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华体系问题才是当代第一重要的大课题
2012-03-06
字号:

  中华文明有没有一整套系统的体系?中华文明体系究竟是怎样的?中华文明体系与截然不同的西方文明体系以及东方文明、非西方文明、全人类文明之间,有着怎样的相同不同之关系?自成 一体且久经考验的中华文明体系,能够为全人类的未来方向与总体出路之选择,提供多大程度上的和何种意义上的帮助?等等,所有这些必须由中华学人们来回答的问题,是摆在我们面前最 巨大、最沉重、最根本、最紧迫的第一重要历史大课题。我不知道,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还有什么样的综合课题,能与这一关乎整个国家与民族的时代性大课题,相提并论的了。

  冷静地思考一下,现如今,无论是文明向心力、民族凝聚力的问题,还是改革发展向何处去的问题;无论是未来改革发展的总体顶层设计问题,还是应对解决现实社会的种种矛盾与危机问题 ;不管是左右、中西、民族自信、文化自觉的问题,还是贫富分化、道德塌陷、价值紊乱、共识难成的问题,甚至全人类下一个整套替代解决方案会不会从中国、东方出的问题,等等,哪一 个不都有待于对中华文明是什么、能怎样、会如何等问题,做出最终的、令人信服的完满回答吗?

  我们今天的茫然不知该向哪走、该怎样去做,更多地不是缘于不知道世界怎样、不知道别人如何,而是缘于百年的全民失忆,所造成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我们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不知了自己,不知了自己的过去与来道,便也无法看清未来的自己与前途。

  这一百多年来,我们虽然也迷惑过、焦虑过、犹疑过、徘徊过,但有一点几乎是始终比较容易看得明白的,那就是西方文明已经走在了前面,我们只需改变自己以开放、适应、学习、追赶, 便就行了。可现在的情况,已经或者正在发生着根本性地转变。一方面是,我们在整体上日益地接近、赶上了,我们对西方文明本质的认知更加清晰全面、客观理性了;另一方面是,当今资 本主义世界出现的系统性危机与日暮西山的颓败之势,也恰好给了中国人一个重新反思百年历程和重新唤醒千年记忆的机会。在如此历史大改变、大转换的格局下,我们放缓脚步、东张西望 ,有些茫然无措,想分明地看个究竟,也就是相当自然与必然的了。

  在这种变化了的新的大格局下,左右之辩、中西之争的出现,也就一点儿都不奇怪了。从根本与总体走向上看,左右问题,其实是中西问题的衍生与表现。而中西问题,凸显出来,成为焦点 ,说到底,只是我们从过去百年的单向度之追随式发展,即将转变到中西统合的双向度之全面发展的具体表现。任何拥有全面理性和具有综合思考能力的人,都不会不清楚,在当今中西方两 大文明,事实上已经交汇了百年以上的中国,谁想只要一方而不要另一方,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所以,我看中西、左右之争,其实根本上,并不是要不要其中哪一方的问题,也不是要争出个谁好谁不好来的问题。中西之争问题的本质核心与最终落脚,准确地说,最终将是一种主次与先 后的之争,是今后必须明确认定的一段时期内、以谁为主统摄全盘改革发展的问题。

  这其中的逻辑关系是这样的:事实上有中西。不管人们将其二者,仅仅看作是大有不同、分道而行、近现代交汇的两方,还是截然不同、根本不同、从开始起步到最终走向都完全不同的两套 南辕北辙之文明体系,大家都不能不首先承认中西有别。承认了中西两方与中西之有别,接下来,便必然地会提出“谁比谁更好”、“应以谁为主”的问题来。可基本的理性告诉我们,尺有 所短、寸有所长!在西方属于优长的、不一定在东方中国也是优长的啊!过去有优势的、未必今后还有优势呀!抛开各自具体所处的大环境、历史阶段和各自内在的起伏兴衰周期等,所有的 一切,都无从谈起。于是乎,“谁比谁更好”、“谁的哪些方面更好”、“谁的哪些方面在什么时期情况下更好些”的问题,便最终肯定是会逐渐迁移和摆渡到“在什么时期以谁为主”的问 题上来的。这是自然而然的发展之道,这是万流归一的必然结果。

