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归真堂风波:为熊请命保西药暴利
2012-02-24
字号:

  公元2012年盛世,中国福建,有中药商归真堂欲登陆资本市场而陷入“非人道”的围剿之中,一群正义的媒体人和名流们群起而攻之,“多家媒体图文并茂大量报道了残忍的活熊取胆术,深深地刺痛了公众内心的柔软神经”,引发不明就里网民的声讨浪潮,烈火还延烧至中药协,以绝中药商与西药业争食医药暴利这块唐僧肉的通道。不择手段,甚至高举“人道”的旗帜重点进攻中药业实,在垄断资本全面围剿中医中药(前些年张功耀等宣告要“以人道的名义废除中医中药”)失败之后,这是图谋独占医药暴利空间的一招妙棋。载之以享后人。

  然而,垄断资本的妙棋虽然近乎完美,新闻炒作也达到了空前的煽动效果,可惜愚民还是不悟玄机,竟然缺乏兽道主义、人道主义教养,公然只是围观鼓噪而不冲锋陷阵,让某些为熊请命的“人道”斗士们独自血拼。痛惜哉!

  今年以来,诸多正义的媒体人以空前的热情投入新闻炒作,煽动民众的情绪。《南方日报》、《京华时报》、《凤凰网财经》、《综合证券时报》、《每日经济新闻》、《新华报业网》……的某些人群体出动,声势无比浩大。此次不比上一次的全面围剿中医中药的缺乏策略,而是模仿军事家蒋介石围剿共产党军队和美国战略家策划颠覆他国政府的妙策而改变为“重点进攻”,“精确打击”,寻找中医药的软肋,迅速抢占道义高地,以铺天盖地的新闻炒作,激起公众的愤怒,然后以正义的名流为急先锋,垄断资本则躲在背后决不露面,而且高举“人道主义”(兽道主义),“关爱动物”、“为熊请命”的正义大旗,一招而打趴中医中药业的个别实业,使其名誉扫地,难再翻身。并且让人道审查成为中药上市谋取资金的一个规则,阻断中药业上市获取资金快速发展的通道,从而巩固西药业独占鳌头,垄断市场,确保西药暴利的天堂。妙不可言!

  《凤凰网财经》适时发表“归真堂调查:93.5%网友反对上市”的调查结果,似乎代表了网民的意愿,尽占民意阵地,相当给力。还有炒作《归真堂创办人: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的旧闻以火上浇油。这些媒体人的花样百出,煦煦嚷嚷有如一场分食唐僧肉的空前盛宴。

  而网友陈方的微评论指出:以旧闻质疑归真堂令谁蒙羞?……如果继续细细研究“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这则新闻,还有令媒体尴尬的细节。2月18日网络媒体转载的这则《归真堂创办人: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的新闻引起网友强烈围观,在归真堂的IPO再次点燃活熊取胆到底该不该的当口,可想而知“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的“傲慢”将激发多大的舆论反响。可是仔细搜索新闻来源,原来早在2011年2月,《第一财经日报》已经刊登过这条新闻。时隔一年,竟又被一些纸媒和网络媒体“复制”过来,旧闻一下子又成了新闻。归真堂上市再度引发争议,这是当下的新闻热点,媒体对热点关注是完全应该的。但是,如果把去年的一则旧闻完全照搬过来当新闻炒,这完全有违新闻职业伦理。归真堂当然可以质疑,可是,如果以旧闻当新闻来质疑归真堂,那么蒙羞的恐怕不只是归真堂,还有参与如此炒作的媒体。归真堂该不该上市,活取熊胆能不能继续,要辨明个中是非,靠的是理性的讨论,而不是胡乱炒作。

  还有凤凰中医网友 zhugepi 挪偷说:“肯德鸡,麦当劳也要他们停下来,一年杀光多少头鸡,还有那些边吃肯德鸡麦当劳边上网支持的更是没人性。”

  另一场重头戏则是名流洪涌而出打头阵,向中药商归真堂和中药协发起进攻。诸如,韩红等70名人上书反对归真堂上市。毕淑敏、李东生、薛蛮子等众多知名人士正式致函证监会,反对归真堂上市。联名签署人包括全国政协常委冯骥才,歌手韩红、羽泉,主持人崔永元、李静、赵忠祥、张斌、张越,导演康洪雷,学者梁治平,媒体人董路、洪晃,作家毕淑敏、俞白眉、周国平,体育明星丁俊晖、张琳,公益人士张醒生、邓飞,企业家李东生、罗红等。此外加入声讨行列的还有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的邓聿文法学硕士、资深记者、副编审,以及世界体坛名流姚明等。声势不可不谓壮观。

