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俄为什么会如此靠近?
2012-06-17
字号:

  中俄联手,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预示着美国及其盟友在国际关系中的不人道、不民主、不人权行为的即将告终乃至国家衰落。

  ——作者题记

  据“俄罗斯之声”广播电台6月5日消息,俄罗斯总统普京5日在撰写的题为《俄罗斯与中国:合作新天地》的文章中指出,俄中关系非常稳固,不受当前局势的影响。5日上午十点整,俄罗斯总统普京乘坐的专机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自此,在重返克里姆林宫短短一月后,乘着上海合作组织北京峰会的“东风”,普京正式开启访华之旅。强硬的普京再次入驻克里姆林宫,形势和从前有所改变,俄罗斯对普京的支持率同上次当选相比有所下降,特别是出现了许多反对普京的声音,面对国内出现的不同声音,引起了普京的重视,在未来执政的时间里,普京能否重新获得反对者的支持,就要看他在任的表现。在普京上任个多月的时间,从他的人员任命来看,俄罗斯国家大的方针和政策没有多大改变,确立了今后一段时间俄罗斯发展的方向。普京上任后,给美帝来了个冷处理。他不给奥黑子面子,没有参加在美国召开的八国峰会,让奥黑子感到很不爽。普京宣誓就职后的首轮出访,最终敲定为白俄罗斯、德国、法国、乌兹别克斯坦、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从时间来看,普京在中国停留的时间最长,再结合他撰写的文章,可看出普京还是很重视和中国的关系。从目前的国际形势来看,中、俄两国不得不相互抱团取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俄还得互相依靠,互相帮助和支持,共同应对美帝及北约的挑战和压制(来源:《中新网》,2012年06月11日)。

  众所周知,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即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中国共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逐渐确定了以经济发展为中心、改革开放的发展战略。

  改革开放,究竟向谁开放?向谁学习?能够向落后的国家开放学习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当然是要向一切经济、教育、科技等比我们发达、先进的国家学习。当时比我们发达的国家是谁呢?当然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

  祖国实行改革开放的发展战略至今已经30几年了,毋庸置疑,我们在经济上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翻天覆地的变化。实践已经还在继续证明,改革开放的战略思想是完全正确的。

  我们要永远沿着这条路线坚定地走下去,不管任何时候,经受任何风雨。历史早已昭示:闭关自守,是一条永远也走不通的路,或者是一条死路。即便将来我们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也要不断地学习、借鉴世界上一切民族的先进元素并为我所用。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论语·述而》”。人与人之间如此,国与国、种族与种族之间亦如此。一味地自我狂大、自以为是,或闭关自守、闭门造车,必不可取。

  可是,30多年以来,我们在向美国、西方不断学习的同时,我们也不断地发现问题、甚至是比较严峻的问题。因此,实践又不断地告诉我们:我们的学习必须结合我们自己的实际特色、我们的国情现况、我们民族的特有属性、我们的历史文化。我们的学习,不是一味抄袭、不是全盘照搬、更不可能是一味迁就。我们的学习,是“拿来主义”。为了学习,我们曾经忍辱负重、我们曾经有人要全盘西化并为此付出过惨重的代价。为了学习,我们被逼的不行。我们的战略空间被迫缩小,我们的周边环境不尽人意,我们的和平统一被不断地袭扰,我们的奥运火炬传递被无情地拦截,我们的南海主权不断地受到挑战——而且是史无前例地遭受群狼群起冒犯。

  我们还应该承认,我们在向外开放、学习的同时,还应该时刻注重民族精神道德风尚的再造、思想信仰的坚守,而这些恰恰是我们改革开放成果赖以维护维持与进一步扩阔延伸的关键。成果的向外转移流失、自然与人文环境的破坏,究其后果是难以想象的。一切的一切,端赖公平公正竞争机制的建构、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贫富悬殊情势的抑控、法律法制的巩固与完善。我们不提倡急风暴雨式的群众运动,但不等于放任一切害群之马对民族大厦的侵蚀与动摇。这不仅包括物质的,精神的也万万不可小觑!

  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壮茁,曾经得到过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苏维埃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者的热情支持。今天的俄罗斯,仍然是世界上,尤其是美国、西方国家难以小视或对其仍怀有畏惧心理的国家,这就好比他们对中国一样。前苏联崩溃前后,俄罗斯也曾全面地倒向西方,然而,由于其战略空间不断地被无情压缩与其试图恢复昔日“辉煌”的心理,使其在诸多层面,尤其出于其战略利益与国家未来发展的考量;再者中俄是邻国,两国经济发展的互补、战略利益当下的相似相近以及合作的便利,这一点是美国与任何西方国家所无法比拟的。

  当今世界的三个大国,即中国、美国、俄罗斯,无论哪两个国家的战略联手,都足以使另一个国家难以招架,而与此同时,与它们彼此联系、链接的小国,也无一例外地经受地震与冲击碰撞并顺其自然地倒向较为强势的一方。远的不说,只冷战结束前后的刹那,中、苏、美以及后来的中、俄、美的彼此靠近与疏远所导致的后果,就较为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

  中俄的今日联手,是美国的不幸,而且是大不幸!冷战结束之后的美国,猖狂至极,独霸毒为,为所欲为,在诸多领域,尤其在中国国家核心利益层面,狂傲无礼,无情干涉,令人发指!

