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2012-10-10
字号:

  草根网上出现了“重建共产主义信仰”话题,可论者们都不说说:什么是共产主义?又该如何重建共产主义信仰?我来贡献一些思考。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这首诗,有两条信息蕴涵其中,一是诗作者坚信“主义真”,比砍头还要紧;二是诗作者面临砍头,也要讲“主义真”。

  诗作者未曾想到,今天的“后来人”竟然大不肖,也正表现在这两点:一是不知道主义真不真,二是绝口不再谈主义。当年革命者信仰的“主义”,是共产主义。可今天,“后来人”们大会小会、电视广播、报刊杂志、红头文件,都不再提共产主义,只讲科学发展、关注民生、振兴中华,比国民党还不如。人家的三民主义,也是振兴中华,至于如何振兴,除民生主义外,还有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呢。尤其令人沮丧的是,不少地方的大小干部,只是口头上讲“科学发展、关注民生、振兴中华”官话,实际行动则是自己闷声发大财。

  从夏明翰们的坚定信仰,到今人不信“主义真”,不讲“主义真”,以至于需要呼吁信仰重建。

  这是信仰危机,当前最大的危机,最根本的危机,怎么来的呢?很值得探究一番。

  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讲起。拙作《豁然开朗——理论的解构与创新》《开篇的话》中说过,马克思1852年在致魏德迈的信中说:“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之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我的新贡献是证明了以下几点:⑴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⑵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⑶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但具体如何过渡呢?他什么也没有说,留下了空白。

  那一篇中还说过,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已经意识到这个空白,是共产主义理论的漏洞,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美国版附录》中写了一段话:“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党派性学说,而是一种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阶级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这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恰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

  从此,这共产主义实践,就成了后继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不得不解决的问题,但纠结不已。

  列宁幼稚、简单,论共产主义是:“苏维埃加全国电气化”。

  斯大林专横、跋扈,其实践是:生产资料全民公有,嬗变为”官产主义”;苏维埃,嬗变为按最高领导人意图表决的机器;无产阶级专政,嬗变为个人迷信,和对不同政见者的克格勃恐怖。

  赫鲁晓夫庸俗、粗鄙:共产主义是“土豆烧牛肉”。

  毛泽东性急、鲁莽:快速穷过渡,大炼钢铁,大跃进,赶英超美,公社化,上山下乡,大革文化的命,全国刮起“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吃饭不要钱”的共产风。

  波尔布特荒唐、愚蠢:“高度纯洁的社会主义”把全国变成农业集中营。

  邓小平的猫论只求眼前实效,绝口不谈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也后退到“初级阶段”。

  以上各位的共产主义意识,一位接班人作了总结:“过去,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比较肤浅、简单”,“陷入不切实际的空想”,“经过这么多年的实践,现在,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要全面和深刻得多了”,至于如何全面和深刻,却原来是“未来的事情具体如何发展,应该由未来的实践去回答,我们要坚持正确的前进方向,但不可能也不必要去对遥远的未来作具体的设想和描绘。”他这“不可能也不必要”的意思,是对“什么是共产主义”、“怎样实现共产主义”、“是否能肯定实现”等问题,公开交白卷,而且自认为交白卷有理。

  真的“不必要”对遥远的未来作具体的设想和描绘吗?

  若真的不必要,那么,共产主义就真个是渺渺茫茫的了:前路渺茫迷蒙,如何知道前进方向是否正确?又如何坚持?说“坚定理想信念”,说“坚持正确的前进方向”,就是讲空话。现在说共产主义,只说到”两个极大”,物质财富极大丰富,人的觉悟极大提高,跟天主教的“天堂”理想、佛教的“西方极乐世界”理想、道教的“仙境”理想等等,差不多,只要相信就行,说得好听叫信仰,说白了就是迷信。要说共产主义是科学,不是迷信,就有必要讲得比较清楚,并允许证实和证伪,需要证实和证伪。

  若真的不必要,那么,马恩关于共产主义的设想和描绘,也就不必要了,马克思主义的预见性,也就阉割了。科学理论,无一不是,从已有的“是”,引出未来的“将是”。只解释现在和既往事实的,没有预见性,不是科学理论,没有引导实践的作用。马克思主义曾经成为无产阶级革命的指南,正是因为预言了:资本主义制度必然灭亡,才成为凝聚人心的巨大力量,倾倒亿万人当共产主义者。

