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玩玩你的高血压
2011-10-05
字号:

  《反思西方医学》之十六

  我们常说“治标不治本”,“标”表面症状;“本”是病机病因。治标还是玩标?这要看你是否知道“本”,明明知道原因而有意躲避,专门摆弄表面症状,而且摆弄出各种花样,这难道不是在玩吗?在我看来,应当叫“玩标不治本”。现代西方医学对很多疾病不是不知道原因,只是他们不想真治,而是变着花样在玩你的病,有一些玩得相当露骨。在本章,我专门举高血压的例子来说明他们的这种“玩”。

  也许有人对这个“玩”字很不舒服,请包涵,关于骗你、玩你的医学行为,应该怎么说好?选择实话实说——玩玩你的高血压!

  高血压病是当今全人类“第一杀手”,是知名度最高的病,这是一种常见的患病率高的专杀中年人的疾病,常说成“英年早逝”或“死于生命的春天”,其实,这是一种严重危害所有人健康和生命的疾病,幸免者极少。按人类智慧水平来看,这个单纯常见病原本成不了大气候,更不可能会兴风作浪。然而,有人不顾他人死活,专门喜欢玩弄“高血压体征”(听明白:不去治病,专玩体征,专玩症状,就叫“玩标不治本”)。受到利益驱使,西方医学中有那么一部分人使劲炒血压的高低问题,把全世界所有人玩的团团转。这样说是有真凭实据的,按西方医学自己的说法,他们早就通过解剖发现这种病的“左心室肥厚”,肥厚是因动脉小血管阻力增大造成的。这就清楚说明症结在“小血管损伤”上,解决损伤,问题就会OK!然而,西方医学利用这个机会转移视线掩盖这个问题,专挑表面症状大肆炒做,玩的有声有色。

  请注意:(左边)高血压症状→左心室肥厚→小血管阻力增大→小动脉硬化→血液粘滞性增高和小血管损伤(右边),这条路的指向极清晰明了。好心医学会怎么办?在小血管损伤上找原因,在血液粘滞性增高上找原因,从根源上治疗这个病。歹心医学会怎么办?远离小血管现场,回避血液粘滞性问题,把视线都吸引到表面症状上来。明明是右边出毛病,偏偏跑到左边大喊大叫,恶意玩一场全人类大耍猴。有人对歹心说法不赞同,你想想:人类向西方医学问“路”,西方医学向反方向指,这心不够歹吗?有人对耍猴说法不赞成,你再想想:把人骗到反方向,在被动情况下只能任其摆布,这么着,那么着,所有呵护高血压患者的说词、药物、测量、劝慰等等一切举措,是不是在玩你?玩就是耍!把全人类都耍进去,用理论绳索牵着你,用媒体、广告敲着锣鼓,健康讲座嘴里咕哝着,让你往这边,再往那边,敲锣收钱,怎么看都是医学版的社会大耍猴!

  有人会问,解决这个病的科技含量有多大?我打个比喻你就清楚了。如果请一位小学没毕业的下水道工人当医学博士生导师,他会指导博士生们去找小管道堵塞的原因,管道为什么锈蚀?流体为什么有杂物?真要这样,恐怕今天就不会有这么多高血压病人困扰世界了。右边问题好解决,轻而易举,但不赚钱;左边不能解决问题,可以玩花样,玩花样能赚钱。资本主义医学的劣根性——玩病——是他们的宗旨!简单病与复杂病都要玩,只不过越简单的病,要玩得人不知鬼不觉越困难,必须使其复杂化,必须把水搅混,必须摆出迷魂阵,把掩盖病因的鬼把戏玩到极至,这一玩就玩了100多年,玩死了多少人很难算清楚。照目前架式看,玩得正欢。只要全世界不反思不觉醒,他们会永远玩下去。为了警示人类从火坑中跳出来,特列出“六大玩”供思考。

