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把教育使命定位于人力资源开发有失偏颇
2012-07-25
字号:

  教育的使命是什么?这历来是有关教育问题的终极思考,是任何一类教育都不能不回答和不能不解决的问题。

  中国教育的使命是什么?不同历史时期对此有不同的答案,从古代的“学成文武艺,货于帝王家”到近现代的“救亡图存”,可谓五花八门、异彩纷呈。

  当代中国教育的使命是什么?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一重大的历史阶段,这是一个需要深入思考和认真讨论的重大问题,因为只有把这个问题说深说透,才能更好地解决教育发展“两个不适应”的突出矛盾。

  关于当代中国教育的使命,当前有一种流行的说法,即中国教育的使命在于建设人力资源强国,发展教育就是为了人力资源开发,使中国从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迈进。这样一种主旨,在有关教育的各类重要文件中都有充分的描述,所幸的是,这些文件还同时也还都谈到教育的其它使命,如提高民族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推进科技创新与文化繁荣等,但是在主流专家、学者的议论中,教育的这些使命和责任往往都轻描淡写、一笔带过,重中之重的仍然是人力资源开发。可以说,“人力资源开发”已经演绎成为当今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的座右铭。

  但是,笔者以为,这有失偏颇,是非常值得商榷的。

  一、人力资源开发不是教育的上位法则

  有关人力资源的理论,是伴随现代工业生产而诞生发展起来的,在这个理论看来,“人”是一种“力量”,具有资源属性,如同煤炭是一种能量,也具有资源属性一样,开发的力度越大,获取的实际利润就越丰盈,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赚的越多。

  显然,正如大家所承认的那样,所谓的人力资源理论,其实不过是现代资本理论的延伸与演绎,是服从和服务于企业生产及市场运作的一种理论。在这种理论的视角下,“人”就成了“人力”,人群、族群乃至社会这种人的复杂的集合体统统都简化为了一种资源的存在,成为待开发、可开发、被开发的对象。

  但是,我们认为,教育却不是因为人力资源开发而生,教育是人类最古老的社会现象,是构成人类社会不可缺少单元与要素。从文化的角度来说,教育是文明的实现形式,是文化传承的主渠道,没有哪个社会不靠教育来延续文明、传承衣钵;从历史的角度来说,教育是治国的手段,除了武力征服以外,所谓的文治、德治,无不把教育作为具体的实现手段,因为帝王也好,君主也好,元首也好,他们的法则、旨意、昭告、命令等,统统都离不开文字并需要认识和理解文字的人,如果发明文字的人不把他所发明的文字教给别人认识,那么这个发明简直就什么都不是,只能如流星一样瞬间湮灭。应该说,追本溯源,从教育现象出现的第一天起,它就是人类社会的灵魂。这才是其本来应有的面目。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教育的功能与使命犹如巨树一般蓬勃生长,成为一个枝繁叶茂庞大的逻辑体系。人们可以从不同的视角如盲人摸象一般对之定义演绎,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加以理解,可以各取所需地采撷其中某一个部分。就以人力资源开发而言,这显然是教育的一个突出的功用,这一功用事实上在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下已经得到展现,如“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由粟千锺,书中自有颜如玉”等。发展到现代社会,这一功用能得到充分的展示,其所产生的实际利益更在世人面前有了淋漓至尽的展演。但是,不管这一功用如何发展,但充其量它也只是教育诸多功用中的一种,并不能成其为教育的本质,更不能成其为教育的基本使命。

  从这样的意义上说,教育与人力资源开发的关系,就不应该是上下位的关系,即:不是人力资源开发高高在上,教育应该在下面虔诚地为之服务。相反,应该是人力资源在下,仰求教育的恩赐与哺育,是教育哺育了人力资源开发,而不是教育服务于人力资源开发,不管现实中人力资源开发多么紧、迫多么重要,都不应该把教育简单地做这般实用主义的解读定位。

  二、让教育服务人力资源开发必然造成教育扭曲

  在人力资源开发的指向下,教育发生了偏离既定轨迹的变化,其中表现突出、影响深远的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从“有教无类”到“分层分类”。