  这就好比,中西之争是一次台风发生发展、运动转移的过程。开始的时候,是从孰优孰劣处蕴生发起的,后来,台风的中心,逐渐地就会从优劣之争,转到主次之争上来;再从主次之争,进 一步转到先后之争上去的。因为,只有到了以先后排位为焦点的论争阶段,只有在大家都锁定一个特定的阶段和认定了这个阶段的主弦律之后,中西方在全人类时期划时代的重排座次,才能 最终各就其位地、各得其所地一一安顿下来。

  如此说来,最后的尘埃落定、座次排定,最根本的便要取决于两点。一是,有待于进一步明确和共同认定未来将是怎样的一个阶段或时期,这个阶段或时期更适合让哪一方发挥自身文明与体 系固有的优长;二是,有待于充分知晓和总体确认中西双方各自的优劣与短长,尤其是要让被遮蔽的中华文明体系之优长得到充分的展现与表达。我们一天做不到这两点,便一天也无法走出 由中西之争引发的这一系列纷扰之思想困境。

  咱们先来看看第一点: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将会是怎样的一个历史阶段或时期。我有一个基本的看法,既然是在比较中西两大文明与两套文明体系,我们就不能仅仅将自己的视野局限在中国 的生存、改革、发展上。我们必须要有全人类的生存与发展的高大站位,必须要能寻找到高于中西两方的更加综合全面之站位,必须将中国的改革发展融入到世界的前进中去。

  我对当今及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全人类生长(生存发展)基本的格局判断是,全人类走向全球化、一体化、统合化,必将是一切大趋势所依托的根本总态势。进入到全球化时代以来,以 人类名义或在超越国界层面上所做的一切,其实从根本上看,统统都是一种具有趋合促合取向作用力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全人类时代本身,便是一个促合的机制与取向占主导的,是大统大 合的前所未有之最大统合时代。不管是早前的地理发现、心理贴近、世界大战、联合国成立、信息论系统论控制论出现,还是近些年日益形成风潮的经济一体化、金融联动效应、旅游走遍世 界、石油牵五洲、气候问题国际机制、互联网等技术联通亿万家,统统都在显现着这个未较长时代的本质特征。在这种大的世界发展格局下,西方学者、政要们集体东转以求,合之道上的一 个个文明先后腾飞崛起,便全都可以理解为是种种应时而动、顺势而为的自然必然了。看清了这一点,我们便不再会为未来世纪属于谁,而脑壳子犯难、心里乱打鼓了。

  咱们再来看看第二点:东方代表性的中华文明与主导世界几百年的西方文明及其各自的体系,具有哪些方面的优长与短板。这里,不允许我来大讲特讲她们二者各自的优长与短板。我只想讲 各自最根本的一点,那就是,一个是以合见长,一个是以分得手。也即我所说的,在昔日人类文明各自分离发展出东西两方的情况下,一个是合之道的最高超铸造者,一个是分之道的遥遥领 先者。只要认清了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最根本的这一区别,我想,大家便应能明白,为何说在全人类时期,中国、东方代表着主导未来世界的决定性力量了吧。

  我们还可以跳出发展的历史阶段与各自优长适配的层面,再从一种确定项与不确定项的角度来看一看中西方。大家都知道,我们现今所做的一切思考,都是为了明天。我们是为了看清明天的 趋势、走向和更加倚重哪方文明体系,才脸红脖子粗地要争出个中西之高低、主次、先后的。冷静地思考一下,在中西两方间,谁是相对敞亮不变的一项,谁是迷雾笼罩、把握不定的另一项 ?即便用最最简单朴实却往往是更加可靠的常识理性,我们也应意识到,一是要把关注的重点,放在最有可能造成巨大偏差的变量上;二是要把不太能看清楚一方的许多重要问题,先统统搞 清楚、弄明白以后,再去进行比较和权衡吧。

  回到中西之争上,我必须清楚地告诉那些力挺中华的人们,怀有民族忧患意识与中华传统情结,无疑是非常可贵的。可是,大家想没想过,人家西方是在拿一整套的文明体系,在与你进行着 有硝烟没硝烟的较量呢,咱们不以体系对体系去迎战,怎么能够最终取得同台竞技、甚至力压一肩的优势啊!这就好比,一方是空天一体的联合作战,一方是没有统一组织号令的散兵游勇, 这仗怎么个打法?