  第一是分类学之玩

  西方医学经常采用藏这头玩那头的策略,远离小血管损伤右边一头,专挑高血压症状左边的另一头,先把你引向错误一边,再在错误一边使劲折腾,骗得你深信不疑,这是玩的秘诀。血压值随时间、气候、激素、喜怒哀乐具有波动性和复杂性,这种易变特性最适合钻空子,用高血压数值表示一种病,最符合医学势力的玩。先看在分类上的玩:

  第一,你可以按测量高血压数值分类吧?什么轻度的、中重度的、恶性的、急进的、临界的等等。从造理论、造仪器和增加工作量看,可以创造医学岗位,养活很多人。

  第二,你可以按器官损害程度分类吧?与器官挂钩变得复杂以后,玩医学理论的专家们就有事可干了。

  第三,你可以用“发性”的概念分类吧?原发性,继发性,孕妇生孩子的叫妊娠性。仅继发性还能分它百儿八十种。

  第四,你可以按人群分类吧?把人分成不同的群,一群群一个个地测量他们的血压,找对应关系,再进行统计学计算。

  第五,你可以按年龄分类吧?如儿童高血压,新生儿的、婴儿的、青少年的等等。最有名的是老年高血压,什么混合型高血压、临界高血压、收缩期优势高血压、单纯性收缩期高血压等等。

  千万别以为就这么点分类手段,玩老百姓用不着多复杂,一说国家间差异、国内差异、民族差异、城乡差异老百姓就信了。关键是要把人类精英、科学精英、医学精英们都玩迷糊,玩他们还得继续更要复杂些。按血浆肾素活性分类,按血液动力学分类,按盐敏感性分类,什么血管紧张素、什么交感神经、什么胰岛素抵抗、什么受体学说等等,在每一类里再细分它若干类,再扯进去各式各样的关联问题,不把“精英”们玩成傻瓜蛋决不罢手。将来,说不定还会扩展到对各种死人进行高血压分类呢。

  不知道你看明白没有?不妨举个例子:例如抢劫案中有肢体冲突,抢劫是关键,肢体冲突是枝节。如果老师定名叫肢体冲突案,并引导学生们热心研究肢体冲突的分类问题,把精力都放在减少肢体冲突上,而抢劫被掩盖了,结果是,抢劫案会越来越猖獗。可以断言,抢劫案与老师之间肯定有利益关联。同样,小血管损伤中有高血压,医学把病名定性叫高血压,让学生搞高血压分类问题,把精力都放在减少高血压上,掩盖血管损伤,结果血管损伤越来越猖獗。可以这样断言,血管损伤与老师之间有巨大的利益关联。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系,玩高血压数值,玩高血压数值分类,在高血压数值上兜圈子,是医学最卑劣的玩。

  第二是物理原理之玩

  血液在血管这种复杂的循环系统中,若从压力角度看,用物理学规律可以大玩一把。影响血压值的因素与心脏血液输出量有关吧,这又与脉搏输出量和心率有关吧;血液总量与进多少、出多少和贮存多少有关吧,这贮存问题又与大静脉、皮肤、肝、肺、脾和其它各部分留存多少有关吧;影响血压值的因素还与外周阻力有关吧,外周阻力又与小动脉半径和血液粘滞性有关吧,粘滞性又与红细胞比容有关吧,还与温度等等有关吧;影响血压值的因素还与动脉管壁的弹性程度有关吧,管壁松了紧了都影响血压值。另外,各因素之间相互影响,血压值的变化更是异常复杂。这样研究血压一辈子都有事干,写不完的论文和着作,子子孙孙干下去,世世代代有饭吃。但病永远解决不了。

  这回应该明白了吧?你的病在东头,他们使劲玩西头,这样玩一万年也不解决根本问题。玩物理概念那可是玩高智商的科学家呢,所有科学家都学过物理,高血压病用物理学来解释,科学家们倍感亲切,不知不觉就被西方医学给耍了。要说目的,就是让你得病,你一旦得病就要一辈子求着他,并且心甘情愿地被他掏空腰包。

