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晕倒
2012-05-25
字号:

  前两天一个叫非你莫属的电视招聘节目中,一个留法10年的海归表现不佳,当场晕倒的事反响很大,有人对我说,“前辈,你来评评”,我没动作,后来国内的母亲发话,也让我评评,没办法,只能乱说几句了。事件挺火,我不复述过程,有需要的朋友请到网络上找视频或文字,很容易。

  由于距离,很少看中国电视,更加没有看过涉及到的这个节目,我的评论只建立在这个有争议的视频上。老办法,我从当中各方面的言论中取出几个情境来分别点评,这算是此文的结构。

  =法语=

  在当今这个社会里生活,光有名字没有标签是很苦恼的,我就没有标签,起码没有拿得出手的。别人问我“你是做什么的”的时候,我总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心想,你要是去年问我,我可以跟你说我是摘苹果的,前年问我我可以说我是刷碗工,可你今年问我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有时候我也会赶时髦,回一句,我是法文学术翻译。然后对方很配合地惊讶,说“那你法语相当好了吧”,我说不啊,很烂。对方不解,我不解释。

  法文学术翻译是个复合词,至少可以分成三个词,法文,学术,翻译。我法文很烂,学术很随便,翻译很认真,合起来=我大致还能干这个活。我是个法文翻译,但是我也许口语很差,我自己不会写,而只会翻字典,在一个词的不同意思间做选择,等等。所以,法语好=屁话。

  如果你说,我们说的法语好就是说的流利。OK,那么,留学不等于语言好。而且有些真正的语言职业,如翻译(口笔),语言老师,语言学家,则几乎没有海归的份。这是事实。原因?很简单,要想法语好,要学,要练。理想的状态下,我可以在法国学好经济学,也学好法语。但是我没学好法语,但是经济学又毕业了,或者我法语很流利,但是我经济学没毕业。这都是大有人在的,不必惊讶。柏拉图的儿子不见得是哲学家。

  =留法学生,海龟=

  无产阶级清一色的时代过去了,今天的人不再分为无产阶级和有产阶级了。今天是释放个性的时代,可是作为一个不违心的唯物主义者,我要说,别做梦了,硬件跟不上呀。为啥?因为形容词不够呗,就是在法语中,形容词都不够让人释放个性(所以大家都偷懒地用exceptionnel或sympathique),别说汉语了。然后人就根据有限的形容词集结,例如留法学生,海龟。然后很自然地,大家就认为,留法学生应该是法国专家,法语好,等等。弄得我想大量采访老总们,问问二奶是不是都够二奶的标准。

  我是二奶,因为都是这么叫的,但是我不见得够“二奶”的标准,只是客观条件有利于我达到这个标准。千万不要自己把自己当一类人。所以,看了这个节目后,留法学生感觉自己被冒犯了,这实在没有必要。我从没有为吉林省的人不平过,怎么突然成了留法学生就要感觉自己进了人民公社了?

  =法国和法语=

  在法国,我学的最成功的语言是手语。法国与法语没有必然关系,有一次我想当中文老师,被法国人拒绝了,说我中文不好,我欣然接受,因为他说的对。

  留学的人在语言上有环境的优势,但是同时也有心理上的损失,以为在法国,法语会自然磨出来,以为是中国人,汉语一定没问题。

  语言得学,不管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还记得你学会骑自行车的时候吗,你密集地学了几天,而且每天都很焦虑,有时候你还会梦到自己会骑了。你偶尔骑起来一次,坚持了2分钟,结果当天晚上你在脑海里找平衡的感觉,很怕夜会贪污了你的新能力,结果第二天你还是忘了。学语言也是一样啊,没有这个密集的过程,在法国也是白搭。从某个方面说,国内法语专业的学生理应法语比海龟好。当然,这不是海龟不重视学语言的借口。

  =学生还是学深=

  我比较土。那一天,是我到法国的第二天,到法语学校报到的日子。我们一共大概有40人,在马赛。为什么说我土呢,因为我第一次看到法国的时刻也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见到一个广东人的时刻。他是负责安排我们住宿学校的人,口音很重,一见面就对我们说,你们都是学深吗?

