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为什么私有化必定失败?
2012-01-22
字号:

  今天讨论一个大家都很奇怪的问题,我和杨教授(杨瑞辉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都是吃资本主义奶水长大的学者,我们怎么会有兴趣探讨社会主义的话题呢?其实这是有原因的。

  我们主要希望让大家知道到底如何理解马克思。但由于我的水平实在有限,因此在30之岁之前都无法理解这个人(马克思)的智慧,一直到我到了香港,差不多我也50岁,我跟杨教授)两个人经 常喝咖啡聊天,透过对话来讨论马克思。

  最后我们得到一个非常非常震撼的结论,那就是共产主义本身,从马克思的著作里面我们察觉到根本不是他这一生追求的目的,他追求的是和谐社会,而共产主义只是一个手段。

  我们建国之后前30年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把手段当目的,从而给我们国家带来极大的灾难。

  后来我们利用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得到了一个非常震撼的结论。那就是什么叫做人类历史。人类历史就是一部透过法制与民主控制权力腐败的积极斗争史。就是说马克思真正想讲的就是民 主与法制,而且是从他的唯物辩证法里面推导出来的。

  而被誉为资本主义经济之父的亚当斯斯密是马克思跟列宁的前身,国父论里面从头到尾谈一个观点和马克思一模一样。他对于资本家剥削工人感到痛心疾首,同时他更感到痛心劳动者薪资的 衰退。他甚至向列宁一样大力搏击英国帝国主义,它说帝国主义不但剥削殖民地的人,同时帝国主义本身的人民也被剥削。因此从他的书里面看来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社会主义者,根本不是 资本主义之父,他是社会主义之父。

  但是我想告诉各位一个结论,那就是亚当斯密的理念和马克思是一样的,两个人都想透过一个手段达到更好的目的,马克思希望怎么做,通过民主与法制达到和谐的社会。亚当斯密通过一只 看不见的手打造一个整体社会的利益。

  最后我想请问各位来宾,亚当斯密跟马克思谁是左派,谁是右派。如果你把我的演讲都听懂的话,你会发现他们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那太有意思了。我们建国60多年,前30年左派当道, 极左,打的马克思共产主义为目的。后30年新自由主义学派,透过一只看不见的手为目的,认为这时候根本不需要干涉,一切推向市场化叫做改革。我们很多地方说不要找市长,要找市场。 中国的改革风起云涌。全部希望通过价格这只看不见的手来调解资源的分配,最终会达到一般均衡跟最棒的福利经济学的境界。

  这个极左派跟极右派给我们带来什么灾难吗?极左在改革开放之前既不重视民主又没有法制,民生凋敝,经济解体,社会僵化,最后由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而改革开放以后透过所谓看不见 的手,这种价格机能把一切推向市场之后是什么结果?房价之后住不起房,医改之后看不起病,孩子上不起学,国企改革之后大家都下岗。因为价格理论本身这只看不见的手本身就是误导。

  我们这个国家对所谓的看不见的手这个市场经济是最痴迷的,痴迷到什么地步,连你们各位朋友买菜,这个菜市场都是市场化的。举一个例子看看我们受到多少剥削。以上海为例,上海奉贤 区五四农场生产的卷心菜卖到下游一级批发市场三毛,当天卖到隔壁二级批发市场七毛,当天卖给消费者一块二,我们研究人员到现场量了一下聚集,从一级批发到二级批发到零售,总共距 离一公里,当天完成的交易有三毛钱涨到1块2。中间的九毛钱是什么?我们做了调研发现,全部是政府的税费包括进场费,摊位费,工商税务城关卫生。一斤菜老百姓要付九毛钱。

  回头看看香港,香港有93个菜市场,谁是老板?香港政府。香港是个英国殖民地,这个菜市场怎么会是香港政府持有的,对的,就是香港政府持有。因为当时的英国政府非常理解什么叫做市 场经济。香港政府收购了93个菜市场之后,菜贩子只要交水电费跟象征性的摊位费,其他的税费全免。在香港过日子还是比较好过的。十年之前香港老百姓要到深圳罗湖打酱油。现在反过来 ,深圳老百姓到香港去打酱油,为什么?香港物价特便宜。

  从小故事看得出来我们这个国家迷信市场经济的结果,迷信所谓看不见手的,结果什么都推向市场化,最后老百姓反受其害。谈到一个非常可悲的话题就是你为什么越改革越糟糕。

  我们市场化的改革是这场改革最后图利少数人,而改革成本由大多数人承担。请问这公平吗。而且微观学理念,所谓亚当斯密这个价格理论理念他所有追求的统统是小利,不想公平。什么叫 一般均衡理论,那就是价格两块钱,资本家拿4%,工人拿四块钱就是最有效的一般均衡理论。仔细研读微观经济学到最后你只重效率不重公平的结果,那就是我们改革开放的问题。只有最后 一章福利经济学还说了一句人话,可以让一部分先富起来,但是其他人不能更贫穷。

