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不破除垄断,民航新政或成一纸空文
2012-07-17
字号:

  7月12日,国务院下发《关于促进民航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文件强调加强机场建设和空域改革,被媒体解读为“民航新政”。业内“专家”认为,该文件在稳增长大势下出台,既可稳定民航基建投资预期,又可促进航空制造产业发展,可谓一箭双雕,“十二五民航业迎大发展”。

  民航业发展的根本症结在哪里?我曾在《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一书中专门拿出一章来讨论这个问题。之所以要专门来谈民航,不仅仅是因为中国的民航是世界上最暴利的、最爱延误班机的,更因为民航是所有国企改革里最虚伪的。表面上看,民航是央企里面改革最彻底的。它把整个行业分拆成三大相互独立的部分,分别是负责监管的民航总局、负责运输运营的国有三大航空公司和负责接运旅客的机场枢纽。而且从表面上看,国内航线有几个民营竞争对手,国际航线也有几个国际竞争对手。表面上看这么规范,也难怪我们的铁道部把民航作为改革的榜样。可是我要提醒各位,我们不要被表面上的东西所迷惑,而是要透过现象寻找其本质。我对民航做了一个深入的研究,发现了几个很奇怪的现象。

  一是赚钱模式很奇怪。国有三大航空公司赚钱不靠卖机票,不靠服务。靠的是什么呢?燃油附加费。就靠这种奇怪的模式,中国民航在其客运量和货运量占不到全球份额5%的情况下,却赚了全球航空业60%的利润!

  二是航班天天延误见怪不怪。我们民航基本每天都有航班延误,很少有一班是准时起飞的。据民航局统计显示,2010年主要航空公司计划航班188.8万班次,其中正常航班143.1万班次,不正常航班45.7万班次,航班不正常率高达24.2%!换句话说,四个航班里就有一个是延误的。而且我敢百分之百地告诉大家这个还是被严重低估的,因为民航局的统计方法是以离开停机坪的时间为准的。就我个人来讲,就有很多次被困在滑行跑道上傻等了,搞得我想改签都不可以。所以,现在我都对班机延误习惯了,如果说哪天赶上了没被延误的班机,我反而不习惯了。

  三是航班时刻表很奇怪。我仔细对比了各个航空公司的航班表,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但凡好点的时间、好点的航线,几乎都看不到民营航空公司的踪影。比如说,春秋航空北京到上海的航班只能是早晨6点35分的,就这还是春秋航空争取了好几年才争取到的。为什么会这样?很简单,因为中国三大国有航空公司透过各种潜规则打压对手,垄断了所有毛利润最高的航线。这完全是一种不公平竞争。

  四是腐败问题见怪不怪。这个问题不用再怎么分析了,只需要看一些已经发生的案件就明白了。2007年6月,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原总经理李培英因受贿2661万余元、贪污8250万元被“双规”。2009年6月,接替李培英职位的张志忠因涉嫌经济问题被刑事拘留。2010年1月,民航局原副局长宇仁录和首都机场分管安全的副总经理黄刚,因设备采购涉嫌受贿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那各位晓不晓得航班延误的主要原因是什么?航空公司给出的都是“流量控制”、“天气不好”这之类的理由。那我们看看民航局的官方数据,41.1%的航班延误是因为航空公司自身的原因,流量控制只有27.6%,天气原因只有不到19.5%。那么,究竟为什么延误呢?我告诉各位,延误的最根本原因是由垄断造成的。因为所有的航线都被三大航空公司垄断了,所以根本不存在真正的竞争,所以它们根本不在乎。

  对于航空公司来说,能赚多少钱取决于是不是在最好的时间,有没有最热门的航线。先说时间,上午10点起飞的航班肯定比早晨6点的受欢迎。那怎样才能拿到好的航班、好的时间的机票?很遗憾地告诉各位,不是通过竞争,比如拍卖得来的,而是靠关系和走后门协调来的。就连身为国有航空公司的南航都要通过潜规则才能拿到。

  遭遇潜规则的不仅是我们国内的航空公司。比如美国航空公司,中美开放天空后,美国航空公司申请飞北京,首都机场给它的时刻是凌晨2点落地,凌晨4点起飞。因为时刻太差,美国航空公司至今没有开航。还有北京到巴黎的航班,我们给卡塔尔航空的起飞时间是凌晨2点,埃及航空是凌晨0点30分,新加坡航空是凌晨0点45分。当然,我们的民营航空公司更惨,以春秋航空为例,一直申请不到北京航线。春秋航空网站显示,尽管春秋航空拥有16条从上海起飞的航线,但是仅有一条飞往广州,没有一条飞往北京,其他都是冷门城市。

  反腐不到本质,就必然造成垄断,腐败式垄断之下,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国企业都是受害者。

  分析到这里,我们回到开篇提出的问题:为什么看似改革最彻底的中国民航却一堆问题?如果民航尚且这么多问题,这是不是说明我们一味以“公司化”、“股份化”、“上市化”、“国际化”为目标的国企改革传统思路出了问题?