  在法语学校注册后,一个哥们对所有人问了一句,谁去大坝?我不认识他,但是我很好奇地问他,“马赛有水库吗?”更可怕的是,居然没有人嘲笑我!然后他又问了一句,谁要去买烟?后来我才知道,Tabac是烟店。

  几年后,我进入了一个爱感慨的时期,大多数留学生可能都会经历。这时的人爱说,哎,C’est la vie!这就是生活!这时的人也爱回想,例如,“当初如果好好学,也不必出来了”,“刚来的时候要是换一下专业就好了”,“去英国就好了”,“好好学法语就好了”,等等。我想起了那个广东人,想起了他的学深。是啊,生活就是学深,而不是学生。当我知道Vie=生活,Vivre(生活的动词)是往Vie里塞东西,然后再知道现在分词Vivant同生活没有什么关系的时候,当我知道该把一切动词分成动作和方式的时候,说实话,我的生活没有压力。因为生活是什么,生活不是我知不知道Tabac是烟店,而是我如何知道的。

  =留学在语言方面的好处=

  留学在语言方面的好处是能让你既同母语又同学所的外语产生适当的距离,这是一切理性思考的基础。凡是不对语言说,你跟我滚远点的人,学了语言也是白学,留学也是白出走。

  =经=

  我第一次回国,家人朋友看见我就像看见了稀罕物,尽管我同他们分开了只有8个月,我就是在别的城市上大学,8个月的分别也是正常的。但是这次我是从法国回来的,那就不一样了。宴席大摆,几杯酒后,一位朋友提议让我说两句法语给大家听听,在场的父母似乎也有考验的意思。我说也没有环境,说啥呀。我终究是没说,父母有点失望的神情。然后朋友心想,不说话,问几个词好了。然后他就问我,粑粑用法语怎么说,我说caca。大家听了很满足。

  不要忘了,我们都是唐僧的后代!取经人的后代从外面回来总会被要求带回来点什么,哪怕是屎。但是佛祖菩萨知道,经只值一个钵盂,真正值钱的是八十一难。所以,出国不出国的,最好都先看懂西游记。

  =中国和法国=

  中国和法国之间有差距吗?

  以前有,例如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差距。今天看综合实力,法国在中国面前是个屁。但是差距现在还有,不同的是,差距已经从可量化发展到了不可量化了。以往的留学可以被叫做镀金,但是今天的留学应该叫陶冶。今天的留学生,应该学的,学到了的,带回去的,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但是就是因为不值钱才无价。

  中国是个copy大国,众所周知。那么copy是什么,copy就是主体的自大,以为能彻底了解客体,复制出一模一样的来。留学的人的学也是copy,技术检查结果通过了之后有人会给你发个合格证,算是你copy成功了,然后你拿着合格证回去兜售(还有人直接兜售合格证)。

  但是回想一下,古往今来,凡是在异域取得成就的人没有一个是做copy工作的,没有一个把自己当成主体,而是都把自己当成客体。而客体的伦理就是带着自己的属性和软硬度有意识地“被影响”,“被加工”。

  =所得=

  常有人问我,你在国外那么久,得到了什么,你要家没有家,要钱没有钱 …

  面对这样的问题其实我并不不好意思。回答有正反两种方式,我常常用反的,也就是说在国外那么久我避开了什么,然后我说,哎呀,你想我少吃了多少次街边烧烤,少喝了多少瓶啤酒,作为一个中国人,能把地沟油当成发生在火星上的事,这难道不是不幸中的万幸吗?

  或者,我也可以正面回答,我说,这么多年下来,样子不管,我会做起码200样菜。或者再好一点,我把“无罪假定”这样的概念刻在了脑袋里,经得住一切考验,绝对不虚伪,也就是说任你找千万人倒在我面前,我都会毫不犹豫地说:“哎呀,你有没有事呀”,而不是“你不是在演戏吧”。

  =所得2=

  今天有人叫我前辈,人生在世谁没有前辈,我刚来的时候也遇到一个。我问他读什么阶段,他说Bac+5,我没听清,心想我问你读什么阶段你骂我巴嘎雅鹿干啥?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所谓的硕士。

  这个术语就可以是一个不错的所得。尽管在法国也分本科,硕士,博士文凭,但是最常用的还是Bac+几,即高中会考后又顺利地读了几年。我觉得这很文明。

  好比我去采访一个人,我说您是干什么的呀?两种回答,他说我是公安局局长,或者他说我在公安系统中工作了10年。多少还是有点区别的吧?

