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左的尴尬
2012-02-29
字号:

  博友留言:“很多人明明应该属于左派,可自己并不觉得,这才是最大的悲哀!”他是说我呢。恨铁不成钢啊。

  我们这一代受毛主席教育影响还算很深,左倾可以说是一种下意识的自觉。到中学的时候对革命、左等意涵还不甚了了,只是天然地与伟大崇高道德正确挂上了钩,还与贫苦一词有着紧密联 系。那时有个著名口号:越穷越光荣。清楚记得,我们一众七八岁毛孩聚在一起,郑重其事地争比谁家最“穷”,一番论辩之后,某家孩子经过多数默认,很民主地摘下“最穷”的桂冠,然 后他就长吁一口气地昂昂头,隐隐的一种优越感挂在脸上。我现在知道,追求那种优越感,其实就是右倾的表现。

  我家庭成分地主,父辈就窝窝囊囊过日子。尽管穷得可以,可我向来不敢在“最”字上下功夫,表态两句是要的,然后知趣而羡慕地看几个贫农子弟争锋。我现在知道,彼时我才是实实在在 的左派。谁是右派?我初中一个同桌,贫农出身,父亲时任派出所长,他急眼了会以“我们高干子弟如何如何”相威胁;一个朋友,因出身赤贫,母亲官至副县长,三十年前就很有二代气质 ,虽然言必称“我们贫下中农……”

  在大众的普遍贫穷中,中国轰轰烈烈地完成了初步而完整的工业化,没有普遍贫穷,就没有工业化,一因一果,不能颠倒。当然无因也不成其果。有了工业化,才有了可观的工人阶级;为了 工业化,政策必须向工人阶级倾斜,以至于一家多口,只要有一人“上班”,就基本过得小日子滋润。社会分为两级:以工人阶级为代表包括干部等等的体制内为一极;以农民为代表的体制 外为一极。人以群分,而成左右,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改开以后大洗牌,两级构成人员发生剧烈变动,怨气、戾气由此越积越重。

  三十年前,中国社会呈泾渭分明的工农两级,可看成奶油蛋糕的梯形,一层奶油,基座蛋糕。“农转非”十分不易,但有相对公平的渠道和现实的可能性,比如考上大学、分配工作,就进入 体制了。“体制内”永远不会试图让自己向左运动,而是天然就有向右转的动因和条件,哲王惧之,试图通过一个接一个的运动和“继续革命”来扭转这种危险趋势,雷锋、焦裕禄等榜样的 树立也与此有关。与自然规律作斗争,不免人生长恨水长东的悲壮。

  现在的中国,早已告别了梯形的双层结构,而与古今中外最常见的金字塔形接了轨。更大的问题是,下层向上流动的路径十分狭窄,公平性愈来愈稀缺,这才是危险所在。右派的地位要守更 要保,对于“体制内”,保的最佳途径看来是“资本化”,因为据说“私产受保护”是神圣的天赋人权,并且可代代相传。当初的欧洲封建贵族们走的就是这条路径。

  左派的群体客观上数量十分庞大,其主观认同却五花八门。比如信奉“民主教”的大批自由主义人士,是左是右,颇值得说道。虽然自我贴标签为“右”,但其中多数居于社会下层,生也维 艰,天然地身在左营;他们迷信“票决”民主制,其实渴望的是一种公平——有机会跻身右营的公平,类似于“科举致仕”或“考上大学跳出农门”的公平。至于民主制行不行,能不能创造 某种公平,可以参阅《我为什么炮轰民主》等系列文章,也可以参考民主制十分完善并据说是民主发源地的希腊,最近十万民众街头闹得正欢呢。他们无法继续用选票保住原先“中产”的地 位,坚决拒绝堕落到左的阵营过苦日子,于是用他们祖先就十分擅长的掷石和烧火功夫,对付右派的大本营——银行。

