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呼吁中国建立一个小实验区
2012-03-31
字号:

  我在对相晓冬先生“论国家领导人的修养”一文的跟帖评论中,建议应该对左右两种观点进行一个实验,毕竟,“事实用于雄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实验室中实践一下两方的观点,从而验证两观点的正确性,从而解决两派的争论。中国的文人就是只说不做,整天争论,缺乏实践精神,不仅如此,反而找各种借口阻止实践,他们通常只看不利的方面,从不管有益的方面;或者举出一些所谓的例子,说已经有了结果,不用再做实验,其实从他的那些例子看出,他根本不懂如何实验,不懂什么是实验,不懂科学实验的方法和要求,却自以为自己很懂。前者,如数学先生写的一篇文章“先行先试的改革也会有一系列的问题”,就是怕这怕那、以一否全,他的意思是,有一种情况不能先行先试,所以先行先试是没用的,同时他还犯了别一个错误,就是他不懂,既然是实验,违反一下宪法,不可以吗?如果真的有错误,宪法永久不变吗?实验,就是想探索新事物、未知事物,宪法不允许一点错误吗?即使是实验中的错误?那么还如何摸着石头过河?那么还如何探索?那么还谈什么“探索”,就等着被别人越超越远吧!而且,实验是需要精心设计的,数学先生所说的问题,其实很多都可以通过精心设计而避免,例如数学先生提出的一些问题,在实验中或实验结果的使用评价、使用(或不使用)时,都是必须考虑的,这就是为什么要精心设计实验,而且要多类实验,还要小心使用的原因。后者,如xkfy_xkfy先生在相晓冬先生“论国家领导人的修养”一文的跟帖中的评论就是这种情况,他说旧中国的情况就是已经实验了,已经证实了那种制度是不行的。然而,旧中国的情况也能叫实验吗?实验的条件是什么?最起码,几种被实验对象,各种初始条件都要尽量相等,最好完全相等,旧中国一直处于混乱动荡之中,根本就没有一个安定的建设时期,“蒋”其实根本没有真正的掌握全国的势力,根本没有一个安定的经济建设时期,旧中国的结局岂能说明它的经济制度好坏?。

  争论已经不能得出结果,这样争论下去,是空耗时间。与其继续争论,不如直接实验。但为什么有些人要来阻止实验,因为他们内心是怕的、是恐惧的,或者是懒惰的!马克思当年不仅研究理论,而且亲自实践理论,所以马克思是一代伟人,现在中国的大部份学者怎么能比?真正的伟人是要亲自实践的,列宁、毛泽东都是如此。有的人口口声声尊马尊毛,但却从不真正动手做过什么,这像马还是像毛?企业家要动手,科学家也要动手,而理论家,也是需要动手的。企业家要动手创业,科学家要动手做实验。袁隆平之所以伟大了,是因为他亲自动手了。而现在的很多文人,长期争而不决,却不思改变,仍然还是一味的争论下去,并沉迷于此,不考虑效果或效益,不知自省、不反思,所以中国难以产生真正的科学家、思想家。所以我呼吁,必要的时候实验一下。中国人从来缺乏实干精神、从来缺乏实验精神,从来惧怕新生事物,总想抵制新生事物。尽管我知道我说的没什么用,但我要实验一下。

  这里再次帖一下我的呼吁(这是第三次呼吁,以下是第二次呼吁的内容,略有修改):

  这种争论永远没有结果,有人说过:“事实用于雄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什么不实践一下,让实事来回答?这种争辨几时会有结果?一辈子的时间够不够?一代人不够下一代人接着争论?只有实践才能分辨对错,分辨真理与谬误!这种争论我看够了,我知道没什么大用!永远没有结果!中国与外国的对比不被认可,就让我们自己实验好了,相对于全国来说,相对于中国的前途命运,这种实验代价并不大,成本绝不高!还是让实践、让事实来回答吧!大家在顾虑什么呢?我再帖我的呼吁:

  我觉的,如果能够划一个县或地区或者省也行,实践一下某些有代表性的想法就好了,可惜这在中国是不允许的。而这种“不允许”的制度或规定,即必须服从一个统一指挥的制度,或许正是一个一直以来都被集权体制视为珍宝的东西。而这,也正是阻碍中国前进、造成种种矛盾难以解决、无法解决、久争而无决的根本原因!因为不能做、不允许做实验!但这些东西真的不能实验吗?或者真的用不着实验吗?实验一下有什么风险呢?实验一下有什么损失呢?实验一下中国就大乱了吗?实验一下中国就国将不国了吗?真的搞不懂!