  =如何对待过去=

  一切的罪恶都来自于人要睡觉,搞得过去成了松散的碎块,搞得许多人感觉自己白活了。面对过去的最好方式就是把无意识变成有意识,把碎块变成大碎块。

  例如,我在法国,曾经连续玩了半年魔兽世界。你可以说我不务正业,但是我觉得这半年我是真对得起我自己。我不但修炼了一个60级的法师,让我将来能理解儿女的贪玩。我还从中学到了一些游戏语言,尤其是我还做了哲学思考。什么思考?就是月卡与小时卡的区别。真正把时间当金钱的地方,或者用时间换钱的地方是邪恶的地方,也玷污了时间,而且,免费更是用时间换金钱,更阴险。

  再比如,我曾经连续两年转法国的图书馆,各种各样的,由于图书卡免费,我就疯狂地借。很明显,我只是拿回来看看书皮,幻想自己借书=看书,就有了知识。到我不能再欺骗自己的时候,我做了一件奇怪的事,我开始记录书名,我现在电脑里有一个文件,里面已有15000册书的书名,都是我一本没看的。做这件事,我估计共花掉整整3个月时间(按小时算),我觉得不吃亏。

  =十年,32岁=

  一日,家里实在是没粮食了,翻翻冰箱,看到角落里有一罐蔬菜罐头,豆角(留学的好处就是常常能真正地感受饥饿)。我要吃,却不小心看到了保质期,某年12月3日。而当时已是12月7日。我还是打开了,一边吃一边乱想。三天前的晚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是,那是什么事?12月3日半夜,这一根根的豆角会集体自杀了吗?罐子上写12月3日的依据是什么?

  历史学家说,越是强大的社会年龄的等级划分越严格,因为社会要想良好地运转要知道什么时候换人,什么时候淘汰人。我知道,我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但是有一点还是要弄清楚,年龄是社会的润滑油的条件是年龄永远是别人的,一旦人把年龄当成是自己的,那整个社会里就没有一个人是好人。例如,少年不能谈爱情,那叫早恋,老年人不能谈爱情,那就不正经,中年人不能谈爱情,因为他们没有爱情,年轻人可以谈爱情吧,有人说了,那不叫爱情。

  30生日那天,你难过得要命,好像从这一刻起,你也成了一根豆角。要是你就此进了垃圾堆,你知道你有多无辜吗?这个世界要是二进制的呢?

  留学的人,别忘了你干过什么。从你做留学的决定那一刻起,标记着你的就不是新生,而是决裂。与社会时间表的决裂,主动扔掉几年用来学新的语言,新的文化,新的环境。从那一刻起,你就是不受社会欢迎的人,因为你干什么都比正常人晚了几年。对待不遵守社会时间表的人,社会要比对待有犯罪前科的人还要无情。社会不允许你做时间的主人,但这也是你的价值所在。

  =学历=

  硕士>学士?不,学士掌握了专业技能后早先进入就业市场,硕士多费几年获得两个方向。博士>硕士?不,博士只是硕士拥有的两个选择中的一个。 博士>硕士成立好像只能以自杀作为指标。25岁的博士>35岁的博士?不,德布雷50来岁才交博士论文,然后就直接发表成书,然后卖了几万册,或者说他先当了校长,然后再当博士。博士>小学学历?更不对。我一个小说五年级退学的朋友已参与建设了10几座大楼。

  与年龄一样,学历是社会工具。看社会怎么用。在中国,学历是拒绝的借口(专业也是),是把所谓类似的人疏导向一个地方的手段。相反,如果一个社会真的把经济学当回事,那么它要承认,上学不是给自己上的,而是给社会上的,因此社会要补偿晚进入就业市场的人。

  对于中国这样的国家,自费留学是民众对国家的贡献,它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政策压力都是大伙自行解除的,哪怕是走后门可能都是有利于国家的。社会如何对待这些人,尤其是如何对待出去了,失败了的人(因为这是很可能的)?社会,你想想。想想你按什么评判失败,又按什么把成功的人放到珠穆朗玛。想想,就算真的有人彻底失败,你该怎么做?