  “有教无类”、“因材施教”是闪亮光的教育理想,也是基本的教育原则,是教育公平的逻辑起点。但是,在人力资源开发的指向下,这个理想、原则和起点都遭受了破坏和扭曲,使本来“无类”的教育变成了“分层分类”的教育:理论上按照每个人“人力”的资源禀赋条件把人分成高低不同的三六九等,就如现如今中国的教育模式。而教育上的“分层分类”往往又成为社会角色“分层分类”的逻辑起点与初始。于是,在社会复杂环境的参与影响下,“因材施教”就逐渐推演成为“因财施教”、“因人施教”。当今中国重点中学、重点大学多上层子女少普通工农子弟的现象,就是这种“分层分类”的直接反映。在这样的趋势下,不管人们对教育公平寄予多么殷切的期望,教育的社会动力机制都要受到不应有的损害,促进社会上下流动、阶层互动的能力呈日渐弱化的趋势,严重下去,教育还可能演变成为社会贫富分化、等级分化、阶层固化的催化剂与助推力,就如中国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那样。

  其二,竞争选拔日趋激烈。

  “分层分类”的选拔教育导致了激烈的竞争。表面上看,九年制义务教育已经普及化,现正在向高中阶段延伸,已经没有选拔的问题了;高等教育已经大众化,人人上大学似已可期。所以,套用一句时髦的话说就是:上学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现在是解决上好学的问题,似乎竞争已然弱化。但是,细究下来,九年义务教育以后选拔分类就已经开始,高等教育及其入门考试更是严酷竞争的结果。如此一来,竞争非但没有因为义务教育普及和学生数量减少而减弱,相反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表现为:一是竞争的起点越来越靠前。过去是初中择校,后来发展到小学择校,现在已经发展到幼儿择园的程度;二是竞争的链条越拉越长。过去一般从初中开始,进入大学标志着竞争结束,时间大体上在5——6年,现在则向下延伸至小学甚至幼儿园,向上则延伸到硕士研究生,时间最少也要12年,多者甚至到了19年左右;三是竞争的成本越来越大。素质教育本来用意甚佳,但在激烈竞争的大背景下,素质教育中的“素质”已经外化成为各类文艺、体育等方面的考级证书,非此已经不能证明素质,成为参与竞争的重要条件。如此一来,尽管学习者校内费用不增,但整体上的教育成本却大幅增加,大城市里的一般市民已难堪学生校外考级取证的负担,至于外来农民工和在乡农民就更要望尘莫及了。教育之所以被老百姓视为新三座大山之一,概源于此。

  更严重的是,选拔竞争不仅仅是学习的竞争。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下,各种社会要素如身份、地位等无不参与其中,这些要素如火上浇油,与竞争选拔互为助长,加剧了教育的分化,也加剧社会的分化,同时也加大了社会对教育的责难与诟病。

  其三,颠倒了价值与能力的关系。

  教育的根本目的是育人。关于育人,中国人惯常的认识是,“先做人,后做事”;“先学做人,后学做事”,把道德情操摆在了第一位。但是人力资源开发却不同于这样的逻辑,因为任何资源的开发是为了产出、为了回报,“人力”自然也不例外,于是,以人力资源开发为指向的教育就成为一种投资,国家是这样,学校是这样,个人也是这样。获得回报最重要的变量是知识与技能,由知识和技能构成的能力是参与市场竞争获取利益直接有效的手段,而道德情操只具有付出与精神回馈的意义,经济利润回报的期望渺茫。于是,在人力资源开发的指向下,做人的事情就需从长计议了,关键是“找到事儿”和“能做事儿”,能力压倒一切。这样一来,价值与能力的关系自然也就无可避免地颠倒了,教育也就相当完美地演绎成为实用主义、功利主义的模范事业。

  但问题的严重性并没仅仅停留在二者关系的颠倒上,如果能力第一价值第二,各安其位,问题也许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严重的问题在于,在能力至上的冲击下,价值教育已经失位,已经日趋式微,已经被冲击得七零八落了。尽管从教育的本来面目出发,在制度设计与内容安排上不断人为地强化价值教育的位置,因此还可能不时地出现一些亮点,但理性终究战胜不了实用,在实用主义、功利主义教育取向下,价值教育总体上仍难免流于形式、空洞无力,其信服力和感染力岌岌可危、难以内化,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沦为死记硬背、应付考试的教条。

