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涨价解决不了打车难问题
2011-10-10
字号:

  涨价解决不了城市打车难问题,必须降低出租车公司的暴利,也就是的哥们的“份子钱”,发放更多的牌照,才能解决问题的哥、百姓都不满的现状。

  昨天厦门的出租车司机发飚了,联合停运,谁上路砸谁的车,重演了过去重庆曾经上演的故事。其实近年来我国出租车罢运在不少城市都曾发生过,一直没有有效解决。这暴露出我国目前依靠垄断出租牌照的管理模式遇到很大挑战,的哥挣得少不满意,而百姓却出现打车难问题。

  “十一黄金周”更是打车难的高峰期,不少出去游玩者报怨在旅游地打不到车,以成都等地尤其。假期微博上围绕着打车难问题也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口水战,两位名人姚晨及《环球时报》老总胡锡进以及数个“公知”都卷入了这场争论。老总胡锡进先亮明观点,他认为认为解决北京出租难打,可以让出租适当上调价格。适当提价可以同时解决打车人过多和的哥收入低的问题。由于便宜,中国人打车过于随意,这违背规律,很难持久。最近十年北京保姆费用上涨约两倍,出租费用上涨不到0.5倍。而姚晨回复:“调高打车费,不如先降份子钱”。人大张鸣认为: 司机自己出钱买车,再出钱租车开,每月交5千到7千的租金。只因为他们自己领不到出租牌照。更有人说可能胡总自己有专车,体会不到普通百姓打不到车的难处。当然还有一些人认为干脆完全放开,让个人自由选择。

  我的观点是乱涨价解决不了打车难问题,倒是给拿到垄断牌照的出租公司更多的暴利!胡总所言北京这些年出租车费用上涨不到0.5倍是不对的,十多年前北京的出租车主要是面的,起步价10元10公里,后来改为夏利,起步价虽没变,但公里里程已缩短,再到后来改为现代,起步价不变但起价3公里,还外加燃油附加费2元。从表面上看北京车的起步价没有变,这有很强的欺骗性,但单位里程费用其实已大幅度提高。也即从一公里一元钱到一公里4元钱,这样算起来其实北京出租车一直在暗涨价,应该涨了三至四倍,不但没有解决打车难问题,而且越来越难。

  其实北京出租车公司所收的虚高份子钱才是根本。昨天跟一的哥聊天,他讲他们公司3000辆车,真正管出租车的也就50多人,而公司总部却养150多人,这多出的100人基本上要靠的哥的份子钱来养活,当然还不包括离退等人员。按的哥的话来讲,这些出租公司的管理人员整天在琢磨对的哥乱罚款,让的哥们精神与物质遭受巨大损失。

  今天又跟另一的哥聊份子钱,据他讲,现在的哥们的份子钱一直见长,一个新车份子钱双班每月7000多元都打不住,而其实一个新现代车价格也就7-8万,也就是说的哥们的一年份子钱就可以买一辆新车了,按北京市的出租车报废年限为8年,除去一年的新车钱,剩下的7年应该是出租公司的利润。更奇怪的是,即使节假日或者的哥生病了,这个份子钱的哥们也是逃不掉的。许多的哥几年车开下来,身体差不多都垮了,不少的哥为了多挣点钱,疲劳驾驶,很危险。现在的哥们也确实不容易,除去份子钱,一个月平均下来3千多就不错了,那些一直拚命的可能会挣多点,但绝对不会多哪去了。所以近郊的农民都不开出租了,目前北京出租的哥是远郊县的农民,以延庆县、密云县、平谷等占绝大多数。

  出租车公司一直不愿意向社会公布他们的利润情况,让我们来帮他们算一笔帐,除去第一年买新车的钱,剩下的7年,按每月份子钱7000元,出租公司应该有58万的利润;如果按份子钱6000,出租公司的利润是50万。这仅仅是一辆出租车的利润,这样算下来,出租公司不是暴利是什么?当然他们在帐面上会把这费用那费用给加上,搞一个没有利润的帐来。其实这些费用是不是真的有必要?所以讲,即使现在的哥们的份子钱降一半,一辆出租车还有6年的时间挣的哥的钱。

  长远来看,解决目前的矛盾必须对目前出租车的垄断管制进行根本的改变,厘清价格关系,不能再让那些拿到垄断牌照的公司继续独占垄断暴利了。出租车公司应该由外部界入,对公司的运营成本及垄断利润分配进行全面科学的估算,然后向全社会公布。目前全国总的出租车数量110多万辆,的哥200多万人,虽然管理方式不同,但基本上都要交份子钱,有些交到出租公司,有些交到垄断承包者。从近期看,上海已从今年5月1日开始下调“份子钱”350元左右,提高出租车司机的收入,这是一个很好的解决矛盾的方法,但份子钱下降的空间还应该很大。希望北京及其他城市也能够跟进。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崇尚调研,不唯书、不唯权、只唯实。近年来进行了较多的公益性写作,对重大社会问题发出独立中立声音,对社会主流持批评与建设态度,属改良派。 除主业三农问题外,近年来也比较关注教育问题、社会问题与国际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