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国会遭遇严重饥荒吗?
2012-07-31
字号:

  中国粮食安全再度面临严峻挑战。

  自6月初以来,以美国大旱为导火索,国际粮价再度暴涨,其中美玉米、大豆指数均已突破了2008年的历史高点,分别创下了每蒲式耳806.3和1646.5美分的新高;美大豆指数也突破了2011年的高点。从技术线上来看,在短期调整后,仍有继续上冲的空间。

  然而,若以黄金标价,粮食价格远未创出新高,现在(2012年7月27日收盘)的玉米价格比2000年初贬值了33%,美麦贬值了38.2%,而美豆更是贬值了41.98%。这个价格显然是低于粮食的实际价值的,其原因是各国政府为控制通胀而压制粮价的结果。即粮食供给隐患的危险程度远高于其价格表现。

  全球粮食库存消费比明显下降

  自2000年以来,由于受到三个因素影响——全球人均粮食消费量;全球人口总量;生物能源消费剧增加大了对粮食的需求,全球粮食供给压力越来越大。

  ——伴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人均粮食消费量呈台阶式增长。以印度为代表的农耕经济,其人均粮食消费约为200—300公斤/年;以中国为代表的由农耕经济向工业化城市化转型进程中的,约为400—600公斤/年;欧盟等工业化、城市化成熟期的,约为600—900公斤/年;美国在2005年通过立法确立大规模生物能源政策导向后,人均粮食消费水平向人均1000公斤/年的方向发展。即随着社会形态从农耕经济走向工业化、城市化和社会结构分化过渡的经济,以及高度成熟的经济体,其人均粮食消费量呈现出递增和倍数关系。

  ——除了人均粮食消费量不断递增以外,全球人口总量也在持续攀升。截至2011年10月底,全球人口已突破70亿大关,过量的人口负担也加大了全球粮食总需求。

  ——生物能源等间接形式的粮食消费大增。进入新千年后,随着生物能源需求大增,大量的粮食被用来生产生物燃料。以酒精为主体的生物“汽油”和以油脂为主体的生物“柴油”等不断进入能源领域,生物能源占比逐步上升加大了对粮食的消费需求。

  一方面是粮食需求快速增长,而粮食供给增速放缓,致使全球粮食库存消费比呈现明显的下滑趋势,见图1。

  中国粮食自给自足局面已支离破碎

  与全球日益严重的供需关系相比,中国国内供需失衡恶化的更快更为严重。

  过去二、三十年来,中国优先大力发展工业化和城市化,大量侵蚀良田,污染水资源。18亿亩的农田红线岌岌可危,由于长期轻视水利,水利年久失修,一些地区的水资源枯竭,水土保持不力,自然灾害特别容易造成粮食减产。

  除了人口的自然刚性增长外,中国的饮食习惯跟随西方生活方式,对肉食消费剧增,这对粮食需求产生了乘数放大效应,从1986年中国的人均肉类消费量为每年35公斤增至2010年的60公斤(韩国37公斤)。每生产1公斤牛肉要消耗8公斤左右的粮食,生产1公斤猪肉要消耗3-5公斤粮食。中国用于家畜饲料的粮食从1980年的6800万吨增至2009年的1.2亿吨,增加了近一倍,相当于2010年粮食总产量的25%。

  中国从1995年开始转向大豆净进口国;从2009年中国由玉米净出口国转变为进口国,2010和2011年中国玉米进口剧增,2012年1-5月累计进口量已经超过2011年整年进口量。根据美国农业部数据,预计2012年度中国大豆进口量占国内消费量的80%,预计白糖进口量占国内消费的17%,而中国棉花在2011年度进口量占国内消费达到56%。国际金融主力经常以“中国需求”为炒作因素,推升农产品价格,加大其波动性。

  美生物能源成加剧中国粮食危机利器

  目前全球生物能源的总产量约800亿升,主要生产国是美国、巴西、欧盟及加拿大,占全球生物能源总产量的90%以上。鉴于高油价将成为全球经济的一种常态,生物能源的快速增长趋势是不可遏止的。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预计,2015年全球生物能源的总产量将达到1200亿升。

