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钓鱼岛问题:若干不着边际的杂谈
2012-08-19
字号:

  当前这一轮的钓鱼岛热,看看也就过去了,这就使得我们可以把话题扯远一点,说几个不太着边际的事儿。

  去保钓还是打海盗

  保钓与海盗,这本是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但这两件事情中国都得忙活,可能今后还要更忙活,于是就有一个孰轻孰重、孰先孰后的问题了。

  现在看来,中国武装力量至少是海上武装力量的主要精力放在了索马里海盗那里,一批又一批护航编队源源不断地开往遥远的印度洋,目前看来也并没有结束行动的意思,但钓鱼岛海域却见不到海军舰船的踪影。

  不能说护航反海盗不重要,这里所要强调的是,实际行动说明,这件事大概比保钓还更重要,因为这是反恐大业,是全球反恐大业的一个部分,更是“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事情。投身这样的伟大事业,能够证明中国与反恐大业休戚相关,也表明中国军队把反恐摆在相当重要的位置,大概也还能从一个侧面证明中国军队的和平形象。

  除此之外,印度洋护航是不是还有别的意义呢,比如对于推动海上力量走出去?

  窃以为,海上力量当然需要增加远洋经验,但这跟到印度洋还是太平洋没有关系。也许,印度洋的经验关键时刻不一定用得上,未来的某一天,即使客观上需要中国到印度洋上遂行军事活动,但如果有人卡住马六甲,控制安达曼,中国也将望洋兴叹!与其这样,还不如增加自己的太平洋经验来得实惠。

  也许有商船需要护航的因素吧?有人会这样的提出问题。

  其实,护航是这样,不护航也是这般。只要每艘商船上配备一把冲锋枪,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武力与保钓:不相干的两码事

  接下里的问题就是,保钓不需要动用军力吗?

  这大概是很可能的。有关这个问题,我们无法见到任何正式的说法,比较权威的应该是官媒的表态。

  《环球时报》8月17日发表了《“立即放人”,国力支撑外交严正交涉》的社评文章。这篇文章对目前的保钓形势作了高度的概括,认为,中国的保钓工作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中国对钓鱼岛的战略迄今是成功的。

  那么,中国的保钓战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战略呢?

  这篇社评从另一个角度进行了论述。该文说,“大国之间通过战争手段解决领土争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中国日本当然都是大国。按照这个判断,既然“通过战争手段解决领土争议的时代已经过去”,那么,中国也好,日本也好,显然就不能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时代,就只能把战争手段束之高阁了,战争手段束之高阁,军力显然也就派不上用场,也就与保钓毫不相干了。

  这样的说法中国官方能同意吗?考虑到《环球时报》的权威性,这也并不是没有可能。更重要的是,《环球时报》很可能也征得了日本的同意,尽管日本在钓鱼岛冲突中多次公开声明准备动用武力,但很可能已附耳悄悄地告诉《环球时报》说,这不是真的,只是吓唬一番而已。

  听话听声,看这篇社评文章的口气,不但日本不会动用战争手段,就连美国、菲律宾等也不会对中国动用战争手段了:美国与中国虽然没有领土争议,但美国却深深卷入了中国的领土争议,争议的当事人都不会动用战争手段,深深卷入者就更没有可能了。至于菲律宾,蕞尔小国,大国都不动用战争手段,小国岂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战争手段更是不可想象的了。

  对此,相关的“专家”“学者”有什么意见呢?

  主流的“专家”、“学者”毕竟说话有分寸,什么事都知道须留有余地。同样是该报,8月17日一篇《将“激情保钓”的活动全球化》的文章针对保钓战略提出了另外一种说法,该文称,“军事回收固然是选项之一,但我们有更有力的非军事手段,不但可以收回钓鱼岛主权,而且还可以把日本赶出琉球群岛。那就是法理保钓。”

  我的天!“更有力的非军事手段”之“法理保钓”,“不但可以收回钓鱼岛主权,而且还可以把日本赶出琉球群岛”,这是多么美妙的前景啊!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琢磨武力了呢?

