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命自我作,福自我求
2011-11-22
字号:

  心好命又好,富贵直到老;

  命好心不好,福变为祸兆;

  心好命不好,祸转为福报;

  心命俱不好,遭殃且贫夭;

  心可挽乎命,最要存仁道;

  命实造于心,吉凶唯人召;

  信命不修心,阴阳恐虚矫;

  修心一听命,天地自相保。

  “心好命不好,祸转为福报”,“千古奇丐”武训先生就为我们做了很好的诠释。

  武训(1838~1896)今山东省冠县柳林镇武庄人,是清朝末年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一个乞丐。他的命用“不好”形容是不恰当的,应该说非常不好,穷得连名字都没有,幼年丧父孤儿寡母是在又苦又咸的海水中度过的。但是武训靠着“制心一处,无事不办”的信念用真心去化命,修建起了三处义学,购置了学田300多亩。武训先生可能是唯一以乞丐身份载入正史的人,“训”的名字也是朝廷嘉奖的,清廷将其业绩宣付国史馆立传,并为其修墓、建祠、立碑。如果有人认为清廷嘉奖不一定是真材实料,你可以从武训的葬礼看一看“千古奇丐”的含金量:武训一生没有娶妻生子,但发丧之日,沿路六十里各村民众自发设奠路祭,自动送殡者达万人,沿途来观者人山人海,师生们哭声感天动地,市民闻讯泪下,当时有人互相低声地问:“谁说武训没有儿子?”

  武训先生时代的中国可以用“心命俱不好,遭殃且贫夭”来形容。中国人的恶业累计到一定程度,因缘成熟了在清朝末期集中爆发。《太上感应篇》说:“夫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中国人人心恶到什么程度,从武训先生少年时代的一些遭遇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武训15岁时,到自己的姨父张老板家当童工,姨父对武训那真是“大义灭亲”,把武训当成大人来使唤,而且从来不给工钱,还常常打他欺负他,武训非常忠厚,周围人把他当傻子讥讽嘲笑,他也不理会;17岁时到“精英”李举人家当长工,武训做长工三年,也没有给过工钱,因为母亲生病,向主人讨要工资,“精英”拿出了一个假帐本,硬说早把工钱付清了,武训不识字,气得目瞪口呆,欲哭无泪,苦口争辩,反被诬为有意讹诈,最后被打得头破血流,轰出门外。福祸无门唯心自召,人心坏到一定程度,果报就如影随形地来了,当时的清廷“攘外”采取的策略是“宁予外人,不予家奴”。

  “心好命不好,祸转为福报”,虽然当时中国的“命”不好,而武训先生偏偏在淤泥中化成了莲花。武训先生受尽欺凌后在庄子上的小庙里昏睡了三天,武训觉得自己委屈死还不如放手一搏自己改变命运。“结解同所因”,自己就是因为不识字被困住了,改命就从这里着手,要让众多上不起学的孩子避免和自己一样的命运,“我建超世志,誓要办义学”。21岁的武训彻底放下了五阴身心,开始每天开开心心行乞集资口中念念有词:“扛活受人欺,不如讨饭随自己,别看我讨饭,早晚修个义学院”。他到处出卖自己的劳力,苦活累活抢着干,牲口做的苦力活,武训不以为苦,总是高兴地一边唱歌一边欣然乐为,有时遇到个别不给钱的他也不争。

  “夫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二十九岁的时候,武训用多年的积蓄,买了四十五亩便宜的低洼盐碱地并唱道:只要该我义学发,买地不怕买碱沙,碱也退,沙也刮,三年以后无碱沙;本县一位为人正直的举人杨树芳也被武训先生感动,答应帮他办学;光绪十二年(1886),两名开明地主仰慕武训的为人,联合捐出土地,做义学的基地;山东巡抚张曜被武训先生的率真纯朴令感动,下令免征义学田钱粮和徭役,另捐银200两,同时奏请光绪皇帝颁以“乐善好施”匾额。清廷授以“义学正”名号,赏穿黄马褂。

