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我们的思想为什么会变?
2012-10-11
字号:

  我前一段时间读了2012年的第5期的《天涯》杂志,其中有一篇学者萧武写的《从右到左》,在这篇文章里,萧武讲述他从一个右派变成一个左派的过程,看后我也是颇有感慨,我大致也经历了一个从右派转变的过程,和萧武不同的是,我大概还算不上一个左派,应该是从右派往左右的中间滑动。我对萧武他们对文革的重新审视有不同意见,我反对给文革翻案。但同时,我也厌恶右派妖魔化毛泽东,把复杂异常的文革简单化成一个独裁者打到异己的故事。

  我和萧武都是70后,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我也混了个大学毕业,虽然是学理工科的,但也多少算有些文化。萧武在文章中说他成长中读了不少人文社科的书,比如黑格尔,哈贝马斯之类的。我和他不同,我至今基本没读过这类书,这也许是我们的区别之处,他成为一个学者,而我只是一个从事工业生产的普通人。但我“有些文化”主要是指我成长中虽然没读过多少人文社科类书,但是我喜欢读报,是读报纸长大的,这和我父亲有很大关系,他平时把他工作单位的报纸常拿回家给我看,我读着这些报纸长大,使我具有了“有些文化”的特征。这个“有些文化”是非常重要的,我同时代的很多人成长为“有些文化”的人,思想上基本上就是一个自由派,因为我们所接触的“文化”,就是改革开放后被称之为“启蒙”的东西。

  我至今记得我当年看的《文汇报》上的一篇文章,大致说的是晚清名臣胡林翼一次在长江上看到一艘西洋船开动马力,逆流而上,速度快的惊人,结果就吐血晕了过去,不久就去世了,该文分析原因是胡林翼很聪明,认为西方不是蛮夷了,不会像以前进入中原地区最后被汉族文化同化的那些游牧民族一样了,西方是一种比中华更为先进的文明,我们无法同化他们了,只会被先进文明所同化,认识到这一点胡林翼很痛苦,于是他去世了。就是诸如此类的文章伴随着我成长。

  后来电视上演《河殇》,我看了两遍,说实话当时比较小,基本看不懂这片子在说什么,但就是觉得说得好。后来在报纸上看到中央领导把《河殇》做为礼物送给外国来访者,还看到一位海外著名华人(名字记不住了)说中国能拍出《河殇》这样的片子,说明中国还是有希望的,等等。

  在我上学时,有一次上数学课,课堂纪律不好,数学老师气急了,于是发飙,批评我们,在批评的过程中,她提到了“丑陋的中国人”,并且借题发挥,由批评我们发展到批判中国人,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柏杨,后来慢慢了解到我们原来是像蛆一样生活在酱缸里,我们生来就是有原罪的,这个原罪就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在我们知道自己原来是“丑陋的中国人”的同时,我们接触到有关西方的信息,则是西方世界好似一个天堂般的世界,西方人则是一副天使的样子。两相对比,丑陋的中国人对天使般的西方人,我自惭形秽。

  在这样改革开放的环境成长起来的我们,尤其是我们还是“有些文化”的人,在当时要不是一个自由派才鬼了,我在大学毕业前,基本上是一个铁杆自由派,民主,自由,劣根性等等这些词几乎常挂在嘴边。今天自由派的很多说辞,当年都是我玩剩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自由派们除了扣帽子骂娘的功夫有了长足的进步外,理论和说辞还在原地踏步,甚至不得不后退,比如原来论述的民主体制的社会完美无缺变成了今天把所有发现的问题都用“最不坏”这个“神”词来搪塞了。

  走到了今天,我确实发生了转变,这跟我参加工作有着必然的联系。但我必须承认,和我同时代的很多人今天还是自由派,还是认为中国几乎所有的问题都是没有民主自由造成的。也就是说,有些人变了,有些人没变。没变的人没啥可多说的,而我们这些变的人为什么会变呢?到底是什么促使我们转变了?我想我们之所以转变,在于我们身上有某种转变基因,是这些基因让我们不得不转变了。