  这一位的总结出来,标志着: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破产了。“主义真”走到这一步,夏明翰们绝对没想到。

  信仰危机,就是这么一步步走来的。以上谈的是事实。

  为什么会有此事实?得作些理论思维,有四种情况要说:

  一种情况。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耶克,被誉为“缔造了自由世界经纬”的大师,曾明确声称:人类合作的扩展秩序是被误导地称为的资本主义。以他为代表的西方主流经济学家,一再证明,资本主义最合理,将万世永存。人类社会的前景,最高阶段,他们从不预言和描绘。马克思主义者批之曰,“庸俗经济学”。

  二种情况。关于共产主义,马恩曾有比较具体的设想和描绘,导演了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推动历史前进,有进步性,但也有局限性:无产阶级专政如何过渡到共产主义,不甚了了。为什么会有此局限性,是因为:马恩处在“摩登时代”,社会经济形态五次大转换,还只出现第一次——工业社会兴起。面对这样的社会存在,他们只能解剖分析摩登时代的资本主义,只能得出结论——“资本主义不可调和的矛盾,是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以这个分析研究为基础,他们将“存在决定意识”的哲学原理,转换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经济学原理,认识到“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从而预测未来,设想和描绘未来共产主义的某些特征。至于怎样实现共产主义,他们只能认为:通过阶级斗争,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变生产资料私有为公有,是必由之路。无产阶级专政又如何过渡到共产主义,则是后一步的事,他们受到历史的拘囿,只能留给后来人解决。

  三种情况。马恩身后几十年,虽出现第二次社会经济形态大转换——传统社会主义诞生,但仍然是工业化社会,资本的最稀缺地位,还没有被信息取代。这样的社会存在,使他们的继承者,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等,只能重视有形的生产资料,只能继承“阳刚的唯物主义”,在填补马恩留下空白的时候,只能沿袭老的思维方式,只能有“苏维埃+公有制”、“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高度纯洁的社会主义”等三次试验探索,“伟大”实践,但都完败。思维方式的新突破,这几代马克思主义者还不可能做到。

  四种情况。20世纪后期,社会经济形态五次大转换的后三次——后工业社会来临、“休克疗法”施行、中国改革开放,密集发生。这样的社会存在,引出又一个求索高潮,“现代屈原”们纷纷发表意见。其中,有贝尔、托夫勒、奈斯比特等未来学家的著作广为流传,有组织制度分析、博弈论等经济学最新成果引人注目,有“生产力决定生产生产关系→最稀缺的生产要素决定经济制度”的逻辑转换,到2000年7月的“冲绳宪章”,称现代是“全球信息化社会”,资本稀缺性下降,信息稀缺性飚升,“阳刚的唯物主义”走到了尽头。面对这样社会存在,当代马克思主义者,本应该“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本应该及时了解理论思维的最新成果,本应该突破旧有的思维定势,本应该实现理论的与时俱进。可是,他们没有研究信息社会何以来临、“休克疗法”错在何处、中国改革实质何在,不理会未来学、经济学的最新成果,仍然抱住“阳刚的唯物主义”不放,当看到私有制的资本主义反而比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兴旺发达,只以“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曲折性”一言搪塞,当社会主义需要发展民营经济,只以“初级阶段”一语敷衍。正如罗荣渠先生在《现代化新论》中说的:“知识结构老化”、“没有跳出传统思想方式”。不研究新情况,谈不上认识规律,自然不可能说清楚未来的共产主义。

  可见,马克思主义理论新创之初,与从不预言人类社会前景的“庸俗经济学”相比,先进;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则陷入哲学上的“不可知论”泥坑,停滞落后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破产,国人的精神危机,其理论根源即在于此。

  真的“不可能”预知未来的事情具体如何发展吗?