  三、摆正教育的位置,准确地把握教育改革发展中的问题与矛盾

  客观地说,人力资源开发并非没有积极意义。以人力资源开发理论为取向,在特定历史阶段和特点社会背景下,极大地促进了教育的规模扩张和角色转变,就如我们所津津乐道的那样,当代中国建成了世界最为庞大的教育体系,有效地推动了当代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贡献不容低估。这是其合理性的一面。正如黑格尔的所言,“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但是,合理的却并不一定就是理想的,更不是完美的。正如上面我们所列举的那样,人力资源开发取向下的教育,同时又具有严重的时代局限性,并给教育体系造成明显的结构性缺陷,这又是其需要加以批判和纠正的地方。我们在认识其现实合理性的同时,在理性上又不能认可这样的时代局限,也不能认同这样的结构性缺陷,更不应该无奈地屈从,否则教育改革发展就失去了动力、生机与活力,就将失去教育理想的光泽。也正如黑格尔接下来所说的,“凡是合理的都是现实的”。教育的未来发展,必然以自己的方式实现否定之否定。

  因此,把握当代中国教育的时代特征,就需要摆正教育的位置,准确地理解和提炼教育改革与发展中的诸多矛盾和问题。

  第一个需要准确把握的问题:办人民满意的教育。

  “办人民满意的教育”从绝对意义上来说并没有任何错误,中国的教育理应做到让中国的人民满意,这是人民教育的人民性的题中应有之义。但问题是,自从提出“办人民满意的教育”以来,似乎存在一个浅台词,即,现在教育已经办得很不错了,已经具有很好的基础,距离“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已经只有一步之遥、触手可及了,一个通常的说法就是,有学上的问题已经解决,现在是如何上好学的问题,似乎只需再加一把劲、再做一些努力,把一些关系再进一步理顺,把优质教育资源进一步普及,“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就可大功告成,就能抵达理想的彼岸了。

  但问题是,人民能够满意于人力资源开发诉求下的教育吗?须知,当代中国的人民中,既有亿万富豪也有街头雇工,既有九天之上人也有九地之下者,阶层之复杂犹如黄河九曲十八弯,难道可以做到任何一部分、任何一个阶层的人都能够满意吗?

  我们说,事实上这根本就不可能。“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是我国教育发展的理想彼岸,任重而道远,还需要几代人甚至十几代人的努力。所谓的优质教育资源,都是相对于一般的大多数而言,优与不优总是相对的,其中优质的部分只能是少数,都优质了也就等于都一般了,所谓普及优质教育资源不过是一种欺骗性的说法,这样的承诺,不过是一种迎合,是一种忽悠。 现在就打出“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的旗帜,把“办人民满意的教育”作为现实的诉求,如同高喊建设“共产主义的明天”一样,难免有蛊惑、盲动之虞,也难免有遮掩矛盾、粉饰太平之嫌,最后终究要成为一场虚幻。

  所以,笔者以为,在现实条件下,如何弥补教育的时代局限和结构缺失才是教育改革发展的当务之急。也就是说,应着力改变人力资源开发的结构与布局,弥补其中的缺陷。教育应该运用自己特有的优势和独特的手段,奉天行道,损有余以补不足(而不是损不足以奉有余),扭转当代中国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泛滥。同时,教育还应该远离世俗。教育对科学与真理、发明与创造的追求,应该基于人类的探究精神而不是市场利润,教育不能屈从于市场,不能热心于功利,否则教育的文化传承功能就要受到不应有的抑制,也将无法成长为道德文化的高地。

  第二个需要准确把握的问题:教育公平与教育均衡。

  面对中国社会的激烈重组,社会公平问题日益突出,人们对社会公平的呼唤日益强烈。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人提出,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起点,把促进教育公平提高到社会公平的高度。这样一来,教育公平似乎成了社会公平的问题始作俑者,似乎必须首先教育公平问题,然后才能解决社会公平问题。为此,教育的均衡发展成为全社会关注的人点,许多地方区域教育均衡化发展也因此如火如荼地开展了起来。

  但是,我们认为,事实上教育既是社会公平的起点,也是社会公平的落点。因为教育矛盾不过是社会矛盾的反映,教育秩序不过是社会秩序的一个有机部分,教育治理与社会治理有机相关。在社会发展越来越不平衡的总体趋势下,在社会公平总体环境仍没有得到明显改善的大背景下,教育的秩序必然折射社会的现实而不可能逆现实而动。用直白一点的话说就是:让亿万富翁的孩子与农民工的孩子在一个课堂接受同样的教育,既是残忍的,也是不道德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教育公平看似为社会公的起点,但从更高级和更复杂层面上讲,教育的不公平、不均衡发展是现实的也是必然的,是社会不公平的直接结果。在这一逻辑关系下,教育应该强调不均衡发展,应该强调倾斜,强调自己的重点取向,让重点与重心进一步下移,使更多的资源流向基层倾斜,流向不利方面,人力资源潜力大的部分要开发,人力资源潜力不大的部分也要开发,更要开发那些也许并不具备资源潜力的部分,以不利人群的满意与否作为“办人民满意教育”的基本标尺。一味地强调均衡,空洞地讲公平,在人力资源开发的总取向下,社会其它要素的干预作用必然日渐增大,最后很可能演变成鸠占雀巢尴尬局面,酿成更严峻的不平等与失衡。