  总之,武力与保钓现在完全是不相干的两码事。

  大家都保钓,各唱各的调

  每一次钓鱼岛问题热起来的时候,大陆、台湾、香港(也包括澳门)都齐声高呼要保钓,但具体怎样保钓,其实是各念各的经、各唱各的调,以往是这样,这次仍然是这样,不要说大陆、台湾与香港共同协商统一行动了,就是彼此默契也实难寻觅。

  本来,两岸三地在钓鱼岛问题上秉持共同理念,都有共同的感受,在钓鱼岛争端中,完全应该是“同志加兄弟”的关系。果能实现联手行动,无疑乃上上之佳策,即使不能联手,但如果能够联声,口径说法大体一致,也属不错的宣示。但遗憾的是,台湾方面根本就自行其是,先是呼吁制订“东海行动准则”,接下来又明确宣布不与大陆联手。这样一来,不能联手保钓不说,还相当明显地暴露了两岸之间巨大的战略裂痕,让外人感到今后可有更多可乘之机遇。

  这个裂痕,其实在民间保钓问题上表现得十分明显。本来,民间保钓是目前保钓动作中最具冲击力也最有实际意义的行动,官方层面上不能联手,民间联手应该不存在障碍,如果能实现两岸三地或者四地民间联手实施保钓登岛行动,主权宣示的力度、对日本的压力、产生的影响等,都可能获取大得多的成效。惜乎此次大陆民间保钓胎死腹中,台湾临时变卦,只剩香港方面区区十数人,虽然勇气可嘉,但实际差不多就是走走过场而已。别说登上钓鱼岛,就算登上琉球群岛又能证明什么或者改变什么呢?

  最新的报道说,台湾方面的民间保钓还要单干,准备在9.3胜利纪念日登岛。看来“大家都保钓,各唱各的调”将是今后常态。

  由此看来,今后钓鱼岛问题比较可能有如下前景:

  一、和平保钓——这是今后钓鱼岛问题的主旋律。

  二、唾沫保钓、文字保钓——这是今后解决钓鱼岛问题的主要工具。因为“法理”这类东西就依靠文字与唾沫,不需要任何别的。

  三、民间为主——这是今后保钓的主要力量。两岸三地各自行动,纷纷出动各路民间人士,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民间志士呼应参与。

  四、持续登岛——这是捍卫钓鱼岛主权的主要方式。前几次已经有过,这次又成功实现登岛,今后照此办理就是了。

  这样说来,笔者对保钓大业是越来越有信心了。试想,越来越多民间的保钓船络绎不解地奔赴钓鱼岛,保钓人士连绵不绝地攀登上去,到头来日本就有可能抓不胜抓,总有累死他们那一天!到那个时候,瓜熟蒂落,日本人大概会说,哎呦,我不干了,你们拿回去吧!这大概就是《环球时报》所谓的成功吧。

