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日货币直兑,要警惕引发可怕灾难
2012-06-12
字号:

  本月起,上海和东京外汇交易市场实现了人民币与日元直接兑换。有专家称,中日货币“直兑”最大的意义在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似乎人民币国际化已经指日可待。对此,我深表担忧。大家知道贸然进行人民币国际化有什么后果吗?我在《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一书中就指出,中国银行业管理粗放、模式畸形,更可怕的是,央行竟然不觉得有必要进行利率市场化或者放开银行业对民营资本的准入,反而在天天研究人民币国际化。国内对此的争论有很多,从整体上讲,讨论利率市场化的并不多,反而是讨论人民币国际化的非常多。其中有一种观点非常具有代表性,就是建议中国尽快完全开放资本账。也就是说,我们选择的路径是先开放人民币汇率市场,再开放利率市场,而不是选择先利率市场化,后资本账放开。

  我无意挑起争论,但是这个逻辑非常值得研究。我先简单总结其观点:

  第一,如果不开放资本账,那么国际化只能完成10%。

  第二,中国A股市场开放度和境内债券市场的开放度都只有0.8%。这是所有新兴市场国家中最低的,连越南都是我们的10倍。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股票市场开放度平均为26%,债券市场开放度平均为13%,均为中国开放度的几十倍。

  第三,“加速开放境内资本市场可以在保证宏观稳定的前提下实现”,当然这个只是用模型推算出来的。

  第四,应该把银行间市场、人民币市场和国内金融市场更大地开放给境外机构。

  我要告诉各位的是,在利率没有市场化和民营化之前就对资本账开放,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圈套。

  为什么?因为国外利率太低了,如果我们采纳了这样的建议,华尔街的资本就将席卷中国,拉美金融崩溃那一幕就很可能在中国重演。阿根廷是发展中国家里最早搞金融国际化的,结果呢?金融机构放贷热情高涨,国内资金供不应求,资金需求者转向利率较低的国际金融市场,最终导致外债短时间内急剧膨胀。如果我们现在就贸然放开,国外热钱会立刻涌来。要知道,我们现在的很多调控比如信贷调控之所以有效,就是因为我们的金融系统是基本封闭的。可是,一旦放开这个系统,就会因为我们现在的贷款实际利率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高,所以导致外国资金也愿意来中国放贷。我们在过去两年调控之际,尚且见到了恒大地产之类的在境外大举发行美元债券的情况,所以如果我们现在放开金融系统,那么国内的地产企业不用去境外,在境内和外国资金借贷,就能效仿恒大这样借美元贷款了。你国有银行不给放什么贷款,人家外资银行就来填补这个市场空白。这样,短时间内就会造成中国企业背负大量外债。而一旦这笔热钱投下去,将会带来新一轮的通货膨胀。

  而如果在大量热钱涌入之后,美联储忽然对美元加息,或者华尔街忽然发动攻击做空本币汇率,或者是本国政府为了打压通货膨胀而打压经济,那么这些热钱就会大批撤退。如果这样,国内企业就完蛋了,比方说过去汇率是1∶6的时候借了100万美元,本来只需要还600万人民币,如果贬值到1∶60,就得还6000万人民币,这样大批企业就会因无力偿债而倒闭。这反过来又冲击了银行,导致银行破产。在1981 年3月爆发的阿根廷金融危机中,就有70 多家金融机构被清算,占商业银行总资产的16%、金融公司总资产的35%。要知道,阿根廷的金融国际化也就是1975年开始的,前后不过6年就被打回原形。而且,不仅仅是阿根廷,智利、墨西哥、牙买加这些国家都被美国金融资本洗劫过。

  已经有极为清楚的证据表明,国际金融界已经悄然准备好了人民币离岸市场的突然崩溃。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2012年2月15日的报道,由世界各地近万家银行运行的全球支付系统Swift实施了一套机制,即便在离岸人民币市场完全失去流动性的情况下,这种机制也将使成员机构能够在相互之间完成交易。这个协定使银行有权在离岸人民币市场“失去流动性”、“不可兑换”或“不可转移”的情况下延缓付款,并以美元(而非人民币)结算它们的交易。而这竟然是由著名的国际互换和衍生工具协会(ISDA)拟定的,要知道这个协会目前有来自46个国家、超过600个机构会员,其中包括世界主要从事衍生性商品交易的金融机构、政府组织、使用OTC衍生性商品管理事业风险的企业,以及国际性主要法律事务所。要知道,国际金融的三大主协议都是由这些机构制定的。

  它们为什么这么做呢?Swift的人民币国际化总监丽萨·奥康纳(Lisa O’Connor)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时说,因为“离岸人民币市场规模仍相当小,并容易受到外部冲击的影响”。2011年9月,因为有部分国际投资者担心人民币升值幅度低于预期,所以抛出人民币,转而买进美元,导致离岸市场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与在岸市场出现了2%的差异。几乎在同时,香港的人民币储蓄资金池开始缩水,引发离岸人民币利率飙升。9月事件说明了什么?说明国际投资者开始对人民币失去信心,而失去信心的结果就是他们决定提前料理后事以防人民币忽然崩溃。