  如果说自费留学与社会无关,那也行。那么,面对自费了,去了,没学成的人,请社会闭嘴。别忘了,社会的责任是创造就业的,而不是骂失业者无能的。

  =骗=

  我听说人有不少权利,但是没有多少权力。骗算是一个。所谓权力就是无法阻止的东西。所以,你最多可以惩罚我骗人,但是却无法阻止我骗,当你用意识形态灌输给我所谓道德,让我连骗人都不会了的时候,你比侵犯了我的权利还要可恶。

  那个小伙子骗人没骗人,我不知道,就算是骗了,那也是他的权力,我尊重它就像尊重我自己的谎言一样,很神圣。但是我知道,节目中除了小伙子以外的其他人都骗人了。主持人的所谓正义,对打假的热情是骗人的;女打手的专家资格是骗人的,她的法语还不如小伙子,这也证明了主持人或节目组或电视台的谎言;老总们的招聘诚意也是假的。

  关于权力,咱们是怎么说的来着?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那么涉及到骗,也是一样,只有骗成和没骗成之分。如果这里面能有什么道德,那就是骗成的别装成圣人去踩没骗成的,或者说,道德就是行业道德,这个行业,小到可以说“都是小偷,何必拆台”,大到可以说“都是做人,相煎何急。

  =简历=

  简历就是水墨画,张张带水,各个意境。谁不美化过去?节目中当审判员的那些人,如果把他们的过去变成素描或写实,恐怕也是惨不忍睹。再说,惨不忍睹又怎么了,按别人定的标准让自己变的惨不忍睹,那是傻子。

  而且艺术家已经告诉我们了,美不在于线条色彩,而在于结构和作者对未来的投射。我们常常自诩,说失败是成功之母,而一当着人面,我们又虚伪地说,这娘们是我家保姆。

  =水货与水印=

  最近听说这样一件事。一哥们在淘宝(你看这网站名字!)上买了一双鞋,卖家寄出,他收到后发现该鞋是假货,他不乐意,同卖家吵,威胁不付钱。卖家收不到钱,无奈,又给他寄了一双,这次是真鞋。蓝布,金丝龙纹,鞋底厚实软和,为入殓上品。真正的寿鞋。

  有一年我去学校领文凭,同去的还有5人。进了秘书处,就像进超市,不用什么法语,三个词搞定(Bonjour, merci, au revoir),但是在说再见之前,我们6个不约而同,仪式般地双手举起文凭,朝着灯,望了(或者默哀了)三分钟。秘书处的人感觉奇怪,问我们干什么,我们说要看看文凭后面水印的RF。现在回想,我们当时是怀疑教育部呢,还是怀疑自己的几年学业?现在看,是怀疑自己,因为水印还在,我已成了水货,学过什么早忘了。然后我就拿着这张带水印,就像穿上了金丝龙纹的真鞋一样去面见阎王。佛教管罪叫业,就业可不就是去见阎王吗?可是真的不必吃这一套,死人不必用鞋来证明,就业也应该是轮回,是新生。没有证件,阎王不知道我来自何方,怎么办?若如此,阎王就也是个水货。

  =求职和招聘=

  求职和招聘是人类学的千古疑难,科学技术解决不了的问题。

  荆轲为什么有资格刺秦王?勇气。荆轲为什么有勇气?因为只有他愿意去。倘若有100个人愿意去,刺秦王的主办方就可能放弃,就算不放弃,也不好选择,就算选择了,最后连进秦宫殿都悬。可惜,这种一个职位,一个应聘者,而且是适合这个职位的人的情况,是神话。

