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一位好的老中医就是一所好的医院(二)
2012-08-01
字号:

  所见所闻

  我们生病到医院里去,科室几十个,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该到哪个科室看病。有时候要去好几个科室看,还要排队等待。有时候看好这个病,又长出另一个病。而一个中医,为什么不分科室,什么病都能看?我带着疑问问潘老。他说:“人生病是生命生病,不是身体生病。生命是一个整体,是不能分科室的。西医分科室可以用于外科伤损,现在用于内科的生命生病是错的,所以,他们内科病都治不好。”并不什么是生命生病,潘老专门为此写了一本《人体生命医学纲要》。有兴趣者,不妨购来看看。这才是真学问。

  潘老认为,生命与身体是两码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生命就像软件;身体就像硬件。为了让人明白生命与身体这两个概念的不同,他动了不少脑筋。后来他终于想出了两句话。他说:活着,是生命在身体里;死亡,是生命离开了身体。这两句话,让我恍然大悟。电脑生病是软件带病毒,拆硬件根本没办法查出病毒的。所以,潘老才会说:是生命生病,不是身体生病。现在只检查身体,确实没什么好处。

  我一潘老的治疗能力感到惊奇和兴趣,因而经常在双休日抽一天时间到潘老家看他治病。我觉得潘不管对什么病,不管病人的病有多重,他都是首先给病人做思想工作,鼓励病人的治愈信心。他认为,病人的信心是治病最好的药物。所以他认为,凡是用语言伤害病人自愈能力的医生,是最坏的医生。我禁不住问潘老,为什么对一些很危险的疾病,仍然泰然自若地鼓励病人,不怕真的出了危险,病家会告状,说你欺骗了他们。他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相信病家都是明白人,不会做昧良心的事。我于是相信中医之所以能治好很多病,除了他们掌握很多的疗法外,还有一点就是要求充分调动和发挥病人自己的自愈能力。

  现在潘老年近八旬,他要求我们下一代,首先要认真学习经典,说自己经常为看不好的一些病,而觉得自己少年没有努力学习经典有关。现在的中医大学,学生不学经典,把英语当重点,难道农民看病需要英语而不需要辨证论治吗?这是走上邪路了。他向我推荐娄绍昆先生的《中医人生》,说这本书道出了中医经典著作学习的重要。他自己除了看病、读书、查资料、写经验和见解。我觉得,像他这样对中医热爱,执着追求的人假使多的话,一个老中医都可以等于几个医院。我们的医疗,实际不在于把医院办多、办大,而是在全国大地上成长起一大批真正能辨证论治的老中医。

  被诊断为癌症的患者

  1、茉莉老师把医术高超的潘老介绍给我,让我的家人受益匪浅,同时茉莉还把潘老介绍给了她在上海从事文艺工作的陈艺,同样也改变着陈艺家人的生活。2011年12月底,陈艺的父亲62岁了,家住浙江安吉,在一次钓鱼后他突发低热,家人都以为他是大汗后处理不当引起的感冒,因此给他吃了些感冒药并挂了盐水后也就退下去了。可没过多久,低热又来了并持续了半个月,晚上睡觉盗汗、人也日渐疲惫。家人赶紧带他去当地医院做了全身检查,CT显示肺部有块阴影,但看不清楚,因此做了增强后清晰显示“右肺有块状阴影”——但无法确定是何物。当地医生怀疑是癌症,建议去上海做彻底检查。2012年1月4日在上海市一大医院又做了全身检查后,各项指标均正常,医生仍旧怀疑是癌症,并建议先住院,后做支气管纤维镜,这样才能确定右肺阴影是良性还是恶性。做支气管纤维镜是一种对人体伤害很大的检查。医生是用一颗很长的管子从鼻孔进入,通过喉咙,尽管会用点麻药表面麻醉,但刺激还是很大,有的病人就因为受不了检查而发生休克抢救;有的只好被迫停止——未达到目的,反而受到伤害。全家再三思量后也难以决定,到底该不该做。正在家人焦灼恐惧万分之际,此刻“天降贵人”,陈艺的同学茉莉来到她家,并向她介绍了潘德孚医生。潘老认为,为了治好病人,先去伤害病人,这是与治疗目的相反的。这就是说,病越轻,越容易治愈;病越重,越难治愈。为了知道是不是肺癌,先使病人受到伤害,使病情加重,像话吗?告诉他们支气管纤维镜对人体的伤害程度不可逆转,并给他们指明了方向,用中药来帮助他调理,不需要做这种对病人本身就有伤害的检查。他前后到温州找潘老诊治过3回,吃中药2个多月。如今他逐渐康复,精神爽朗,与常人无异。谁能相信他在二个月前,曾经被诊断为得了肺癌的人呢?据说,每年我国发现的癌症患者,当年的死亡率就是80%,肺癌是其中较多的一种。到现在他的家人也没有去确准其右肺阴影到底为何物?因为这已经没有太多的必要,只要人一切感到舒服、快乐、有劲、轻松,这样的人会有病吗?