  世界(包括人类社会)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可以认识的,认识了规律是可能预测未来的。哲学上早已证明“不可知论”荒谬。就是说,这个精神危机,完全能化解。

  可是,当今的理论家们,尤其身居庙堂高位者,竟无一人出来挑战这个“不可知论”,做这个化解工作,又不容许草根思索者置喙。

  草根平民也是人,是人就会思索,有权思索。我们集中注意力,分析了五次社会转型,探求其中的内在机理,认识到信息是当今最稀缺的生产要素,因而突破了“阳刚的唯物主义”束缚,跳出了“姓公姓私,谁优谁劣”窠臼,又进一步作了组织制度分析、制度博弈分析,破解了“马克思猜想”,对“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原理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形成了“稀缺要素分析∩组织博弈分析”思维方法。我们用这方法,在前两章的讨论中,成功分析说明了人类大历史,即有生产的社会既往演进历程,认识到“最稀缺生产要素的转换→社会经济制度的适应”规律。认识了规律是可能预测未来的。人类社会的未来,将如何发展,会不会转型,如何转型,能不能也用这个方法分析预测呢?

  为了回答这些个问题,拙作《豁然开朗——理论的解构与创新》运用“稀缺要素分析∩组织博弈分析”思维方法,在第三章中讨论了:当今世界,新的社会转型正在酝酿之中,知识要素正在上升为稀缺榜之榜首,志愿组织正在成为主导社会的组织,两条腿向前走,终会到达这样的境界:以信息最稀缺为标志、以两种组织同时作主导的资本主义,将功成身退,悄然谢世,崭新的社会形态,理想而且美好,将拔地而起,屹立于天地之间。

  但是,最稀缺生产要素的转换,主导社会之组织制度的转换,都如改朝换代一般,岂能一战定乾坤?两种转换的趋势存在,动荡和变数也存在。地球正当多事之秋,风诡云谲瞬息万变,一派混沌景象。

  面对这一切,人们有困惑,或多或少,程度不同。难免有悲观主义者忧虑:核大战或环境灾难很可能爆发,人类灭绝。也有乐观主义者欢呼,知识经济社会即将来临,人类社会将变得更加美好。究竟该乐观还是悲观?跟着感觉走,怕是不妥,关心未来的人们,得借到一双慧眼,看清这是非扰攘的世界,运用智慧和理性,弄明白其中的沧桑正道。

  那些讨论从已有的端倪入手,让人类的实践说话,分析当前的混沌世界,透视是非扰攘,探寻社会通向最美好境界的途径,预测其来临的时间和进程,并遥瞻遐想未来社会,重新认识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高阶段,异论共产主义,为理性的乐观,寻找比较坚实的理论依据。

  尊敬的读者朋友,我怀着热忱和赤诚,特邀请您,关注这些讨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读博主独特之文,感受不浅:人们都在思考,担忧人类前景,很有思想共震。不过,建议不要把人类初步共识推向模糊。共产主义:是根据马克思《资本论》的主体结论——资产阶级通过掌控资本,实现剥削工人阶级劳动剩余价值;为了保护工人阶级,和所有社会成员的劳动权益,社会生产资料(资本)应当推行公有制,实现按劳分配,让人类社会达到公平正义!
    2013/10/31 16:53:48
  • [259楼] 评论人: 自由共富  
    [257楼] 评论人: 公民思想者夏绍春
        不想再跟你说什么。跟你谈论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了,感觉很累、很烦、无意义而且有点伤感情,实在没有必要。我在草根网的评论、发言已经太多,我尽量减少发言。我没有特别的目的,只不过随便在这里闲聊,发表一点自己的意见而已。我不想把什么理论确证、推广、付诸实施。别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

      你的累;是因为内功与内力不足,我与人在美国新闻集团办的《聚友网》针锋相对的辩论一个月,仍然是精力充沛,而且是精神焕发的。据理力争是不会累的,内力不足是累人的根源。
      你的烦,是因为你的理屈词穷而又无言以对带来的精神反映。说明你的理论:缺乏以事实为依据的以理服人的能力与辩论的能力。对于赞同你的人,你是不会烦的,一质疑你就烦,只能说明你的理论功底还是不够的。
      理论、理论、就是辩论道理。真理越辩越明白。敢于面对任何质疑与否定据理力争,而且从容不迫,或者正义凛然才是一个社会科学理论工作者应当具备的基本素质与基本功。
      有没有意义!我认为十分有意义。我看到了年轻的社会科学理论工作者的热情与实力的不同步,看到了理论有余,而解决现实问题的方法论的不足。与面对质疑与否定的束手无策。
      伤感情?不会的。我们进行的理论性与实践性的辩论,胜利了也是道理的胜利,而不是个人的胜利。胜利的是道理,而不是我们个人,我们辩论的是道理,这些道理不是个人所有的。是社会科学,是希望为社会所运用的人文科学的道理与客观自然的真理。