  考验?八戒遇到过,而且八戒一路过关,高老庄举庄欢腾,真是贤婿啊。可好景不长,丑恶嘴脸是可以藏起来的,也是还会再露出来的。解雇,赶走。不知道做过天彭元帅夫人的人是否还能改嫁,我记得跟皇帝,总统,主席,首长有过什么的女人不是同死也是活殉葬。假设她改嫁了,几年下来,我敢保证,她会后悔,因为八戒做别的不行,做丈夫姑爷是一流的。

  经验?荆轲要是没死,要是还有人要刺什么人,遍天下招聘,荆轲交一份简历,简单写上几个字:刺秦王,不成,生还,待业。这也就录用了,只不过不是按杀手录用的,而是按顾问。就好像节目里的女打手,她的过去也不好看,但是好歹她转化了失败。可指责的,就是她为啥容不得别人也这样。

  不管是求职还是招聘,都是一个主体面对多个客体,没有捷径,没有万能的钥匙,一切考核都是扯蛋。两边都有这样一个态度也就行了:干干试试。八戒连和尚都做得来,怕什么。

  后来,这两个人类学字眼被经济没收了。以至于你可以通过在搜索引擎上比较它俩的关键词次数来评判经济形势,但是你千万别被左右,作为主体,你是不随形势而变的。在求职招聘的问题上,做的比较成功的主体是诸葛亮,他的高明在于给你来了个折中,他不是求职,而是求招聘,这个求招聘可为大家广为借鉴。只是有一天诸葛亮成了招聘者的时候,他也没了主意。他要知人知面也知心,马谡导致了重大生产事故,姜维干脆把企业干倒闭了,早早被亮在一边后来干脆解雇的魏延也许能扭转市场局面,可是老板说了,他脑袋后面一块骨头长的不好,有损企业形象。反过来再看看曹操和转头不转身的司马,成也司马,亡也司马。

  =当婊子立牌坊=

  声明,我认为婊子的婊字应该是单人旁的,最好是在表上面加个宝字盖!

  本案涉及到的节目是啥?从结构上看,这个节目由电视台(包括女打手),几个老板,求职人员构成。所以,看看系统中的资源流动,你就知道,它压根就不是个求职的节目,而是几个企业和电视台之间以另一种方式实现广告业务。求职者只是出彩的道具。不要紧。

  这样一来,一位求职者晕倒,不管是真的还是演的,谁都可以指责他,就是电视台不行。人家给你出了彩,你还在人家走后慷慨陈词批评一番,这叫做当婊子立牌坊。没错,秃头也不妨碍做婊子。

  =电视节目=

  在电视节目内部的小结构外还有一个大结构,这个大结构有节目和观众构成,主持人作为唯一一个可以以叙述者的身份盯着镜头讲话的人,是节目和观众的桥梁。因此,主持人实际上就是小说的作者,他一方面要让他的人物们说话,另一方面,他也要同观众说话。那么,凡是有一点文学评论修养的人都知道,作家除了让人物说话之外,要尽量减少自己同读者的直接对话,就算是同读者说话也是通过描写来间接进行的。到了主持人那里,很简单,他要做的就是让人物说话,没有其他,就算是他做开场白或结束陈词,也并非教导。

  闭上眼睛,让脑海里浮现一个画面,这个画面只有一个点会是清晰的。人的复数想象能力有限。一个站在讲台上教训全班学生的老师,他实际上是把全班想象成了一个人。凡是教训,对象总是一个人,不管你面对多少人。所以,中国大多数电视节目都是家长制的,它没有考虑观众是复数的,不考虑观众的感受会有不同,它甚至怕你看出别的东西,所以主持人一个相当大的任务就成了引导观众,告诉大伙,我们这里是严肃的招聘节目啊,我们对假冒深恶痛绝啊,我们希望为祖国的就业市场作出贡献啊,我们是贞洁的啊,如有人胆敢假冒,我们会代替观众拆穿他替大伙出气啊等等。

  或者说,在中国,道德的维持总是要靠牺牲一部分人。或者说,中国是一个放完屁瞅别人的地方。老祖宗说灯下黑,没错。

  =最有名的社会学家=

  如果我不知道涂尔干,布迪厄,怎么办?Franchement, je m’en bats les couilles!