  2、在潘老的家中我见到了来自永嘉桥头的戴某,他这次来是带着朋友来找潘老看病,并感谢潘老挽救了他父亲的生命。原来戴某的父亲,66岁,2011年10月被温州一医诊断为肝癌晚期,家人不能接受医生的诊断,便道上海肝胆医院去做进一步诊断,医生得出的结论仍旧是肝癌晚期,家人要求手术,但是医生却说如果手术,做的好病人能活3-5个月,手术做不好,最多能活一个月。医生等于给他判了死刑。家人能有一丝的希望也不会放弃,孝顺的戴某于是带着父亲四处求医,一次他听说金华有一位可以治疗疑难杂症的中医,便带父亲求医,金华的中医给开了些灵芝服用,不料服用后鼻孔不断出血,只好停服。2011年底,他经人介绍找到了潘老,潘老细心为他诊治,告诉病人要相信自己的自愈能力,并为他开了几贴中药,断断续续来开过10几次药,2012年初,病人的体重又恢复到了90多斤,精神状态、胃口等一切都恢复良好,全家人感到真是奇迹,戴某逢人便讲他父亲恢复健康的故事。

  3、在潘老家中我见到了来自乐清市清江镇的张某和他妈妈带着他56岁的父亲前来看病,潘老让病人躺在床上为他诊治,潘老指着病人的肝部说两年前病人刚来时肝部的肿块有10公分那么大,现在已经缩小到4公分了,此时张某的妈妈连声感激说,多亏了潘老,救了她丈夫的命。我好奇的询问其中缘由,张某马上把我叫到了隔壁房间说话,原来张某的父亲得了肝癌,张某至今还瞒着父亲,他悄悄对我说,他的父亲2010年4月23日开始吐血,肝部剧烈疼痛,被家人马上送到了乐清人民医院,经胸部CT显示:肺感染,右肝及腹膜有巨大肿块6.3*10CM,医生判断是肝癌晚期,后又到温州二医检查,医生说的确是肝癌晚期,说病人最多能活三个月,手术已经不能做,还是回家让病人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吧,医生还给开了癌症患者证明书,这样就可以到当地医院多开些杜冷丁给病人止痛。医生的话等于给病人判了死刑。

  可张某一直没有放弃,在民间四处求医,终于打听到了潘老,开始吃潘老的中药,让他全家惊喜的是,仅吃了几贴中药后,病人疼痛竟然消失了,此后断断续续也来开了些药吃,有时是几天吃一贴药,如今两年过去了,病人生活如常,常出去买菜,还很热衷和邻里聚在一起打打麻将。我注意观察了病人的精神和脸色,我无法把他和肝癌晚期病人连在一起。小张告诉我,潘老看病最大的特点是他会耐心跟病人家属分析病因、病情,以及要采取的治疗措施,让病人家属听得清楚明白,树立信心,而社会上太多的医生对病人及家属的询问,表现的冷淡而又不耐烦,有些态度甚至还要差,让病人感到雪上加霜,又何谈帮助病人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

  4、2012年5月的一天,我在潘老家见到一位湖北籍的姑娘春亚,她说潘老治好了她的公公,并且把她写的一篇文章发给了我。原文如下:(我公公,陈玉章,男,56岁,2010年12月底因三个月来不断消瘦,四肢麻木无力,浑身痒, 脚底板发烫,哮喘而住入湖北建始某医院,经检查,结果为肝癌晚期并已转移到肺,医生建议做肝穿刺以确诊,因考虑到肝穿刺会存在一定的风险并且还会对肝脏进一步损伤,而最终的结果也无非是为了证实之前的判断,对治病本身并没什么实际意义,本身就是肝上生癌的人怎能再伤害肝脏呢!因此,我们家人商量后没有采纳医生的建议。后医院的主任医生对我们说:“根据目前的情况,最多只能活三到六个月,而且没有任何治愈的可能。另外就是接受化疗、放疗,这样也只能相对地延长生命,也就一年左右。”后来我们商量,既然这样,何必做化。放疗徒增痛苦呢,况且本来就虚弱之极的身体又怎能经得起这番折腾,再说,我们也不相信医生的话,难道被医生说死就能死吗?