      你说,不准备进行理论研讨会与论证,推广?
      显然是言不由衷的。一个月前,你给我的回复是希望我找有关专家给你开研讨会,你自己可以出费用;而且问我几时再去北京建言献策,你可能与我一起去等等。
      你是希望社会承认你的理论研究成果的,是希望国家采纳你的实施方案的,是希望付诸实施而造福于社会的。
      当然这是我们每一个民间社会科学研究者的共同心愿。
      你的这些愿望没有错,所以不需要遮遮掩掩与言不由衷的表达不真实的内心想法。
      虚伪是探索真理的天敌!
      就说这些吧!你我都好自为之!
    2012/10/14 13:51:43
  • [232楼] 评论人: 自由共富  
    [224楼] 评论人: 公民思想者夏绍春
    我不想针对你,你不是一个真正讨论问题的人。那种儿戏一般无意义的骂战有意思吗?算我怕你了。我们免战吧。而且,我不喜欢你那种评论方式,你可能也不喜欢我的方式,我们就算了吧。

      你真正是十分好笑!
      什么称之为讨论问题?什么称之为:评论?
      你的讨论问题就是喋喋不休的宣传你的观念与思想,是完全不回答现实的客观问题存在的原因与无视客观现实的空洞理论的自说自话。
      而评论应当是指出思想、理论、模式、观念与观点的不足之处,而被评论一方就应当:释疑解惑,应当针对性回答评论者的质疑与问题。讨论就是交流与沟通,最后达到基本一致性的认同与保留性的意见。讨论不是单方面的说教与灌输,当然,大学教授是这样的不容置疑的一言堂,而这里是思想者交流与共同探讨的场合,讨论就是相互质疑与相互解答的过程。我质疑你,你同样可以反质疑,这就是真正的讨论与交流。
      
      评论就是评判方式的议论。而不是随声附和的恭维与起哄。
      在其他网站基本是这样的口号方式的“评论”,而在草根网,是民间思想者的交流与评判方式的议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与看法,而作为发布主体观点的草根博主就是面对各种各样的批判式议论进行:摆事实、讲道理的交流与共同探讨。这是作为草根博主的责任与义务。否则,就不是民间思想的交流与共同探索式的共同思考!

      你从来不回答问题,从来不针对性的解释质疑,对于不同的意见与质疑性评论都是视而不见与充耳不闻,只注意理论性解释,不注意实质性现实问题的解答。
      你完全是没有经过社会科学领域理论研讨会的实践性经验性积累,在那种场合,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与激烈的争论是家常便饭,你的这样的方式是行不通的。没有人听你的夸夸其谈,一上来就是尖锐的现实问题的质疑与否定,你必须摆事实、讲道理的据理力争才能获得认可。
      你如果坚持你这样的方式与方法,你就不要指望通过:理论研讨会这一关了,那么理论性认可与试点、推广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这个方面我的经验比你是多多有余的了。
      你在草根网是一种民间理论研讨会锻炼的过程,不然你根本无法应对社会科学理论界专家学者们刁钻刻薄的质疑与否定的。
      我是为你好,不要不识好歹!
      你就好自为之吧!
    2012/10/14 9:46:06
  • [226楼] 评论人: 思想者1号  查看 思想者1号评论专辑  
    另外
    “马哲对人的定义,人是社会人,其实可以这么说整个人类系统是个封闭系统,国家是这个系统内的子开放系统,企业或社团组织是子子开放系统,家庭是子子子开放系统,人是子子子子开放系统!当今世界里,人在第五级!社会主义高级阶段之后,“国家”消灭后,“人”将进入这个封闭系统内的第四级”
    依照这个基点再来看右翼的所有经济理论,他们是把“国家”这样级隐去的,名之为“自由市场”!
    这些都是极具蒙蔽性的理论,与中国当前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符!
    其实,如果你能带来这个基点去考察当前所有的理论,不被忽悠,能够获取正确的信息,已经够用了!