  这句话就是我05年12月份在清华大学的演讲。我们认为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价值观或者意识形态的趋向呢,就是说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要彻底的放弃极左跟极右的思维,因为极左跟极右都 是拿手段当目的,极左奉承的马克思共产主义就是手段,而我们分析的马克思追求的是和谐社会,方法不是共产主义,是法制与民主。亚当斯密他也是一个悲天悯人的社会主义学家,他追求 的是社会整体的利益,而且手段就是看不见的手。我无意否决市场经济的重要,因为在某些领域它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们不能迷信市场经济,因为从今而后我倒认为微观经济学里面最后一 张福利经济学里面谈到的帕累托改进可以作为我们执政的标准。就是我一直呼吁的偿富于民。如何检验你藏富于民,你可以让一部分先富起来,像邓小平所说,但是其他人不能更贫穷。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给17楼:祝贺“海外孤魂”网友通过本站最新审核,成为“草根评论员”。期待你的更多精彩发言!
    2012/1/30 9:32:28
  • 不应该说是私有化必定失败,而是应该说政府对社会的介入必定要增加。现实证明,自由资本主义一直引以为傲的市场自由调节功能,不再能挽救西方国家最近出现的金融,就业,贸易赤字,政府债务危机。不断增加的人类人口和迅速减少的地球资源,令趋利和积聚财富的资本主义原则变得不再合理。事情需要一个有效率的政府从中调节,调解。希望为人类做出这方面启示的国家是中国。
    2012/1/30 9:20:17
  • 做任何事情都离不开目的和手段,当然还有更高一层的那就是思想。

    这个思想当然凌驾于目的和手段之上,所以当然它只能是万物发展的规律。

    根据这个万物发展的规律,马克思为了造福人类的伟大目的,自己用头脑风暴编写了如何实现共产主义的方法。

    很多伟人用这方法去实践,干了大事。现在这个旗号还是很挺,但是干的是啥,真是搞不明白!
    2012/1/30 1:06:13
  • 祝大家2012年新年快乐!
    2012/1/23 8:12:14
  • 辨证唯物主义是思想者的唯一出路。为什么中共8000万党员却没有几个真正辨证唯物主义是思想者?如果有一个象毛主席一样,全面而深刻辨证唯物主义的思想者和斗士,当今中国也不会思想混乱如辛亥革命前后的社会一般。
    2012/1/22 19:22:26
  • 社会主义制度、共产主义理想、8千万党员,14亿人民,却产生不出来一个完全量身定做的的属于中国的社会主义优越经济体系!
    有宗旨、有理想、有制度、有组织、有资源、有土地、有基础、据说还有庞大人才,可就不知道根本是什么,只会拿着鸡毛当令箭,因为那是外国产的洋鸡毛。
    这个名族是一个什么样的文化啊?

    无非就是精神与文化统御教育、科技、产业、制度、体系、社会、三民、国家,坚定站在立国宗旨、宪法精神、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度的人民民主基本立场为出发点,通过开放聚合式国家共享平台巨系统的有效组织体系,汇聚全国人民的民智民力,有什么坎儿过不去的。
    2012/1/22 17:27:21
  • 给7楼:祝贺“铁马冰河”网友通过本站最新审核,成为“草根评论员”。期待你的更多精彩发言。
    2012/1/22 17:18:15
  • 给6楼:祝贺“傻大兵张哥”网友通过本站最新审核,成为“草根评论员”。期待你的更多精彩发言。
    2012/1/22 17:14:19
  • 政府机关就算公有制的吧?可是我所看到的情况是权利都在制度背后运行或利用制度为相关人士捞取灰色收入,或直接利用权力与资本交易。这是执行中间路线能解决的吗?我认为不要说民主,就算真正做到了法制,中国的情况都要好很多。有的人喜欢痛批民主,那我问你没有民主监督又谈何法制?
    2012/1/22 17:12:38
  • 为什么私有化必定失败?这里,你可以用“失败”这个词,但是,不是最合适的。私有化本身就是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现象,当然也就没有什么成功与失败之说了。其次,不是私有化有什么问题,而是“化”的程度问题。凡事过之不及。资本主义走到今天,过于私有化了,政府的收入越来越少,而同时,社会福利支出越来越多。为了争取选票,每个政党只能糊弄老百姓,谁也不敢出头增加税收,削减福利。所以,资本主义这碗饭,快吃不下去了。
    2012/1/22 16:50:40
  • 国人应该有一个共识:在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一些重点行业必须坚持公有制.不能把所有行业都交给市场.政府对市场的监管只能加强而不是放任.对那些鼓吹国企私有化土地私有化的言论必须彻底批判.
    2012/1/22 14:54:36
  • 走自已的路 谁也别被谁迷惑了 新中国的前三十年面对一个世界的超级流氓 你没有手段应付 早就面目全非 时不今日了
    2012/1/22 12:03:3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