  要问,真会有这样的好事吗?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关于钓鱼岛,短期内中国不会有所作为,现状会一直维持下去。除非武力解决,谈判实际上是玩太极,没有用的。日本怎么可能吃我们这一套?日本说是它的,我们说是我们的,事实上那个岛屿被日本控制着。在事关领土问题上绝不退让,人家都占领了几十年了,我们还在自言自语的严正抗议,十几个人上去插个国旗,还被人家掳了去。我们现在还有外教和武装力量吗?
    2012/8/20 16:32:29
  • 护航那是超级训练,训练我们的舰长,一个航母是需要很多护卫舰和驱逐舰的。钓鱼岛是政治,还是可以控制的。
    2012/8/20 14:08:54
  • 护航那是超级训练,钓鱼岛首先是国际政治。
    2012/8/19 23:13:38
  • 钓鱼岛是围棋里典型的劫材,且是生死劫
    2012/8/19 13:21:39
  • 要承认钓鱼铭岛问题不是国力不足,是智慧问题,更多是包含国家领导人智慧问题,当前中国做法或专家在网上一些文章,是在否定计划经济时期国家领导人的智慧,借口是国家发展,人的生命,不就是想说,中印之战、珍宝岛之战、西沙之战都不应该打,阻碍发展,牺牲了生命。这些文章让人费解。
    2012/8/19 10:19:06
  • “互不开发”是最大可能的结果。当然,首先,我们应准备做更大规模的反复长期登岛运动!{不过不知政府的计划究竟是怎样的}!
    2012/8/19 10:02:50
  • 钓鱼岛问题成因很复杂,专家学者民众们要看透本质。以上帖子就是配合读者正确理解本文问题的背景资料。
    2012/8/19 10:00:34
  • 缙绅阶层对于国家的重要性在于他们是国家凝聚力的基础,乡土于他们有超越物质的利益链接,他们才最热爱自己的乡土和国家,而他们不存在了,造成现在的中国人哪里挣钱去哪里,当然国外比国内好,所以中国的成功人士均以能够定居国外为荣,这样的情况在其他国家是不存在的。形成这种社会现象的原因应当值得反思,一个高端人群都在想着到外国生活的国家和民族,谈什么爱国和凝聚力都是扯淡,这样的国家和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即使中国人在国外可能事业很成功,但是无法进入他们的上流社会,中国人的上流社会应当在中国!历史上的上流社会就是中国的缙绅阶层,现在中国需要的也是要有这样的阶层。而这样的阶层保持中国的文化和智慧的传承,才是中国国家强盛的基石。
        二古时“官”与“吏”的博弈制衡体制
        说到官吏,通常不会想到官和吏的区别,官吏已经合成为了一个词汇,而实际上在古代“官”和“吏”是有根本区别的。
    2012/8/19 9:58:40
  • 这些缙绅在中国的乡间形成了一个非常稳定的阶层,保证了乡间的稳定,也是最基本的基层组织,有他们的存在,中国的乡间是非常稳定的,这样朝廷需要委派的官吏人数就大大减少了。而由于宗法的存在和罪责株连,各个宗族均要严格管理控制自己的子弟。于是,宗族在中国形成了基本的权力单位,保持了权力的适当集中和管理的效率。
        在宋以前,中国的士族是很强的,比如唐朝的崔、卢等望族。与皇家的权力的世袭不同,士族要推举自己能干的代表参与政权,而士族之间也有激烈的生存竞争,汉代推举孝廉的制度就是生动的体现。各个士族对于子弟的选拔和培养,也是古代社会人才上升的重要环节,当年的袁绍、曹操等人就是出身于士族而由孝廉入仕,宋代的岳飞能够读书和习武成才也是仰仗族人的扶持。士族,也是中华历史文化和历史智慧的传承之所,也是古代中国的国家基石。而家族的推举和支持,也是人才一个重要的晋升渠道和最初的晋升阶梯。
        另一方面,士族成为了皇权的一种有效制约,隋末的大乱就与士族造反有关,而东晋和南宋能够偏安,也离不开江南士族的支持。后来蒙古的征服中,灭南宋最困难也是源于江南士族的抵抗,所以蒙古大力打击江南士族,到朱元璋登基后极度地加强皇权,甚至把这些士族杀光,不杀的也登记造册,增派徭役,最后破家。朱元璋打击士族的结果,就是明末天下大乱时没有士族来勤王,而清军过江也没有士族来组织有效的民间抵抗,清军占领天下后,也是大力打击汉族士族的势力,同时发展满蒙贵族为新士族。
        到了民国后,由于人才、财物不断地从乡间流入城市,士绅已经离开了乡村,中国的乡间变得彻底的贫困化了,同时到了城市的缙绅们还成为了新政权的掠夺对象,现在他们已经不能成为一种特别的力量了,而当权者多为兵痞流氓出身,根本没有领导一个国家的责任感也没有社会责任,国家稳定的基石动摇了,这也是后来不断社会动荡的基础,而对于想要造反的军阀,也要打破乡里稳定的基石才能够让民众跟随他们造反。
    2012/8/19 9:57:59
  • 缙绅文化与家乡父老===中流砥柱======
        说到家乡父老,现在的中国人都是从字面去理解为亲戚和乡亲,但是当年项羽说“无颜见江东父老”,可不能从这个角度去理解,在中国古代社会,父老有特别的意义。
        “家乡父老”实际上是特指乡间各个宗族的族长。古代的中国社会是很强的宗法社会,宗族中有自己的家法,政府和皇帝承认宗族私法的效力;庞大的帝国得以维持,也要利用宗法和家族进行基层管理。“家乡父老”与中国的上层政治紧密相连,因为这些人中很多就是告老还乡的官员以及当朝官员的亲属,他们在做官时见过大世面,回乡后也培养和资助族人子弟成为未来的官员,家族的祠堂平时就是家族子弟的学习场所。对于贫寒读不起书又非常出色的孩子,他们还提供金钱上的帮助,当年的岳飞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才的。