    【人是社会的原子,家庭是分子,企业社会团体是器官与分系统组织,而现实的国家就是一个整体性的社会之大写的:人。国家与国家的交往与人与人的交往是大同小异的:万事一理。
      马克思认为:人是社会人。
      所以他提出:社会所有制。即人所有制,人类共同的所有制!
       社会人、人社会、社会所有制、社会共同所有制。
       社会的主体是人,人组成社会;社会所有制、社会人所有制;社会共同所有制、人类共同所有制:即共产主义的所有制形式与社会经济基础。
       国家小于社会,国家主体经济模式进化一步就是:社会所有制与全社会共同所有制。
       所以,国际社会是总系统,而国家只能是社会化的子系统了。这是共产主义的模式与天下大同的系统论。】
    2012/10/13 21:47:06
  • [222楼] 评论人: 思想者1号

      另外自由博主没有注意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生产的分工与合作,是呈一个金字塔等级网状结构的,分而合,合而分!

    【自由共富先生认为这样的配套产业链合作是:平面合作关系,是平等利益共同分配的关系。他完全不知道是一种主体与附庸体的关系,是金字塔关系,是难以平等的商业化合作关系,利益分配差异巨大的商业化合作关系。
      就如同现实的美国、日本与中国的配套产业链生产关系是一样的道理。
      中国是组装,两头在外,利益他们得绝大部分,中国企业仅仅是加工费而已。
      如果是平等分配,中国早就是全球第一了。平等分配?可能吗?
      他理想化的认为:是可以平等分配产业链利益的,实质在商业化与资本化条件下是天方夜谭的一厢情愿的空想而已。
      国内的企业合作是这样的难以平等,国际性分工合作更加是这样弱肉强食。
      这就是客观现实!这就是社会经济常识!
      可惜,自由共富先生不懂得这些客观现实与现代化经济的常识性知识,仍然在构建农业生产合作社与工业生产合作社模式的社会经济体。
      这些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已经是全国性经济模式。
      现实的各种专业合作社与经济联合体:都是这样的集体所有制模式与生产经营方式。
      他却认为是:开创性的首创模式。
      岂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构想“共富”梦!
    2012/10/13 21:27:23
  • [222楼] 评论人: 思想者1号
      自由博主认为劳动者自由化联合体集体所有制模式的优越性与经济合作能力、国际性竞争力是可以大于:国家模式竞争力的。岂不是一个以卵击石的笑话。
      他完全无视社会经济现实发展的全球性、系统性、整体性对抗与竞争的客观现实。
      仍然在构建小农经济的集体农庄模式的社会经济体模式。
      实质上,这种模式连真正的社会主义所有制模式都不是,(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体),国家主义是国家主体。更加不用说共产主义了。
      你的这些观念完全正确,是社会系统论经济学的认识论基础与方法论条件。
    2012/10/13 21:00:19
  • [220楼] 评论人: gz3hua  
    感谢老夏!
    2012/10/13 19:54:56
      没有关系。这样的辩论小菜一碟而已。
      他本来就是在:指桑骂槐。
      就是针对我来的。
      我就是某些人,某些人就是我。
    2012/10/13 20:44:56
  • 继续:
    某些人总是怪我总以说教的方式跟人探讨问题,这也没有办法,一些人连经济常识也不知,就想妄言什么共产主义,经济学家,没有办法啊。
      