  “多家媒体图文并茂大量报道了残忍的活熊取胆术,深深地刺痛了公众内心的柔软神经……”之类的新闻炒作似乎一派正义,为人道而再一次向中医中药发起浪涛汹涌的凌厉攻势,似乎占尽了人间道义,春风得意!大有把中医中药再一次逼入死路而后快的伟大气势。

  殊不知,这其中的“为熊请命”的人道中坚斗士其实有许多是伪君子,其背后则是拥有巨额垄断资本的西药垄断业的既得利益者。而随大流者则成了人云也云的小迷糊。在似乎只是反对残害动物,为熊请命的背后,是遏制中药业获得巨额资本而迅速发展的势头,确保西药业在中国的惊人暴利。

  虽然,从人本的立场(不是兽本立场)出发,善待动物,保护生态很有必要。但就不能是只爱动物而不爱人类的伪君子。如同以“不杀生”为信条的贪嘴和尚,一面在锅里煮着螃蟹,一面念叨着歪经“熟了就好~熟了就好~~”

  那些“为熊请命”的人道中坚斗士真的在乎动物的痛苦而讲“熊道”、“兽道”(还被偷换成“人道”)吗?如网友所挪偷的那样,他们为什么不为肯德基、麦当劳每日残杀万千鸡牛的鸡牛痛苦,小贩违反保护动物的禁令当场活剥无数麻雀,奸商为获暴利给猪仔活活灌水然后宰杀而制造的猪仔痛苦,英国商家为获暴利滥用科技残酷地把牛整成疯牛,日本渔民活活掠杀鲸鱼的惨无人道,渔民活割鲨鱼供名流们享用鱼翅的残忍而发动如此声势浩大的人道行动呢?根本不会。道理很简单,因为那样做没有“价值”。

  那些“为熊请命”的“人道”中坚斗士真的会在乎人的痛苦而讲人道吗?根本不会。

  请问,当中国的本届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大量采购美国转基因大豆给亿万国人(是活人,不是活熊)吃的时候,这帮人道主义斗士敢置一言一语“为民请命”吗?敢因为把数亿国人当小白鼠来试验转基因大豆对人的毒副作用极不人道而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人道行动呢?根本不会。道理很简单,因为那样做没有“价值”。

  请问,当中国的官有银行一而再,再而三地大量盘剥亿万国人(是活人,不是活熊)的时候,这帮人道主义斗士敢置一言一语“为民请命”吗?敢于因为把数亿国人当成活熊来抽取血汗钱极不人道而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人道行动呢?根本不会。道理很简单,因为那样做没有“价值”。

  请问,当中国的房地产豪商一而再,再而三地勾结地方恶吏高抬房价,大量吸取国人(是活人,不是活熊)的血汗供他们挥霍奢侈的时候,这帮人道主义斗士敢置一言一语“为民请命”吗?敢于因为把数亿国人当房奴来奴役极不人道而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人道行动呢?根本不会。道理很简单,因为那样做没有“价值”。

  请问,当美国的垄断资本一而再、再而三地打着人权与人道的大旗干涉他国,挑起战争,残杀无数居民(是活人,不是活熊)的时候,这帮人道主义斗士敢置一言一语“为民请命”吗?敢于因为美国的军事干涉极不人道而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人道行动呢?根本不会。道理很简单,因为那样做没有“价值”。

  请问,当美国的医药垄断资本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印度用平民来试验新药,导致一大批人(是活人,不是活熊)悲惨死亡的时候,这帮人道主义斗士敢置一言一语“为民请命”吗?敢于因为美国在印度的人体试药极不人道而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人道行动呢?根本不会。道理很简单,因为那样做没有“价值”。

  请问,当无良西医为了给富人换肾,一而再、再而三地盗窃非洲、亚洲以及中国穷人的肾脏,残害平民(是活人,不是活熊)的时候,这帮人道主义斗士敢置一言一语“为民请命”吗?敢于因为无良西医四处偷肾极不人道而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人道行动呢?根本不会。道理很简单,因为那样做没有“价值”。