  “制心一处 无事不办”,武训先生就是最好的诠释。武训一心一意兴办义学,为免妻室之累,他一生不娶妻、不置家,过着牛马的生活,不曾在自己身上花过一文钱。义塾成立后,武训实现了心愿,但依旧以要饭为生,依旧住在破庙里面,学生们集体跪求他住来义塾,他也不肯,他说:“我过的生活自己不觉的苦,只要你们努力学习,我比什么都快乐”。朝廷赏穿黄马褂是至高无上的荣耀,但是在钦差面前,武训却不愿意下跪谢恩,也不愿意穿黄马褂,说:“义学正,不用封;黄马褂,没有用;修个义学万年不能动”。

  “儒”字从字面理解的意思就是人之需,儒教是要保证自己来生不往下堕落失去人身的;而佛家弟子的目标则是“了生脱死”,但菩提道次第要讲三个阶段,先修人天乘,然后修小乘,小乘修好,才能修大乘,佛弟子培福才能保证起码的人天善趣。不论是儒家还是佛家,“制心一处 无事不办”都是“改命”的条件,儒家讲:“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佛家讲:“净极光通达,寂照含虚空”。如果你的定慧连气功师都赶不上,你哪也去不了,只能在六道里轮转。要达到“制心一处”的境界,需要看破、放下,如果理上讲不通信心是不能长久的。如何判断自己是否看破了、放下了,自己是可以验证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是你自己贪恋的,否则摆脱不了阴阳的束缚哪也去不了。天加福都是逆来,人加福都是顺来,“制心一处 无事不办”,突破生死关后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身在世间心却进入到了另一维次的境界。

  “命好心不好,福变为祸兆”,近代史中国人受尽了屈辱后,命运之神开始倾向中国人,在不知不觉中福报越来越多。但是,中国人的人心并没有随着物质的丰富而“进化”,“信命不修心,阴阳恐虚矫”,不修心福报享完了就会回到起点,就像伊索寓言中金鱼和渔夫的故事一样。文革期间,武训先生的坟墓被掘开,尸骨被焚烧,武训祠、武训的汉白玉塑像、“义学正”匾额均被毁。中华民族5000年的文化传承象长江一样被截断了,违背了天道,自然就风不调雨不顺。前几年浙江人富起来之后就得意忘形了,这样教育孩子:“你要是不好好学习,将来就让你当村长去”,这样对官部冷嘲热讽,不能不说自己给自己已经种下了祸根。股市有一句话“横起来多长,竖起来多高”,抛弃了老祖宗的教诲后,官员的心动了,被压抑了那么长时间后欲望如干柴烈火,迅速走入了“牛市”的上升通道,至今稍有见顶的迹象。

  “命实造于心,吉凶唯人召”,人只有自己能救自己,自己想转变是本,伟人的作用只是末;曾国藩是儒家一个代表人物,本事确实不小,但他不能从根本上阻挡“历史的车轮”。毛主席也一样,伟人也不能从根本上挽转人心。解放后中国人的人心是什么样,从梦参老和尚在监狱中的一段经历可以体会一下:我真正体会到人的心坏到什么程度,坏到不可思议。你到监狱去看,大家都在受苦当中,有些人在监狱里的还想尽方法害别人。有些个坏人之中的坏人,我们给他起个外号,“三天不害人,走路没精神”!在监狱怎么会害人呢?向战士、向干部打小报告,说那个犯人怎么样怎么样,那个犯人反革命,那个犯人又反动,尽是这些事。那些个管理犯人的,我们给他起个外号叫“土八路”,没有文化程度。那个犯人表示“我没犯罪”,“你有文化没有?有知识没有”?“那我还有点”!“有了就犯罪了”。人心坏到那个程度。盂兰盆节是从中国传到日本的,现在是日本最重要的节日,都回乡祭祖放假时间很长,中国文化在日本和韩国还有一点“墙外香”,有中国文化的中国人是龙,去掉武装的中国人是虫。