  许多人痛切感受到了我们没有话语权的憋屈、窝囊,可话语权,归根结底看,不是争来抢来的,而是要用文明的发展事实、解读话语、理论道理、高明体系,去让人接受和臣服的。在争夺全 球听众、甚至仅仅是在争夺中国自己听众的战场上,我们今天能为大家提供怎样的说法、理论、道、理与整套体系依托呢?理屈,必然词穷;没有体系,当然讲不好自己的道理。

  所以,与其跳上讲台大喊几声,争一时之气,真不如好好静下心来,搜一搜自己的旧纸篓,理一理自身文明体系的粗简脉络,尽快地为国人、为世界呈现出一套不一样的文明取向与体系来, 更为根本和有建设性得多!我不是反对现今的中西之争,也不是贬低冲上台去的勇士们,这些都是循道行进中必然会发生的一幕幕,我只是想告诉那些真正希望追寻到根本出路的思考者们, 这些,还都是一个粗浅的较低阶段,未来要走的路还很漫长,满足于此、停驻于此,是要误时误事的。我们应将更多的精力和心血,花费在对当代整个国家和民族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重大课题 上来,为一整套中华文明体系的横空出世而努力奋斗。

  最后,我必须要说,在当今中国,这么一个中华体系的大问题,这么一个关系到国家民族前途命运的根本性大课题,为何竟然没有一个组织机构、一个学术研究单位、一个政府管理部门和一 帮聚集在一起的中华学人,主动自觉地去想到和去实干呢?在当前我们许多人搜肠刮肚想着立项、费尽心思申请资金的情况下,在国家总理都大声疾呼要有抬头看天之人的时候,为什么这种 第一重要的大课题,却仍然还在挂着空挡、无人问津呢?

  这是我比较痛心和起初没有预想到的。这也是我前面为什么连续发文,一再呼吁中华学问体系要复兴的最初起因。看到了,就要站出来说话。我们不站出来,还要等谁站出来。我希望,有更 多的人关注于此,致力于此,作为和贡献于此。这不是一个人的事业,这是所有草根思想者和全体中华学人的事业,是全中国人集体的事业。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中华天地仁王道文明之到-王仁道东西
    2013/4/13 18:00:21
  • 我竟然成为无知兼无耻之辈,请看以下的对话:

    经济观察报:中国传统文化中有没有科学、民主、法治的传统?
    易中天:没有,绝对没有。
    经济观察报:但是现在有些人认为我们要到传统文化中去找这些现代化资源。
    易中天:这是无知兼无耻,或者是无耻兼无知!中国需要的是科学、民主、法治,而
    中国传统文化中没有这三个传统。

    易中天是讲「国学」起家,竟然被引导来反对中华文明,你说我能够不感到绝望吗?

    我十五岁自学西方高等数学和物理,对西方的文化、科学、技术、历史都下过工夫研
    究,对东南亚各国的「民主、法治」进程相当了解,跟随达五十年之久。我将在《中
    华经济学》加以分析,因为东南亚国家是华人掌握经济。
    我现在差不多已经完成《香港经济学》和《信息资本论》的基础,读者可向我电邮。

    讲「国学」起家的易中天,不会不知道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说一个人无耻是很严重的
    指控,一个人因学术观点不同,就说他是无知兼无耻,这是哪一门的「民主」思想?
    2012/3/6 21:49:17
  • -----再回复一点:“今天,草根里有一篇---普京上台后欲动真“革”,作者既不肯定普京,也不否定普京,很辩证。动真革,还是假革,也不点明。纯粹作第三者观,理智,保留了新闻性,可读性与分析性,也有暗示性。这样的文风,是不是值得学习呢?”
          做第三者观,当然也是我所想要的。可问题是,见识了大道的人,看见满世界沟壑纵横,整天听着人们把偏见、误解、贬损当真经念念叨叨,作为有责任感、不愿麻木下去的人,怎么能够明哲保身地做得成第三者呢?看与我等不太相干的普京,容易做到理智;可看被人思想话语欺压着的自己国家和民族,却还能做到那么理智,恐怕便就有些不合乎自然了吧。
    2012/3/6 20:14:04
  • ------举一个简单的列子,我们看看诸子百家的写作方式,有没有一个是像我们今天这样写论文的?我估计,如果今天谁敢交上去《道德经》、《论语》的某一篇,一定会被导师痛骂一顿连论文的格式都不懂的!人家国外的学术刊物,甚至没人会给登出来吧。这不是古今之差异,此乃中西之不同也。
    2012/3/6 20:01:07
  • -----另外,补充一句,按照我对中华学问与西式学术的区分,从学术上看我所说的有问题,那才正好对了。既然是根本不同的两套体系、完全逆向的两种学研方式,怎能相同一样呢?
    2012/3/6 19:44:26
  • 何必拿霉国独立学者说事?是真名士自风流。