  还有,最近《东莞两工人“压力大”先后跳楼引发400人离厂》披露:本月15日下午,虎门南栅社区一企业女临时工纵身从宿舍楼4楼跳下,当场身亡;18日上午上班时间,一正式男工采取了同样的做法,从厂区3楼跳下不治身亡。同一间企业4天2人陨命,让人唏嘘。普通的打工仔,为什么有“勇气”跳楼自杀?他们背后,隐藏了什么样的故事?女死者家人说,因家庭贫困,企业管理层“粗暴”管理,压力过大导致;男死者家人称,并非感情问题,而是厂方拒绝支付他因9年合同期满,该补偿的那几万元钱,失去了生活的唯一“救命稻草”,才萌生了轻生的念头。虽然厂方目前不愿正面回应,尚不知事实真相与否,但无可挽回的是,这间文具厂的临时工,几天内已经因此事离开超过400人。对于如此惨无人道的行径,这帮人道主义斗士敢置一言一语“为民请命”吗?敢于因为东莞无良厂家逼使工人(是活人,不是活熊)跳楼并引发400人离厂的极不人道而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人道行动呢?根本不会。道理很简单,因为那样做没有“价值”。

  何止没有价值,还太冒险。因为那些不人道的主体都相当强大,这些伪君子更不愿意当傻子,拿鸡蛋去碰石头。不为他们张目而分一点残羹剩饭就已经很厚道了。因而腾讯微博网友“股海天涯”的评论说:“围绕归真堂获取熊胆的事件的讨论,其实是善和伪善,大善和小善之间的交锋,一种在事实面前显露人性的虚伪的讨论,活取熊胆叫虐待,难道取一次杀死一头叫善待?救治一个人重要还是少抽点熊胆重要?哪是大善哪是小善?吃狗肉叫不尊重生命,鸡,鸭,鱼呢,玉米,小麦,稻谷,哪个没有自己的生命呢?”很浅显地道出了熊道卫士的伪善面目。而伪善面目掩盖的却是背后的巨大特殊利益。如果不是利字当头,而是高尚原则当头,那么,单单说西药业每年用于试验新药而丧命的小白鼠和活人“志愿者”就不知道有多少?这帮人为何不为痛苦的小白鼠请命,不为试药而丧命的穷人请命,反而百般赞颂小白鼠和“药人”为人类做出了伟大的贡献,其牺牲自己奉献人类的高尚品格令人感动!试问这些兽道卫士自己为何不去当高尚的小白鼠或“药人”而奉献于人类呢?反过来说,他们又为何不肯一视同仁也赞颂赞颂活熊们牺牲自己的一点胆汁而奉献于人类的高尚品格呢?可怜的熊哥们,就因为门第的不同,你们被那帮子正义的媒体人和名流们可怜巴巴地歧视了!你们还是跳槽去当一名硕大的“小白鼠”试验西药吧!

  据2010年10月27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中国每年有50万试验新药 受试者不如小白鼠?》披露:近年来,我国药物临床试验项目剧增,一项研究涉及的受试者少则几十名,多则上万名。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有800多种新药进行人体试验,涉及人群约50万人。关于受试者,民间有一个十分形象的称呼——“药人”。……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美国“塔斯基吉梅毒试验”。自1932年起,美国公共卫生署以免费治疗梅毒为名,将500名完全不知情的非洲裔黑人当做试验对象,秘密研究梅毒对人体的危害。实际上,这些受试者没有得到任何治疗。这一项目直到1972年被媒体曝光才终止。当时,参与试验的患者中已有28人直接死于梅毒,大约100人因梅毒并发症而死亡,40人的妻子受到传染,19名子女在出生时就染上梅毒。……2008年美国批准的10个新药中,没有一个受试者是美国人。

  如此视“药人”(活人,而不是活熊)的生命如草芥的西药业活人试验,比起活熊取胆汁的所谓痛苦,其残忍,其非人道要严重上千上万倍!然而中国的这一帮子为熊请命,为熊的痛苦而痛不欲生的人道斗士们却出人意料地淡定。既不激昂声讨,也不上书请愿,更不敢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围剿运动来进攻进行惨无人道的美国和中国的拿活人来试验新药的西药大亨们。他们甚至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如今熊道卫士们发动如此声势浩大的“为熊请命”的“人道”行动有何价值呢?当然是硕大无比的价值:西药暴利及其利益链。为他们冲锋陷阵不仅能博得人道的桂冠,其中有背景的中坚分子还有机会分得一点残羹剩饭作奖赏而先富起来。价值嘛,自然是大大的。说白了,钱财决定态度。其余的都是废话。