        这又涉及到古代告老还乡制度的独特价值,它构成人才“从乡间到城市再回到乡间、从地方到中央再回到地方”的一个重要循环:乡间的士子科举做官,到老了要还归乡里,他告老还乡的同时,见过世面的孩子家人也一同回来了,在外面做官积攒的财富也带回乡里。而现在我们就没有这样的循环,只有乡间的能人和物资向城市和中心城市集中的过程,没有返回乡间的过程,从而造成我们的乡间越来越贫困化,贫困不仅仅是指财富的匮乏,更关键的是人才的匮乏。这样的社会不均,会造成极大的不稳定因素。而古代的循环制度,保持了文化和智慧在全社会的有效传承,保持了全社会文化发展的均衡,古代边远地区的士子在科场也能畅谈时政,与士绅阶层的存在和告老还乡制度是密切关联的。
    2012/8/19 9:57:45
  • 三基石之二:文化和智慧的传承======文化战争与渗透控制===
        一个国家的高度,由这个国家决策层的智慧高度决定,而智慧是需要积累和历史的传承,积累多代人的思考才能够有过人的高度。同时,很多历史智慧并不能依靠书本学习到,甚至产生这样智慧必要的知识也无法写进书本,比如很多的历史问题,因为要考虑到与邻国的外交关系等就不能真实记录。
        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存在的根基是文化和智慧的传承,一个民族国家可以在灭亡后复国,根本上还是因为文化没有消亡,文化凝聚力还坚强,犹太人能够在千年后复国,正是如此;而中国历史上各个少数民族被汉族融合,其关键也是我们的文化把他们的文化融汇了,他们的文化已经成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了。
        中国近代的竞争失败,撇开实力的问题,外交的失败更加惨重,背后也是我们当初的天朝没有国与国的平等外交观念,只有藩国朝贡的观念,相关智慧积累不足,同时即使有几个有识之士,因为文化差异太大,也不能被国人所理解,见识成为了空想。而日本的维新接受了全盘的西方文化和智慧,也是他们国家成功的关键之一。在甲午海战之前,日本不仅仅在朝鲜外交上占了便宜,更是在琉球问题上不战而让高傲的大清朝低头,不但给了琉球,还给了50万两的赔款,你能够说甲午前的日本比中国强吗?
    2012/8/19 9:56:06
  • 金融泡沫与金融控制======因为依托集中于城市的权力和财富才能够产生足够的反抗力量,所以历来破坏国家瓦解政权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破坏城市。城市被破坏之后,这个国家的权力、人口和财富无法有效凝聚,反抗就没有了人员和物资等经济基础。翻开历史,你可以看到历来的征服战争都是伴随着一路的毁城和屠城。
        而到现代社会,随着经济的发展,尤其是在金融业发达以后,屠城就没有必要了,完全可以通过经济和金融的手段达到目的。当然这种方法在历史上也有试验,朱元璋得到天下后就把全国的富人登记造册进行打压,同时发行宝钞禁止白银流通,以各种罪名株连巨室,把大量城市人口流放到边远地区,从而巩固了明朝的统治,之后即使发生“靖难之役”这样的变故也没有动摇朱家皇权,其根本就是做到了权力的凝聚,把一切可能造反的力量予以分散。
        现代的做法是控制该国的央行和金融体系,通过金融手段操纵你的汇率和金融市场,发行过量货币让你必须接受泡沫,以金融手段而不战制胜。要控制你的金融体系,首要的就是限制你的财富集中,不让你产生本土的金融力量;而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被外国控制后,国家的经济命脉和兴衰就掌握在他人手中,政府也得听命于人了,否则你就只能在不断的经济危机和财务压力下垮台。
        同时在宗教和文化上,给要颠覆的国家制造混乱,搞社会的阶层矛盾和民族矛盾,让这个国家内的不同势力增多、不同意见增多,导致国内权力博弈关系复杂,权力在国内无法集中;只要在国家内出现难以调和的激烈权力之争,国家的权力不能凝聚和统一,这个国家就不可能强大。
    2012/8/19 9:54:4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属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谓“在行恨行”,本人对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却对国际政治、战略问题情有独钟,几年来撰写了大量文章,尽抒杞人忧天之俗情,浑不知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这大概也折射出了当代中国社会的一种新面貌,即:当今中国今虽则处在市场经济下欲望澎湃的时代,但来自于基层老百姓之爱国、忧国与强国的呼声及冲动依然强烈,这必将形成一种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战略威慑。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所以本人乐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计收获,冀以愚者之千虑,俾达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