  法国有套丛书叫Que sais-je?相当于中国的十万个为什么。这套丛书里包含很多书,足够摆满一面墙。说来也巧,许多没有文化的老板就喜欢买丛书来布置他们的办公室,显得有文化。没错,有些东西你要是知道了,你就有文化,有些东西你要是知道了,你就显得有文化。这是人类的交流方式决定的。当你不知道一个地方的具体地址的时候,你说是在一个著名的商厦的斜对过。过去中国的电视广告就是,原本是要告诉你哪里能治性病,这本身是挺有文化的事,但是最后不得不跟你说在市政府斜对过。在人与人已经有局限的格局外再加上一个有时间限制,有目的性的节目,那真就变成了浓缩版的土老板办公室了,大家都甩大名号,就好像知道了也给自己脸上增颜色一样。狗屁!当社会学被浓缩成涂尔干的名字的时候,我建议社会学研究研究为什么自己会被如此浓缩。

  例如,我打开Twitter,找人,找法国新任总统,找到后点Follow,然后等一个月。然后别人问我是谁,干什么的时候,我说“我跟随奥朗德已有一月”。众人齐喊牛逼。我+奥朗德=牛逼。就是这么回事。要区分真牛逼和假牛逼,真牛逼在牛身上,深不深牛知道,假牛逼容易,合个影即可。

  比如说蒙田,真牛逼,可人家问的是Que sais-je?而不是Est-ce que tu sais …?当然,如果所有人都问自己知道什么,那么就没有交流了。所以,你可以问人家知不知道涂尔干,但是如果人家回答不上来,或者说不知道的时候,你别撑开你天真的双眼无邪地问“你怎么连这都不知道”,我最讨厌这样的人。小时候,遇到有自称我们城市的所有地方他无所不知的同学的时候,我总会问他:OK,你知道我姥家在哪不?

  =表现=

  有一天,我当上了总统,或主席。工作人员来给我拍照片,我要求他拍的照片要表现我爱民如子。没办法,他四处找来几个很少吃肉但是还能笑得出来的人,给我们拍个合照了事,照片中表现出这些人看我就像看到了猪头肉一样的神情,而我也表演出很愿意贡献脂肪的样子。成了。

  可这是凑合。民是表现不出来的,留学中学到的真正的东西也是一样,甚至表现性缺失也许就是事物价值的标志。

  有些事真的让我觉得万事万物背后总有一定的东西,以至于当我找到或以为找到这一定的东西时,我可以用它去分析一切放生在某个地方的事。比如说,西游记那本书挺好,西游记的电视剧也很好。等到西游记剧组腰包充实了以后拍的西游记续集,你看,连接故事的线从原来的81难变成了表现81难,也就是唐僧师徒把取经经历讲给皇上。只是我们要知道,就算唐僧的口才能让皇上身临其境,那也是谁经历过谁真知道。

  =真蠢不露相=

  我天性邪恶,我想知道,这个节目中的三个方面那个最蠢?主持人挨骂,可是他节目被炒了一番,女打手被骂,可以他微博粉丝可能增加了几千,小伙遭质疑,但也获得了同情。我们说了,这个节目的性质不是求职招聘,而是电视台和一些企业用不同的方式实现广告业务。所以说,最蠢的,是坐在龙椅上的老板,而且是一个比一个蠢!哎呀呀,对于我这种受得了坏,受不了蠢的人来说,我真想高喊,股东老总宁有种乎?