  我想我们转变的一个重要基因就是我们对“平等”观念格外的重视,这就会是我们最重要的价值观之一,这种重视在今天被很多人批评谩骂,用个学术化的词叫民粹思想。我们就是不愿意看到一些人可以花天酒地,一些人却生活无着。我参加工作后,正好赶上国企改革的高潮时期,大面积的职工下岗回家,而在职工下岗的同时,一些原来的社会保障和公益却市场化了,比如看病,教育和住房。也就是说,职工广泛下岗的时期也就是后来被称为“新三座大山”建立的时期,两者同时进行,把很多人甚至逼入了无法生活下去的境地。我当时既见识了下岗职工的困难,也见识了新的暴富阶层的奢侈,两者的对比强烈的刺激了我,我也由原来对国企改革的支持者变成了怀疑者。而当时很多我报纸电视上了解的颇为敬重的经济学家的言论构成了对我的第二波刺激,他们对于广大工人的困顿生活居然无动于衷,甚至把工人打成了“既得利益集团”,言外之意是活该。我随着阅历的加深,思维水平的提高,很多经济学家的言论的逻辑上的问题被我看出来了,原来我上大当了。比如,经济学家说国企为什么搞不好,原因在于国企的管理者不是国企的拥有者,人性决定不是自己的东西不会尽心管理,可是一涉及西方企业,又鼓吹西方的职业经理人的模式,把西方企业拥有者放手让职业经理人管理的行为极力美化吹捧,可是全然不管这其中的逻辑谬误,因为西方职业经理人虽然收入不菲,但也不是企业的拥有者,却可以搞好企业,这不是自相矛盾?我很奇怪,这么简单的逻辑问题我当年居然没有发现,不仅我没有发现,好像很多人都没有发现。就是我们不善于思考,所以我们很容易被各种意识形态俘虏,我当年做自由派,还有今天的自由派们,多数也是这种情况。当然,后来我发现自由派言论自相矛盾的地方太多了,不胜枚举,那就随便再列举一个,一方面骂中国人道德低下,一方面辱骂要求讲道德的人。中国自由派在全世界自由派里也是奇葩。

  当年的国企大跃进式的改革以及经济学家在其中的表现,使我开始疏离那些自由派了,要知道,当年那些经济学家可是自由派中很重要的部分。再后来,发现自由派诸多的打着为民众利益旗号的话语其实是为资本权贵利益服务的,而普通民众只是他们的利用工具而已。这样,很多发现这一点的身上“平等”基因颇多的自由派们,也就是我们,就很难再和自由派为伍了,于是转变就发生了。

  发生转变还有一个基因是“家国情怀”,即使当年我是一个自由派的时候,我也敬佩岳飞,文天祥这些人,鄙视秦桧,李鸿章,汪精卫这样的人,而且我也不觉得当一个自由派和爱国有什么矛盾,它们之间是统一的,正是因为我爱国,我才希望中国和中国人好,正是因为我觉得民主体制对中国和中国人好,我才支持民主体制,我才因此是一个自由派,这个逻辑难道有什么问题吗?可是不知为什么,很多人铁嘴钢牙,一口咬定因为我爱国,所以我必定是支持独裁专制的,这是什么狗屁逻辑?这就是“我说啥就是啥”的专制思想,因为专制,他说的就是真理,就可以不讲逻辑,就是不能反对,而中国的很多所谓的自由派恰恰就是这种专制分子,而我,也应为不能苟同他们的很多言论和逻辑,于是就成了“五毛”了,因为我还是讲理的,一些自由派反驳我有了少许难道,于是我又成了“高级五毛”了。