  我爱人当时就决定给公公办理出院手续,而把希望寄托给中医治疗。我爱人一直以来对中医有着浓厚的兴趣,并在此之前我们通过网络查阅了大量的关于中医治癌的资料,更增添了他的信心。他认为这样的麻烦问题,如果找到好的中医,应该有办法解决。2011年元旦我们把公公接到温州,通过朋友了解到潘德孚医生,并且咨询了他,他的理念“只要人的自组织能力没有消失,人就不会死”,让我们很佩服。后来又在网上看了潘医生一些文章和关于中医治癌的讲座,第二天我们就决定把爸带去见潘医生,服药11天后,公公的病情并没有加重,相反从气色上看来有好转的迹象,这样就更加坚定了我们对中医治疗以及对潘医生的信心。服药19天后就可不用扶手慢慢爬到三楼,但下楼梯还不行,脚不稳怕摔下去。后来治疗两个多月后就可以一口气爬到5楼,下楼梯也可以不用扶了。治疗3个月后每天可以从晚上10:00多一直睡到天亮,想当初爸已经几年来一夜难眠了。现在是2011年6月,半年过去了,爸的身上也一点都不痒了,还每天早上散步轻松走个两公里没问题,现在就只剩下脚趾有一点点发烫,其它都和正常人一模一样了,甚至比生病前还要好。看看爸爸这些变化,我们做儿女的都会很欣慰,想当初爸出院后端个碗手都会颤抖,觉得中医确实神奇,也庆幸我们找到了一个好医生,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我们从心底里感激。我现在在想,那个推断爸不经过化、放疗3-6个月必死的医生,看到爸这么健康的活着,会不会觉得惭愧呢!)

  如今是2012年5月中旬,已经过去1年半的时间了,这位湖北籍的姑娘说她的公公一直非常健康的生活着,那位断言他公公3-6个月必死的医生,我想这只能说明他医学知识的有限,以及在为病人诊断中所下结论的草率,透过这件事情,确实值得人们去认真的思索。这里,我想起了潘老一句常说的话:没有治不好的病,只有没本领的医生。另一句话是:医生说你只能活几个月了,那么你千万不能在这个医院里治疗。他真的可能在几个月之内,就把你弄死的。虽然,医生并不是存心想弄死患者。但他的治疗经验告诉他:这样的病人,常规治疗用药就会在几个月内死亡。但你已经住在医院里,有哪一个医生谁敢不按常规治疗用药?医院像一台赚钱的机器,医生只是一个执行任务的“部件”。

  这不禁让我想起十几年前,我的大伯被医院诊断为胰腺癌晚期,医生说已经没救了,听到这个消息,大伯的女儿接连哭了好几天,接下来大伯被送回家,每天打的针、吃的药一天比一天多,但是人一天比一天瘦,疼痛一天比一天剧烈,只有打杜冷丁这种麻醉药辅助止痛,后来大伯就像一盏被熬尽了油的灯,60多岁就熄灭了。当时村里的人都说大伯寿限就这么多,我也认为大伯不幸得了绝症,是谁也救不了他的。现在才知道,其实,大伯是没有活到他的天年的,天年,也就是上天赐予他的寿限,他如果能够找到好的中医帮助治疗,大伯一定不会那么年轻就离开我们,但愿天下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不幸……

  5、2012年6月9日,家住湖北孝感的黄某来给潘老诊治,原因是患者因吞咽困难已经3个月,并有上腹胀痛1个月,5月31日曾到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治,医院要求住院,并于6月1日做了贲门结节活检,病理诊断为贲门腺癌(印戒细胞癌),入院后医生给以抗炎、抑酸、补液治疗,病情没有好转,仍旧吞咽困难,医生要求手术治疗,或者化疗,患者家属知道手术和化疗的危险性,因为他们知道很多经医生诊断为绝症的人,尽管做了手术和化疗,却难以挽回患者的生命,太多太多类似的患者经医院诊治,花光了家中的积蓄甚至倾家荡产不说,诊断治疗的结果还是很快让患者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于是,他们拒绝按照医生的要求做上述治疗,并要求出院,医生给予多次劝阻,指出拒绝住院治疗的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家属思想坚决,6月6日患者出院。他们6月9日找到潘老,要求中医治疗,潘老告诉患者家属,天下根本没有癌症,那都是医生吓唬病人的,医生把自己治不好的病称为癌症和绝症,是在为自己开脱责任,千万不要相信。潘老为患者开了中药,6月20日,患者家人发来短信,服药2天后患者就开始吃饭正常,大小便正常,精神很好,气色很好,家人欣喜万分,7月26日,患者家属再次发来短信,患者大小便正常,精神很好,无任何异常反应,并请潘老再寄几贴中药来调理。

  我觉得不对的是,医院里的医生既然认为病人已不可救药,治疗一周未见任何好转迹象,为什么要勉强留人住院?医生拿出手术和化疗的办法被拒绝,还以出院后果不堪设想来恐吓患者。如果患者已经看到很多的癌症,能通过手术和化疗治好的,他会拒绝生的希望吗?我相信医生见到病人通过手术和化疗后归天的一定很多了。病人比医生见识当然少得多,也已经知道了,很多医生家属或亲戚患癌,都不愿意手术和化疗,为什么还要强劝病人手术化疗呢?