  美国于2002年开始大规模发展生物能源,到2010年其燃料乙醇消耗的玉米达1.28亿吨,相当于全球玉米产量的25%。目前,美国玉米工业消费占比达到了50%,而且将继续攀升——美国2007年出台的《能源独立和安全法》规定,到2022年前,要求国内汽车中加入360亿加仑的生物质燃料,其中主要是乙醇。

  与此同时,巴西50%的甘蔗生产用于燃料乙醇生产,全球20%的豆油和阿根廷90%、东南亚30%的棕榈油、全球20%及欧盟75%的菜籽油均用于生物柴油生产,这都加剧了全球食糖与植物油市场的波动。若不计燃料乙醇所消耗的玉米,全球谷物消费年均增长只有1.1%,已低于同期1.2%的人口增长水平。

  随着原油价格的不断攀升,生物能源生产和使用逐步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尤其是农产品重要出口国(美国)充分利用这次机会达到“粮食绑定能源”的战略目标。1,美国通过推高农产品价格尤其是玉米的价格,使得玉米价格追随原油价格同步上涨,从而达到对冲原油价格上涨的风险。2,大力倡导和扩张生物能源的生产和使用,减少对中东石油的依赖。3,美国作为粮食生产和出口大国推出生物能源计划,会重挫人均可用耕地较少的国家,导致其国内爆发严重通胀,进一步扩大世界粮食供求矛盾,巩固和提升美国在国际粮食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扩张其世界霸权。

  这必将使中国在未来的粮食安全更加被动,中国必须痛下决心,严厉制止乱占耕地,兴修水利,增加农业投入;同时必须改变国人饮食结构,降低肉食品消费量,否则,一场严重的饥荒难免在不久的将来等着我们!

  说明:此文根据2012年7月21日《中华元战略报告》的“高粮价冲击世界经济”专题 报告的部分内容改写,如须了解报告完整内容,请联系010-88556989  cny@cnyuan.net

  美联储QE3  由德国决定

  投资者之所以高度关注QE3,是因为它将是黄金、商品和股市新一轮牛市号角。不过,这个号角,很可能是被德国人吹响的!

  如果说有个现代金融版的“狼来了”的故事,那么就是QE3。

  自从2011年6月QE2结束之后,市场上喊“狼来了”的声音此起彼伏,结果喊出来了2011年9月份的扭转操作、2012年6月份的继续扭转操作。让市场的预期屡屡落空。

  这一次再喊狼来了的是有号称“美联储通讯社”之称的乔恩。希尔森特拉(JonHilsenrath),他7月24日在《华尔街日报》发文称,“美联储官员由于对经济增长停滞和失业率居高不下失去耐心,将进一步采取新的措施以刺激经济和提振就业。”让憧憬QE3的市场情绪再起,虽然他在6月7日已经喊过一次“狼来了”,被市场证明是大话,但这并不影响此次市场闻风而动——欧元、美股、石油上涨,特别是黄金当天上涨1.83%。

  那么,美联储在下周(7月31日和8月1日)的会议上还是在9月份决定呢?到底是什么会触发美联储的正式决定呢?这是一个参悟美联储价值立场和决策机制的高难度挑战。

  自今年年初以来,虽然QE3狼来了之声不绝,但本人一直判断不太可能,比如5月15日撰文《欧元面临新一轮风暴 QE3短期推出概率大减》;6月19日的《“欧元美元拳击赛”打到决胜时分》指出:6月19日美联储会议上推QE3概率较低。对于此次“美联储通讯社”的喊话,我认为,下周美联储推QE3的概率很小,9月份推QE3的可能性超过50%。

  为何如此判断呢?大多数分析者的判断依据是,如果美国经济复苏乏力,经济再滑向衰退,或者失业率再升,则美联储为救经济推QE3。如果按此标准,最新的美国二季度GDP为1.5%,似乎加大了美联储推QE3的可能。

  然而,这种判断标准其实是错误的,或者说至少是简单化的。促就业推增长这是奥巴马总统最关心的,但并不是伯南克和美联储最关心的。

  美联储最关心什么呢?维护美元金融系统的安全和稳定,捍卫美元核心地位,打击美元的竞争对手。现在对于美元货币金融体系能构成致命威胁的是利率和外汇衍生品泡沫的破灭,其要害是压制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维持相对强势美元。而要达成这一目标,必须保持相对偏紧的流动性,对欧元区债务危机推波助澜,打击欧元。促使更多的国际热钱流出欧洲买入美国债券。