  为此,我呼吁中国拿出两个县或地区,一个实行毛的老政策(如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均可)!另一个实行现代西方政策!其余非实验地区的仍实行当前的“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新政策!对比一下,从而结束左右两边永无何止的争论和为国家决策提供切实依据,也为理论研究提供有效数据和实例!这种事或许没有一个国家做过,但别人没做过我们就不能做吗?为国、为民、为理论研究,有何不可呢!

  邓实行的一国两制,体现了他的伟人风范,换另一个人,即使在同样的位子上,绝不可能做出同样的决定,因为这是冒着极大风险和压力的。敢于打破常规,能够打破常规,这才具有伟人风范!

  今天是2012年3月28日,特立此证!

  再次立证!

  -----------------

  我的《后人类社会》,是无法实验的,但左右两种观点的争论,却是可以实验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这个实验区的思路跟我的想法比较一致。可是,上边要坚持改革的那波人是不会允许的,因为他们的执政合法性来自于对毛的否定,30年的妖魔化为的就是巩固自己的合法性。如果出现了像重庆那样具有一些社会主义元素的城市,而且经济建设,文化治安等各方面都显示出优越性的话,就直接戳穿了30年来的大谎言,那拨人的执政合法性也就荡然无存了。这是他们不择手段的要扑灭重庆新政,抹黑重庆的根本动机。前一阵子围攻“南街村”也是一样的逻辑,人民公社怎么能搞得这么红火呢?你红了,我还怎么混?

    左派是坦坦荡荡的,PK就PK,咱们赢定了!可惜哦,某些人不会同意的。即使表面同意,背后下绊子的招数也多着呢,当年国企是怎么被整垮的还历历在目。例如我知道的,武汉的武汉重型机械厂,70年代亚洲第二的机床加工厂,技术没话说,搞军工造原子弹零件的哦!改开了,就在武汉搞开发区,机床的大订单都交给外资,让武重饿死!这样证明国企养懒汉,没有活力,要改制... 就算将来来一场PK比赛,估计也还是这么个搞法。
    2012/6/16 2:08:21
  • 这样的试验区其实早已存在:农村是南街村、华西村对小岗村;地区是广东对重庆。高低优劣早已黑白分明,是内外上下有目共睹的事实,铁证如山。但庙堂之上不光视而不见,装聋作哑,而且敢于冒天下之大不讳:武断的干起了毁优护劣的无耻勾当,而且以所谓造谣的名义疯狂封掉微词质疑的左派网站,封堵狂删义正词严的网友跟帖,只让无耻的马屁精发声,以显示“一致拥护”,玩起掩耳盗铃的可笑伎俩。
    2012/4/15 21:10:16
  • 实验是可行的,但政府是否同意是个关键。
    2012/3/31 17:25:55
  • 回复[2楼] 评论人: wangxiaonan
    并非我要实验,是我看左右两边总是争论,无休无止,也没结果,与其这样争论下去,不如各搞一个实验田,直接PK一下,让实践来检验,让事实说话。然而即便这样做了,也未必能让对方心服口服,但总比没有实验强,如果实验,两边的结果相差越大,说服力也越强。实验也有可能失败,即双方的实验田都没有什么起色和改变,这应该是最差结果了,对国家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当然也不能排除另一可能,即实验结果相差明显,全国人民全力支持其中一方。那么,政策的制定就可顺势而为,对国家体制直接进行改革即可。这是最好的结果!
    2012/3/31 12:51:14
  • 在中国之内无论你搞何种试验都不可避免与全国发生联系.有些胆子大的人在缅甸搞黄赌毒实验区.赚的也是中国人的钱.博主希望可以突破法律搞实验.不妨拿出你的方案去缅甸试验一下.真给那里搞富了可能会引起全世界的注意.
    2012/3/31 10:16:58
  • (再补充一点)科学实验被证明是验证理论最好的方法,也是科学研究最强的工具,最安全有效的方法,是现代科研的基础,是验证人类思想的主要手段,是人类研究探索认识这个世界的重要法宝,没有实践,思想只能停留在争论阶段,看看中国的创造性贫乏到了何等地步?周围的一切,从马克思主义到自然科学,再到各种生活、工作、生产用品,有几样是中国人自己创造的?中国这些年发展快,完全是建立在别人科学研究的基础之上!如果没有别人的发明创造,中国这几十年能有什么成就?
    2012/3/31 9:15:1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6年生,1986年参加工作,普通公务员,从事电脑信息化建设工作。对各类自然、社会科学、哲学、电脑技术有深厚兴趣,当然水平只是一般。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