  6、2004年1月份,台州市的彭女士被台州市中心医院诊断为乳腺癌,做了乳腺切除手术,并化疗6次,2006年又因胸膜转移复发,又化疗了3次,但是仍有胸腔积液,并且咳嗽已有一年的时间,2012年3月4号,来找潘老诊治 ,吃了潘老的7贴药,她的咳嗽竟然去除了,但是右胸肋骨有压痛,潘老对症下药,她又吃了7贴,胸痛也消失了,期间潘老针对她的种种症状,给予了10多次的治疗,胸痛气喘都有了明显改善。2012年7月15日,她因近日睡眠不好,又来找潘老开药,老人看上去精神很好,根本不像医生所说的癌症转移的那种。她的女儿春丹很孝顺,每次均会陪母亲从台州来看病,她对我说,如果早点认识潘老,早点找中医治疗,母亲就会免受手术之苦。但是现在认识也不为晚,如今她和她丈夫,都在自学中医,她说,只是可惜,自己离温州太远,否则就可以经常来跟潘老请教中医知识了。

  7、2012年7月21日,我碰到了来自湖南城步县山岚区,在温州做工的苗家姑娘小雷,小雷是为自己的阿姨看病的,因为她在湖南的阿姨被医院诊断得了肠癌,但是她的从小阿姨一坐车就晕车,不能前来,只好由小雷代替她来请潘老看病。我好奇的问小雷是如何认识潘老的,小雷说,前年她的爸爸被医生诊断为胃癌,全家心急如焚,她的老公与茉莉老师的老公是好友,经他介绍来找潘老诊治。原来小雷的爸爸一直以来有一种慢性病,就是吃下去的食物会感到噎在食道里,胃里消化不了,很难受,已经有20年的时间了,特别是近十年来吃食物已经到了难以下咽的地步,因为长期吃不下食物,人也瘦的皮包骨头,能去的医院都去诊治过了,能用的方子都试过了,能吃得药也都吃了,但是一直不见好转,前年去湖南一家大医院检查时,被医生诊断为胃癌晚期,医生要求立即住院治疗,小雷的老公相信中医,就把他爸爸带到温州给潘老看病,潘老说,天下无癌,哪里来的什么癌症,他是得了噎食症,吃吃中药就会好转,小雷的父亲却说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感到自己只有思路一条了。但是令他吃惊的是,他吃了第一帖中药就感到食道不再那么难受了,吃东西也好下咽了一些。他在温州住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接连来给潘老看过三次,就彻底治好了他的毛病。小雷说如今已经过去两年多了,父亲病好了,人也胖了,逢人就说温州有位很有本事的神医,救了他的命,治好了他的病。

  现在很多人害怕生病经常去做检查,潘老是最反对的。他认为,大多数检查都会使受查者身体受到伤害。有病的人会使疾病加重。这种行为是对自己生命能力不相信的行为。其实,人有病无病,他自己的生命力会感觉出来,信仪器不信自己,那是科学主义的错误。科学搞成了主义,被西方的药械公司所利用,实在害人匪浅。

  头痛患者

  5月5日,我在潘老家见到了在温州打工的一名女子,她说自己患偏头痛18年了,每天都痛,还恶心,头疼引起眼睛也疼,有时痛得一个晚上睡不着,头皮痛得都不敢挨到枕头,每天感到头很重,昏沉沉的,在工厂里做起事情迷迷糊糊,经常出错。她说,自己看过太多的大医院,吃过太多的止疼片,但是一直没有治好。我不禁好奇地问她当初是原因得了这个毛病,她说,18年前的那年的7月她生下女儿,不巧丈夫刚做了阑尾炎手术,当时又值农忙的季节,她就没有在家坐月子,而是去干农活了。就打那年开始,她得了这个毛病。根据中医解释,我知道她的病的确是因为月子没有做好地缘故。她说自己刚刚吃了潘老开得一帖中药,现在不怎么疼了,晚上能睡得很好了,这次是第二次来看,说老师的药很神奇。