  为什么就不亮灯雇用这小伙?人家开场的时候说了,表演的工作也行。如果你觉得人家晕倒是表演,那人家像你证实了人家的能力啊!如果你觉得人家真晕倒了,你完全可以亮灯,然后主持人问你为什么,你慷慨陈词,说,应该给所有人一次机会,有晕倒的能力的人一定不是坏人 … 乱七八糟说一堆,观众鼓掌,小伙感激,反正工资也就3000,一个月后解雇了,中国政府也不管,你自己成了圣人,你企业的大名远播。

  在一个眼瞅着谁都不得好的场面中,没有人敢于获胜!蠢。或者说,全都是要玩媒体的,可是谁都不会玩,包括主持人。

  =混了10年?=

  人们常说的混日子也是虚假的概念,至少它很模糊。混是不存在的,或者说混不是罪。混日子,日子也不是白过的。用精神分析学的话说,区别在于“不混日子”的人过的日子是有意识的,而“混日子”的人的生活经历大多直接进入无意识。弗洛伊德会说,这差别不大。

  有意识的人主动拿着文凭,法语能力,专业知识放在雇主面前,说我这些值每月1万。无意识的,也就是混的人拿不出来,感觉悲哀。但是10年后,他突然听儿子说喜欢他做的饭,或者儿子说她这个妈妈开明。或者你几十年都知道开门先让别人走,各种场合都说谢谢。或者你说话很有逻辑,或者你的身体没有潜在危险。尽管这些你自己都不知道。当然,这些东西也是考试,面试,上节目都无法揭示出来的。

  =状元=

  话说起来难听,但是我们所有人都曾经是精子,换句话说,我们都是从那根管里出来的。当我们抱怨生活艰难,命运不佳的时候,我们可曾想过其他都有可能变成人的精子,尤其是同我们一起的那几百万个?它们有的阵亡在套里,有的牺牲在墙上,有的被肢解在嘴里,有的粘在了内裤上。这些险恶我们都躲过了,而且,就是在我们同一批的那几百万个精子中,我们也都是名列第一名。没错,有中考状元,但是别忘了,我们都曾经是中标的状元。道德要求我们尊重一切人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些人可能因为经济等原因不值得尊重,但是我们还是要尊重,就是因为在每个人的起源神话中,我们都在各自的阵地上胜出了。

  小伙子离开节目现场,接受采访,他最后说了一句,你知道我的一生有多悲哀吗?

  这问题问的好,可能许多留过学没留过学的人都曾经问过这样的问题。但是有一点要搞清楚,那就是主体(胜利者)没有悲哀,悲哀永远是跨主体的。别人的年轻,别人更好的文凭,别人的薪水,别人的法语好,别人的一切才是我悲哀的源泉,如果我做回自己,我没有任何悲哀。

  =晕倒=

  写了这么长,这是要干啥呀?说到底,这些还不都是对自己说的。只是,如果我参加那个节目,我无法现场直播这么些东西。晕倒就是失去知觉,除了身体知觉,还有精神知觉,那么这样来看,还有人不是晕着的吗?到底事谁晕倒了?还是大家从来就没有起来过?

  人生是一种经济,活着花时间,思考自己的生活同样花时间,我用半个小时想了这些东西,没赚一分钱,我可以对我自己说,这不是损失,但是为了让它成为收益,我又用了一个小时把他写出来,放在那,谁爱看谁看,我把思考变成生活,损失便减少了一半。如果有可能,我是不会求职的,我对我的要求是,je pense, je suis, et je suis là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活出真我,感觉不错。
    2015/2/23 18:13:27
  • 啰嗦,扭捏,自己觉得自己很牛的作者。
    2012/5/26 16:55:25
  • 很生活!
    2012/5/26 5:49:42
  • 不错啊。可以入散文集了。
    2012/5/25 16:40:09
  • Vie=生活,Vivre(生活的动词)是往Vie里塞东西,有趣之极。请教博主:自由的动词和名词,法语中有区分吗?自由的动词,怎么分动作和方式?
    我把自由看作一种状态,没有强制的状态。把“生长”用作自由的过程和结果,自由实现了就是生长,生长是自由留下的痕迹。受您启发,生长就是往“自由”里塞东西!
    自由,难解,故有此问。诚盼指教!
    2012/5/25 13:11:10
  • 生活在自欺欺人中的胡言乱语!
    2012/5/25 10:48:1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我说的话如果让这些人高兴,那很好;如果让那些人生气,那更好。微博地址:http://www.weibo.com/guillemets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