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谁在侵蚀温州民间金融?
2011-10-10
字号:

  据媒体报道,从今年四月份开始,陆续有还不起债务的温州老板们开始失踪出逃,并在上月达到高峰:仅9月22日一天,温州就有9个老板跑路。更让人值得关注的是,在这些已经曝光的高利贷引发老板跑路案中,相当部分债主是温州当地有一定级别的公务员,“官银”介入高利贷,其进出路径渐显清晰。

  其实,温州企业老板因为民间借贷欠下高额债务,最后导致逃跑、入狱的事,一直都有,早在09年底我在《财经郎眼》中就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时温州名噪一时的本色集团老板吴英以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死刑。这个判决当时就引起了公众的疑问,借钱来发展自己的经济,发展自己的公司,扩大自己的规模,后来因为资金链断裂,还不起钱了,这个罪至死吗?

  要讲这个问题的话呢,你就要回到中国这个金融体系了,到底它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位。那么就是一般的银行,用的是国家的信用。由于银行要保护这么多存款人的利益,所以它的放贷必须是安全的放贷。比如做房地产可以,做大型企业的放贷可以,那么对于所谓高风险的中小企业放贷,它是不能做的。因为它的利率不能太高,为什么呢?你想想看,它这个利率,基本上是国家调控的,2%、3%、5%、7%、8%,差不多就这个区间,它不可能太高。因此根本就不可能给这种高风险的中小企业放贷,因为你要给它放贷的话,由于风险高,你起码要放贷20%、30%的利率,才有可能收回风险的成本。所以这种银行已经注定就是必须给大型的、风险低的企业放贷,从而保护了我们集资的存款人。

  像吴英这种它们是关照不到的。但是这种银行在全世界各地,都是有一样特色。那么一般中小企业怎么办呢?现在我们政府鼓励民间成立金融机构,它是不能吸收存款的,但它可以放贷。那么这个放贷呢,不可能找到更好的客户了,因为像低利率的好客户都是银行拿去的。因此你就比较偏向于风险比较大的中小企业,以这个为主。但是风险更大的小型企业、中小企业呢,基本上都要靠民间借贷。因此这是三个层次。那么美国不一样,美国对中小企业有纳斯达克,就是纳斯达克取代了第二层跟第三层,银行之外就是纳斯达克。对于中小企业,有潜力的、高科技的、有发展的,透过股票市场给你融资。

  那么美国纳斯达克有什么好处呢?那就是股票市场能够承担这些风险。你去纳斯达克的目的,是要担风险的。你晓得这企业风险是大的,因此可以期待取得高回报。但是你有高风险,所以股票市场对于中小企业融资,一贯的理念就在这,透过高风险、高溢价来扶持中小企业。

  但中国目前这是不成熟的,也就是所谓的纳斯达克是不存在的。因此一个必然结果就是除了第二层,民间借贷之外呢,第三层是到处借钱,用各种方法借钱,就成为我们中小企业生存的最重要资源。这也是孕育了浙江省的民营企业,这也是所谓的“温州模式”。那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你如果打压它的话呢,我们很多中小企业根本没有生存的机会。所以对于这三个层次,银行、民间金融机构,以及民间的借贷行为,你要理解,要规范,而不是打压。

  在没有美国那种纳斯达克股票市场来给高风险的中小企业融资的情况之下,第三个层次的地下金融一定会存在。如果你把它抹杀掉,就没有浙江了,就这么简单。因此今天你承不承认,浙江省是个重要的省份,它的民营企业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你承不承认?你承认的话,就不能否认它们所赖以生存的第三层次的这种地下金融。你准备如何定位?想把它定位为非法集资吗?那么你的法源依据是什么?一定要有法源依据,才有非法的问题,对不对。如果你连个基本的法源、法律都没有,何来非法?对于这种地下金融而言,我想请问政府,什么叫做合法的集资?你既然能够以非法集资判她死刑的话,那你定义一下什么叫合法的集资?

