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小悦悦事件表明国人已从“愤青”到“不在乎”
2011-11-02
字号:

  让人心痛的广东佛山小悦悦事件已经随着小悦悦的悄然离世而告一段落。上周,中国青年报就这一事件对网友展开调查,多数受访者痛感当前社会日趋冷漠。不少人留言提出:人与人之间的 冷漠才是杀死小悦悦真正的凶手。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社会冷漠?调查结果排在前三位的原因是:

  1.“‘南京彭宇案’等案例暗示公众做好事可能会吃亏”(65.7%);

  2.“社会安全感不够,人们自保心态重”(64.1%);

  3. “现在社会怨气太重,缺少温暖”(49.4%)。

  曾经很“愤青”的中国老百姓现在变得越来越“淡定”,越来越“不在乎”,整个社会正在疏离,非常冷漠。

  现在,大部分老百姓都麻木了,不管你政府出台什么样的政策,靠谱不靠谱的,谁愿意去听证就去,反正跟他们都没有什么关系,他们至多围观而已,实在不行就“打酱油”。这种极端 的心理太可怕了。也就是说,欧美的老百姓、日本的老百姓会对政府提出批评,有批评就代表对政府还有期望。我们呢?我们根本就不管、不在乎了,这个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愤青”、“ 沸腾”、“ 爱”,这三个关键词基本点评了这一年的世态。

  公正地讲,我们也有很“愤青”的时候,就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经济刚刚起飞的时候,那个时代的中国人是非常“愤青”的。用我们上面的话来讲,就是老百姓对那个时代是有期望的 。不像现在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大多数人沉默的时代。这种“不在乎”和“在乎”的背后当然是有根源的,其实就是权力的傲慢。而这种傲慢已经渗透到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比如说,原本 我们还可以在微博上玩一玩,跟语言打打交道,但现在发现连语言都在面对着权力的傲慢。现在好像开始禁止随意夹带使用英文符号的段落出现,有些人就调侃说,以后就把U盘改名为“通用 串形总线接口,无需物理驱动器微型高容量移动存储盘”。还有,因为不能用CPI,也不能用GDP。

  其实,从20世纪80年代的“愤青”到现在的“不在乎”,这里面实际上隐藏着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社会共识破裂了,因为大家以前是有共识的,大家“愤”是一起“愤”的。那什么是 “社会共识”?就是政府跟老百姓是走在一起的,吵架其实也是一种共识。如果说老百姓都懒得跟你吵了,其实就等于离婚了,那才是最惨的!但是,吵架的话,也要有个吵架的前提,最起 码是要有个共同话题的。但是现在呢?我们老百姓关心的话题和我们政府关心的话题基本是不搭边的。

  老百姓现在最关心的是什么事情呢?按照调查的结果发现,老百姓关心的其实就是三件事:物价高、房价高、收入低。那请问,从2006年开始,我们政府在做什么?搞世博、搞奥运、搞 亚运、搞“嫦娥”。其实我们老百姓也不是不以这些事情为荣,而是说,你政府所做的,不是我们老百姓想要的。更可怜的是,我们老百姓没有什么话语权,没有表达意愿的渠道,很多时候 都只能是“被幸福”,所以我们老百姓才会对政府没有任何要求,既不会“愤青”,也不会沸腾。这种态度的背后其实是说,我们对整个自然或者人文环境,没有任何的爱,这是非常可悲的 。

  透过这种冷漠,我们会发现我们和日本、美国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我们疏离了,而且这种疏离感还在加剧。比如说房子,前不久一个房地产商论坛打出了一个口号,特别搞笑,叫“炒 房从娃娃抓起”,这说明什么?说明房地产未来还会跟我们越来越疏离。这种疏离也构成了压力,你看2010年,老百姓也表示压力很大,因为房价太高;开发商表示压力很大,因为土地太贵 ;政府表示压力也很大,因为房价太高,开发商太难管,老百姓呼声太大,太多人买不起房子。每一个相关的群体都表示压力很大。

  前不久,有人发了一条微博,说“十二五”要将深圳打造成幸福城市。我发现,给反馈信息的网民还真不少,但遗憾的是,基本上都是负面的。大家都在说这么高的房价,加上比香港还高的 物价,怎么让我们成为幸福城市?我们怎么可能有幸福感呢?同样还是幸福,在上面提到的央视经济生活大调查中,选择不幸福、很不幸福的占了38%。我们换个角度看,这些不幸福的人其实 是处于一种焦虑之中的,也正是这一部分人实际上最想改变现在这种局面,所以他还在乎,还对政府有要求,通过重新解读,我们发现正是这38%的人才是社会进步的推动力。我们千万不能打 压他们,要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因为只有他们才最在乎,40%的人已经是“淡定”了,这太可怕了。

