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2012-10-10
字号:

  草根网上出现了“重建共产主义信仰”话题,可论者们都不说说:什么是共产主义?又该如何重建共产主义信仰?我来贡献一些思考。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这首诗,有两条信息蕴涵其中,一是诗作者坚信“主义真”,比砍头还要紧;二是诗作者面临砍头,也要讲“主义真”。

  诗作者未曾想到,今天的“后来人”竟然大不肖,也正表现在这两点:一是不知道主义真不真,二是绝口不再谈主义。当年革命者信仰的“主义”,是共产主义。可今天,“后来人”们大会小会、电视广播、报刊杂志、红头文件,都不再提共产主义,只讲科学发展、关注民生、振兴中华,比国民党还不如。人家的三民主义,也是振兴中华,至于如何振兴,除民生主义外,还有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呢。尤其令人沮丧的是,不少地方的大小干部,只是口头上讲“科学发展、关注民生、振兴中华”官话,实际行动则是自己闷声发大财。

  从夏明翰们的坚定信仰,到今人不信“主义真”,不讲“主义真”,以至于需要呼吁信仰重建。

  这是信仰危机,当前最大的危机,最根本的危机,怎么来的呢?很值得探究一番。

  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讲起。拙作《豁然开朗——理论的解构与创新》《开篇的话》中说过,马克思1852年在致魏德迈的信中说:“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之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我的新贡献是证明了以下几点:⑴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⑵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⑶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但具体如何过渡呢?他什么也没有说,留下了空白。

  那一篇中还说过,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已经意识到这个空白,是共产主义理论的漏洞,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美国版附录》中写了一段话:“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党派性学说,而是一种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阶级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这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恰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

  从此,这共产主义实践,就成了后继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不得不解决的问题,但纠结不已。

  列宁幼稚、简单,论共产主义是:“苏维埃加全国电气化”。

  斯大林专横、跋扈,其实践是:生产资料全民公有,嬗变为”官产主义”;苏维埃,嬗变为按最高领导人意图表决的机器;无产阶级专政,嬗变为个人迷信,和对不同政见者的克格勃恐怖。

  赫鲁晓夫庸俗、粗鄙:共产主义是“土豆烧牛肉”。

  毛泽东性急、鲁莽:快速穷过渡,大炼钢铁,大跃进,赶英超美,公社化,上山下乡,大革文化的命,全国刮起“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吃饭不要钱”的共产风。

  波尔布特荒唐、愚蠢:“高度纯洁的社会主义”把全国变成农业集中营。

  邓小平的猫论只求眼前实效,绝口不谈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也后退到“初级阶段”。

  以上各位的共产主义意识,一位接班人作了总结:“过去,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比较肤浅、简单”,“陷入不切实际的空想”,“经过这么多年的实践,现在,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要全面和深刻得多了”,至于如何全面和深刻,却原来是“未来的事情具体如何发展,应该由未来的实践去回答,我们要坚持正确的前进方向,但不可能也不必要去对遥远的未来作具体的设想和描绘。”他这“不可能也不必要”的意思,是对“什么是共产主义”、“怎样实现共产主义”、“是否能肯定实现”等问题,公开交白卷,而且自认为交白卷有理。

  真的“不必要”对遥远的未来作具体的设想和描绘吗?

  若真的不必要,那么,共产主义就真个是渺渺茫茫的了:前路渺茫迷蒙,如何知道前进方向是否正确?又如何坚持?说“坚定理想信念”,说“坚持正确的前进方向”,就是讲空话。现在说共产主义,只说到”两个极大”,物质财富极大丰富,人的觉悟极大提高,跟天主教的“天堂”理想、佛教的“西方极乐世界”理想、道教的“仙境”理想等等,差不多,只要相信就行,说得好听叫信仰,说白了就是迷信。要说共产主义是科学,不是迷信,就有必要讲得比较清楚,并允许证实和证伪,需要证实和证伪。

  若真的不必要,那么,马恩关于共产主义的设想和描绘,也就不必要了,马克思主义的预见性,也就阉割了。科学理论,无一不是,从已有的“是”,引出未来的“将是”。只解释现在和既往事实的,没有预见性,不是科学理论,没有引导实践的作用。马克思主义曾经成为无产阶级革命的指南,正是因为预言了:资本主义制度必然灭亡,才成为凝聚人心的巨大力量,倾倒亿万人当共产主义者。

  这一位的总结出来,标志着: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破产了。“主义真”走到这一步,夏明翰们绝对没想到。