  在香港跟台湾,尤其是台湾地区,你集资,有诈骗的话,这属于民法范畴。为什么?他的钱是你借给他的,是你们之间的私人合同,如果他跑的话呢,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你可以上法庭,用民法处理,根本不上刑法。我们是刑法。

  现在对于浙江这个地方,好多这种集资诈骗的最终结果,就是当事人跑路,跑掉了。跑路是他们必然的一个命运。跑路很正常,其实在台湾这个经常发生,做生意做得不行的话,卷款潜逃的是很多的。

  问题在这里,为什么是吴英?如果我们看电视连续剧,你突然把她判死刑的原因,就应该是杀人灭口。或者是有人想让她死。

  这里有个背景,我交代一下,8个涉案的人里面除了吴英,她有一个干姐,叫徐玉兰,是东阳的。另外6个都是义乌的。所以吴英的大部分资金从义乌来,应该7.7亿里面至少有6个多亿是从义乌来。然后林卫平一个人就借了4个多亿,他这个钱哪里来的呢?因为他是公务员出身,集资的对象有70几个人,除了老板,大部分是公务员。为什么民间借贷在浙江这么繁盛?很多浙江公务员参与里面。因为公务员有钱,他的钱花不出去。不管他这个钱的来路,这个钱放高利贷风险小,因为公务员有这个权力。比如说吴英资金紧张,别的钱她可以不还,公务员的她不敢不还。她不还,你要查她的。后来一看放贷名单里面借她钱的包括哪些人?法院的执行庭的庭长,派出所的所长,这些人严格来说是要监管的,管这一块的,他自己也参与到里面。光杀吴英不够的,除非公务员自己要做到不放贷,他自己都放贷,事情复杂化了。到后期,她真的已经没办法了,雪球越滚越大,她自己控制不了。而且你发现判死刑背后,又是一个公务员团队,有一个千丝万缕、扯不清的关系。

  到最后你会发现浙江本来民间的融资,也就是我刚才讲的,第三层这种融资,本来是应该很正常的。就是你情我愿,你要做生意,我把钱借给你。你亏了,我认了。你不亏的话,可以给我20%的回报,我认了,对不对。到最后你发现,情况变得异常之复杂的原因,就是因为有公务员牵扯在其中,也就是说一群拥有公权力的人,进入到浙江的地下金融之后,情况变得扑朔迷离、复杂化。因此我觉得目前真正的本质意义,就是揪出这一批拥有公权力的人,如何防止他们进入浙江的地下金融市场,这才是当务之急。因此政府所谓立法、亡羊补牢也好,更重要的是什么,就是把公权力排除在外,让浙江金融恢复过去民间金融你情我愿的方式。

  什么叫诚信?我常常在节目里面讲,叫信托责任。那么能不能够从这里面做个试点,就是将公权力借钱者排除在外,让地下金融成为拉动浙江或其他省的重要支柱,政府是可以考虑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24楼] 评论人: 清水秀
    银行是否是对贷款负责,关键是看它所放的贷款是否有抵押,抵押部分地价的占比是多少,地价部分再打个7折还是可以的!(地价现在降了,打个八折也还行)
    2011/10/12 23:19:55
  • 据报道,温州市稳定规范金融秩序促进经济转型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牵头的银企协调组组长陈乐慧表示,银企协调组明确了一旦银行因擅自抽贷、停贷或者延贷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将予以责任银行必要的处罚,同时,要求各银行在企业贷款到期后,在两个工作日内予以续贷。

    应了谢某的话,拿600亿财政,大张旗鼓违法悖理救高利贷,肯定不行,但正因为违法悖理,钱还是会给的,只是不说声儿。这不,不许不贷、而且必须满足续贷,这等于无限量的打开了钱龙头!要多少给多少,意味着无限量放钱救高利贷,各路会长庄家、官爷、银爷及其玩担保公司搞高利贷的亲戚朋友都能顺利上岸了。

    问题是,对温州不限量供应货币,那么,台州呢?宁波呢?东莞呢?鄂尔多斯呢?东阳义乌呢?福建呢?如果温州需要1500亿资金填坑,全国加起来,数量就将超过地方债。救了温州,自然全国就都得救。如果都玩开了,这比4万亿放钱要疯狂多了,而且4万亿除了搞成恶性通胀,好歹还有几块砖头在,而这次是给高利贷填坑。往坑里干扔,发挥最高尚的情操,啥也要,净扔。
    2011/10/12 16:49:10
  •     从评论看,权贵的声音不仅不小,而且十分暴力!
    2011/10/12 15:43:27
  • ....多说一句,即使没有权贵的资金参与,全部是民间资金参与借贷,就不会发生这次企业资金断裂问题么?病根是中国现在出现大问题了,救了浙江,接下来得救福建广东!.............
    2011/10/12 0:01:12
  • 纵观所有的评论,有政府的门客,也有持不同观点的人,但所有的人起码认同现在这个形势。文章精粹有两个点,一个是主流资金来源于利益集团;二是民间金融是根系民间的,政府从政策层面指三道四是不可能的。
      在管治方面,我也要提出自己的观点。既然是民间金融是低层的,就是说可以海纳百川,不存在什么权贵资金进入问题。腐败资金进入,也是可促进企业发展的。根治问题的核心,不在于资金来源,是在企业的收益率问题。像美国创业板企业,同样是什么资金都参与,为何人家可以长存。自己出问题,是因为你中国的企业不好!中国企业为什么不好,是个高层次问题,我不参与讨论!
    2011/10/11 23:48:38
  • 英媒传利比亚投资局丢失巨额资金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9日 05:00