  潘老说,她的病情还不算严重的,丽水有个60岁姓陈的人头疼了20年,去年给潘老看了两次,吃了28天的药就好了。老师拿出了他的病例。我看到了他的联系电话,便好奇的打了个电话给陈某,陈某说自己头的左半部分疼了有20年了,四处求医,中药、西药吃过很多,没有好转,近半年头疼还愈演愈烈,打听到了潘老可以治疗头痛,就慕名而来,潘老说他这是因为脑血管堵塞,血液不流通引起的偏头痛,要求他少吃肉类,饮食清淡,并为他开了中药,陈某说自己吃药到去年年底就不再吃了,因为自己患了20年头痛,给潘老用一个月的时间奇迹般治愈了,陈某让我向潘老问好,感谢老师让他恢复了健康。

  阑尾炎患者

  1、5月12日,我又来到潘老家中,在和他家的保姆翁阿姨聊天时,翁阿姨说在潘老家已经10多年了,十几年前她肚子痛的厉害,医院医生说她得了阑尾炎,要求他立即进行手术,可是再过两三天就过年了,她还是把这件事情和潘老说了,潘老说不需要手术,吃点中药就好,果然吃了潘老的三贴中药就不疼了,阑尾炎无需手术就给治愈了。翁阿姨还患有美尼尔综合症,一站起来就感到天旋地转,为防止摔倒,只好躺在床上,奇怪的是,给潘老看了,开了中药,她只吃下去两口马上就可以起床了。她还说自己的女儿有一次感冒咳嗽的厉害,躺在床上不想吃饭,吃了潘老的药,就只喝了一口,孩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嚷着要喝粥。最让他感到开心的还是她患胃癌的丈夫赖某转危为安了。赖某6年前被医生诊断为胃癌,潘老建议用中医调理,不做手术。但是赖某的子女还是决定通过手术和化疗来治疗。但是手术和化疗后,赖某一直精神疲惫,恶心,吃不下饭,人的体重也由120多斤,减到90多斤,别人说风都会把他吹倒。翁阿姨带他来给潘老用中药调理,但是手术和化疗后,赖某的体质遭到了破坏,吃了老师开得5贴药,没有见效,再吃5贴,感到人也舒服了精神也好了。如今已经过了六年,赖某一直生活的很好,与正常人没有区别。

  2、2012年5月31日,乐清城南胡某10岁的女儿逸晗得了阑尾炎,呕吐不止,疼痛难忍,马上送到当地医院诊治,医生诊断说是阑尾炎,要求立即住院做阑尾切除手术,但是胡某是信奉耶稣的,他说人体的构造是上帝最完美的创造,身体的每一个器官都有它独特的作用和功能,不可轻易将它去除,胡某听说潘老可以中药治愈阑尾炎,便决定不做手术,去吃中药,他的想法遭到自己父母与妻子的强烈反对,胡某顶住家人的压力,硬是在6月1日,带着孩子找到潘老诊治,潘老确定是阑尾炎,给孩子开了3贴中药。当天中午孩子服下中药,回到家仅半天的时间,胡某就给潘老连续打过6次电话,因为半天过去了孩子还是肚子疼的满地打滚,另一方面就是自己所有家人的反对,让他感到纠结不已,潘老说,药刚吃了总得要等等才会有效果的。胡某告诉自己要耐心等待,下午胡某因事去了一趟单位,他的妻子趁他不在家的这一会儿,带着孩子就去了医院,准备动手术,胡某得知及时赶到医院,再次把女儿从医院里拉了回来,胡某凭借着自己对中医的一些了解,依靠自己信仰的力量,继续坚持着,期待着。终于6月2日早晨,孩子的疼痛明显减轻了,三贴药服好后,孩子阑尾炎竟然不用手术就治愈了。说起这件事情,胡某感慨万千,他说,这件事情给他最大的感触就是治病一定要找对医生,但是现在大家却都被一些“医学的错误观念”所蒙蔽,所左右,明明中医可以避免手术,可以通过中药治疗好的疾病,但是大家却在骨子里坚信唯有西医通过手术才可以彻底根治,以至于这次自己坚决要通过中医来诊治的阻力之大,旁人难以想象,但是他很庆幸,自己能够坚持下来,他胜利了。其实现代医学已经证实,人体的每一个器官都有它独特的作用,而手术则应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所做的最后的选择。

