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世行给中国的药方是良方
2012-03-04
字号:

  世行给中国开出了一贴改革的药方,有人认为是资本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阴谋。在某些人眼里,天下汹汹,无所不是阴谋。世界银行类似的“毒药”不仅给了中国,还给了包括韩国在内的许多国家。

  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有两个国家的经济增长能力、经济修复能力引起关注。美国的经济在2011年下半年再次出现疲软复苏迹象,金融生产力与实体创新能力不容低估;另一个则是韩国,虽然经济数据起落,但创新能力以及对日本的取代之势惹人关注,其电子、机器人、造船等行业均拥有核心技术。韩国经济会下降,但没有危机。其他增速较高的还包括土耳其等国,主要受益于贸易增长。

  吃了世界银行的“毒药”,韩国经济有了巨大的转变,打下了第二轮变革的基础。在20世纪50年代,韩国人均GDP只相当于世界上最贫穷的亚非国家的水平,经济以农业为主。从1961年到2008年,韩国名义GDP从22.1亿美元增加到了9287亿美元,人均GDP从92美元增加到近2万美元。1996年,韩国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这一富国俱乐部。

  韩国经济分为两个阶段,期间曾经遭遇严重危机。引用一段话:从1961年至1978年GNP年均增长率为9%,1996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10763美元,位居全球十一位,在汽车、电子、造船等主要重化工业领域进人世界先进行列,三星、现代、大宇等13家大企业排列世界500强之列。韩国许多大企业制定了本世纪末成为世界排名前5位、前10位的雄心勃勃的计划。但东南亚金融危机使韩国经济的软肋暴露无遗,成为金融地震的重灾区。大企业集团接连倒闭,包括大宇、汉拿、真露、韩宝、起亚、纽科等在内,排名前30位的大企业中有11家破产。

  即使政府管束重重、机构膨胀,在1998年之前,韩国经济依然较为民营化,在通讯等领域已经开展了为了培育民营大企业的过程,朴正熙制定了重工业与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发展策略。从造船、电子、机械、钢铁、汽车、石化等领域各选定1~2家民间企业,由国家给与政策和资金的大力扶持。负面因素是,造就了财阀体系,权贵大企业兴则经济兴,通过持股各大企业之间一荣俱荣。与日本的情况颇为相似。

  针对韩国危局,世界银行于1999年11月发表《Republic of Korea Establishing a New Foundation For Sustained Growth》,试图以自由市场的经济模式奠定韩国经济发展的新基础。内容包括“加快金融体系建设和公司重组;经济发展形式和增长来源的改变;加强公司治理;建立充分竞争的制造业市场;增加劳动力市场的弹性;提高金融部门的效率和风险规避能力”。此后,韩国大企业进行了瘦身,财务结构大为改善。据韩国“公正交易委员会”的统计显示,到2002年末,韩国5家大财阀的平均负债率已由前一年的160%降到了152%;韩国逐渐开放了金融业,通过对商人与官员的法律惩戒,打破了官商勾结的权力基础。虽然韩国财阀依然存在——根据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2005年的公开数据,韩国的14家最大的财阀企业,用50000多亿韩元持有了78家韩国银行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股份——但规模与影响力与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语。

  可以说,世界银行发布报告之时,正是韩国经济二次振兴的关键时刻,如果不能改革,韩国经济将陷入日本式的衰退泥潭,如果抓住改革机会,则韩国经济可与日本并驾齐驱。

  目前中国所处的发展背景与韩国有一致的地方,都处于改革的十字路口,对内面临国有经济与权贵经济的侵蚀,对外出口红利逐渐式微,投资效率趋于低下甚至成为高额债务之源,中国改革释放生产率则满盘皆活,不改革必然走进死胡同。

  在此关键时刻,2012年2月,世界银行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China 2030》的报告,指出中国不改革将陷入危机。开出的药方包括“完成向市场经济转型;加快开放型创新步伐;推进绿色发展,变环境压力为绿色增长,使之成为发展的动力;增进机会均等,扩大面向全民的卫生、教育和就业服务;加强国内财政体系及其现代化;将中国的结构性改革与国际经济变化联系起来,与世界各国建立互利共赢关系”六大战略方向。与韩国的具体药方不同,但减少政府干预、权贵经济与发展健康市场的主旨一致。