  信仰危机,就是这么一步步走来的。以上谈的是事实。

  为什么会有此事实?得作些理论思维,有四种情况要说:

  一种情况。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耶克,被誉为“缔造了自由世界经纬”的大师,曾明确声称:人类合作的扩展秩序是被误导地称为的资本主义。以他为代表的西方主流经济学家,一再证明,资本主义最合理,将万世永存。人类社会的前景,最高阶段,他们从不预言和描绘。马克思主义者批之曰,“庸俗经济学”。

  二种情况。关于共产主义,马恩曾有比较具体的设想和描绘,导演了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推动历史前进,有进步性,但也有局限性:无产阶级专政如何过渡到共产主义,不甚了了。为什么会有此局限性,是因为:马恩处在“摩登时代”,社会经济形态五次大转换,还只出现第一次——工业社会兴起。面对这样的社会存在,他们只能解剖分析摩登时代的资本主义,只能得出结论——“资本主义不可调和的矛盾,是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以这个分析研究为基础,他们将“存在决定意识”的哲学原理,转换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经济学原理,认识到“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从而预测未来,设想和描绘未来共产主义的某些特征。至于怎样实现共产主义,他们只能认为:通过阶级斗争,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变生产资料私有为公有,是必由之路。无产阶级专政又如何过渡到共产主义,则是后一步的事,他们受到历史的拘囿,只能留给后来人解决。

  三种情况。马恩身后几十年,虽出现第二次社会经济形态大转换——传统社会主义诞生,但仍然是工业化社会,资本的最稀缺地位,还没有被信息取代。这样的社会存在,使他们的继承者,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等,只能重视有形的生产资料,只能继承“阳刚的唯物主义”,在填补马恩留下空白的时候,只能沿袭老的思维方式,只能有“苏维埃+公有制”、“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高度纯洁的社会主义”等三次试验探索,“伟大”实践,但都完败。思维方式的新突破,这几代马克思主义者还不可能做到。

  四种情况。20世纪后期,社会经济形态五次大转换的后三次——后工业社会来临、“休克疗法”施行、中国改革开放,密集发生。这样的社会存在,引出又一个求索高潮,“现代屈原”们纷纷发表意见。其中,有贝尔、托夫勒、奈斯比特等未来学家的著作广为流传,有组织制度分析、博弈论等经济学最新成果引人注目,有“生产力决定生产生产关系→最稀缺的生产要素决定经济制度”的逻辑转换,到2000年7月的“冲绳宪章”,称现代是“全球信息化社会”,资本稀缺性下降,信息稀缺性飚升,“阳刚的唯物主义”走到了尽头。面对这样社会存在,当代马克思主义者,本应该“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本应该及时了解理论思维的最新成果,本应该突破旧有的思维定势,本应该实现理论的与时俱进。可是,他们没有研究信息社会何以来临、“休克疗法”错在何处、中国改革实质何在,不理会未来学、经济学的最新成果,仍然抱住“阳刚的唯物主义”不放,当看到私有制的资本主义反而比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兴旺发达,只以“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曲折性”一言搪塞,当社会主义需要发展民营经济,只以“初级阶段”一语敷衍。正如罗荣渠先生在《现代化新论》中说的:“知识结构老化”、“没有跳出传统思想方式”。不研究新情况,谈不上认识规律,自然不可能说清楚未来的共产主义。

  可见,马克思主义理论新创之初,与从不预言人类社会前景的“庸俗经济学”相比,先进;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则陷入哲学上的“不可知论”泥坑,停滞落后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破产,国人的精神危机,其理论根源即在于此。

  真的“不可能”预知未来的事情具体如何发展吗?

  世界(包括人类社会)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可以认识的,认识了规律是可能预测未来的。哲学上早已证明“不可知论”荒谬。就是说,这个精神危机,完全能化解。

  可是,当今的理论家们,尤其身居庙堂高位者,竟无一人出来挑战这个“不可知论”,做这个化解工作,又不容许草根思索者置喙。

  草根平民也是人,是人就会思索,有权思索。我们集中注意力,分析了五次社会转型,探求其中的内在机理,认识到信息是当今最稀缺的生产要素,因而突破了“阳刚的唯物主义”束缚,跳出了“姓公姓私,谁优谁劣”窠臼,又进一步作了组织制度分析、制度博弈分析,破解了“马克思猜想”,对“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原理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形成了“稀缺要素分析∩组织博弈分析”思维方法。我们用这方法,在前两章的讨论中,成功分析说明了人类大历史,即有生产的社会既往演进历程,认识到“最稀缺生产要素的转换→社会经济制度的适应”规律。认识了规律是可能预测未来的。人类社会的未来,将如何发展,会不会转型,如何转型,能不能也用这个方法分析预测呢?