  肝炎患者

  2011年7月江西赣州的张女士开始出现吃不下饭、浑身无力、周身黄染,9月30日入北京地坛医院治疗,腹部超声提示:肝脏弥漫性病变、脾稍大、胆囊壁继发改变,医生诊断为药物性肝炎、自身免疫性肝炎、肝囊肿、肾囊肿、胸水腹水。病人浑身是病,苦不堪言,医生也感到病人的情况很严重。经短暂的治疗后,病人出院了,但是出院后,病人仍旧疲惫不堪,并且口腔糜烂、头发成片脱落,失眠、耳鸣。2012年6月15日,经人介绍找到潘老治疗,吃中药过程中她保持着与潘老的短信联系,三付中药吃下后,她发短信说,服中药后,感觉很好,口干口苦感觉轻了许多,睡眠好了些,脱发也明显减少,全身都有一种暖暖的感觉,病人对自己的病情得到好转感到很开心。7月24日,病人再次请潘老开药,她说如今除了早晨起来胃口不太好,有些耳鸣外,其他症状全都不见了,病人对自己痊愈充满了信心。

  肺病患者

  2012年7月13日,瑞安38岁的蔡女士来到了潘老家中,蔡女士告诉潘老一个好消息,经过潘老两年的治疗,她的病完全康复了,原来2010年9月,蔡女士因每日中午头痛,到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体检中,CT检查报告单显示,右肺中叶见一高密度结节影,大小约4*6,血液化验糖类抗原199,特别是糖类抗原125,超出参考值2倍多,建议定期随访。一种不祥的预兆徘徊在她的脑海中。经过考虑,蔡女士选择中医调理治疗。2010年10月7日,蔡女士第一次来到潘老家中治病,两年的时间中,蔡女士的病情日渐好转,病断断续续来开过10次中药,如今困扰她好多年的头痛现在给治好了,前不久,她专门到医院做了CT检查,检查结果令她开心不已,因为肺部的阴影完全消失了。潘老听到了这个消息也非常高兴。

  皮肤病患者

  茉莉的朋友陈艺32岁了,她是一名文艺工作者,平日日忙于各类演出还要教书育人,压力较大。从2011年初开始她的脸上,主要是额头、嘴边四周开始不停地长出大颗的白色粉刺,并且反复地在老伤疤部位不停地生长,非常影响美观,并严重影响到了她的工作,让她苦不堪言。他曾到上海某大医院看专家门诊,中药也吃了近1个月,但几乎没用处,后来就干脆不吃了,改用祛痘的药膏涂,倒还是有些效果。可康复没多久,又开始在老地方生长。平日里她饮食很注意、水果也吃得较多,也不便秘,可脸上的白色粉刺总是生生不息,却苦于一直找不出原因和解决的办法。自从认识了潘老后,潘老给她开了2次中药(共20帖),吃了后,现在她脸上的粉刺明显减少了,困扰她一年多的粉刺问题,终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肛瘘患者

  江西赣州的小伙温某19岁,2011年1月因肛周肿痛、溢白色水样液体一年多,住进了赣州市某大医院,医院诊断为肛瘘并肛周脓肿,并在1月26日在局麻下行肛瘘+肛周脓肿切除术,住院七天后,病人出院了,但是2011年7月23日,也就是半年多的时间,病人肛瘘再次复发住进了医院,并于7月26日行肛瘘切除术,9天后出院。其实从2009年开始至2011年,在三年里,温某这样的手术每年都要做两次,但是每次手术后,肛门旁的肿块还在,并且肿块中仍有一瘘管,白色水样液体仍旧不知何时会溢出。医生的答复就是这种病就会如此,难以疗愈,温某感到痛苦不堪。后来他的家人打听到了潘老用中药,可以治疗疑难杂症,就于2012年6月前来诊治,潘老为他做了检查,发现确实肛门旁的肿块还在,并且肿块中仍有一瘘管,潘老先后为他开了仙方活命饮,并用拔脓解毒的田雷星外敷,仅用了25天时间,患者肛门旁的肿块奇迹般消失了,瘘管自然也不见了,困扰他的肛瘘就这样不可思议的痊愈了。

  其他患者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温州市老科协的常务副理事长魏某,他讲到他的家人生病也是离不开潘老的诊治。5年前,他的亲家翁(70岁),一日到松台山游玩,在山上看到一只很漂亮的小鸟,就想把它抓住,一不留神从5米高的山上跌落下来,这一摔,全身多处外伤,人也休克了。在医院里救治一个月,正暑天烈日当头,他还盖着被子冷得发抖,小便也拉不出来了,这个大医院的医生可没了办法,就给他膀胱上插了一根针,让小便从管子里出来。可是,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呀。打针、吃药都解决不了,医生束手无策,这可急坏了全家人。因他家与潘老有亲戚关系,赶紧去把潘老请来医院诊治。潘老诊断是肾阳虚损,开了几贴中药,竟然药到病除,小便拉不出的问题彻底解决了,并很快出了院。