  那么,我们如何避免出现这种最糟的结果呢?我觉得我们应该考虑以下几个步骤:第一步,允许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第二步,放开贷款利率管制,再放开存款利率管制,利息差消失,同时因为民间资本向民营企业放贷,民间利率会下降;第三步,民营银行通过市场竞争吸收了国有银行储户的部分存款,国有银行对地方政府的基建投资就会减少,通货膨胀就会消失,这时候利率就会下降。等到我们的利率和国外一样低了,并且经过前面三个阶段,中国企业逐渐习惯了利率波动,然后再搞人民币国际化,企业和金融机构就能比较容易适应外部波动所带来的利息波动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央行和货币政策委员会要有这么民主就好了,美国和日本都煎几个来回了。
    政府要民主啊
    2012/6/21 20:50:50
  • 28楼RanD:
    郎教授说的太客气了!

    什么利率太低,他们干的就是空手套:一是直接印刷钞票,“量化宽松”出了上万亿美元,二是借了中国近两万亿美元(中国购买的各类美国国债)!还要让中国开放金融市场、到中国“投资”,这哪是作生意,简直就是恶霸、强盗、流氓行径!
    2012/6/21 9:56:15
  • 世界排名995,那我们就是1000名后喽,那中国还有啥希望。
    重排;
    2012/6/18 11:56:32
  • 开放人民币与日元的自由兑换,郎先生的担忧不无道理,近三十年来,日元一直是币值最不稳定的国际货币,上世纪七、八十年日本的经济铁骑席卷中国,掠食者脑满肠肥后望着被掠夺一空的中国人丢下“黑字还流”的牙慧安抚中国政客的心。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的金融学家总是津津乐道西方自由主义经济学,总是过高估计自己,忘记了我们是13亿人口的大国,出了大问题,谁都救不了我们!
    2012/6/13 23:35:06
  •     据说日本经济问题很大,日元在未来3年有贬值到对美元200/1的可能。如果这样的话,中国和日本的这次大赌博谁胜谁负还未可知吧。现在中美之间的博弈曾经在好几年前被刘军洛比作两个臭棋篓子下棋,现在显然中国比美国要菜。如果这样的情况下,中国能找到几个更差的棋手,不是也可以小小的弥补一下吗?
        而且现在好像还没发展到开放银行的时候吧,或者是我太迟钝还不知道中国放开银行的消息?
        我相信世界大同的理想最终实现的基础之中肯定有货币虚拟化,完善商品定价机制,取消纸币,取消央行。难道有一个周小川这样的人负责发钞会比人民自己发钞更好吗?
        信用创造本身就应该是每个人的事,只有最终负责还债的人才知道自己的能力可以创造多少商品卖出,这个道理不是很简单么?
        把发钞的权利还给人民,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第一步就是需要大力的把我们的储蓄率降下来,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经济一定会大跨越。
         用银行改革来解决目前经济硬着陆的风险是正确的道路,我们能挺过去。
    2012/6/13 4:07:16
  • 我现在是信奉毛泽东的《实践论》,把西方的所有经济学理论都丢弃了。我在1968年曾经在上海的冬夜硬啃马克思的《资本论》,这本书难懂,但它的逻辑性很强,读这本书锻炼了我的逻辑推理能力。七十我在香港中环做事,想不到因修好消防报警系统,组长给我闲职做,使我能够天天到附近的美国新闻处图书馆借书和看杂志,使我熟悉当时美国最新的经济学理论,什么用数学分析经济学,当时曾经吸引我,但后来我觉得完全没有用。八十年代开始美国大兴自由主义经济学理论,这种理论根本不值一驳,它能够流行是和经济利益有关,在经济利益面前,谁要费神去研究理论?
    西方的经济学是为经济利益服务的,那位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克鲁格曼,因为中国不听美国的指挥将人民币大幅升值,就说中国脱离世界,成为害群之马。其实人民币的机制是美国制定的,刚刚好能够让中国企业吃一顿剩饭,如果中国将人民币大幅升值,连剩饭也没有得吃了。而美国也不是真的要中国不再出口廉价产品,只不过是要中国听话。
    毛泽东说:“通过实践而发现真理,又通过实践而证实真理和发展真理”,从感性认识发展到理性认识,又从理性认识指导实践。大家好好体会吧。
    2012/6/12 19:32:34