  第三个需要把握的问题:教育制度设计应着眼于人选择教育而不是教育选择人。

  人力资源开发指向下的教育制度设计,一个突出的特点是选择适合教育的人,具有突出的阶段性、不完整性特点,在人力资源开发这一任务区间内,事实上教育的任务远没有完成,人的全面发展的问题仍然十分严峻。在这种情况下,教育的改革发展就不能满足于对现有制度的修修补补,应按照教育的理想,从教育的根本大计出发,重在进行结构和体系的重塑语再造,变“选择适合教育的人”为“选择适合人的教育”。具体地说来,就是要以终身教育为指向,增强教育的开放性、过程性和终身性,合理安排教育制度体系内教育需求与教育供给的关系、教育形式单一和多样的关系,教育对象选拔与普及的关系,教育内容道德与智慧的关系。从世界范围来看,未来教育发展一个光明的前途是终身教育,各国都在早为之计。遗憾的是,在中国,终身教育和学习型社会的理念更多地是停留在口号的鼓动与概念的炒作阶段,实践推动相当贫瘠。更为可笑的是,终身教育居然也成了人力资源开发的附庸,令人啼笑皆非。可以说,认识不到人力资源开发理论的局限性,认识不到把教育使命定位在人力资源开发上出现的偏颇,中国的教育就很难取得跨越一个新的历史台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们或者族群都有自己看世界的视野与体会,教育是一个自主思维的过程,这种全民族的思维过程和价值观念的塑造才是教育,延续一个族群的文化传承,自主思考与探索,借鉴与批判。
    2012/7/25 23:28:22
  • “人力资源开发“和“合格的接班人“有本质的区别吗?
    “人力资源开发“的潜台词就是“为经济建设服务“吗?
    2012/7/25 20:43:00
  • 赞同博主本文的思路。我的看法更激进一些,把教育定义成【制造大机器的螺丝钉】这样的话直接明目张胆的讲出来,是连伪善都不做直接把无耻显露出来的举动。这种把教育摆在既非为国之未来也非为民之发展的角度,其祸害非常深远。
    2012/7/25 9:17:08
  • 经草根智库专家委员会委员卢麒元先生审核、推荐,本站最新开通“疯来锋语”张志坤的草根博客。以下是张志坤先生给广大草根网友的留言:
        亲爱的网友,在草根网的鼎力支持下,今天我和大家在这里见面。这种特殊场合下的特殊见面,我们可以说一点特别的话。
      有人说,网络是迅猛发展的舆论场,这个舆论场已经远大于传统舆论阵地,因此,其所发生的社会影响正日益凸显。
      窃以为,这大概是站在社会治理角度上的说法。作为一名网友,本人认为,网络空间不仅仅是一个舆论场,还更多的是一种选择。当今中国的分化、裂变和多样化发展,让每一个中国人都面临选择,都必须选择。就民族复兴的话题而言,是选择一个独立、强大、不受别人支配的中国,还是选择一个普世、融合、接受别人支配的中国?这关乎我们未来的命运。
      从这个意义上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或许已经不够,而今天应该是“天下兴亡,匹夫负责”。我,我的网友们,我们之所以积极参与其中,就是为了坚守我们的选择,强化我们的选择。
      因为,我们信仰的是中国,是她的历史、文化与精神。
    2012/7/25 8:19:4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属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谓“在行恨行”,本人对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却对国际政治、战略问题情有独钟,几年来撰写了大量文章,尽抒杞人忧天之俗情,浑不知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这大概也折射出了当代中国社会的一种新面貌,即:当今中国今虽则处在市场经济下欲望澎湃的时代,但来自于基层老百姓之爱国、忧国与强国的呼声及冲动依然强烈,这必将形成一种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战略威慑。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所以本人乐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计收获,冀以愚者之千虑,俾达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