    【你是在说我老人家了,你的社会经济常识性真的不敢恭维。
      你完全是不顾客观现实的社会经济情况的:空想。
      我无数次说过,我研究与探索的是:社会经济学,你的这些是企业经济学。
      我研究的是社会全观经济学,你的是:中观经济学。完全不能够同日而语。
      至于实现共产主义,老夫已经是胸有成竹了。你的集体所有制是难以达到全社会共同富裕的,你应当回答网友的这个核心问题。你绝对性回答不了!
      不是我妄言,是你在妄想!
      集体所有制的河南省南街村与江苏省华西村为什么不能够全国复制与遍地开花的普及?
      为什么个人自由化组合的大学生创业者企业与现代合伙人企业成功率十分低?
      你难道不承认他们都是你这样的所有制模式与生产经营方式?
      我多次说过,你的这些模式是已经有的模式,小范围是可以的,难以适应社会化大生产的社会经济现实。
      不服气!我们就一问一答的进行辩论!
      用不着指桑骂槐的借题发挥!】
    2012/10/13 20:41:48
  • [215楼] 评论人: 自由共富  
    [207楼] 评论人: gz3hua
          如果你有一点点经济常识,你该知道:宝钢的十几万工人都是在一个工厂里上班吗?不是,他们都是分属大大小小的小公司、小企业,在不同的地方生产不同的产品。只不过其所有权归总公司所有而已。这种企业中的母子关系,不能变为平等的合作关系吗?不是,否则的话就没有日常经济中子公司单独上市这种事情了。
      【完全是自己不懂得经济常识。子公司上市仍然是母公司控股的,不然如何称之为:子公司?!所有制相同与同一性质的经济体合作才能是真正的降低经营成本的有效性模式,不然如何称之为:规模经济!一个十分简单的道理:松散型合作方式的整体性效率绝对性低于紧密型合作方式。你的这种自由化集体所有制松散型合作模式的:“总公司”就是群龙无首的:粗放型社会经济发展模式。不同的集体所有制主体的合作与利益分配、联合体内部的经营管理与生产协同作战是难以:步调一致与令行禁止的。竞争力根本就是一盘散沙状态,与私有化企业、国营企业的紧密型联合体是难以抗衡的,完全不具有竞争力优势。
      知道吗?国民党军队就是你这样的松散型联合体军事模式。而且共产党是集约型步调一致的整体性系统性模式。 胜败已经明明白白。军事战争与现实社会经济战争养着基本的共同性。所以,社会经济称之为:没有硝烟的战争。----。】
        你知道美国一年汽车从设计、生产到最后形成为一辆整车一共有多少不同的公司参与其中吗?至少上万个?这些公司都是一个老板,一家企业吗?不是。那你知道小公司如何组织成为大公司了吗?
      【上万个企业生产一辆汽车?这是天方夜谭的忽悠!就是配套生产与外包协作,也不会需要这样多的企业合作生产一辆汽车呀!况且这是经济合作与配套产业链合作,不是联合成为总公司!这样的比喻完全是社会经济的外行话。】
        继续!
    2012/10/13 20:38:45
  • [214楼] 评论人: 自由共富  
    [206楼] 评论人: gz3hua
         本不想回答你这个打酱油的问题。
        但还是忍不住要纠正你的错误,就算说给别人听的吧。
       【你是想说给老夫听的吧!】
        首先你承认了一点,就是企业内部首先实现了平等共富。这很好。但是你忘记了,或者不知道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规律,——平均利润率趋同的规则。因此,在市场经济环境条件下,每个企业的收益率基本相同的。个别企业利润高,也仅仅在于其有自己的创新而已。 【这个基本规律是你闭门造车“创新”的“规律”。利润的高低与社会经济成本有关,与经营者系统化管理的能力高低有关,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有关,收益基本相同是基本难以达到的目标,如果这是规律,破产倒闭就是小概率事件了。社会经济客观现实不是如此,产能过剩条件下,不知道多少企业倒闭,,规模经济体的倒闭反而比较少,中小企业大范围倒闭,“平均利润率趋同”规律如果成立,中小企业就应当更有优越性,现实社会经济结果不是这样,所以你的“规律”是想象的“规律”。】
        同时,市场竞争中优胜劣汰,必然会有被淘汰者。但是,被淘汰者不是其中员工的个人问题,而是其生产上的问题。因此,倒闭是必须的,应该的。
      【你有点忘记你前面说了什么了,你的理论前言不对后语。你在前面信誓旦旦的说,这样的劳动者集体所有制有最大的竞争力,是不会倒闭的,员工是不会失业的,---。现在你承认会倒闭,会失业,那么,你的这种最优越性的社会生产方式的优越性何在?】
        但是,个人还可以重新再来。吐故纳新是任何一个正常良好的社会经济所必须的机制,过去国有计划经济就缺乏这样的功能,导致大锅饭的产生,导致国企缺乏效率。
    【集体所有制企业倒闭,个人重新再来?!前面的投资打水漂,用什么再投资与再自由化组成新的企业?生产为什么会出现问题?再投资仍然生产出现问题怎么办?过剩经济条件下,企业倒闭是行业性的大规模现象,不是个别现象,社会化生产出现系统性问题,你的这种集体所有制模式同样倒闭,所以,你没有任何所有制的优越性。这种自发性与无序性的自由化组合的所有制模式的倒闭风险将更大。投资效率就无从谈起。社会资源就大量浪费,过剩经济将愈演愈烈。】
    2012/10/13 19:43:00
  • 由于马克思的劳动者个人所有制是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上的,所以现有各种公有制企业的建制不能破坏,即原来社会公共资产作为价值形态,它的所有权主体(集体或全民)性质不能变,但作为物质形态,它的使用权则有偿委托给劳动者集体有偿占有和经营,所谓劳动者个人所有制,主要指劳动产权的个人所有制,即劳动者的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价值归劳动者个人所有.但现在还保留市场经济体制和资本增殖功能,所以剩余劳动还不能全归劳动者自己.但劳动者除了正常的工资福利之外,其劳动产权还要和资本产权共同分享企业利润,叫劳动分红,並作为红转股记入劳动者个人股权资产账户.这样在企业发展中,劳动者不但有工资福利作为生存保障,而且还可以通过劳动分红和自己的股权资产收益两个渠道积累财富,这是以劳动产权为主资本产权为辅的劳资二元结构的企业产权制度,以按劳分配为主按资分配为辅的社会主义劳资分配制度,华西村集体企业的产权制度和分制度就是这种劳动者个人所有制的实证典型.对于建立在国企基础上的劳动者个人所有制企业模式明天再聊.
    2012/10/12 22:37:33
  • [207楼] 评论人: gz3hua    
    另外,请你代某君回答,中国铁路上百万人的企业怎样化解为集体所有制小企业那?几十万人的宝钢又怎样化解那?!
    2012/10/12 16:54:59  
    [206楼] 评论人: gz3hua  
    204楼!集体所有制只可以实现各个集体内的平等共富,但却实现不了全国几千万个“集体”相互间的平等共富,即实现不了十三亿人的平等共富--------只要实施的是商品经济,竞争就会有淘汰,就会有每年几十万,上百万的小集体企业被迫停办!
    2012/10/12 16:51:26