  • 美国FED使用定向宽松手段,压制美元升值甚至导致美元贬值,引导其国内美元资本流出而向新兴国家和地区放贷;这些投机资本测算美元走强周期长度而设定还款期限,在美元走强时回收贷款或要求提前还款,那么就实质完成了投机资本的合法高利贷收割过程。===美元走强到投机资本市场心理线---美元指数85以上时,那么中国境内在人民币货币紧缩时向外国借贷外币资金的实业或产业资本的冬天真的来临了,债主收取高利贷的时刻到了。===因此,中国国内的鼓吹中国央行要货币紧缩的左或右“经济学家”们,你们的逻辑何在?用心何在?良心何在?
    2012/6/12 16:47:48
  • 三、假如:(1)一国货币当局故意应用紧缩的货币政策,逼迫一国实体经济中的实业在本币对外币名义汇率处于高位,即此时本相对值钱而同时外币相对不值钱时,向境外外币资本借贷;(2)本币对外币名义汇率(即一国本币官方中间挂牌汇价)在某种因素下突然贬值时,即此时外币相对值钱而人民币不值钱了,外币资本要求该国实业立即归还借款,那么就完成了外币资本设套高利贷收割一国实业资本的“阳谋”。四、日本对外国进行日元借款时,故意宽松日元干预外汇市场使日元贬值;等到外国政府归还日元借款时,再在外汇市场干预导致日元快速升值,可以完美完成高利贷流程。===一国央行及货币政策委员会等一帮人,不知道懂或会操作吗?真心的希望不要违背国家国民利益而逆向操作。===一国货币国际化过程中,政府在向外国政府进行放贷时,希望相关金融决策管理层借鉴、学习和研究下上面相当简单的金融常识模型。===以上内容可以不注明来源而任意采用发表。
    2012/6/12 16:37:18
  • 建议警惕外币资本对本币资本先贬后升的实际高利贷操作“阳谋”======一、当年,日本政府对中国政府进行无息日元贷款;中国政府得到的借款也是日元,归还贷款时也是日元(中日政府间贷款合同约定)。比如,日元对人民币的汇率是日元大幅升值前的低汇率时贷款贷款:日本向中国借出日元是的汇价是:日元/人民币=16.0/1.0,中国政府得到16日元现汇,相当于1元人民币;日元对外币普遍升值时还款:日元/人民币=8.0/1.0,由于是无息贷款,中国政府虽然无需向日本政府支付贷款利息,但是贷款本金到期必须归还,此时中向日必须归还当初的16日元贷款本金而必须拿2元人民币,才能在外汇市场上购买到16日元外汇。综上所述,当年的16日元的本金已由相当于当初的1元人民币升高到2元人民币,差额1元人民币就实质相当于名义无息贷款合同下的实际利息支出,实际还款利率=(1.0元人民币实际利息/1.0元人民币借款本金)=100%。总之,日元借款时,当时是日元对人民币低汇率;日元还款时,后来是日元对人民币升值,导致合同名义无息贷款而实际相当于高利贷日对中高额政府间放贷。二、投机资本在所持外币对他国本币名义汇率贬值在低位时,引诱他国本币资本拆借外币或进行汇率期货对赌;投机资本在完成对他国本币狙击而导致其本币贬值甚至崩溃时,要求他国资本到期归还拆借的外币或要求提前还款,那么在此时外币对他国本币名义汇率高位时投机资本即使只要求归还借贷本金,实质也相当于收取高利贷。===模型原理同上。
    2012/6/12 16:34:46
  • 日本人对外国进行日元借款时,故意宽松日元干预外汇市场使日元贬值;等到外国政府归还日元借款时,再在外汇市场干预导致日元快速升值,可以完美完成高利贷流程。===中国央行及货币政策委员会等一帮人,不知道懂或会操作吗?真心的希望他们不要违背国家国民利益而逆向操作。===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中国政府在向外国政府进行放贷时,希望金融决策管理层借鉴、学习和研究下上面小学生都能明白的金融常识模型。===点到为止,本ID已尽到了国民的责任。
    2012/6/12 16:18:11
  • 假如:(1)中国当局故意用紧缩的货币政策,逼迫中国实体经济中的实业在人民币对外币名义汇率处于高位,即此时人民币相对值钱而同时外币相对不值钱时,向境外外币资本借贷;(2)人民币对外币名义汇率(即人民币官方中间挂牌汇价)在某种因素下突然贬值时,即此时外币相对值钱而人民币不值钱了,外币资本要求中国实业立即归还借款,那么就完成了外币资本设套高利贷收割中国实业资本的“阳谋”。
    2012/6/12 16:13:17
  • 投机资本在所持外币对他国本币名义汇率贬值在低位时,引诱他国本币资本拆借外币或进行汇率期货对赌;投机资本在完成对他国本币狙击而导致其本币贬值甚至崩溃时,要求他国资本到期归还拆借的外币或要求提前还款,那么在此时外币对他国本币名义汇率高位时投机资本即使只要求归还借贷本金,实质也相当于收取高利贷。===模型原理同上。
    2012/6/12 16:04:1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