  为了回答这些个问题,拙作《豁然开朗——理论的解构与创新》运用“稀缺要素分析∩组织博弈分析”思维方法,在第三章中讨论了:当今世界,新的社会转型正在酝酿之中,知识要素正在上升为稀缺榜之榜首,志愿组织正在成为主导社会的组织,两条腿向前走,终会到达这样的境界:以信息最稀缺为标志、以两种组织同时作主导的资本主义,将功成身退,悄然谢世,崭新的社会形态,理想而且美好,将拔地而起,屹立于天地之间。

  但是,最稀缺生产要素的转换,主导社会之组织制度的转换,都如改朝换代一般,岂能一战定乾坤?两种转换的趋势存在,动荡和变数也存在。地球正当多事之秋,风诡云谲瞬息万变,一派混沌景象。

  面对这一切,人们有困惑,或多或少,程度不同。难免有悲观主义者忧虑:核大战或环境灾难很可能爆发,人类灭绝。也有乐观主义者欢呼,知识经济社会即将来临,人类社会将变得更加美好。究竟该乐观还是悲观?跟着感觉走,怕是不妥,关心未来的人们,得借到一双慧眼,看清这是非扰攘的世界,运用智慧和理性,弄明白其中的沧桑正道。

  那些讨论从已有的端倪入手,让人类的实践说话,分析当前的混沌世界,透视是非扰攘,探寻社会通向最美好境界的途径,预测其来临的时间和进程,并遥瞻遐想未来社会,重新认识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阶段,异论共产主义,为理性的乐观,寻找比较坚实的理论依据。

  尊敬的读者朋友,我怀着热忱和赤诚,特邀请您,关注这些讨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读博主独特之文,感受不浅:人们都在思考,担忧人类前景,很有思想共震。不过,建议不要把人类初步共识推向模糊。共产主义:是根据马克思《资本论》的主体结论——资产阶级通过掌控资本,实现剥削工人阶级劳动剩余价值;为了保护工人阶级,和所有社会成员的劳动权益,社会生产资料(资本)应当推行公有制,实现按劳分配,让人类社会达到公平正义!
    2013/10/31 16:53:48
  • 由于马克思的劳动者个人所有制是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上的,所以现有各种公有制企业的建制不能破坏,即原来社会公共资产作为价值形态,它的所有权主体(集体或全民)性质不能变,但作为物质形态,它的使用权则有偿委托给劳动者集体有偿占有和经营,所谓劳动者个人所有制,主要指劳动产权的个人所有制,即劳动者的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价值归劳动者个人所有.但现在还保留市场经济体制和资本增殖功能,所以剩余劳动还不能全归劳动者自己.但劳动者除了正常的工资福利之外,其劳动产权还要和资本产权共同分享企业利润,叫劳动分红,並作为红转股记入劳动者个人股权资产账户.这样在企业发展中,劳动者不但有工资福利作为生存保障,而且还可以通过劳动分红和自己的股权资产收益两个渠道积累财富,这是以劳动产权为主资本产权为辅的劳资二元结构的企业产权制度,以按劳分配为主按资分配为辅的社会主义劳资分配制度,华西村集体企业的产权制度和分制度就是这种劳动者个人所有制的实证典型.对于建立在国企基础上的劳动者个人所有制企业模式明天再聊.
    2012/10/12 22:37:33
  • 四.我们不要歪曲和贬低自由共富博主的集体所有制企业模式,尽管他的集体所有制有点单一,但他在这里提出了一个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普遍原则,那就是“劳动者集体有偿占有社会公共生产资料“的生产方式,这是对资本占有劳动的资本主义剝削制度的否定,也是对传统社会主义公有制模式否定的否定.从广义角度讲,自由共富博主的集体企业模式就是马克思提出的在公有制基础上重新建立劳动者个人所有制的一个特例.
    2012/10/12 12:19:51
  • 草根管理员:我太笨,请您帮忙删除吧!对不起,谢谢了.
    2012/10/12 12:06:37
  • 三,传统社会主义公有制模式在二十世纪的惨痛失败这亦是不争的事实(这里暂不分析原因),我们很多传统左派人士把回归社会主义目标定位为传统的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模式,实际上这是一种僵化的幻想,历史从來都不会简单重复的.历史的发展总是遵循否定之否定规律的.我们必须探讨科学社会主义新的公有制实现模式,这种模式必须是对资本主义复辟的否定,也是对传统社会主义公有制模式否定的否定.
    2012/10/12 12:03:23
  • 给198楼:“另类考人”评论员,请尽快删除你评论中的空行以保持网页的整洁。谢谢合作!
    2012/10/12 11:50:44
  • 读完文章和评论,到到大家对共产主义都很有兴趣,实在令人兴奋.但有些辯论有点过于情绪化了,甚至有点文人相轻的感觉.只要反对资本主义私有制在我国的复辟,并主张囬归社会主义的人士,都应该说是阶级立场相同的革命者.这就有互相交流沟通的基础.希望多听听不同意见,检讨自已思想之不足.其实分歧在于各自寻找的囬归社会主义的路径和模式的不同.我感到现在的政治形势是右派很猖狂,左派很混乱,工人阶级很迷茫,所以我对中国的前途并没有那么乐观.所以我希望老左派新左派要求大同存入小异,即使达不成共识,千万也别用攻击的语言,沒有左派人士的共识和团结,就不可能宣传发动并组轵工人运动,也就不可能回归社会主义
    2012/10/11 16:30:38
  • 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是社会科学,当然也是人总结的,可谁又能总结得更好?将来的发展怎么办?
    2012/10/11 5:23:13
  • 除了楼主的最后一句话比较中肯,文章的其他部分我看没有可取之处。楼主对于共产主义的理解非常肤浅,再加上很多道听途说的东西,只能说你的观点很庸俗,跟报纸上的主旋律差不多。我跟你之间没有讨论的必要,因为理解层次不一样,无法对话。