  因为自由派对爱国的种种诋毁,这曾经给我造成很多的困扰,因为我爱国,好像在自由派里就无法容身了。改革开放后自由派们逐渐掀起的各种翻案高潮,其中很重要的一种翻案就是给历代的汉奸翻案,翻案的内容很简单,那就是把汉奸等同于“理性”,自然爱国的就是非理性的,大家可以看看央视播放的有关晚清民国的纪录片,基本都是这个路数,真让人感慨,央视才是中国自由派的重镇啊,对于翻案越翻越离谱,我也慢慢无法容忍了。给汉奸翻案加上攻击爱国者(当下已经爱国成贼了,把爱国者打成“贼”,全世界也就中国独一家,中国政府和文人知识分子干的真漂亮),这个自由派阵营,让我呆我也不呆了。我本人很重要的一个契机是看到一篇文章,题目和从哪里看到的都记不清了,但是内容还记得,大概说南宋陆游晚年渴望收复失地的表现说明陆游是个精神病,偏执狂。那么,再见了,“理性”的自由派们。

  我上面说的两点,只要有一点特征,基本上转变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如果两者都有,可能性就更大了。从萧武的《从右到左》一文看,他是两者都有的,我也是如此。

  我可能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对自由派撒谎造谣的不满。比如在后来信息来源多元化后(主要是有了互联网),自由派文人已无法完全掌控信息,你就会发现他们早前构建的西方天堂的论述,不过是个豆腐渣工程。还有中国人劣根性的论述,你会发现这不是中国人独有的,而是人类普遍存在的问题等等,自由派用各种谎言维护长期灌输给我们的中国与西方的鲜明的对比形象。今天的自由派变本加厉,处处造谣,甚至自由派纸媒公然为造谣叫好,就是这样一个从开始改革开放后就开始用谣言欺骗民众的派别,居然吹捧巴金为“讲真话”的楷模,好像他们是推崇“讲真话”的,真是脸皮厚的超乎想象。