    霉国人不管独立不独立,都在西方中心论伪学下滋养有年,摆脱不了主观定见的痕迹。

    大思想家是历史实践检验出来的,不是评出来的。
    2012/3/6 19:39:46
  • 回复[6楼] 评论人: jiangbiancaogen
    ------不是我想兜圈子,而是在我看来,现在太多的人在太多的基本概念、理念上,都或走偏、或被禁锢、或低层次徘徊着。我现在真的不想先大讲特讲自己所理解的中华之道,我更想先清障、纠偏、炮轰一番,清出能够谈天论道的场子来,然后再开坛讲道。请别急,再有几篇吧,我就会推出两到三个系列,专门来澄清概念、指出时谬、拨乱反正的。到时候,只怕震惊和不解的人会更多!
    2012/3/6 19:37:13
  • 中国理论界四王一蒋;非职业独立学者北京王红旗,草根网博主王岩林,中国党校理论网王怀昭,中央党校理论网王喜见;统计学家百科蒋;补充张文木、卢麟元(在乌有之乡网里寻找世界大思想家的美国独立学者伊曼纽尔.沃勒斯坦)
    2012/3/6 18:35:35
  • 我只想讲 各自最根本的一点,那就是,一个是以合见长,一个是以分得手。也即我所说的,在昔日人类文明各自分离发展出东西两方的情况下,一个是合之道的最高超铸造者,一个是分之道的遥遥领 先者。只要认清了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最根本的这一区别,我想,大家便应能明白,为何说在全人类时期,中国、东方代表着主导未来世界的决定性力量了吧。
    2012/3/6 18:09:17
  • to4
    我站在学术的角度上来说,你这样不对。
    文字就要客观公正,留下余地,后面才好发挥。也要实事求事,步步为赢。如果想要引人入胜,则要步步有景吧。谈未来,至少得让人明确你的“道”是什么吧。怕版权不保,上正规文献啊。
    今天,草根里有一篇---普京上台后欲动真“革”,作者既不肯定普京,也不否定普京,很辩证。动真革,还是假革,也不点明。纯粹作第三者观,理智,保留了新闻性,可读性与分析性,也有暗示性。这样的文风,是不是值得学习呢?
    2012/3/6 13:45:39
  • 草根重回主题;王岩林 中华之道 ;中华体系问题才是当代第一重要的大课题;
    不是不肯说出来,是还未写好;写作之余看看谈谈;整个草根网都是文人作茧地,白白一片,草根网任务是为国家保护好这块作茧地,等待十八大召开春暖花开时,茧化蝶产子时草根网就有大收获;
    2012/3/6 13:16:11
  • 回复[3楼] 评论人: jiangbiancaogen
    ------社科与自科,都共识公认,但请别忘了,这些都是西式知识体系或者西方体系下的共识公认。在过去中华一道的体系下,我们不还都有一种“天下无二道”的共识公认吗?结果怎样?仅一百多年过去,西方体系不是把中华一道体系压得死死的!未来,既然中华体系是要统合西方与西学体系的,那么,科学无限发挥和多吃多占的,就一定得要打回原形去的。用社科一词,一统整个人文社会领域的做法,其实也是一直有不同意见的。文学艺术,是能用社科统揽的吗?既然先生对道略有研究,那么,是该将科学统合在道之下,还是将道统合到社科或科学的名下呢?好好想想这样的问题吧!
        有些批评,我注意。可能是太想说明一些在我看来太重要的问题了。我也提醒先生,不要把我对现实的分析与对未来的规划混淆了。有两部分大脑、又有三独一统,那是因为一个说的是现在,一个是规划的未来、甚至终极走向。
    2012/3/6 13:03:4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