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养老金危机 我们能安心退休么?
2012-02-05
字号:

  2005年以来,国家连续6年7次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而且最后几次的上调幅度都在10%左右。国务院为何如此重视养老金问题?养老金的实际状况到底怎样?

  按照现在的养老金情况来看,一旦退休很可能面临悲惨的生活。2010年3月29日有媒体发表文章说,如果退休以后每天只吃盒饭,需要100万元的退休金。现在一般盒饭的市场价格是10元,随着通胀率的不断上升,假如以4%来算,30年后盒饭的价格大概会涨到32元,如果一日三餐都吃盒饭,一天就需要100元,30年的盒饭钱就需要100多万元。当然,4%这个数字肯定是被严重低估了。

  以北京为例,目前北京一个普通家庭1年的生活费是5万元,以更为严重被低估的3%的通胀率来计算,20年后要维持现在的生活水平,1年就需要9万元。假设离退休还有20年,退休后还要再活20年,需要的养老费用是242万元。按照现行的养老制度,如果月薪4000元,再假设薪水的涨幅和通胀一样每年涨3%。退休时养老保险金总共也只有37万元,但需要的费用却是242万元,连零头都不够。

  我们看看清华大学养老金工作室提供的数据,2012~2017年,中国14~64岁的劳动人口开始下降。到2035年,65岁以上的人口约为2.94亿。也就是说,现在是每10人中有1个老年人,但二三十年后,每10人中老年人的数量可能会达到4个,将出现2个纳税人供养1个养老金领取者的局面。这对年轻的夫妇来说意味着每对夫妇要供养4个老人,你们怎么养得起?

  我们再看看其他国家都是怎么做的。比如智利在养老金这方面做得就比我们好。其中有一条就是它们的社保基金经理人必须交纳他所管理资金的1%的个人资金做担保。比如你负责10亿美元的养老金投资管理,必须自己拿出1000万美元的个人财产作为担保。智利政府养老基金监管部门单独雇用审计人员、律师进行审查,而且养老金的投资交易当天上报,财务和资金情况要月报。也正是因为有这样规范的流程,尽管智利已经有几个养老金公司倒闭,但是养老金都没有受到损失。

  我们的养老金全部统筹运用的结果就是,任何一个省跟任何一个市只有总量,其他所有的资料,如何投资、如何回报、如何使用,全部都不透明。社保局征收的效率极低,还要单独找一批人进行企业财务核算,监控企业工资,通过类似税务总局的征管软件去进行调查、稽核、征缴,这个过程中产生的费用都要从社保基金的收入中扣除。很多地方的社保返还率都不到40%,也就是说60%都被当成费用扣除了。需要花60%的社保金去做这种调研、征税的工作,这就是我们的社保金。

  这个钱是可以省下来的。支出为什么这么大?因为既没有明确分工,也没有问责。最不合理的是政府根本就不鼓励大家存钱。我们的社会保险法规定,参保人交费年限满15年以上者,达到规定年龄后可以每个月领取养老金。交费不足15年的,可以交费到满15年后,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没有投资回报,也没有任何的政府鼓励。不过话又说回来,在现在这种体制之下,也没有办法鼓励大家为自己多交养老保险,因为交了,这个钱就直接进入政府的统筹账户里面去了,但少交还不行。这就是为什么大家只愿意交规定的数字,多交就亏了。

  我们现在是在用年轻人交的养老金去补老年人的支出。玩的就是一个“庞氏游戏”,就是拿后面的钱补前面的,等到前面的退休金都被拿光了,并且现在的年轻人也退休了,我可以负责任地跟你讲,没钱了。目前就是这么危险。

  当然,养老金也会破产。比如中国香港,2000年香港大学退休金破产时,学校竟然召回所有合同重签。过去答应给你的退休金,现在一笔勾销,不认账了。如果你不愿意重签合同,你就别干了。如果你想通过跟学校打官司来讨个说法的话,那你就得先想想自己是不是掏得起律师费。打不起官司只有重签合同。所以,像笔者这种级别的教授,本来可以拿到2000万港币退休金的,但是现在就只能拿20万港币了。