  3年前,魏某外出旅游,在某处喝了几片据说是能降压降脂的草茶,回家后就感到肚子像被灌入了水泥,冷涨而痛,像石板压在胃里一样。当晚饭也吃不下了。无奈魏小康马上找到潘老请他诊治,潘老给他开了3贴中药,就吃了头一贴,他说像太阳照到肚子里一样,舒服了,精神恢复了,询问潘老是否要将剩余2贴吃完,潘老说,中医治病叫中病即止,把剩余2贴倒掉便是。

  魏某的妻子患高血压已多年,常年吃大量的降压药,近10年来又患上了冠心病,每次发病胸闷难受,脉搏很低,去医院诊治,医生建议装上心脏起搏器。找到潘老询问,潘老非常反对,潘老认为,外科手术要慎之又慎,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做。如今每次发病总会找潘老开药,并且很快得到缓解,但是要彻底根治却很难。我不禁问,为何不让潘老为其彻底治愈高血压和冠心病,魏某说,其妻常年吃大量的降压药体内已对降压药有了依赖,如今已是不能停药了,而降压药物的副作用对人的影响是很大的,如果早认识潘老,开始就慎用降压药,就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以前我对医学知识一窍不通,特别是对中医更是如此,这三个月中,我每周都抽出一天的时间在潘老家里看他治病,受益匪浅。从我自己、我的家人、我周围的人,我不得不惊叹中华医学的博大精深,中医的确是我国的国宝。如今我把自己的家人治病的情况与我平时自己注意收集到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医、了解中华的瑰宝,让更多的人少走弯路,找到真正科学有效的治疗方法,早日走出病魔的困境。令我开心的是,周围的朋友、同事看到了我写的文章后,他们对中医有了更多的了解,他们和我一样惊叹中医的疗效,并对自己或者家人的病情有了更多的信心。我也为能够用自己所知道的点滴中医知识去帮助周围的人而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和快乐!

  行医50多年的潘老在家中每日为病人搭脉诊治,并为病人耐心讲述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自愈力,要相信自己的自愈力,不要被医院的医生所说的种种可怕的病症所吓倒……每每都可以看到病人愁苦而来,微笑而归,他们在这里取到的不只是治病的药物,更重要的是他们重拾了对自己病情能够痊愈的信心和战胜病魔的勇气,这也是最弥足珍贵的“药物”。我明白医术高超的潘老他首先也是一位非常懂得人们心理的心理专家,这也为他的诊治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可是现实生活中,某些人拼命诋毁中医,说它不科学。我认为,如果“科学”这概念作为正确或真理的代名词,那么,科学不科学不靠打嘴巴仗,谁叫得响谁就代表科学,而是看实践证明。医学是治病的科学,治好病就是科学,治不好病才是不科学。所以,说能治好病的中医学不科学,那只能使人认为,不是他另有所图,就是他还没有走近中医,他还不了解中医。使人奇怪的是,为什么一个老中医所治的,可以是各种各样的病,除了做手术,它包括了一个医院里所有的科室,而且,又都是他们认为没法治好的;疗效又这么好。我带着问题思考潘老的话:是生命生病,不是身体生病。潘老治病疗效如此之好,皆是因为他对生命的理解之深。因为,生命是个整体,不能分科的。而中医学,则是一个研究生命的知识体系。

  有一次,我的孩子得结膜炎(叫砂眼,西医说是病毒感染),我问潘老怎么治。他叫我用一撮野菊花,放在碗里倒些开水,晚上用两块药棉打湿,敷在眼睛上睡,两三晚就好了。我自己也生了麦粒肿,问潘老怎么办。潘老说:“还是用野菊花敷吧!”没几天,也好了。可是我孩子的同学,他父亲是西医眼科博士,认为砂眼是病毒感染,一辈子也治不好,必须经常滴抗菌素做的眼药水。我真想不通中医与西医对疾病的病因认识,相差如此之大,治疗能力相差如此之远?但是,许多年轻人还经常攻击中医是伪科学。我拿这个问题问潘老。潘老说:“中国文化中有一种自毁的力量,就是这种力量在作怪。”