    但是我还是要指出你认识上的误区:
    1. 你对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和波尔布特的描述来源于右派的妖魔化运动,基本上都是污蔑和造谣。请去研究一下他们的著作再做判断!看一些造谣污蔑的报道就道听途说,只能降低你观点的档次。

    2.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是否破产的问题。对共产主义这种先进的理念一知半解的人很愚钝,多半因为他们的私心太重,不想去理解这个概念,于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对他们来说,就算是破产了吧!我一点都不指望这伙人能把自己整明白。

    共产主义的内涵主要是“经济民主化”(公有制)和政治民主化(大众民主)。未来全球化的大生产体系需要一个公平的统一的系统来指挥调度,这个系统由99%的大众自己组织,依靠他们,为他们的利益服务。为此,经济利益要公平分配,所以要公有制;政治权利要公平分配,所以要大众民主。用右派挂在嘴上的名言来描述: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of the people。在现在这个时代是共产主义思想被全面理解的时代,99%的人民大众惊奇的发现原来被右派精英们忽悠的一切美好的概念全部可以在真正的共产主义思想中找到对应位置。这也是为什么左派在舆论上压得右派喘不过气来的原因,右派手里所有真善美的概念已经都跑到左派那边去了,你总不能“打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大旗吧?未来的全球经济需要共产主义这样一种公平的、统一的体系来指挥,它不仅仅是某些人的宗教信仰,而是一种真实的社会需求。
    2012/10/11 3:56:39
  • 很有意义。
    2012/10/11 2:22:50
  • 卖国就公开谈,还要谈什么共产主义信仰,真是可笑之极!
    2012/10/10 23:30:07
  • 131楼沙子:
    127楼:20年能不能实现共产主义?我认为是不行的,人类只有在生产力更大发展后,来一次核武的全球灾难来让人类吃到这个剧痛(或多次次量级的痛),才可能有觉悟 ,有共产主义 。就像现在吃了自然的报复的痛了 ,才开始环保 一样。
    2012/10/10 21:23: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悠悠岁月,几多困惑,亦真亦幻,是对是错?我爱较真儿,好钻牛角尖,偏要摆脱精神危机,却久久不得正果。那段时间,我的头脑世界,浑若古代玉门关外的大漠,苍凉而无奈。正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我终于找到一种学习和研究理论的方法。用这方法,我解构了《政治经济学》、《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西方经济学等,揭开它们不能解疑释惑的奥秘,有了创新,从而可以说清现实,可以预测未来。春风一度玉门关,万千绿意生出来,自感:天高云淡,灵感恍从空降;溅玉喷珠,妙思奔流湍飞。
我这“解构与创新”究竟对不对,渴想请教于朋友们。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