。在文化的碰撞和融合中,一些精英文化栏目相继开辟,如《百家讲坛》、《世纪大讲堂》等。他们运用大众文化传播的模式,聚集和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受众,其中既有教授学者,也有为数众多的普通百姓。一些文化精英,如易中天、于丹等,通过对现实社会的积极介入和热切关注,用自己特殊的方式阐释着人文情怀和价值诉求,在摸索实践中不断调整文化定位和拓展突围途径。

  不可否认,从整体上看,绝大多数文化精英难以割舍的精英文化情怀,无法适应信息时代发展的潮流,在文化激荡中找不准自己的位置。对敢于尝试和勇于突围的文化精英,他们要么不屑一顾、嗤之以鼻,要么冷嘲热讽、群起攻之。可是,文化发展自有其内在规律,如果不去主动适应,这些文化精英将会成为孤家寡人,其所承传的精英文化将会被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也就谈不上践行文化使命。

  基于这一认识,文化精英必须用改革创新的精神创出一条适合精英文化繁荣发展的道路,从而真实不虚地履行文化的道义责任。当然,文化的道义责任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如果离开了社会需求而一味地沉迷于古纸堆中,这无疑于自绝生路。

  当下精英文化的历史使命,应该着重把握两个核心点:第一,通过对民族文化的继承和发扬,从深层挖掘中国文化的核心价值,塑造适合时代发展的华夏民族精神之魂。五千年中国文化,其所达到的精神高度,并非浅尝辄止就能够领会其精神实质,只有熟悉掌握民族文化的求证方法,下苦功夫深入实证体会,与古人居,与古人谋,才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继承和发扬。第二,积极投身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实践,加强现代人文精神的培育和辐射,勇于担当起社会良知的角色,发出社会公正和正义的呼声,为提高全民族的生活质量、文化素养和精神境界而做出不懈的努力。

  二、精英文化的困境透视

  80年代中后期,我国本土大众文化迅速崛起,逐渐对精英文化形成夹击包围之势,精英文化开始走向衰落。90年代至今,是我国精英文化全面溃败的时期。大众文化犹如决堤洪水,汹涌而至,占领了精英文化的精神家园,冲决着人们对精英文化的仰慕,掠夺了大量的受众,使得精英文化瞬间失宠,大众文化后来居上,反客为主,由边缘日渐中心化。精英文化面临如此窘境,有其内在的必然性,是多种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

  首先,精英文化的“精英”特性潜在地限制了大众化发展。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十年浩劫”结束,人们从严厉的思想禁锢中解放出来,思想空前活跃,我国的文化意识也开始从完全意识形态性的一体化文化向多元文化形态分化。这一时期,以高雅、反思、注重精神追求的精英文化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当然,这种发展仅仅局限于特定的群体之中,对广大老百姓影响并不明显。与此同时,以港台流行歌曲、通俗小说和电视剧为先导的大众文化也开始萌芽。改革开放以后,西文文化思潮蜂拥而来,以轻松舒适、消遣享乐,甚至追求感官刺激为主导的大众文化,满足了普通群体的欣赏需求,赢得了广泛的支持追捧,得到了蓬勃发展,这为精英文化的衰落埋下了伏笔。

  其次,日益普及的大众传媒消解了精英文化的声音。进入工业社会以来,普通群体的文化诉求借助各种迅速发展的大众传媒技术汇成强大的文化思潮,并已成为文化意识形态强劲的生力军。其外在的表现形态是:文化与商业、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相互纠结,人际交往的密切关联以及信息传媒的繁荣、快捷、多变文化秩序、道德伦理秩序的多元化和混乱化、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失范、转变和解构,时尚的兴起和流行、审美趣味和主体精神的裂变等等。总而言之,人们愈来愈处于以追求个性解放和自我潜能激发、谋求与他人交往的话语权为核心的时代氛围中,用本雅明的话来说,就是人们越来越成为“机械复制时代的复制品”[1],在文化秩序的重构与解构过程中,主体接受的渴望要远远大于付出,消费的力度要远远大于生产,文化产品的传销与复制要远远大于文本经典意义的阐释与生成。正是在大众传媒和大众文化的联姻下,精英文化无法固守昔日领地,江河日下,一蹶不振。