  “心可挽乎命,最要存仁道”。孟子说:“福润屋,德润身”,我们现在生活在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不用问别人,问问自己的心就知道了。我们回光返照,照照我们自己这个心,一天你起多少个念头,这里头有多少是帮助别人的,有多少是争、贪、搅、扰的,就会明白了。扭转人心是最难的,因为人造恶之后受业力的牵引犹如自由落体,是很难逃脱魔掌的。人心恶到一定程度,中药就不起作用了,现代中医已经把中医核心丢了,只剩下了“中药”,中药是“秀才”现代病是“兵”,中药是抵挡不住的,就要灭了。人心恶到一定程度佛法也会灭尽的,佛在《佛说法灭尽经》中说:“魔作沙门坏乱吾道”,就是对末法时期的描述。漫长的冬季过后是明媚的春天,“如是之后数千万岁。弥勒当下世间作佛。天下泰平毒气消除。雨润和适五谷滋茂。树木长大人长八丈。皆寿八万四千岁。”

  人的寿命最高是八万四千岁,我们现在误认为福报是科技带来的,实在讲是刀尖上舔蜜用命换来的,《黄帝内经》说:“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时世异耶,人将失之耶”,你就会知道人已经“退化”到了什么程度。现在属于地球村村民拆东墙补西墙分家产的最后疯狂阶段。你从抗生素的药量成倍增加就可以知道,人已经突破了很多维次的空间,那不是人类的成功,而是人类已经成了那个维次空间的敌人,要堕落只能往更深层的空间堕落,要消业只能要熬过更长的黑暗。但“命自我作,福自我求”是不变的法则,因为“般若”是不生不灭的,相感则通,你的境界达到了那个层次自然会感应道交。而“奇人”只能带来暂时的光明,包括武训先生也只能起个示范作用,受武训影响冯玉祥将军也曾经大声疾呼“大量办义学,急务此为最”,并于1932年至1935年间,在山东创办了十五所武训小学,但也不能改变不想改变的人们。

  佛所行处 国邑丘聚 靡不蒙化 天下和顺 日月清明 风雨以时 灾历不起 国丰民安 兵戈无用 崇德兴仁 务修礼让 国无盗贼 无有怨枉 强不凌弱 各得其所,

  南无阿弥陀佛。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44楼说得比较好!差不多是那么个意思!
    2011/11/25 22:50:15
  • TO46楼

    找苦吃不是学佛。随缘最重要。佛有八万四千法门,就是病万变药也万变。
    2011/11/23 11:37:05
  • to50楼

    liuyzhome您好:

    众生都有佛性,但末学没有说毛主席是现在佛的意思。“知法不住法”并不是学佛者专有的境界。末学提到毛主席是因为有网友提到毛主席,其实末学的意思44楼非常理解,根本没有其他意思。

    武训不懂为人民服务,但做的就是为人民服务。

    儒家的仁,“万物一体谓之仁“,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不也是这种胸怀吗?为什和孔子搞的那么对立呢?以左派自居的人曲解毛主席是最大的悲哀