  此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一些人为什么会喊出“拯救中医”的口号,这种呼声对人类的健康而言是多么迫切又是多么重要。有人说中西医是两个对立面,难以相容,潘老说:“医学是为了使人健康地生活,本就不应分中医西医的。但是,某些利益集团为了独占市场,打科学的招牌,还说中医不科学。”许多人不理解中医为什么疗效好,愈病快?潘老说:“中医治病是对证的。中医讲的‘证’,西医讲做‘症’;‘证’的意思是证明:证明体内发生了不平衡;医生的任务是使体内重新恢复平衡。‘症;是指得病,医生的任务是除掉疾病。因此,本不应做手术的内科病患者送上手术台,使他们死于手术台上;或手术后长年累月卧床不起,生活没了质量,即使能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如果现代医学能兼顾吸纳众家之所长,医院里的每位医生在治内科病的同时,能够不再完全依靠仪器诊治(因为仪器诊断的答案是结果而不是原因,对治疗没一点好处)和对外科手术的依赖,能够有更多反思的话,他们的医术一定会有新的突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推荐娄绍昆先生的《中医人生》,说这本书道出了中医经典著作学习的重要。他自己除了看病、读书、查资料、写经验和见解。我觉得,像他这样对中医热爱,执着追求的人假使多的话,一个老中医都可以等于几个医院。我们的医疗,实际不在于把医院办多、办大,而是在全国大地上成长起一大批真正能辨证论治的老中医。
    2013/3/28 11:08:32
  • 潘老专门为此写了一本《人体生命医学纲要》。有兴趣者,不妨购来看看。这才是真学问。
    2013/3/28 11:08:04
  • 看了博主关于中医的解答,现在母亲诊断为结肠癌晚期,望博主能够留下联系方式及地址,以寻找治疗之方,谢谢!联系方式:40265588.
    2012/8/20 9:19:48
  • 博主,请留下潘老电话及联系方式。
    本人对中医极为感兴趣,想咨询些比例。中国的西医医生基本不人道。
    2012/8/1 22:56:38
  • 愿潘老长寿 造福人间
    2012/8/1 19:44:32
  • 广告,三分之一 不药而愈,三分之一 辅药能愈,三分之一 无药可救。
    所以 西医 中医 都带骗的成分。
    2012/8/1 18:47:29
  • 拜托大家随便在网上找一些中医的医案来看看,一个正常的中医医案是有哪些部分组成的(什人得了什么病,原来是怎么治疗的,经本人诊断后,认为病因是什么,舌象如何,脉象如何,开什么方,为什么开这个方等等),再对照一下潘大仙的医案是怎么写的(连基本的中医术语都不会写,比如没有胃口,中医称之为纳呆;没精神,中医称之为神疲;大便不成形,中医称之为便溏;),就会发现问题所在了。举例:案一,低热
            章X X,女,44岁,教师,  1979年11月15日会诊。
            烦热六月余,手足心热尤甚,体温常在37.5—38.5℃之间。伴时时恶寒,口干头晕,纳呆腹胀,食后尤甚,大便不爽,形体消瘦,皮肤干燥。原诊为“功能性低热”,历经多种退热剂治疗,往往药后热势暂退,药停复热。二月前起每于药后脘腹胀满愈甚,恶心乏味,改由中医治疗,初用竹叶石膏汤、知柏地黄汤类,久治未效,后从脾胃着手,改用甘寒养阴之沙参麦冬汤、益胃汤加胡黄连,药服六剂,纳呆愈甚,体温仍38℃,会诊,症见;烦热同前,形体干瘦,神靡体倦,烦满不思食,舌淡红苔薄,脉濡微数。识为脾阴虚,治用甘淡平补,滋脾退热。处方:太子参30克,淮山药30克,云茯苓15克,生谷芽15克,白术 9克,甘草6克。二剂服毕,诸症均减,体温降至37,5℃。再进四剂,体温36.7℃,精神好转。前后服此方15剂,随访五年,病无复发。
    2012/8/1 10:51:28
  • 悟事悟道悟空悟生命奥妙,
    本体本意本理本医道真源。
    2012/8/1 10:25:25
  • 走了一人张悟本又来一个潘悟本
    2012/8/1 10:13:03
  • 现在的中医院真是滑稽,我去乌鲁木齐黄河路的新疆中医院看病,那女中医让去做B超,真是坑爹呀!
    2012/8/1 9:53:5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35年生。1961年自学中医。后师事温州市老中医方鼎如、胡天游、谷振声,专习临床治疗。1981年发表《腹诊浅探》,2003年连续发表《阿是治疗和阿是效应、《阿是联想——内病外治》、《潘德孚医案疑难病例选编》等。最近,写成多篇抨击医医疗腐败的文章。作者运用中医系统理论,从事汉字编码及语言文字的研究,已出版专著《汉字要走出编码时代——汉字输入一日通》、《汉字编码设计学》,并发表许多涉及汉语汉字基本原理和基本常识的文章,如《汉语汉字的起源》、《汉字发展的时空规律和汉字变革的基本特性》、《汉字拆分的系统性》等,并即将出版《语文学林改错》。该书的几篇主要文章,构成了一个新汉字学的框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