  第三是生产降压药之玩

  血液规律的精髓是平衡,例如“小心脏病”表现出的症状是失去平衡,高血压症状是失去平衡,低血压症状也是失去平衡。降压药只有降低血压作用,没有治疗“小心脏病”的作用,因此他根本不是平衡血液的真正意义上的药物。降压药种类繁多,可归纳为几大类,⑴利尿剂;⑵钙拮抗剂;⑶交感神经抑制药:包括α1受体-阻滞剂、β受体-阻滞剂、α受体与β受体-阻滞剂、中枢性降压药、神经节阻滞药和交感神经末梢抑制药;⑷选择性干扰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有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及血管紧张素Ⅱ受体阻滞剂。⑸血管舒张药,有直接舒张血管药、钾通道开放剂和其他血管舒张药。

  下面随便列举一些降压药名称:可乐定、甲基多巴、利血平、胍乙啶、优降宁、脉宁平、高特灵、压宁定、心得宁、氨酰心安、美多心安、倍他乐克、卡维地洛、西利洛尔、比索洛尔、拉贝洛尔、硝苯地平(心痛定)、尼群地平、恬尔心、肼苯哒嗪、硝普钠、双氢克尿塞、利尿酸、螺内脂、卡托普利、依那普利、培哚普利、地拉普利、西拉普利、长压定……想必你也熟悉其中几种。需要提醒的是:当你看到这么多药,别以为他们有多先进,其目的都是用物理学原理降低血压。而降压并不是治病,好比阑尾炎腹痛,用止痛药并不能治疗阑尾炎一样。

  这些药能治病吗?不能!能减少高血压病吗?不能!能减少并发症吗?不能!能延长寿命吗?不能!这类药再搞上它一千种一万种,都于病无关。这些药物的副作用很多人都心知肚明,是一种降低近期血压数值、损害远期身体健康的药物,实际上就是一堆垃圾药物。对“垃圾”说法有些人不理解,可以换个角度来看:阻止小血管损伤,针对病因只需一种药即可,极其简单。可是真药却被压在“医学仓库”中拒绝使用,因为一旦使用,高血压病被消除,这么多降压药堆在那儿无人过问,免费发放都没有人要,时间过期降压药成为垃圾,不治病是垃圾,再过期是垃圾中的垃圾。有人说吃这些药能治病,说的人要么是傻子,要么是骗子。那么,西方医学为什么卖劲地玩垃圾药物呢?这种玩,说到底,给制药企业及临床医学带来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巨大红利。透过这种玩,可以看出我们人类 “被玩”是多么的悲哀!

  第四是多因素烟幕之玩

  任何疾病都有确定的病因,肯定是单一机制的原因,为了有效掩盖病因最好办法就是放烟幕弹,把清水搅混。西方医学编造出“危险因素概念”就是一大发明。把疾病说成是多因素、多结果,使其复杂化,搅成一锅粥,引开人们对单一机制的思考,就可以淹没真实原因,这样就可以放手玩了。他们在教科书中一谈到高血压类心血管病时总是东拉西扯地弄一大堆因素,让我列举一些供大家欣赏:遗传因素、家族史、后天因素、饮食因素、社会心理应激因素、紧张、心理障碍、精神刺激、兴奋抑制失调、地理、气候、民族、职业、年龄、吸烟、喝酒、体重、体力活动、脂肪摄入、蛋白质摄入、胰岛素抵抗、食盐量、盐敏感……扯这么大范围是为了说明小血管怎么损伤的吗?不是!正相反,是怕你认识到小血管损伤的原因。这么东拉西扯算治病呢?算防病呢?还是在玩病呢?看来,既没有治的作用,也没有防的作用,仅仅是配合玩高血压的医学行为充当理论烟幕弹。