  放到国民经济大的框架中去看,我们就会发现,一直以来我们改的只是经营权,而所有关键的产权改革都绕过去了。航空公司的本质是在经营两个重要资产:一个是飞机,另一个是航线。航空公司只是这两个产权的经营者,如果你不对这两个产权进行改革,却只是围绕经营者的产权进行改革,那么,国有的经营者就会凭借改革前在这两个产权上的既有优势,妨碍民营竞争者公平获得这两个产权。更因为这两个重要产权都不是航空公司自己说话能算的,甚至连国有经营者都要铤而走险,在法律边缘地带讨好主管官员,借以获得竞争优势。

  我们先说飞机。到现在我都觉得很奇怪,买不买飞机这是股东自己的事情吧,国有航空公司你让国资委批,民营的拿的是自己的钱,也不敢乱买,更何况买飞机都得申请外汇,所以国家怎么能管不住呢?可是,我们非得让发改委民航处来审批,于是曝出匡新腐败丑闻也是意料之中吧。这样绝对的权力,自然导致绝对的腐败。要打击这个环节的腐败本来也不难,去掉本来就没有必要的官僚干预,自然就没有了腐败的土壤。

  我们再说航线。航线到现在都没有一套市场化的竞争和分配机制,结果就是国有航空公司和主管官员可以借机操纵航线,从审批到返池,都可以上下其手。国有的航空公司比如国航带头占着航权时刻,自己不飞也不让出来,而民航管理部门也不会对这种行为进行惩戒,结果民营航空公司想飞也没有机会,根本无法与国有航空公司真正竞争。不仅如此,这种制度更因为基地航空、灰色包机、不定期航班而越发畸形。这套机制之畸形,以至于南航这样的国有航空公司想离开自己的基地,拓展华北市场都要“用尽脑筋”。国企都开始学会游走于法律边缘地带,我们的改革还不是迫在眉睫吗?

  最后,我们会发现,无论是机票暴利,还是航班延误、航线垄断,最根本的问题都是垄断无处不在。因为垄断,所以暴利,又因为暴利,所以大家不惜一切搞腐败分上一杯羹。因此,未来民航改革能否取得成功,就取决于我们是否能把反腐败和市场化进行到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们需要从深层次去理解郎咸平教授一再的呼吁,要弄清楚他一再力挺民企和中小企业,一再指责国企和垄断集团的观点是出于什么考虑。
    市场经济已经走上了轨道,在这个过程中问题越积越多,尤其是一些体制问题开始严重阻碍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已经到了扼杀市场经济的程度了。这就是权力寻租所导致的不正当竞争,这种不公平、不正当行为压制了多数市场经济参与者进行创造性劳动的积极性,人们不得不将更多地精力放到打通关节、行骗行贿的邪路上去,这种状态的微观经济只能是一盘散沙式的畸形发展,最终同发达国家拉开越来越大的差距。
    郎咸平教授看到了问题的根本,这些矛盾的指向最终将是政治体制。
    2012/8/25 0:20:48
  • 别有用心
    跨国资本豢养的小动物
    没有良心的家伙
    2012/7/17 22:35:19
  • 2012/7/17 19:48:02  
    [5楼] 评论人: ccoomm390  查看 ccoomm390评论专辑  
    每个国家都有垄断,军伙商是发达国家最大的垄断,不仅垄断商品经济,还垄断国家政治策略,写文章的人要世界性垄断看问题,再发表观念。

    郎教授的观点你是不明白还是装糊涂呢,老郎只是说航空改革,你说个屁的军火啊?
    2012/7/17 19:52:13
  • 郎教授的话儿要记心上。
    郎教授的话儿要记心上。
    郎教授的话儿要记心上。
    郎教授的话儿要记心上。
    2012/7/17 19:49:29
  • 郎教授的文章最爱看。
    郎教授的文章最爱看。
    郎教授的文章最爱看。
    郎教授的文章最爱看。
    2012/7/17 19:48:50
  • 郎教授写的好。
    郎教授写的好。
    郎教授写的好。
    郎教授写的好。
    2012/7/17 19:48:02
  • 每个国家都有垄断,军伙商是发达国家最大的垄断,不仅垄断商品经济,还垄断国家政治策略,写文章的人要世界性垄断看问题,再发表观念。
    2012/7/17 17:15:45
  • 1楼] 评论人: mage98 查看 mage98评论专辑  
    问题的关键在于,运输业的幕后靠山绝对是军方,因为各种运输很大程度上是在运输军需的,而且很多涉及国家军事机密,所以不可能开放。
    2012/7/17 8:46:34
    看来中国的军队实力绝对不弱,我们民用资源都让军队来发展了。
    2012/7/17 9:43:19
  • 感觉郎某人是被人雇佣的,人家叫咬谁就写什么。
    2012/7/17 9:01:40
  • 问题的关键在于,运输业的幕后靠山绝对是军方,因为各种运输很大程度上是在运输军需的,而且很多涉及国家军事机密,所以不可能开放。
    2012/7/17 8:46: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