      你就不要穷追猛打了,他们回答不了这样的实质性问题与现实性问题的。
      自由共富先生有点“学院派”经济学家的气质,是闭门造车的想当然“经济学”研究者。
      不了解社会经济客观现实的实际情况,与已经存在的所有制形式。对于现实的集体所有制与劳动者自由化组合的现代合伙人企业(大学生创业者都是这样的劳动者创业者个人自觉自愿组合的集体所有制企业性质)的成功率是十分低的客观社会现实。成功率不10%,其他90%创办者与创业者都是血本无归的。

      而他认为这样的企业形式是“天下无敌”的“唯一”“最优越性”企业模式。
      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这就是,缺乏社会调查与社会性实践的必然性“研究成果”。
      这就是:本本主义与教条主义的现代经济学表现。
      当然,他不具备经验主义,是没有社会经济实践性观察与现实经验的实践性思考的结果。
      你就不要为难他了,能够做到敢想敢说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
    2012/10/12 19:21:1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悠悠岁月,几多困惑,亦真亦幻,是对是错?我爱较真儿,好钻牛角尖,偏要摆脱精神危机,却久久不得正果。那段时间,我的头脑世界,浑若古代玉门关外的大漠,苍凉而无奈。正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我终于找到一种学习和研究理论的方法。用这方法,我解构了《政治经济学》、《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西方经济学等,揭开它们不能解疑释惑的奥秘,有了创新,从而可以说清现实,可以预测未来。春风一度玉门关,万千绿意生出来,自感:天高云淡,灵感恍从空降;溅玉喷珠,妙思奔流湍飞。
我这“解构与创新”究竟对不对,渴想请教于朋友们。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