  第五是三级预防之玩

  西方《临床医学、在很多方面是靠着西方《预防医学、的帮衬玩疾病的,这一点全世界始终被蒙在鼓里。通常认为没病防病是预防,你有病是治疗问题而不是预防问题,听信预防实际是在否定疾病。预防起到耍弄人的作用。这涉及什么是病的问题,原则上说,生理异常是病,纠正生理异常是治疗问题,而不是预防问题。我们用原发性高血压病来举例:小血管损伤的发生说明这个病开始了,但初期可能不表现出高血压症状,此时阻止损伤是治疗的含义。没高血压症状不等于没有别的症状,西方医学用话语权强行拿出自己的判断,在掩盖病因前提下强调没病需要预防,这显然是欺骗行为。在生理异常面前,不是什么预防概念,而应该是治疗概念!这是医学的大是大非问题!

  当我们明白这个道理后,再来看针对高血压病的三级预防策略,实质上更是在玩弄全世界。先看一级预防措施:什么先找出高危人群、什么减轻体重、改进膳食结构、限制饮酒及增加体力活动等等,唯独不提“小血管损伤”,有损伤是治疗问题而不是预防问题,不治说防,证明一级预防是大忽悠。再看二级预防措施:说是针对已发生高血压的患者要预防病情加重,并强调要吃降压药。真是荒唐透顶,此时是针对小血管损伤的及时治疗问题,不治疗何以能预防加重?明明是治,硬说是防,明目张胆骗人。第三级预防更不像话,说是抢救防死。快死了还“预防”呢!那就增加第四级预防吧,死了防烂。疾病的各个阶段都是治疗问题,在慢性病中预防概念根本不适用。明明白白的治疗概念,严重歪曲成预防概念,只因“预防”二字有欺骗性就使劲空喊,这种欺骗就是西方医学最卑劣的玩,而且玩得很出格。

  第六是食盐与高血压关系之玩

  若问什么是原发性高血压?先回避“小血管损伤”事实,而后给出能骗人的定义:“是一种遗传与环境因素相互作用所致的疾患,盐是重要的环境因素之一。”(《盐与高血压、北京医科大学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联合出版社第一页第一行)。这样,专家们用定义形式就把高血压病的罪过强拉硬拽地赖在食盐上了,接着顺其歪理玩起了食盐版大耍猴。迄今全球都在耍,耍得正起劲。对学者来说耍耍理论,对公众来说用纯净氯化钠耍耍高血压。若问能治病吗?肯定不行!玩你肯定没商量。

  高血压病有其确切病因,百分之百与食盐无关,在这个事实基础上看,拿盐说事是一场医学闹剧。盐与高血压关系问题是西方医学炒作时间最长、内容最烂、错误最多、热度最高的假学术研究。在一大堆错误前提下搞研究,必然会得出一大堆错误结果。

  首先,人类几百万年吃的盐本质上是“五元液”性质的杂烩盐,被西方科学玩过以后成了仅含氯化钠的纯净盐(请参阅《生命谁做主、一书第13章“食盐上彰显邪恶)。多吃这种盐,一部分人血压升高,这就成了高血压病与盐有关的证据。可是,还有一部分人即使多吃血压也不会升高,由于无法解释,那些玩理论的专家们就用”遗传重组、遗传漂变、基因流动、基因突变、环境镶嵌……“等等一系列胡言乱语编造出”盐敏感性“理论。我们从吃食物中获得营养,各种成分从来就没有恒定计量,而是根据需要靠调节,这种自动调节是人体生理健康的标志。人对食盐摄入量从来就没有恒定标准,而是根据需要自动调节,这种自动调节是人体生理健康的标志。人吃食物摄入各种成份具有随机性,身体有自我调节平衡的能力,这个不难理解。生理调节上有问题的人,即便是正常摄入,也会出现血糖高、血脂高、血酸高、血压高等等一些症状。