  掷石是左派接近最后的忍无可忍的动作,之后就是火烧,燎原,废墟。之前的处境不但困顿,而且尴尬。明明在左却自命为右,是一种尴尬;沉于左营无法发出声音是一种尴尬;一盘散沙甘 于被右派收买,直至分化、瓦解是一种尴尬;“觉醒”后万众奋不顾身端了原来的右派,却只有一小部分人有机会成为新的右派,悲剧性的宿命轮回,又是一种尴尬……

  正因为缺乏权力、金钱等资源,他们才叫左派。据说右派主张言论自由,但办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等需要巨额的资金,因此这些媒体只能听资本右派的话;左派自说自话的“言论自由 ”可以,但没有“传播”的自由,因为做不到。互联网是一件发明,在里面“传播”看似成本低廉,但别忘了,它本身是资本的产物,左派在网上发发牢骚,多少人听得见是一回事,生活中 肚子却是要听资本雇主的。网站也是一样。几大门户网站都姓资,而且是大资。有几家号称左派的网站,如乌乡、旗帜,他们的员工虽然讲“奉献精神”,毕竟也要领“工资”,据说经常性 地靠募捐维持。愿意出钱的多属于左派,但左派口袋本就很浅,非可长久。自然而然,要不逐渐式微凋零,要不被资本赎买。

  右营中也有睿智清醒人士,不都是脑满肠肥只知保守之辈。如办几台诸如第N视频之类,给一些所谓的左派人物提供发声渠道。左派搜看感兴趣的视频时,一般要忍受10秒左右肯德基或啤酒什 么的广告,骂资本家的东西,却须接受资本家的赞助,可谓尴尬之极。也不排除出于增加收视率、点击量的商业考虑,反正他们也翻不了天,自己乐得数钱。就像大资本在暗中笑逐颜开地观 赏广大选民用手中的神圣选票决定谁当总统的戏剧一样。但无论如何,左右问题都是十分严肃的千古命题,不是靠玩玩“票决民主”之类的假把式就可以永远地推延、回避下去;当广大左派 发现选票其实就是巫婆的符纸,根本无济于事时,他们就会掷石、放火,占领华尔街、占领总统府。

  清醒的右派深知最好的“保、守”之道有两条。一是弥合左右,修补鸿沟,方针路线就是“改善民生”,同时创新出一种机会多而且公平的向上流动的制度环境。二是壮大国家资本,提升国 家实力,至少不能让本国成为别人转嫁成本、转嫁危机,也即转移左派的泄洪地。发达西方一定时期里似乎投票民主运转良好,但那是以广大第三世界的民不聊生作为转嫁成本,将左派尽可 能留在国外,国内的选民“中产化”,经济上“福利制”,也就是本人所说的“霸权分赃民主”。硕大的中国要占据金字塔的上端,即使把全世界都打成第三世界也不行,因为13亿的人口已 经超过现在发达世界的总数,何况现有西方国家的人口已经容不下,原来的中产正大踏步“99%”化、左派化呢。

  “中国威胁论”不是一个伪命题,而是一种现实可能,严肃、严峻。对西方如此,对我们也是如此。提醒我们,如果也走西方的路,肯定先会饱受镇压;假设镇压不成,我们终于“崛起”了 ,遍地的反抗就是必然的,“恐怖主义”的矛头就会掉向中国,此起彼伏。顺便说一下,最血腥的宗教不是别的,而是基督教,现在他们居于统治地位,道貌岸然地文明了,曾经弱势时,宗 教战争就是拿手好戏。假使重新处弱,本性复发是必然的,他们还未进化出华夏人的智慧和成熟。