  还有更可怕的,我们发现到了今天,这种不幸福感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举个例子,我们去餐厅吃饭,就发现谁都不快乐。吃饭的人不快乐,因为他们基本都在骂,骂这个,骂那个。服 务员也不快乐,他们给你们上菜,如果说你们在讲话,服务员就会说,哎,这个是什么菜,他们根本就不考虑你在干什么,而且他们那个笑也很假。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整个社会都在疏离 ,像冰一样,非常冷漠。

  所以,对于我们目前的状况,我觉得我可以给出一个比较正面的建议,就是说我们要针对老百姓所需去解决问题,要以民为本,想老百姓之所想,做老百姓之想做,而不是说政府想做什 么就做什么。同时,要让我们社会的广大资源,以及我们政府强大的执行力,一起来推动老百姓关心的话题,只有这样,我们老百姓的这种不幸福感才会慢慢消失。

  最后,还有一个词我想提一下,那就是“尊严”, 我们温总理也说过,要让人民生活得有尊严,人民有了尊严以后,才会有介入感,才会有实现感。那如何才能让人民活得有尊严呢?就 是去解决他想解决的问题。对于目前老百姓最关心的物价高、房价高和收入低的问题,如果我们能解决的话,老百姓自然就觉得有尊严,就会对政府有期待。当然,他也会开始骂你,但是你 要给他一个骂的空间。为什么?因为他爱你,对你有期待,才会骂你。透过这种互动,慢慢地整个社会才能实现一种良性循环,而我们现在所盘点的这种无奈和不在乎之类的现象,才能够慢 慢消失,幸福才会离我们老百姓越来越近,而不是越来越远。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为什么有人说真话就会被很多人排斥,恶语相向?郎教授举得例子哪个不是事实,是不是因为实话刺痛了你就骂别人?和美国,香港做下对比就成了美国走狗?试问,如果你是在一个城市长大,突然间去了别的城市,你会不会拿现在的城市和自己的久居的地方进行对比?人口,物价,房子高矮,美女多少。。?郎教授也是普通人,普通人进行这种对比无可厚非,尤其是出发点站在改进现在不好的方向上,毛主席也说了辩证唯物主义的精华就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美国之所以成为世界老大,必然有人家成为强国的方法,什么都听不进去,不去看,不去想,闭门造车,赢得了GDP,却失去了全天下就如你所愿了?
    2011/11/29 17:08:20
  • 确实如此呀,高中的时候不懂社会,还在和同学讨论些国家战略。大学忽然发现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呢,都在那几个人的掌握当中,同学们都自觉地避开国家大事的讨论。
    2011/11/13 20:36:14
  • 是不是应该叫“麻木”,跟鲁迅笔下的文学形象差不多了
    2011/11/10 10:04:47
  • “中国十几亿人口,哪天不出一点事?出了一点事,就美国如何如何?
    “___嫩说这‘野渡评论’算愤青还是算彪子!?
    2011/11/5 9:14:25
  • 这个专家水平太有限,偶一看题目就知道内容不新鲜,我看你经常批批那,神马时候能找几条公理来批一批?
    2011/11/4 19:05:57
  • “我们对这种独裁体制已经绝望了。所以不说什么了。
    只有一些二逼青年还会整天假装很爱国”。
    一语成谶,只有称赞!
    2011/11/3 8:58:06
  • 每晚7点的假大空表演是不是社会主义.
    2011/11/2 18:57:50
  • 冷战比热战可怕,冷战是理智的憋着劲找机会整死你;热战只不过头脑发昏的挥舞拳头。
    2011/11/2 16:43:39
  • 愤一点还是好的,但是配合短视+一根筋的愤就是低劣的,国人至少走出了低劣的范畴。高级的愤是知道系统逻辑的看因果,而不盲从于个体感性的微观见解——比如小悦悦这个事件你若愤是好的,可是如果你奔着18个路人去叫较劲就很初级,你发现造就这18人的环境和形成这环境的逻辑并控诉他们,就愤的高级些不是?
    2011/11/2 13:38:38
  • 依靠公权力打压煽动分子,维护社会稳定是无可厚非的,因为外部势力时刻在寻机进行颠覆。问题的根源在于,我们的现行政策不得人心,我们甘愿做帝国主义的附庸的改革立场损害了人民对政府公权力的信任,我们严重贫富不均的分配体系制造了越来越富的权势者和越来越多的贫穷者。我们正在远离社会主义的根本宗旨,一部分当权者正在接受国际大资产阶级的利诱试图加快这一进程。
    这是一段痛苦漫长的阶段,斗争将会继续并愈演愈烈,但维护社会稳定仍是根本大局。
    2011/11/2 12:51:16
  • 总结起来就是:压力很大,情绪稳定
    2011/11/2 12:28:30
  • 谁还敢愤青呢?
    就像美帝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当时网上群情激奋,但居然2天没有人游行示威,后听有关人士谈到几个学校党委会做工作,学生会负责人才敢在美国大使馆前游行示威。
    现在连上访都要控制,谁还愿意当愤青!
    2011/11/2 11:04: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