  凭良心而言,当前西药业在中国的暴利实在耸人听闻。这暴利以及利益链关系到那一帮子人的根本利益。正是这种惊人的利益决定了他们那种虚伪的态度。

  据青岛新闻网“中国大部分西药成本仅占售价5% 高定价高回扣”披露:央视《每周质量报告》5月16日披露:湖南湘雅二医院销售的癌症辅助药物“芦笋片”,出厂价仅为15.5元,经过层层环节,到医院竟卖到了213元。记者调查发现,这种医院每瓶卖213元的芦笋片,投标报价指导价是136元,批发价是30~40元,出厂价只有15.5元,也就是说,医院售价是批发价的7倍,是出厂价的14倍。湖南省医药公司以30~40元的价格批发给其他医药公司,这些医药公司再通过和医院关系密切的医药代表,以136元的价格卖给医院,利润为100元左右。而据医药代表透露,医生每开一瓶芦笋片可以拿到80元左右的药品回扣。……随后不久,药价虚高纪录再次刷新,一种名为“恩丹西酮”的化疗止吐药被曝光,这种药也是和治疗癌症有关,也是同样令人惊叹的暴利。据了解,有国家正式批号的恩丹西酮原料药,每公斤的市场价为6万元,可以分装12万5000支,8毫克的针剂,平均每支的原料成本不足1元,加上包装及工资、管理等费用,成本也不到4元,而在医院的零售价却是每支80~90元。在陕西省物价局的网站上,输入恩丹西酮,我们就可以清楚地查到一支恩丹西酮的最高零售价为84.80元。也就是说,如果以出厂价为基准计算,这个药的利润率高达2000%左右……一位国有医药公司的销售主管透露,我国生产的大部分西药真正的生产成本还不到零售价的5%,……陈清书(广东读者):天价药,暴利药,早已不是某一品种某一厂家的问题,而是药品领域的普遍现象。

  西药业有如此的惊人的暴利,那么为何还不知足而频频围剿中药商呢?一帮西化的精英们不是天天说要自由竞争,公平竞争吗?然而人们忘了西方引进的一个重要的“价值观”是“双重标准”原则。诸如,美国大量补贴而产生的廉价农产品,尤其是转基因大豆,运到中国来竞争,中国的本土大豆没有补贴,价格当然比它高了许多。这对美国转基因大豆绝对有利,当然要高声喊叫自由竞争了。反过来,中国的太阳能产品价格优势明显,美国的本土产品竞争不过,当然就坚决拒绝自由竞争了。这就是所谓的双重标准,一切以利益为转移。其余的高尚说辞无非就是掩人耳目的遮羞布。如果说归真堂不守人道(兽道)不许上市,那么用小白鼠和活人做试验的西药业就更不应该上市;苹果伙同富士康13连跳血汗工厂的非人道企业就更不应该上市!伪君子们当然不敢围攻苹果与富士康这些强者,而是抽刀向弱者。正如鲁迅所说:“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这些孱头们!”

  话说回来,现在西药如果要与中药自由竞争,暴利机制下的西药业当然不具有优势。看一次感冒,用中药不过几十元钱,三天三贴药一般即可痊愈;而用西药点滴进口抗生素治感冒一天的药费要高达数百元,还要一个星期才能痊愈。西药的费用高出许多,公平竞争则死路一条。因此,既得利益者不围剿中医中药,西药的暴利机制就很难苟活下去。如果还听任中药业顺利上市融资而快速发展,则西药业的暴利机制将很快在自由竞争之下命丧黄泉。让廉价的中药快速发展,加入市场的公平竞争,显然对民众有利,但对西药垄断商及其利益链极其不利。如果看不懂这一点,就不是合格的垄断豪商。因而,现实社会的交锋根本就不是什么高尚原则的交锋,而是现实利益的赤裸裸的争夺。

