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开闸地方债提升央行“独立性”
2011-10-25
字号:

  10月20日,财政部宣布,批准浙江、广东、上海和深圳四省市,试点地方政府自行发行3年期和5年期债券。

  虽然,首批发债总规模被限定在229亿以内,但地方债发行的真正开闸,不仅为未来持续深化的城镇化解决了融资通道,更为当下高达近11万亿的地方债务提供了缓解机制——当下地方债务已到了危 急关头,如果算上地方政府的直接举债(教育、医疗等方面),我国地方债务总额可能已高达15万亿左右。即使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近11万亿核算,今明两年,地方政府集中到期债务本息的偿还亦接 近5万亿元。

  此番,中央政府通过试行地方债自主发行,为高额地方债务提供应急缓解机制,而不是指令(或变相指令)银行持续放贷“以新换旧”。一方面说明,数额巨大的地方债务潜伏着巨大的风险,持续放 贷会将风险累积恶化;另一方面也说明,与历年相比,我国央行“独立性”得到了相应提高。

  如果时间回到从前,此种地方政府巨额债务的处置方式,可能会有两种:一种是由财政部发行相应的债券,指令央行出面认购;另一种是让央行放低利率、并相应增加信贷额度,配合地方政府通过“ 以新换旧”还贷。

  上述两种方式,均以弱化央行“独立性”为代价,为地方债务买单(或变相买单)。且由此会持续助推地方政府的负债“投资”冲动,更可能加剧由此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金融风险。

  在我们承认央行“独立性”相应提高的同时,如果对本轮巨额地方债务的形成、以及其形成机制,进行反思,就会发现其兆始及恶化,亦来自于我国央行的“相对不独立”。

  本轮地方债务危机,始于2008年中央政府为避免美国次贷危机的冲击,在作出4万亿元中央直接投资的决定后,央行随即全力配合支持,并于其后两年放发逾十万亿元针对性的“配合信贷”。

  当然,在我国经济遭受次贷危机的严重冲击时,通过加大基础设施投入,拉动经济增长、刺激内需、带动就业,就阶段性而言有其合理性。纵观今日所谓央行独立的欧美,在其债务持续恶化之下,亦 不得不弱化相对央行的“独立性”,以配合其经济的复苏。

  但是,本轮刺激性投入的过大,以及相关项目过程监管、基本效率评估的相对缺失,直接带来了今天风险权重较大的巨额地方债务。

  无论是巨额地方债务隐患的警示,还是持续高企的通胀水平,以及利率自由化、人民币国际化、资本项下逐渐开放的要求,似乎均在说明我国央行有加速“独立性” 进程的必要。

  如果说,在我国经济发展的初期,因发展水平的相对滞后、货币流动的相对稀缺,此时为了较高的经济增长,相对可以容忍较高的通胀水平——亦即是说,此阶段政府“经济增长”的重要性,要大于 央行“价格稳定”首要任务的重要性。

  但是,在我国经济实现高速增长32年后,我国早已由改革之初的资本极度稀缺,变为今天外储逾3万亿美元的全球外储第一大国。此外,无论是通胀的高企、资源的供给,还是环境的制约,均要求我 国尽快改变过于依赖投资的粗放式增长。这就说明,过去因发展水平的滞后、货币流动的稀缺,所赋予政府“经济增长”重要性大于央行首要任务的“价格稳定”,在事实层面的合理性而言,已不复 存在。

  当然,就“经济增长”而言,“十二五规划”已将经济增长速度的预期降为“十二五”7%,这与“十一五”期间11%的增长均速相比,大幅下调了4个百分点。“经济增长”之于下一阶段发展的相对放 缓,给央行“价格稳定”真正作为首要或唯一任务,提供了可能性。

  在自主发行试行以缓解地方债务危机之际,我们更应该反思,正是在央行“独立性”相对缺失下,经由制度性诱导,才形成今天数额巨大、风险巨大的地方债务。

  之于当下,在通胀持续高企、金融开放进程加速、经济增长急需转型之时,我国应尽快通过顶层设计,提升央行在法律层面的地位,给予央行更大的独立性。此外,在组织、职能方面,更应给予央行 更大的空间,以确保其中长期“目标理性”的达成。