  我们必须为全人类找到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在此之前,固本宁邦,避免让外人搅乱、分化、瓦解是第一要务,迫在眉睫。顺便谈谈其实关乎左右的“汉奸”问题。人往高处走——向右运动 ,本是天经地义,但若贫无进阶,右进乏路,或有些人觉得向右跑步前进的速度不够快,他们可能会寻求勾结国际极右势力,试图通过做买办、代理人的途径以跻身中国的右端,或指望做个 带路党,变身平西王,以致做了汉奸。做汉奸也有其道德支点,比如“祖国不爱我,因此不能怪我不爱祖国”。有良心的右派,以及当国者,值得深思啊。

  有些右派,不乏原始而野性的愚蠢,贪得无厌,以钱谋势,以权敛财,终朝只恨聚无多。还嫌不够右,将目标瞄上硕果仅存的几家大型“国企”。当然,冠冕堂皇的旗号很重要。真正的改革 ,出发点须基于弥合左右,修补鸿沟,以激发社会肌体的生命活力,虽过程艰难却有可能成功,因为具备其道义基础;反之,图谋右得更右的假改革,因为由权势自身推动,动力十足,甚至 无所不用其极,往往容易奏功,不过这也是不归路。子曰“乱邦不入”。炮弹一响,不管你的存折是多少十亿百亿,通通化作如烟的虚拟数字,不如冥币;千亩万亩的房产良田,未必容得下 足以葬身的八尺坟茔……移民?未必当得了李鸿章后人或民国财阀后人,虽背千古骂名,还能做乐逍遥的海外寓公,因为西方也日益深困于左右泥潭难以自拔,未来境遇不一定比华夏好到哪 里去。有人看出门道,于是有“谈、说、要”新三篇出炉,身在左营心在右的民主教徒小右右未解奥妙,当场骂翻,害得心机深沉的真右公知跳将出来,为三篇“仗义执言”。但这不是国际 极右的大局,他们最喜欢世界各地春花盛开。始有重人出重手,网上热闹喧天;始有“让一部分人先选起来”的无奈……

  那些公知对“左右问题”看出门道,却或者未深刻领会西方极右的精神意旨,或者出于一己私心——简直可以将这种私心归于“爱国”。但是,左右的问题,其实最难被左右,不是能否窥出 一点“门道”的问题,而是事关生死存亡的严肃重大课题。小行星撞地球是概率极小的生死命题,左右问题却相伴人类始终。有人试图跳脱之,勘破之,解决之,大慈悲情怀。这种人,出世 为佛、为马翁,入世则为哲王,他们“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目的是为人间构建一个天堂。呜呼!难哉其事。但丁著《神曲》,“地狱”篇章写得出神入化,因为就是照着人间情景来描摹 的,素材丰富;“天堂”部分则苍白无力,根本是因为没有现世的范本啊!

  有人试图消灭一极,保留一极,以解决左右问题。如通过劳动改造右派,达到世界大同——任重道远,阻力巨大,成功遥遥。而据说某悠久神秘组织,图谋消灭大部分“垃圾人口”,仅为地 球留存5亿——当然都是右派,殊不知,别说5亿,即使只剩5人,仍分左右,还有可能打起来。磁铁分割得再小,两极依旧。

  左的尴尬,也是右的尴尬、全人类的尴尬。何去。何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把两极划分为奴隶主与奴隶
    2012/3/1 0:02:58
  • 共济会一统欧美,就是金权天下的见证,中国被共济会统一,是迟早的事
    2012/2/29 19:17:50
  • 初级阶段是让各路人马都倍感尴尬的阶段。
    2012/2/29 10:04:30
  • 左、右的尴尬是人生的尴尬,是生活的尴尬,是政治经济的尴尬。尴尬几乎无处不在,充满了我们的每个角落,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2012/2/29 8:23:5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福建上杭县人,生于1968年。1992年毕业于吉林大学政治学系行政管理学专业。两年后“下海”,无成。2005年混入一地方报社吃文字饭至今。凡事苦思,以致头已半白。近年偶或动笔,见报几十篇,大多用本名,也用笔名“郭本”。幼时长辈呼“文古子”,因此权作网上自称。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