  第三,日臻成熟的网络技术湮没了精英文化的生存空间。在信息时代,网络已经成为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工具,成为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观念的人们之间共享信息,开展文化交流最便捷的场所。“网络就是新生活!”[2]的口号似乎已渐入人心,越来越多的人成为网民并习惯以上网的方式交流、学习、购物和娱乐。网络公司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注意力经济的神话,也扰乱了旧有的文化生态。“言必称上网”,互联网的繁荣无疑带来的大众文化的新一轮勃兴,而与此同时,传统的精英文化却难觅芳踪,偶尔“闪亮登场”也是少人问津。在功能强大,令人目眩神迷的网络面前,本已“星河渐隐月落西”的精英文化几欲丧失了生存空间。

  这是因为,互联网上知识性文化消费与娱乐性文化消费严重失调。美国国防部开发阿帕网(ARPANET)的初衷是科学应用,未曾想到互联网后来却成为游戏、聊天、消遣的天堂。一些网民(尤其是青少年)夜以继日,乐此不疲。网上游戏大厅常常人满为患,而那些知识性和纯文学的网站却门庭冷落,精英文化知音寥寥。另外,互联网加深了大众文化的泛化程度。在技术经济条件的许可下,网络的参与主体迅速超出了科研机构和大学校园,而商业主体的介入更是推波助澜。“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在很短的时间内,大量平面通俗、消遣娱乐、缺乏深度的大众文化在互联网上遍地开花,强烈地冲击着人们,触动和激发着各种不同的人类感官。它们恣意的扩张将文化中的精英内涵荡涤得残缺不全,导致精英文化的思想贫血和精神萎缩。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互联网消减了精英文化的话语权。互联网上资源的共享以及信息传受的互动也体现了文化上的平等性。“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种旨在劝服教化的传统精英文化,在网上已逐渐失去其存在的群众基础。精英文化的精致和深刻明显不敌大众文化的丰富、敏感和诱惑。可以说,在互联网这样一个承载文化的平台上,科技精英们焚膏继晷的努力却使得人文精英们在精英文化日趋式微的情状下愈显尴尬。

  三、精英文化的突围径路

  精英文化难道就真的日暮穷途了?如果不是,那出路究竟在哪里?近期以来,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最典型的冲突便是湖南卫视“超级女声”节目与央视的博弈。“超女”一夜之间家喻户晓,风头之健大有盖过央视之势,招致以文化精英自居的央视名嘴们群起而攻之,斥其为庸俗文化。但是“超女”不但没有因此受损,反而有愈来愈火之势。紧接着,国家广电总局也卷进漩涡,以官方名义对“超女”进行干预。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刘忠德更是炮轰“超女”玷污了艺术,呼吁将其停办。但是“超女”依然异常火爆。最后,中央电视台也不得不放下架子,向自己曾经不屑一顾的对手学习。“快乐中国”和“中央电视台综艺节目主持人全国选拔活动”都有明显拷贝“超女”的痕迹。这恰恰说明精英文化再继续以一种自命清高的态度自居是行不通的,有必要借鉴大众文化的长处,以求得更好 地发展。《百家讲坛》、易中天、于丹等栏目、专家的相继“走红”,正好印证了精英文化大众化之路的可行性。