    .  利比亚投资局一名官员告诉英国广播公司,利比亚投资局一笔总额29亿美元的投资款项下落不明,相关调查已经开始。

      利比亚投资局是利比亚政府的对外投资基金监管方,2006年由利比亚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伊斯兰一手创办,2010年所拥投资基金总额大约700亿美元,涉及利比亚政府在其他国家的投资项目。

      英国广播公司26日援引马哈茂德·巴迪的话说,投资局一笔29亿美元的款项“遭盗用、滥用或挪用”。

      巴迪原为投资局资深官员,现受利比亚反对“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石油和经济部长阿里·塔尔胡尼指派,调查资金去向。

      巴迪说:“我们必须挖掘(资金去向的)真相。我们需要专业人士,我们将聘用专家,我们会动用一切手段,联系一切可信的机构,查询这笔钱的下落。这笔钱只能用于利比亚民众。”(新华社电)
    2011/10/11 21:17:36
  • 宁赠友邦,不予家奴
    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
    假设一个人遇到强盗抢劫。那么,他想的第一件事就是保命。

    于是求大侠饶命,主动搜遍全身把钱财拿出来。

    当他发现这个强盗只图财不害命的时候,他就会跟强盗哭诉道,你行行好,把我的钱全部抢走,只给我留点吃饭的银子吧。

    当这个强盗答应他的这个要求后,他也会觉得也许还能挽回点损失,于是他又向强盗哭诉道:大侠,你看你也不容易,大冷天的还出来做事(抢劫)。我要尽我所有的钱财来给你,以求你满意。但是大侠,你看我上有老,下有小,家里那么多口人要张口吃饭。大侠,你看你能不能行行好,给我一家老小留点粥喝吧。

    假如强盗又答应了他的这个要求,这是要进一步跟强盗商量,能不能分期付款……
    ----------------------------------------------------------------
    At 2011-08-27 07:11:00,“Mr. Remi Oyefiade“ wrote:

    Greetings!

    I am the MD of Control Edge Consulting Firm.I would be glad to partner with you for the transfer of $11.7Million to your country for joint investment.

    Kindly leave your phone number where you can be reached.For my biography,visit http://www.controledgeconsulting.com/profile/Remi.htm
    I am presently in London.

    Regards,

    Mr. Remi Oyefiade
    CALL ME @ +44 702 404 6831
    E-mail: remifirm@hotmail.com

    --------------------------------------------------------------------
    2011/10/11 21:17:01
  • 1\没有给民间资本一个有效的市场出路。
    2、官僚体系和民间金融不分家。  
    这就是核心。
    2011/10/11 11:41:35
  • 中国依然有“无形的皇冠”永久戴在权贵的头上。
    100年前的革命,剪不掉中国人那根无形的辫子,推翻不了中国人那尊无形的皇位。
    谁在侵蚀民间金融是戴着公务员的帽子,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为个人谋利益的那些土皇帝。
    我认为温州借款不要救,既然是民间的事何须上升到政府的层面,政府出面救的不是企业,也不产业阶级,而是公务员自己本身。
    2011/10/11 8:19:47
  • 更正:下一届领导人···不能够改变这根本指导思想···
    2011/10/11 7:11:09
  • 错误的路线导致错误的政策,进而导致混乱,金融领域只不过是表现之一罢了。哪一个领域又是健康而蓬勃向上的?没有。中国在政治、思想、道德、经济、外交、军事等所有领域已经被彻底撕裂了,剩下的就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引爆地域撕裂族群撕裂的问题。不用这样那样的分析,这是借“改革开放”颠覆中国的必然结果,是那些脑残领导人帮助下的唯一可能发展方向,下一届领导者是中国唯一的机会,如果还是不能不改变这根本指导思想上的错误,扭转目前的混乱的状态,中国彻底丧失崛起的机会将是必然。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中华文明,悲歌一曲啊。
    2011/10/11 7:09:01
  • 能放高利贷的都是富人,根本用不着救;

    否则就成了美国那样:用穷人的钱去救华尔街的富人!
    2011/10/11 2:13: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