  反对的人不仅有“独立学者”杜建国,还有后台更强大的利益集团。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在形成初步报告后,财政部发文至相关各部委会签。教育部、卫生部等部委给予报告高度肯定,认为报告给中国教育及卫生医疗领域的改革与发展提出了很好的建议。唯有国资委提出强烈反对意见,并就此给财政部回文,认为《报告》提出的推进国有企业改革,降低国有经济所占比例的建议违反宪法,有颠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嫌疑,并要求与相关机构展开辩论。财政部就此安排了国研中心专家与国资委官员进行直接交流。最终,《报告》根据国资委要求做出了大量删改。

  可见,对于国企的改革正成为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攻坚战,而后才能建立打破权贵与民共享的机制。

  无论是中国还是韩国,无论药方是谁开出的,只要能推进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就是好药方;只要能够实现发展红利的公平分配,就能科学和谐发展。除非中国不发展,回归计划经济,或者任由中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否则改革的力量谁也挡不住。

  吴敬琏先生表示,国企改革要继续执行党的十五大的有关决定。即国有经济布局的战略性调整要有进有退,只在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国企要有控制权。国企退出一般竞争性领域,并不违背党的决策,更不违宪。

  动辄提阴谋论,是弱智或者是缺乏信心的表现。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早就看出叶檀的汉奸本质
    2012/3/7 11:32:14
  • 把大象放进冰箱需要几步....
    2012/3/7 8:23:56
  • 这女子越来越不可琢磨。她所有的文章都有自己的私货!!
    2012/3/6 15:55:29
  • 《21世纪经济报道》是公认的南方系报纸,这是其一;其二,它的消息来源确实吗?叶小姐引用它,经过核实了吗?
    2012/3/6 13:28:07
  • 如果这篇文章是某个善于造谣的公知所为,并不叫人奇怪,令人不解的是这是以经济学者自称的叶小姐。作为中立的经济学者,在阐述某个问题时应该全面,正反两方面的证据都要采用,综合分析,然后得出结论和警示。遗憾的是,叶小姐只强调世行药方给韩国带来的好处,给阿根廷和东南亚国家的带来的“好处”怎么只字不提呢?叶小姐那所谓“阴谋论”来作为攻击点,让人相信这不再是经济学者撰写此文的目的了,这让我想起了上周看到的东方电视台的“头脑风暴”节目中,一位嘉宾刚谈到美国攻击欧元的问题,吴建民马上跳起来说“欧洲也有这种论调,不要把什么东西都描述成阴谋,美元和欧元是双赢的”。叶小姐和吴先生可能都认为,列强都是高人,而且是“为中国人民服务”的高人。
    2012/3/6 13:25:18
  • 叶檀被资本包养的事实终于浮出水面,她虽然不弱智,但心很黑。
    2012/3/6 13:07:19
  • 叶檀之叶,是一叶障目的叶,就连动物狩猎都有阴谋,她竟然否认大国博弈没有阴谋,显然是睁眼说瞎话了,有些女流之辈就是女流之辈,妇人之见,俗语称——娘们见识。
    2012/3/6 11:48:32
  • 叶檀这类学术买办为了美元,已经与茅于轼无异了,为了钱已可以吃血肉馒头,恬不知耻。
    2012/3/6 9:01:01
  • 支持博主,这个良方之所以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说到底就是阶级立场问题。
    2012/3/5 18:25:24
  • 叶檀是谁?
    没听过他/她的观点有参考价值啊!
    2012/3/5 13:31:09
  • 叶小姐,请不要把韩国和中国比较!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中国和韩国没有可比性。世界上中国只能和美国和俄罗斯比较。学学人家到底是怎么富强的。你看看美国的历史就知道了,美国不是靠私有化来解决问题的。而前苏联实行了私有化,彻底的沦为了二流国家。
    无论从那方面讲,别国的经验只能看看、让人思考一下。不是用来照搬的。马克思教导我们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2012/3/5 9:56:37
  • 一个悲哀的买办文人
    2012/3/5 8:15: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历史博士,财经论者。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以我手写我心,用事例与逻辑说话,对事不无小补,对己无愧于心,且文章不遭斧钺之害失去原意,于愿足矣。邮箱yetan@vip.sohu.com

从历史到现实,从经济到政治,期间并无轩轾,常有令人惊讶的相似之处。因此谴责任何以牺牲个人充当某种崇高理想祭品的行为,以及脱离生活常识的高深理论。赞赏尊重常识的理论,同情任何凭辛苦工作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转型期的人面向不可知的未来,或许彷徨,但好在并未象但丁一样,对未来失去信心与感受。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