  当然,你一定要从偏斜角度看问题,说这是摄入多了,也可以,因为调节能力与摄入量之间肯定有对应关系。如果说调节能力上有病你非要赖摄入量不可,这是一种偏执,西方医学眼斜,常常采用偏执角度看这类事,实在不够明智。问题是,减少摄入量后能恢复你的调节能力吗?显然不可能!高血压病是小血管有病,小血管有病不一定都出现高血压症状,但与调节食盐能力肯定有对应关系,你如果用症状区分这种病有或是没有,而不考虑调节能力问题,这样就会对这群人敏感而那群人不敏感无法理解。不理解干脆就说不理解,但你却胡乱造假理论来贻害人类,那你西医的罪恶可太大了。

  世界各国用食盐玩高血压不算什么高科技,不就是用勺子定量吃盐吗?所有动物都吃盐,你见过哪种野生动物用勺子定量吃盐的?他们都不听西方医学的话,可哪种动物得高血压病了?没有!全世界的人都按西方医学规定的所谓”科学标准“吃东西,越吃心血管病越多,越吃血压越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被医学玩了呗!

  西方医学根本就不懂食盐,因为不懂才在利益驱使下敢玩、敢说、敢造假。为什么说他们不懂食盐呢?西方医学专家们除了氯化钠成分、渗透压和咸以外,对食盐本质几乎是一无所知。我们要想了解食盐,必须恭恭敬敬地请教单细胞的生存规律,问问细胞内外为什么要有食盐?简要地说,自然界的食盐决不是纯净的氯化钠成分,应当是”五元液“成分,是这种成分赋予所有生物”活“的生命,也就是说,生命与非生命的根本界限在于食盐的伟大作用。食盐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重要性绝对在核酸和蛋白质之上。

  食盐在生命起源、生命进化、思维起源、思维进化、生理功能和精神思想活动等等方面都是重要的主角,是生命世界的擎天支柱。食盐在人体吸收营养方面也举足轻重,所以,人体内必须有食盐存在。如果把食盐看成是渗透压问题,只是生理食盐水的概念,这是认识上的浅薄。有些营养学权威说人吃食盐是一种盐欲,说不吃食盐也能耐受,还说有些部落的人从来不吃盐等等,这些营养学家把吃盐与喝酒抽烟等同起来看成嗜好,这是严重的歪曲,玩理论玩出了格,太过分了!他们玩点职称,玩点名誉,玩点收入,就算是人类多养了几条寄生虫,算不得什么大事。如果他们玩疾病,把全人类玩进去,玩出危险和人命,天理难容。我要说,是西方医学中过分的这个家、那个家们损害了全人类的健康,是他们指导着制造出世界”文明病“,也当然包括高血压病,他们在玩疾病上犯了罪,罪责难逃!

  如果不认识”五元液“的性质,不承认离散小心脏的存在,如果不承认钙离子信号对这些小心脏的控制作用,那么就无法理解异常钙离子对小心脏的损伤,看不到这些损伤的存在,就永远理解不了”原发性高血压“这个病的发生原因。

  过去,资本主义医学不发达时,没有那么多高血压、半身不遂和心血管英年早逝问题,当资本主义医学发达以后,这些病就猖獗起来了,很多人对此迷惑不解。其实秘密就在这”六大玩“中。对于心血管病,玩症状,玩理论,玩技艺,玩出高昂的医疗费用,玩得正得意,然而我们却看不出是玩。治蝗虫越治虫越少,这叫治,越治虫越多,那叫玩。治病也一样,越治病越少,那叫治,假治就会越治病越多,肯定是在玩。玩与治很好判断,只要是回避小血管损伤问题,无论采取何措施,无论嘴里吐出什么花,那肯定是在骗,骗就是玩。

  请记住,资本主义医学怎么玩都不会让你没病,没病他吃什么?你希望一桌子菜丰富,他希望一堆病人拥挤。有人说,传染病被控制证明医学不希望疾病多呀?关于这个问题,建议大家应当学点医学史。是一批生物学家(不是医学家)发现了病原微生物,发现了抗生素,发现了免疫机制,逼迫资本主义医学控制传染病,他们心里老大不愿意,破口大骂,可以从中窥探出他们心里的阴暗与丑陋。