  今天的我,离中国自由派已经很远了,十万八千里吧。相比之下,我离自由主义要近得多。自由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我既不会对其顶礼膜拜,也不会认为其一无是处。我也总是提醒我自己,我之所以讨厌中国自由派,恰恰是因为他们的种种很不自由主义的表现,因此自由主义是无辜的,而这些嘴皮子上的追谁者都是假自由主义真专制。可是现在让我困惑的是,就像我不相信腐败分子能搞好反腐一样,那些嘴里都不支持自由主义的就不说了,而这些嘴皮子支持自由主义的专制分子能搞好民主社会吗?我的答案越来越趋向于否定。中国建立一套民主体制也许很容易,而要建立一个民主社会,就现在的情况(主要是左派和右派的情况)看没戏,最后可能就仅剩下一副体制的空架子。有民主体制的架子,而无民主社会,这样的所谓的民主国家现在世界上多了,中国搞民主体制,大概不过是多了一个此类国家而已。中国的未来之路在哪里,怎么走,我一个普通人真的不知道。不要说中国,就是整个人类社会,在社会主义瓦解之后,资本主义千疮百孔,未来的路不也是迷茫吗?批判资本主义的,没有替代办法;维护资本主义的,也没有办法解决各种问题,也只能用“最不坏”来维护资本主义了,但漏洞依旧。最后一段写写就跑题了,就此打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有几天没来这里。对于43楼代表38楼回复41楼,本人不持异议,哈哈~。本来马西彦先生大概是想说,38楼现在不在,我且来先回答41楼对38楼提出的问题。不过我对马西彦先生的观点基本上都是赞同的,所以即使“被代表”了,也不觉得委屈啦~。言归正传。从“黑狗兄”的发言看,这位先生似乎生活在毛时代,一如我们自己当初在毛时代那时候的想法。进入新世纪以来,尤其是上世纪末期互联网普及以来,在毛时代被隔绝的先进思想主张得以冲破铁幕的限制而为广大的公众所了解,人们经过反思和比较,认识到了民主价值对于人类社会普遍的必要性。黑狗兄在52楼的发言,显然仍是被洗脑的意识形态主导意识的语言,仍在强调巩固主义、巩固政权。他不想去了解,主义、政权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用的,单单为了主义而主义,为了政权而政权。在常识看来,主义也好、政权也好,最终都应该是为了人的生活服务的,为了绝大多数人服务的、谋利的-----由民众自己选举出来的政权和它所秉持的主义,才是真正能够为它的选民----真正的大多数负责;而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打着为大多数人谋利益的幌子却拒绝让大多数人决定自己属意的政权和领导者,假民主选举、真专制暴政。这样的政权和主义实为挂羊头卖狗肉,现在中国贫富严重两极分化、贪腐盛行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从这个意义上说,毛时代和现在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只不过那时候的高官的腐化生活因为没有互联网而被隐藏得更好罢了。黑狗兄在53楼又问到:“再说人权自由,现在法理下,娼妓也自由了,是正道吗?”这真有点幼稚可笑了。人权的自由,本意上是法律不禁止的,都是可以自由的。娼妓从古自今都有它存在的市场,即使现在的文明民主国家,娼妓(红灯区)也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而在中国,百姓嫖娼是犯法,要扫黄;官员们则可以用贪来的钱养几个几十个情妇,只是是犯了事才被公众知晓。黑狗兄不去追问一下为什么官员可以这么嚣张吗?正是因为你所崇拜的主义和政权的性质------权力不受制约才会有这样的风景。
    2012/10/16 1:06:07
  • 再说人权自由,现在法理下,娼妓也自由了,是正道吗?
    2012/10/13 10:10:06
  • 西方的民主人权是以利为引诱的,本质还是巩固和发展资本主义。
    共产主义的民主是以大同社会为导向,实现人民安居乐业,强国保家。
    (一本华山剑法,一本辟邪剑谱,一正一邪啊)
    肃然回顾,所谓毛主席是是非非,都是为了巩固人民真正的民主政权!政权不定,何谈合理下的人权自由,不要怨恨那时代......
    2012/10/13 10:04:31
  • 对了,毛主席也不搞崇拜的,不是有破四旧的运动吗?圣人只是敬仰称呼而已,可以解释,来吓唬敌人用的。
    2012/10/12 23:10:55
  • 马兄,共勉了!以西方之矛攻西方之盾不通!
    2012/10/12 23:04:35
  • 不好意思,俯首称臣后果不谈了。引用毛主席的: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吧。最后引向所谓的民主游行罢工,还是暴力抗争。就看现在你们的民主功力的。
    2012/10/12 22:25:28
  • 回马兄:
    一、“欧债危机正是欧洲国家老百姓的自私自利导致其政府“大手大脚、胡花乱用”的结果“----这是叫现象!本质是实行假民主,为德国开创欧盟统治权吧。
