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粮食安全真正威胁来自制度性出错
2012-07-14
字号:

  作者:金微

  7月9日,就今年部分地区夏粮收购中暴露出来的“白条”、“拒收”、“私收”等问题,李昌平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的专访。他认为,保障我国的粮食安全,关键 还是在于制度。

  现行收储体制限制了竞争

  NBD:在今年夏粮的收购中,我们调查了解到各地基层粮站存在一些乱象,比如一些粮站已私有化承包给了个人,但仍打着国家粮管所的名义收粮,给农民的却是白条;有些粮站虽然是归 地方粮食局管,但没有获得中储粮的收储资格,缺乏资金经营困难。你如何看当今粮食收储系统存在的问题?

  李昌平:这些问题不是今天才有,也不是个别地方才有。现在地方粮食收购主要是两块:一块是国储,一块是地方粮食部门。地方粮管所只是收储一部分粮食,当他们有足够的业务来养 活粮站人员时,这些关系比较顺畅。但如果资金不足,地方粮管所没有生意,他只能去干私活,比如帮面粉厂收粮食等。即使是国储粮食,他们也有自己的利益小团体,也可能会偷偷干私活 。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从有市场以来都是这样。国家在粮食系统每年会亏很多钱,而农民利益未必得到保障。

  NBD:关于粮价,今年河南等地粮价普遍是每斤1元左右,国家托市收购价对市场刺激作用不明显,各地粮价涨不起来,农民卖粮的积极性不高,以你个人的观察来看,这是为什么?

  李昌平:当粮食过剩的时候,譬如今年,实际收购价是不会高于“保护价 ”的;当粮食短缺的时候,在“保护价”的引导下,实际的收购价就是“保护价”。小农太多,没有议价权,更 无定价权。另一方面,国家在粮食收储上一直有“主渠道”收购,难以形成激烈的竞争收购局面,价钱当然涨不起来。这就是自上世纪90年以来,粮食收储价格只上涨了约6倍,生产资料价格 却上涨了数十倍的原由。

  应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

  NBD:关于粮食收购,如果完全市场化,农民可以从粮价上涨中获得好处,但外资也可能进一步控制我国粮食。如果不市场化,受损的又会是农民。如何既保证粮食安全又能让农民受益, 这一矛盾如何解开?

  李昌平:如果粮食市场充分市场竞争,粮价会涨得很快。农民会从涨价中得到好处,但市场调控会很困难,市民也会受到一些损害。现在的粮食收储体制好处是有利于调控市场,不利之 处是国家在粮储方面亏损难免,而且农民利益也得不到保障。

  中国粮食市场和收储系统的问题,主要还是农民的组织化程度不高。如果农民组织化程度高,既可以接受政府订单生产粮食,又可以替国家收储和加工粮食,会带来很多好处:一是有利 于粮食生产能力的可持续性;二是有利于农民追求整个粮食产业收益,保证农民收入稳定增长;三是有利于政府低成本储存粮食;四是有利于粮食价格稳定。

  日本和韩国的农会都收储并加工粮食,政府给农会订单和钱,他们建立了从生产、仓储、加工到运输的一个体系,主体是农会。日本委托农协收储稻谷的价格相当于每斤12元,是我们的 10倍。稻谷的收购价高,但日本市场大米的价格并不高,这等于国家再次对市民进行补贴,以保护大米产业。

  现在中国没有农民储备粮食,是因为没有仓库。另外,农民没有组织,如果像过去集体经济时,就不需要这么多国储,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农民组织发育不起来,我们也没有研究农民储备 粮食的问题。现在需要在商品粮基地促进农民组织建设。我一直主张保留粮食主产区农民的“粮食定购任务”,就是国家下达农民的订单,政府再委托农民组织收储和加工。

  低粮价是内需不足病根

  NBD:你如何看粮食储备对粮食安全的影响,如何看当前我国的粮食安全问题?

  李昌平:首先,我们的粮食安全问题不是生产能力不足的问题,我们当前的生产能力是充足的。粮食安全的真正威胁可能来自制度性出错,例如种子产业被外国控制或被少数大公司控制 ;或收储等物流体系被外资或少数公司控制;或某种肥料完全依赖某国的供给;或水资源和水利体系危机;或定价权被少数国家和公司控制。涉及到上述各个方面的制度需要突出国家的主导 权。

  现在很多地方的种子越来越依赖杂交种和转基因种子,这样的“种子”如果在生产过程中出现系统性的技术错误和大规模自然灾害,就会导致大面积的绝收或缺种撂荒。另外,像中国的 钾肥70%依赖进口,如果钾肥像铁矿石一样被少数国家和公司控制,也会导致危机。

  NBD:现在粮价处于计划时代,而农资处于市场时代,种粮不赚钱,农民种粮的积极性不高,如何进一步提高农民种粮的积极性?