  以此观察这一次风风火火的归真堂风波,也就洞若观火了。兽道主义斗士的真面目也就昭然若揭:为熊请命无非为了保住西药暴利及其利益链。一伙伪君子,他们的兽道主义喧闹显尽“人性”的虚伪。虚伪的卫道士们可以休矣,切莫继续献丑!国人还没有愚昧到你们所以为的那种程度,可以让尔等任意玩弄于股掌之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强烈建议保护“植物权”!反对吃素!!!
    2012/2/28 15:45:03
  • 18楼sacf:
    反对取熊胆和反对中医不是一回事嘛!
    2012/2/26 22:04:40
  • 支持作者!
    某些人穿着裘皮,吃着肉,嘴里叫着保护动物,实在是太虚伪了。
    媒体大规模揭黑我觉得真有其不可告人的目地,象以前叫嚣消灭中医,
    中医不科学等,都是被人当枪使了,背后都有某些集团的赞助。
    中医其实是真正科学的,西医才是不科学的。
    2012/2/26 20:47:22
  • 好,好,热闹
    2012/2/24 20:59:33
  • 在草根网的学习中,收获最大的,往往不是博文本身,而是其后的评论。
    理不辨不清,道不说不明。
    更认同2楼有凤来仪先生、12楼一生中最爱的评论。
    学习了。
    2012/2/24 20:10:43
  • 中国的文人们总想搞出点什么名堂。为了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总要把对方的心意以最坏而度之,根源在于中国文人所处政治地位,为政治站队是中国文人历朝历代,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必须做的份内事。所以,党同伐异成了中国文化的一个鲜明特色。
    罗嗦了这么多,无非要证明所谓的“阴谋论”的可笑!回到原位,归真堂的是与非,真正考验的是中国文人“为目的站队”、“党同伐异”的劣根性。回到实事求是,找出归真堂辨论中的进步性和方向性,才是我们讨论的重点所在。
    2012/2/24 19:11:21
  • 嘿嘿,你方唱罢我登场。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博主的揭露也许真的点痛了一些伪君子,可是,真的是全部吗?!不尽然罢!
    中国的议论,总象搞电视辨论赛,必然有正方和反方。可是,真相却往往身处中游。同那些无理攻击西医的闲人一样,像博主这样祭出保卫中医大旗的也大有人在。可惜,你斗我斗,斗了半天却失去了焦点,模糊了对象!!!
    2012/2/24 19:06:59
  • 阴谋论是神棍最喜欢耍的刀法,只不过这种刀法太烂,更多的时候只会自取其辱。
    2012/2/24 15:45:13
  • 曾教授辛苦了,此篇揭露的问题直击对手要害。在这个信仰缺失金钱至上的年代,各路“卫道士们”为了一己之私颠倒黑白粉墨登场,怎一个乱字了得哦!
    2012/2/24 15:34:11
  • 人道主义应不应该扩大到动物界?实验室里的动物是否更惨?一些人以保护动物的名义截车抢猫抢狗是否合法?以保护动物的名义污名合法经营的公司并攻击中草药是否有利益驱动?多家媒体联合起哄算是怎样一道风景?
    2012/2/24 15:31:13
  • 我觉得这是生拉硬扯,从卫生和疗效上看,归真堂采熊胆的做法绝对不经济也不合理。
    况且熊胆这种东西既然可以被组方替代,那么就没有必要如此残害生灵。
    而且,既然熊胆可以被中药组方替代,就不存在曾先生所说禁绝活熊取胆会保西药暴利的问题。(西药本来就是暴利,不会因为缺了熊胆这味药而变得平价吧?)
    2012/2/24 14:04:15
  • 曾教授一双慧眼很有穿透力。

    不过,“请命”群体里的崔永元、赵忠祥、韩红、姚明等人估计是不了解归真堂的具体做法,或者就是听了某些人的一面之辞才反对归真堂上市的。

    另外,西医误诊乱诊瞎折腾杀死了多少人,也没见多少社会名流出来联名抵制嘛。
    2012/2/24 13:51:0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厦门经济管理学院高级讲师,美国德克萨斯A&M大学兼任教授,中华管理论坛秘书长。原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厦门涉外经济管理培训中心教研处处长,兼任厦门夏智技术开发研究所所长、中国经济文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主要著述及学术研究成果有:《M型领导构架》、《领导的合理境界》、《人性化管理导论》、《孔子管理思想:中式管理的基本形式》、《老子的管理之道:中式管理之本》、《必须重视朱熹理学对中国社会进步的阻碍作用》、《现代管理哲学:中道管理》、《“执两用中”浅说》、《中国教育之痛:奴才意识教育传统的阴魂不散》、《实事求是:现代中道哲学》、《国人需要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等。与潘承烈、成中英、曾仕强、郑学益等十位专家共同发起了“中华管理论坛”。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