    二、“在今天,资本和权力的作用已经逐步降低,当然,没有完全杜绝。”---资本和权力本质就是扩张,丝毫没降低,对内处稳定,对外依然侵犯无忌。从南联盟到现在的叙利亚扩张一直在执行。
    三、您说毛时代:“总之,老百姓没有政治权力,没有经济权力,没有社会权力。”---确实感觉生活会过得枯燥,算是无所不包吧,不过也算公正。但那个时代,一穷二白的新中国,却历经了抗美援朝,研发了两弹一星,大建了水利设施。甚者,挺直腰杆跟苏联后面SAY GOODBYE! 很多老一辈人内心真敬重毛主席啊!这叫有骨气的中国脊梁!!
    四、改开以来,确实引进了先进的科技,带动了人民创造生活的积极性,改善了生活。但是,贪黑黄赌毒怎么来的?公有制怎么要被大肆削弱?官民关系怎么要紧张?为什么有人要唱红打黑?近期钓鱼岛怎会紧张?该醒醒吧,美国一面推销他们的假民主,一面腐蚀我们的政治理想。走偏的话,就是应了老邓的话,走上邪路了!中国人是不是要有点骨气啊!!穷的时代我们毛主席没答应过,现在富了要俯首称臣吗??
    2012/10/12 22:09:00
  • 还真有一位学者说过“危机正常的经济周期”,而且是也是最不坏。
    哈哈哈哈...
    2012/10/12 11:36:41
  • 致36楼:我相信你说的这种现象,我也遇到过这样的从开始讨厌毛到后来接受甚至推崇毛的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我觉得,大部分原因还是他们对真相了解的不够。什么是真相?真相包括内部的-----我们国家的真实历史;外部的-----那些民主国家公民的真实生活。有了这样的对比,我们才会知道,哪个制度是人性的,哪种制度是没人性的。那些“转变者”,还可能是由于看不到今天的所谓“中国模式”的希望,转而又想回到毛的老路上去,才有了这样的“转变”,这实在是杯具了。中国当今所有问题的根源,就是在于毛所开创的专制制度一直延续至今,社会公众没有选择的权利,全凭领导的一言堂。而那些掌权的人把自己的私利凌驾于社会公众的利益之上,靠着国家机器使百姓无可奈何。这就是内部的真相。这些“转变者”不承认或者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专制制度(恰恰是因为这种专制制度产生的诸多灾难)的制定者或者他的精神遗产上,是何等的荒谬。
    2012/10/11 23:23:38
  • 自称自由派的并不一定是民主派,自称民主派的并不一定认同平民,现在这个局面,大多数已经没有了80年代的理念理想主义,因为巨大的利益已经分化发生,现在,主义是为瓜分实实在在的利益的画皮。有钱的要获取政治权利,要公权力服务自己,有权的要瓜分经济利益,参股干股,管国企要私有化化公为私,都说自己代表先进方向,豺狗打架一群。
    2012/10/11 23:18:39
  • 博主的转变其实就是许许多多人的转变。我所在的学校教师大部分都是五十年代出生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受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影响,对毛主席在建国后的一些做法颇有微词。但经过近二十年的对比、观察、思考,大部分教师的思想在不知不觉中又有了新的转变。对毛主席的领导由原来的微词转变为内心的崇敬。你说怪不怪?
    2012/10/11 22:15:53
  • 博主说到了他“转变”的原因之一是,“原因在于国企的管理者不是国企的拥有者,人性决定不是自己的东西不会尽心管理,可是一涉及西方企业,又鼓吹西方的职业经理人的模式,把西方企业拥有者放手让职业经理人管理的行为极力美化吹捧,可是全然不管这其中的逻辑谬误,因为西方职业经理人虽然收入不菲,但也不是企业的拥有者,却可以搞好企业,这不是自相矛盾?”请问博主,中国的国企是那种西方的完全市场化的职业经理人在管理吗?中石油可以花上千万去买一只吊灯,可以用公款买成件的茅台,外国的职业经理人可以吗?把两类根本不同的事情硬拽到一起去对比,能得出客观的结论吗?
    至于你对自由派的非难,我认为,有些自诩为自由主义者的人同那些愣头青左派并不是真正的左派一样,知道一点民主的皮毛而胡言乱语,让真正的自由主义者蒙羞。对于你这样的观点,因为一匹害了软骨病的马,就否定了所有的马,是不是一叶障目呢?说到爱国,楼下的马西彦先生已经指出了你的浅薄(难听点说,不排除是故意的浅薄------为了忽悠别人。还别说,你这种忽悠还真挺凑效的----众多的脑残成为了你的拥趸)。
    2012/10/11 22:01:4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学时学的理工科,毕业后也从事的是技术工作,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我希望了解社会,思考社会。把自己对社会的所思所想写下了,尽量给大家一个不同于主流的视角。联系方式cyspds@gmail.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