  中俄联手,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预示着美国及其盟友在国际关系中的不人道、不民主、不人权行为的即将不得不终结乃至国家衰落。

  在中俄联手,至少说在两国战略互信进一步得以提升的今时今日,我们不应该不理性地指手画脚、甚至横加指责乃至对未来发展前景的诟病。

  任何事情的发生发展都有它的成因及其后果。我们至少可以说,中俄的接近,既有自然的因素,也有人为的因由。如果说其中含有人为的原因,那是美国一手造就的。而在中俄接近及联手过程中,彼此也会吸取历史经验教训,走健康发展之路。不断然及截然排外,以各自取长补短、国家民族利益为中心,希冀走健康而长远的发展之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犹太资本是否已在考虑抛弃美国啊?再次转移财富?犹太人迁徙路线图:亚洲中东-欧洲-美国-?
    2012/7/2 14:54:51
  • 博主脑子很杂很乱,也就是说不懂得一个基本是衡量事物物的标准是什么。没有了这样一个标准,就麻烦了。首先博主需要明白两点: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吗?中国的改革开放致命问题是什么?
    2012/6/19 16:56:12
  • 中、俄领导的战略是正确的。君不见,两国已被军事基地包围,惟有真心实意地联合才能度难关;才能最大地实现两国包括周边国家稳定与发展的需要;才有时间等待和推动——急于摆脱一系列危机的帝国主义阵营出现更大的或动摇根本的变革出现。目前的当务之急,如何建立有效、稳固的政治、经济、军事合作与联盟正是关键所在!!!
    2012/6/19 9:25:50
  • Why?

    2012/6/19 4:24:28
  • 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错的,放在许多蓝子里也是错的。留一部分不放,才有可能是正确的。
    2012/6/18 20:50:35
  • [8楼] 评论人: personal 查看 personal评论专辑  
    中饿联盟没有稳固基础。犹如2个坏蛋在逃亡路上互相掩护来分散追捕力量,为了自己的安全,会毫不犹豫出卖另一个。当年,中国就干过一次。为了自己安全,管他什么主义理想信念!按照共产主义理想,是要消灭国家的。讽刺的是,2个共产党国家之前为了国界不惜大打出手。

    8楼说的不对,那时候中俄都是领导者的个人专政,随意性更大些。很长的一个战略时期,没有外部严重干扰下,中俄有一个甜蜜期。
    2012/6/18 19:26:13
  • 犹太人不会再将鸡蛋全放在一篮子内,他们已吃过亏。比如:美国若不能将矛盾向外转嫁,会否重演当年法西斯希特勒德国事件?所以,他们必然是两手准备。
    2012/6/18 11:02:06
  • 犹太资本是否已在考虑抛弃美国啊?再次转移财富?犹太人迁徙路线图:亚洲中东-欧洲-美国-?
    2012/6/18 10:59:16
  • 希腊选举的结果,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犹太势力、德国和俄罗斯在慢慢靠近,共同抵抗美国本土势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3b23560102e47r.html
    2012/6/18 10:56:44
  • 博主一不懂政治,二不懂战略。书生而已。
    2012/6/18 9:33:23
  • 5楼说得好。中国原来是闭关锁国吗?!那位楼猪先学学历史再去写文章!新中国一立国美帝就操纵联合国从世界范围围堵遏制封锁中国!抗美援朝万炮轰金门抗美援越这都是与美帝作斗争!联合第三世界,召开新兴力量运动会这都是为了打破美帝封锁!美帝封锁了新中国几十年还是由毛主席小球转动大球开启了中美交往大门。前人栽树之福荫不知是华夏后人记性不好还是有意忘记?或是汉奸们故意抹黑歪曲!改革开放的序幕应是毛泽东在中南海书房会见尼克松开启了大幕!现代中国人还不如牛顿!牛顿尚知道他是站在前人肩膀上!我们现在的中国却把后三十年与前三十年割裂开来!把1个前三十年的计划经济恶毒攻击为万恶之源去了!那个改开把中国人改的不认得祖宗是谁!
    2012/6/17 23:01:58
  • 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中俄关系的今后走向一要看美国,二要看俄国。
    2012/6/17 21:06:4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太平绅士(J.P.)、教授、博士。生于大连,祖籍山东。国内现任职吉林大学文学院暨新闻传播学院广播电视艺术学教授。澳洲“悉尼科技大学”(UTS)国际研究学院社会人文学博士,澳洲“麦克里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国际传媒学(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硕士,江苏师范大学英国语言文学学士。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国际传媒与跨国文化传播、移民与多元文化、国际政治经济学、国际问题研究、公共外交、英美语言文学等。出国前从事过国营外贸进出口公司英文翻译、国际贸易业务执行官及大学英语教学工作。海外任职“澳洲中文广播电台”国语节目主播,澳洲《新市场报》总编辑,“澳华电视传媒”(AUS-CHINA TV MEDIA)创办人(董事长)。与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4)等国际知名媒体与世界媒体协会有着直接的业务合作。澳大利亚“澳华科学技术协会”(ASTS)副会长(兼任支持中国北方科技教育发展事务分会会长)、常务理事及终身会员。在海外,除从事电台主持与报纸编辑工作外,先后在澳洲著名金融信贷公司做过利率分析与市场开拓工作。主持过海内外诸多大型文艺活动(如悉尼歌剧院、中国国内省级电视台的春节晚会)。在海外广泛参与支持组织中国和平统一协会、孔子研究协会、华文作家协会、文化艺术发展协会、海外华人社团联会、支持中国奥运事业等组织机构并担任重要职务。本人欢迎文明的争论与讨论,任何人身攻击性的言论敬请自律。在此发表的所有文章皆系本人原创,未经许可,不可擅自转载及引用。转载及引用须经本人同意,并点明作者姓名与出处。本人联系邮箱:jamescgren88@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