  对此,今年以来,美元势力做的非常成功,近期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降低到了耸人听闻的1.42%!与此同时,西班牙主权债、银行和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全面爆发,意大利危机四伏,这正是美元对欧元发动总攻,争取彻底打垮欧元,一举解决其自1999年以来对美元挑战的最紧要关头。此刻推出QE3,无疑于“农夫救蛇”,这种事中国人会干,但美联储绝对不会干。故此,下周美联储会议推QE3的概率很低。

  可为什么9月份美联储推QE3概率又较高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武力足够到能抢到粮食,就不会遭遇饥荒。完全靠自身,已不可能解决我们中国自身的吃的问题。如果美国与中国处于军事对峙的状态,我们有无法从别的地方买到粮食,那就只有抢,抢不到,就只好忍着了。
    刘忠良、易富贤,他们会管你死活吗?
    2012/8/2 14:13:54
  • 中国已经连续九年粮食丰收,这是上天对中国的眷顾。我们不要指望还有一个幸运的九年。一旦发生天灾,粮食歉收,13亿人吃饭就是天大的问题,严重饥荒会随时到来。要未雨绸缪,有备才无患。
    2012/8/2 8:31:50
  • 会一定会,我与博主赌一把!
    2012/8/1 23:21:14
  • 为什么9月份美联储推QE3概率又较高呢?

    因为那个时候欧元被搞得差不多了,也许西班牙都要破产。
    2012/7/31 22:50:29
  • 现在全国各个地方都在占用耕地,来发展经济:建高楼、建高尔夫球场、盖工业区、建生态旅游区,偏偏没有农业耕地示范区。我在想,我们到时候吃什么啊?
    2012/7/31 22:42:26
  • 一定会的
    2012/7/31 17:26:42
  • 粮食价格猛涨是肯定的,美俄两大粮食巨头都有益于推高粮价,世界粮价未来绝对猛涨。问题是中国的领导阶层是否开始采取措施保障粮食供应。国际上买不到粮食的时候,国内怎么解决粮食分配的问题。这些都是有办法的,只要不是政府不作为,中国不会闹粮荒。

    有人说粮食不够之类的话,我认为国家的存粮还是足够撑到下一季新米收获的。但分配是问题,粮价暴涨之后,穷人的粮食怎么保障?市场肯定靠不住,我觉得还是用粮票吧!至少在粮食紧张的时期,恢复粮店和粮票,保障人民生存权比什么都重要。

    恢复粮食生产是粮食危机之后的必然,粮价的理性回升也是必须的。如果粮食还是2块钱一斤,而房价2万块一米的话,农民还是没有积极性种粮。粮价被人为低估了几十年,现在应该回升了。20块一斤可以接受,全国人民喜迎粮价上涨(前提是国家按身份证账户发放粮贴冲销粮价上涨)。反正现在各地都在搞几千亿、几万亿的刺激计划,直接按身份证账户发放消费补贴拉动内需吧
    2012/7/31 17:20:15
  • 30楼KIPA:
    最近长江流域的几次群体事件,无不和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污染挂钩,如果再把适龄劳动力闲置以及粮食安全挂上了钩,就不是如今这个级别的问题了。

    对于粮食安全,我建议做好预案,一旦发生抢购迅速军管+配机制。并且同时一定搞出超越户籍制度的方案,否则麻烦来了,绝不是好笑或者大家还有余力论是非的情况。
    2012/7/31 17:19:20
  • 29楼KIPA:
    说实话,水资源污染+粮食安全绝对是可以一次爆掉中国,把中国割裂成若干小国的大BUG。如果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这一招一定会用。

    虽说中国目前面临人口老龄化、人口衰退(预计)、人口红利下降,从而降低了中国制造和世界工厂的地位。但是反过来说,也降低了中国水资源和零食的压力;同时也降低了适龄劳动力的就业压力,这个时候中国被爆掉或从内部分裂的炸弹反而被拆除了。