  大陆的养老金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肯定会比香港地区还要糟糕。如果现在不解决养老金问题,这么多退休的父母亲怎么办?将来一对年轻夫妻要养12个老人。如果国家不趁现在把问题解决掉,将来怎么办?所有的担子全部都压在年轻人的身上。笔者建议最好对整个社保基金做一个改革,最起码每个人要有一个独立账户,而且这个钱是不可挪用的,然后让每个老百姓都知道自己存有多少钱。这是一切问题的开始,之后我们再慢慢规范,慢慢管理。当然,个人也要养成投资理财的好习惯,通过多种理财工具和产品,丰富自己的投资手段,在社保之外,自己动手为养老做好准备。也只有这样双管齐下,才能够像温总理讲得那样,让每个人活得更有尊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前些时候给爸爸补交了上年的保险金。没想到20年的保险金存在这么大的风险。
    2012/2/16 20:23:52
  • 欧美整个国家管理费是7%,中国政府是27%,所以把管理费降低是核心问题,解决了管理费这个问题(养老金自然而解)。
    2012/2/14 20:18:18
  • 所有的制度都是人来制定,人来执行,人来监督,如果人本身就有问题,又靠什么来保障制度呢?
    2012/2/9 15:20:48
  • 博主的总体看法有点治标不治本。我认为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在于我们国家事实上存在的‘等级授职制’。中共党章第二章第十三条规定,‘ 在党的地方各级代表大会和基层代表大会闭会期间,上级党的组织认为有必要时,可以调动或者指派下级党组织的负责人。’这就是典型的‘等级授职制’。本来中共党章为了把最合适的人选拔到最合适的位置,为了民主集中制做了近乎完美的规定,但是第二章第十三条的规定使其他的规定全都化为乌有,使民主集中制变成了摆设(因为毕竟开会时间一年就那么几天)。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变成了全心全意为上级组织服务,为上级领导服务。造成了权力大于天的现象。某些官员的贪腐,社会上的一切不合理现象都源于此。(2)当年为了防止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后国家和国家机关不可避免地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马克思恩格斯提出了一个最可靠的办法,就是“把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交给由普选选出的人担任,而且规定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被选举者。”注意是只有规定选举者才可以(才有权利)随时撤换被选举者。可以说只此一条,中国的一切问题都将解决。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建议修改党章。把第二章第十三条改为“只有选举者才可以(才有权利)随时撤换被选举者。但下级党组织负责人如果违反了党章党纪国法,上级党组织有权要求下级重新选举。”我敢说这样改了之后,不出五年,共产党就会恢复到延安时期的精神风貌。重新成为事实上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以上看法请您指教。
    2012/2/8 10:37:49
  • 哎。不只如此,我们每个月夫妻两个都扣很多,但是夫妻双方的老人都是没有养老保险的,我交的养老保险被摊到别的老人身上,还得要赡养自家的老人。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2012/2/6 13:02:04
  • 通胀,涨工资;国内移民,城乡剪刀差。
    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2012/2/6 10:34:19
  • 要是真的这么细想,何止是养老金问题啊,资源问题、收入分配问题、粮食问题、环境问题、就业问题、食品问题、药品问题……,都是没有解决办法的问题,其实也不用真的那么紧张,每当一个社会问题真的不能调解了,就会爆发一种极端的方式来解决,以达到另一种平衡。
    2012/2/6 9:33:00
  • 非常感谢郎教授对社会底层人员的关注和关心。现在中国真的已经是“烂透了”,不仅仅是退休保障方面,几乎所有方面的问题都非常非常严重,屁股后面挂炸弹——响(想)不得。
    2012/2/5 22:01:05
  • 中国股市的底一般都是强势内资和外资抄到的。昨日(2月1日),韩国央行宣称,正考虑购买数亿美元额度的中国股票,同时还要加大对中国国债的持有量以使其外汇储备配置多元化。这也是继今年1月中旬韩国国民年金宣布投资A股后,韩国再度表示将扩大人民币资产的配置额度。
    2012/2/5 21:27:02
  • 郎老师经历了养老金破产,如今不还是活的很精神,为什么?请问郎老师活的还安心吗?当然除了忧国忧民以外。郎老师所指出的是退休金的管理问题,这个问题是全世界正在共同研究解决的问题,如果中国有一天也出现这样的问题,那也不奇怪。相信人类会研究出适合当今社会发展的养老体系。而我们中国的国情,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最要紧的还不是养老金的管理问题,而是养老金的分配问题。应该说,不论在职时担任何职,收入多少,退休以后,都不再为社会做贡献了(理论上讲)。退休金理应人人平等。没有道理退休以后,人与人之间由于退休金的多少,而分成几个等级,一直到死。这样的社会,有什么资格大谈和谐?
    2012/2/5 18:50:49
  • 没关注过国外养老金机制如何,但是就国内的养老金机制就我国现行的人口结构及生育政策、城市化进程,未来二、三十年待70、80后领取养老金的时候,供需比会大不相同,结果就可想而知。
    2012/2/5 17:02:41
  • 养老金危机 我们能安心退休么?
    ====

    这是一个危言耸听的伪命题。俺最瞧不起的就郎咸平,一个无知无畏并自命不凡的废物点心。真是懒得批你那不实之词。
    2012/2/5 11:31:0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