    儒家被曲解,毛泽东思想一样被曲解,佛法也不例外。只不过“末法”是什么样,佛在2000多年前已经说的很清楚。

    易经说:见群龙无首吉。末法时期走的洛书,洛书是死路一条,只有河图才能生。

    南无阿弥陀佛
    2011/11/23 11:34:51
  • 50楼] 评论人: liuyzhome 说的很好。如果毛是对的,佛就是错的,起码在解决利益之争问题上,谈佛无异于杀生;让杀人者杀的手软,和灭掉杀人者自是同一结果,佛在其中罪果必大于功德。多少事,从来急,佛法远不如共产主义!杀掉1%的小恶,能换来99%的大善,我愿再次举起屠刀。
    2011/11/23 11:23:55
  • 这块地很热闹,认真看了个遍每个回帖,发觉多是口舌之利诡辩之才,却少有言及本质的箴言。见博主回帖中大赞毛为真佛,让我对其言佛观感大降。不过又一披着佛衣的媚势之世俗人罢了,佛在其口不过是一职业,一工具,并非心中真有佛。我不信佛,但知佛讲慈悲,虽有怒目金刚,但只对十恶之人却决不滥杀。你可以把毛讲成枭雄,乱世英雄,甚至铁血权谋家,惟独不能说是神佛。一个言佛者把一生都在进行权谋斗争双手占满鲜血的毛推崇到佛的高度,其摇尾之态让人莞尔。估计博主若生在秦朝,始皇为佛,生在明朝,朱元璋为佛。博主口中所言之佛,可是心中之佛?心中之佛,可是口中之佛?道可道,非常道。能用语言表达清晰的,估计就离真正的大道越来越远了。
    2011/11/23 8:26:33
  • 赞同释兄的看法。

    不过,挽救人心是个长期的事。要有人先挽救了自己的心,然后发菩提心,去化度众生;在化度众生的过程中,进一步消除自身的业障,达到完全自度度他,自利利人的状态。

    也就是说,还是有个先后的问题。有先信、先愿、先行的人。其后成佛之人大多数是靠这些人度化的【所以,学佛也存在一个拜师的问题】。

    当然,最后,命自我作,福自我求。这没问题。
    2011/11/22 22:11:45
  • 我对先生没有鄙薄之意!
    2011/11/22 21:44:56
  • 比先前说法强许多,
    不过假如佛法仅仅是这么点内容,
    八百年前就失传了。
    2011/11/22 21:41:14
  • [41楼] 评论人: 老汪您好!
    我的理解是:放下做人的所谓尊严,效法自然,象所谓的“畜生“一样活着.
    2011/11/22 20:15:58
  • “万一脑子搞坏了别怨我。”====前段时间,在开发一款洗牙的产品时,当中碰到势能转换成微分动能时,为了得到理论上的效率最大值,演算推导了无数公式,还真的差点将脑子搞坏。至于你的小小催眠术,只不过洒洒水啦~~~~
    2011/11/22 17:46:59
  • 博主只是劝人向佛,大家何必胡乱动议。大家把佛经当作文字逻辑在思考,这就是错。有理无理都不是理。佛说是靠证,不是靠说。
    我不懂佛说,只是信而己,万千经典,未读未证,只能算是打醋的。佛下弟子,亦有乱者,这是佛教之事,不是佛之事,是后人之事。后人功德,依自修,佛岂能替你修?有很多事,要归因,要归到你自身,不是去找外来佛,所谓种瓜得瓜。
    当你看到蚂蚁,你不去踏,这是慈悲在生,与佛法在近,却没有得法,因佛理举张这些,但佛法本身却不是这些理念,当你快走的时候,踏死了蚂蚁,却救了人,也没有得法,因为佛法也不是这些。所谓明心见性,是心明,明心,心镜相应,因此常见性,性如如是也,方为无上之法。是一个痛苦与快乐相伴的体证过程。一句话,你得不得,你的心与身体会明确地告知你。向佛,则莫把佛经当不是一种文字组织,当作文字游戏。六祖的《坛经》中有一个故事,一个小聪明与六祖对话,六祖打这个小聪明,问:你痛还是不痛。小聪明反问:你见还是没有见……不妨看看吧
    2011/11/22 17:43:45
  • 老汪啊,在隆文的圣地,说妄语不仅是不对滴,而且是很危险滴(看!核讹诈我也会了)。  
        我明明说我没有跟着你的思路陷进去吗?况且,何为“慎重”呢?真的就是再考虑一下那么简单?
    2011/11/22 17:42:4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吉林省长春市工作,佛历2554年(2010年)五月十六有幸参加了梦参老法师主持的三皈仪式。深感佛恩,誓报佛恩。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