    我一直以来关注高水平均衡陷阱,关注中国的技术进步、文化优劣,关注中国的人口和经济。但要通盘的看,粮食安全、国家间竞争设置阴谋论,也是可以统一在一个大的认知逻辑之下的。
    2012/7/31 17:15:02
  • 28楼KIPA:
    查理兄好,说实话16楼那点观点,不过是几年前拾人牙慧,总结的一点个人认为靠谱的观点罢了,拿出来独立一篇,咱水平还是不够啊。

    另外,关于1、2两点,其实是“饥荒”的本质,非但不能略去,而是在现有条件下,3-11都是间接原因,如果要饥荒饿死人,一定是1、2两点造成的。

    从中国目前粮食年产量来说6亿吨左右可不是个小数目,再加之长期看如果在饮食结构上是可以有所改变【降低肉食】(是个弹性的缓冲),从总量均衡上来说,饥荒是不可能的。

    所以有问题,一定会发生在【计划不及变化快】的领域,饮食结构的改变不是朝夕,配套产业的投入也不是说变就变。那么如果产生粮食供不应求,一定是日常主粮销售渠道和人们家里主粮库存习惯的突然间变化。

    对比前面那个【食盐荒】,主粮可不同,若真是大量的人选择加大库存(比如你我家里的口粮从一个星期的储备加到一个月,需求可是激增400%),那么这个【荒】有可能变为可验证的【现实】——这个【荒】具有自我实现性。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为什么每次战争都会粮食紧缺?是产出彻底被毁坏了这么简单么?我的观点,是粮食这种脆弱的供需平衡太容易被打破了而已(供给比较僵硬,而需求由于特殊原因有可能剧烈波动)。
    2012/7/31 17:04:26
  • 杞人忧天,自由市场不会出现饥荒,粮价长的厉害,会吸引更多的人区种粮
    2012/7/31 16:24:59
  • 上一篇说,黄金在明年会上涨。
    这一篇说,美联储会在9月搞QE3。
    这明显就是相互矛盾吧。
    1事实让,QE3对经济的正作用并不大,因此,两年内,QE3如果没有确信的理论支持,几乎不可能成行。但为了防止美元过份升值,美联储口头上不会放弃QE3。
    2黄金,大致在三五年内,都是振荡(除非战争发生)。
    3中国国内发生饥荒的可能性总是存在,因为人口多,且粮食不能储存太久(大饥荒的可能性则是为零。大面积的单一的旱或者涝,自古几乎不存在,一般的水旱灾难年,反而可能是丰收年,因为农业最关键是扬花期,有时没有灾,但扬花期一场小雨,或者气候闷却可能造成局部严重减产——总之,无灾减产,是一件普遍现象。解决农业问题,首在粮价上涨。不涨,则不足以引起农民的重视(过去,农村建房的人工成本过去是每平米十几元,现在是几百元,农民宁从事其它行业,也不愿从事农业)。
    4、兴修水利等手段,是必须的,但这也只是一种头痛医头的做法。现在机械化程度比较高,兴修水利不是难事,一两年就可以解决好(只是小菜一碟)。但要尊重科学,要分期分批来搞。兴修水利,也不能用以往的方式(以往是大水库),建议小水库、小池,及用林储水之类.但是,不论如何搞水利,都不可能根本改变农业,只是降低风险。
    5、农业要改变。核心是要向空中,山地,沙漠,屋顶之间要粮。如山地,可以种一些耐冬的粮作,平时不采收。粮荒时,才采收。事实上,淀粉类作物很多。
    6、18亿亩地,作为红线。既成为粮食发展的保障,也成为障碍。它保住了地,却损坏了种粮的积极性,及采用先进技术的可能性。
    哇,我又犯糊乱说了。还好,说的都是屁话,不涉要点。
    2012/7/31 13:02:1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0年6月生,安徽灵璧人。1992年7月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先后任《工人日报》驻安徽、《南方周末》驻上海记者。2001年初,《21世纪经济报道》创刊时加盟,先后领衔创办了管理、财富、商业和商业评论版块,历任评论管理部主任、商业管理财富部主任,编委等职。2004年10月至今,任《第一财经日报》财经新闻中心编委、副总编。联系邮箱ZTB6666@TOM.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