  学界普遍认为,衡量一个社会先进与否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文化的普及程度。文化与社会是一个双向互动的过程,互为对方发展的表征,也就是说,文化的发展与社会的进步是基本同步的。文化的发展必定会带来社会的进步,而社会的发展也必定会推动文化的普及,这是历史规律。反观当下,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前所未有发展新阶段,文化的普及既是原因也是结果。在这种社会大背景下,打破精英文化的樊篱,低姿态融入大众的世俗生活,已是题中应有之意。在这种情况下,精英文化如果避于一隅,那将会是社会的损失,因为精英文化的理性、启蒙精神和进步性是大众文化不可比拟的,况且文化精英的学术良心也使他们不可能无视社会不健康现象的蔓延。可见,精英文化大众化已经成为它在当代语境中的生存之道。刘心武、易中天、于丹等学者把精英文化通俗化之后,又利用电视传播的面广量大的特点进行传播,不仅增进了广大受众对我国传统文化的了解,而且还提高了收视率,可谓“两全其美”之策。互联网出现之后,博客、播客、威克等更拓宽了精英文化走向大众的途径。文化精英们以各种方式把内容丰富、意蕴深厚的精英文化通过网络进行传播,受众则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解读。两者的有机结合有效地破解了精英文化的发展困境。

  以当下社会文化环境为契机,顺应历史发展潮流,明确精英文化的现代使命,创建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的现实共生机制,这是精英文化获得普遍持久发展的便捷径路。一般认为,在后现代文化框架下,文化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如史蒂文·康纳所言:“一种令人不安的流动性开始影响传统上作为大学独占领地的高雅文化与通俗文化的分界线。诸如电视、电影和摇滚乐这样的通俗文化形式开始自称具有高雅文化的某些严肃性,而高雅文化也采纳了某些通俗艺术的形式和特征。”《百家讲坛》的成功就是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共生的代表。就整个社会精神生产的方式选择而言,精英文化走商业化道路,必然要考虑大众的理解力、倾向性和趣味性等,换言之,文化必须为大众生产,因为整个文化系统都是依赖大众文化而生存的。因此,从大众立场出发乃是文化的根基。喻国明教授在《百家讲坛》的研讨会对精英文化跟大众文化的“雅”和“俗”做了精彩的分析,他认为把高雅的精英文化通达社会的时候,关键就在于突破两种文化形式之间的壁垒。《百家讲坛》就是以“雅”来苛求节目的格调品质,以“俗”来追求收视群的多样化,“雅俗”即是要避免“恶俗”的节目倾向,以更为亲和的传播方式来传播品调高雅的文化。

  可见,中国精英文化,应该紧贴时代,紧贴大众,它不仅应该满足人们消遣、娱乐性需要,也应该满足人们认识现实、参与现实、变革现实的创造性需要;它不仅应该适应受众已经形成的文化接受习惯,而且也应该提供高雅、深刻的文化经验以促进人们文化接受水平和精神品质的不断提高。精英文化还应该是一种话语多元的文化,一种阶层与阶层、主流与边缘、民族与民族、国际与本土等多方面相互补充、相互参照的并存和互动的文化。只有这样,精英文化才能承担自己的文化使命,才能真正发挥传承和引导文化作用。不可否认,在寻求精英文化大众化路径的同时,也应该承认并不是所有的精英文化内容都适合大众化,而且因为大众文化自身对精英文化的消解作用,也使得关涉精英文化核心内容的部分,有必要保有自己独立的发展空间、文化个性与理想追求。对于这种情况,精英文化完全可以尝试以其“原生态”的风貌,不加或略加“修饰”登上大众传媒,从而使受众能够有机会真实地感受精英文化的魅力。

  参考文献

  [1] (德)本雅明著,王才勇译。机械复制时代艺术品[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142-143.

  [2] (美)戴维。H.罗思曼。网络就是新生活。 [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98.12.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经草根智库专家委员会委员卢麒元审核、推荐,本站最新开通“道传中华”巩心海的草根博客。以下是巩心海先生给广大草根网友的留言:文化复兴,我当其责。继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提升民族文化素养,促进世界文化交流,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我的宗旨是:传承文化,促进交流,道传中华,德播世界。
    2012/11/4 15:12:3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巩心海,甘肃人,大学教师,从事中国传统文化的教学和研究工作。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