  李昌平:最近25年,“种子”价格暴涨了数十倍,肥料、农药、柴油、除草剂等也大都是如此,可商品粮价格只涨了6倍左右。粮价越低,农民和打工者的工资就越低,绝大多数国民的消 费能力就越低,内需也越不足,出口也就越多,我们对国外市场的依赖性越大,我们所谓的出口优势很大程度上就是压低粮价的结果。如果我们以牺牲农民和打工者利益来维护所谓的出口比 较优势,内需不足只会越来越严重。

  日本提高粮价,不仅能保护粮食产业,保护农民利益,另一方面还可保证粮食充足的供应,抑制通胀。很多人说通胀是因为粮价涨、百价涨,但事实上从1988年以来,每次通胀都表现为 其他物价大涨,粮价却没涨多少。中国要抑制通胀,我认为关键在于提高粮价。只有提高粮价,农产品供给状况才会改变——由担心短缺转向担心过剩,这时也就没有人去囤积居奇了,通胀 就可以大大缓解。从长远看,我们维持现在的低粮价,对农民和农业制度都是一个很大的伤害。中国应该主动提高粮价,只有提高粮价,农民和打工者收入才能涨起来,内需才能扩大,输入 性通胀才会得到根本性控制。

  来源:每日财经新闻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多收了三五斗》,以及英国历史上歉收年份农民总收入比丰产年份农民收入高的统计调查结论,单纯的市场竞争是不能解决粮食价格低贱的问题的。
    2012/7/16 10:38:34
  • 网络和平面传媒只愿吸引眼球不顾事实的大喊小菜涨价粮食涨价的不理性行为,是中国问题不能得到正确解决的重要原因。
    2012/7/16 9:03:10
  • 关注粮食和农民问题。粮价不保障,挫伤生产积极性。但粮价过高,又伤全国底层人们的感情。我们有时就是象在行走独木桥。
    2012/7/15 9:44:34
  • 那天有十多个院士讨论支持的老年农业,从中本人对中国农村进步感到很担忧甚至失望。
    2012/7/14 21:16:43
  • 应该更多地让人们在法律框架内自己竞争,我们的政府不要干涉的太多,也不要不作为。干涉太多和不作为应该同样受法律的约束,那么中国的很多问题都好办了。很多部门确实是三个和尚没水喝了。
    2012/7/14 21:13:27
  • 假如我们国家核心观念是共同的生命家园,精神理念是精益求精力爭上游,社会主义是人的自由解放发展。以此为国家社会质能,制订国策制度,放开各行各业资本竞争,科技竞争,应该能成就世界上最发达国家。因为这是高质能,长时空的系统发展。

    我们走过了-系列的认识误区,多方向的探索,各种主义主张,文化文明争论,民族争斗,阶级革命,政权斗争,建设运动,也有汻多次的制宪制度政策,成就很大,接近人们理想的成功。实践经验教训比任何国家都多,这是再发展的基础。长时空质能的确定,这是再发展的条件,制度则是这样系统发展的规范和保障。
    2012/7/14 18:10:05
  • 支持李先生的观点。粮贱伤农,后患无穷。
    2012/7/14 18:00:35
  • 系统核心之质选择不当,如曾经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或系统之质层次不髙,包容度不大,如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改革开放。-旦系统展开,能时空场就很小,发展必然受阻。这些都不是制度能解决得了的,也不是修改完善制度能解决的。

    国家社会缺少大的高层次核心之质,发展往往表现为短程力,力竭发展就停滞了。从土改分田地,合作化,集体化,大跃进,承包到户,新合作化,无-不表现为短程力。毎次都制度完备,但每次事物的发展让制度废弃。是人们破圷制度吗?其实不是。是制度依存的质能都是短时空的,缺长时空质能。这样依凭短时空质能制订出来的制度自然是兔子尾巴长不了。
    2012/7/14 17:27:59
  • 以共同的生命家园为核心观念,以精益求精力争上游为精神理念,以人的自由解放发展为社会主义,放开各行各业资本竞争和科技竞争,这才是问题根本解决之道。
    就三农说三农,就危机说危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哪儿冒烟着火急去消防制度,忙,累,乱,却解决不了问题。李昌平三农关注多年,呼吁多年,政府亦年年重视制度,可矛盾依旧,问题依旧。因为问题全局性存在,大局不破,小局同同受制约。
    漏洞出在制度上,治漏要在总观念大思路明确方向的决定上,这才根本解决问题。国家社会核心之质确定了,它的能时空场自然发展出来。

    制度不是事物决定的力量,制度是事物系统发展规范的力量。当系统沒有核心之质,系统不明了发展方向,任何制度努力最终都会落空。
    2012/7/14 16:52:09
  • 现有体制绝不会大幅提高粮价,否则政府会崩溃!
    2012/7/14 15:31:53
  • 我建议粮食收购价格一次性涨5-10倍,以赔偿农民的数十年来的损失, 亏空由国营企业承担.
    2012/7/14 13:47:16
  • 为什么不可以!中国有个坏习气,涨上去就别想下来,只有需要保鲜的“进口”货或是被淘汰的垃圾例外。
    2012/7/14 13:31:3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