  本文发于《国际金融报》,有删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祸国殃民
    2011/10/25 20:27:22
  • 1.央行独立是伪命题。央行是中央实现其经济政策的重要工具,割裂央行和中央政府的联系是对中央经济体系的重大打击,中央放弃对央行的控制是自宫的行为。
    2.地方发债是旧酒装新瓶,不会解决地方债务问题。饮鸩止渴,最终只有崩溃。地方发债是还不上的,还不上的债是什么?因而地方缺乏发债的良性机制。地方发债分化了中央权力,会使整个国家的经济政策陷入混乱。
    3.简单的量入为出的经济政策已经过时,不可行,多年我都信奉量入为出,实践证明这对生产力有抑制,时代在改变,回头路不可走。
    4.简单的发钱也解决不了问题。发而不收是不可行的。
    ----------解决问题的办法是研究货币流,操控是货币流和市场。
    2011/10/25 20:23:55
  • 以土地作抵押的地方债应算优良资产.银行最心里有数.只要愿意出货肯定有人接受.用不着刻意渲染成有毒资产.至于央行独立.携外管局组成利益集团.操纵汇率并向国外输送利益几乎易如反掌.制造输入型通胀亦可将政府置于险境.此等前景不得不防.
    8楼说得是.
    2011/10/25 20:18:40
  • 以新债还旧债并不是什么创新,曾经债务危机的国家都采取过同样的办法,并实行了压缩政府开资的强硬举措。但我国并未强硬的压缩各级政府开支,这是因为我们实行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妄图以财政补贴就业,补跌低收入者。积极的财政政策舍本逐末,让减税等刺激经济的好政策无法实施,却为公务人员贪污浪费找到了遮羞布。政府还在不断提高对低收入群体的直补力度,但在个人收入不透明和诚信缺失的社会现实面前,这种直补在补贴部分穷人的同时也补贴了很多“装穷人士”和地方政府的“特殊开支”,造成了明显的新的社会分配不公。宏观经济政策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照顾了某一群体而伤害了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本人倾向以减税、压缩政府开支等手段取代所谓的积极的财政政策。地方发债一定要控制好规模,口子好开,封上难。
    2011/10/25 19:19:24
  • 只要存在产能过剩与无资源约束领域,扩张财政与宽松货币以提升消费以消费过剩商品与产能,在外需下滑,可以使用扩大内需消费的办法来拉动经济继续增长。“印钱消费”原理,详见蔡定创先生的《货币迷局》与《印钱消费》著作。
    2011/10/25 18:11:14
  • 1、一国财政政策常态倾向扩张,主要用于民生与国民消费;一国货币政策,被要求以国债、外汇为抵押才能向央行置换基础货币,是保障资本利益的表现;
    2、国债就是以未来征收全体国民税收为隐性担保。
    3、因此,财政体现的是穷人或者说劳动的利益;货币体现的是富人或者说资本的利益。
    4、现行中国人民银行法,实质就是模仿美国联邦储备基金发行法,其本质以要求中央政府必须以国债为抵押发行基础货币的法定要求,就是体现了内外资本的意志。
    5、美国国民的选票与公民“两长两短”枪支宪法规定在一定程度上对美国资本进行了有效牵制,让其国内资本倾向选择主要剥削他国而保持美国国内劳动与资本分配关系的脆弱平衡。
    6、因此,资本的财富体现在纸币利息无限增大上、黄金价值保值上、资产证券价格随时可放大转移激增兑现上、国债债务凭证未来税收担保上.......
    2011/10/25 17:58:03
  • 一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如果不能服务与配合于执政当局的财政政策,说明该央行实质是买办、殖民货币当局。央行独立,难道就是服务与配合美国FED,甘愿充当其二级法人银行,才是美国普世价值标榜的“央行独立性”?!一国央行若对外输送金融利益、放弃金融主权,对内巧取豪夺、损害国家民族国民利益,其就是被殖民的傀儡央行。因此,建议本文作者要真实、客观、独立理解与解释所谓“央行独立性”。
    2011/10/25 17:44:34
  • 这是地方债务向社会转移的一种技巧而已,没什么新鲜内容。
    2011/10/25 16:07:46
  • 怕怕
      央行万亿贷款,错误地将经济风险推高。现出问题了,就让地方政府做替罪羊,充当最后的推手,自己就可以置身度外。
    2011/10/25 12:34:01
  • 开闸地方债干嘛?干脆直接按人头交税岂不更省力?

    开放地方债;无异是国家和地方政府敛财的最好方法!像我国现在的地方政府财政状况,拿什么还?只有土地、只有盘剥、只有赖账!
    2011/10/25 11:21:28
  • 地狱之门是如何打开的?地方政府的权利已经很大,地方政府可以控制统计局,财政局,教育局等等部门,直接影响银行,法院,公安机关金融机构。地方政府财力是它融资十分容易的保证,但是他如此巨大权利给它造假的巨大空间,其结果是十分危险的。
    如果有个财主说,我现在经营上有点困难,我开个金融机构,开个银行,再开统计局,统计局做个假账,我们政府值十亿美元,银行开个保单,找金融结构投资,大家一看,这家伙是优良股,都来投资,到付息的时候,政府再可以做个假账,掩盖亏损事实,继续发债。反正这些结构都是政府开的,可以无休止发债下去。好像看不到终点啊
    2011/10/25 10:45:33
  • 地方财政真正应该做的是量入为出。地方债如果作为改革政府地产依赖的手段是可以的,不能作为地方政府扩张财政的手段。
    2011/10/25 9:49:0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9年生,财经评论员,现兼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江苏苏商研究院宏观经济顾问,拥有多年财经媒体、企业管理经验,曾荣获华东综合经济新闻一等奖,《时代周报》、《新京报》、《东方早报》、《华夏时报》、《国际金融报》、央行《金融博览》等多家媒体专栏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