  西方医学恶势力玩病,首先要对准医学精英和科学精英,只要把他们先玩下来,其他社会精英就不在话下了,大批老百姓那算是白玩。这就是很多医生们跟着玩的原因,盲目玩,把自己也玩成受害者。

  高血压病的症结在小动脉血管损伤问题上,管道工智慧能解决的问题不会有多复杂,若真要解决,也只能算雕虫小技。目前,被西方医学这么一玩,玩得太出格了,玩出了高血压世界大流行局面。把简单问题变成症状的复杂问题是西方医学的贯用伎俩,问题是我们往往跟着叫好。看到花样多、理论多、药物多,一大帮人乱哄哄好像很敬业,表演出科学、进展、爱心、人性、呵护等等假象,我们被其精彩的表演所感动,捧为医学科学,捧为进步,捧为大爱之心。其实,换个角度看,这是人类精英带领全人类正在被资本主义医学当猴耍,事实就是如此。只要从健康利益上敢于反思,其实,很容易戳穿其中的猫腻!

  高血压病对人体有极大的危害,病程缓慢、隐匿,开始的症状容易被忽视,延误到临床状态往往为时已晚,常被称为隐形杀手。其危害还在于,全身各器官都分布有小血管,损伤、硬化、微瘤、破裂、血栓等等,都会造成严重后果,半身不遂就是明显的例子。

  身受其害的朋友们啊,我们生来健康原本没有这个病,这个病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也不是吃五谷杂粮注定会生病,生病更不是命运不好。今天,全世界发病率的上升,是资本主义医学恶意玩出来的。我们吃亏了,不能再让孩子们吃亏,更不能子子孙孙都吃亏下去。我们要反思,要从被愚弄中解放出来,要坚决终止西方医学肆意玩弄疾病的恶劣行为,这是每个有良心人的责任。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4楼:其实没那么复杂,就是人的思维有误区,转不过弯
    2011/12/16 11:44:43
  • 回3楼:“早期的高血压主要是舒张压增高,应该与精神因素有关”纯属瞎说
    2011/12/16 11:43:38
  • 有生必有老、病、死。机器用用都会坏的,这是都知道的,人体其实也会坏的,这是本来如此的,必然如此的。
    医学本身就是在有限的范围内决绝有限的问题,不可能解决根本问题(其实就是修修补补)。这是自然规律,本来如此的,必然如此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和衰老、疾病、死亡的斗争中,结果是必然失败的(无论看起来过程中你成功了多少次,结果是必然失败的)。为什么会有老病死,因为有生,有生,就必然会有老病死。
    这不是悲观,这只是事实,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从这个意义上说,从博主所提出的“小血管损伤”这一方面研究也是决绝不了根本问题的,因为从任何方面研究也都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只要是活着的人,每一个都要面临老病死的,即使是一个很年轻的人,意外死亡(如车祸、外伤等),他可能算不上老,也算不上病,但是也没逃过死亡。死亡是每个活着的人都避免不了的,医学(不论东方西方)必然解决不了的。
    有生,必有老死,是本来如此的,必然如此的。
    以有限的生命去解决根本解决不了的问题,很危险呀。
    2011/10/9 22:28:59
  • 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观点有点偏激,早期的高血压主要是舒张压增高,应该与精神因素有关,当血管问题出现时,也就是您说的动脉硬化出现的时候,那是收缩压增高。
    2011/10/6 21:35:33
  • 回1楼:解决小血管的损伤问题,首先得解决血液的问题。
    2011/10/6 9:54:55
  • 是这个理。
    我从哲学角度思考,确实所有血管系统都可以称之为心脏系统。而不是拳头大的那么一个跳动的疙瘩。
    还请邹先生谈谈怎么解决小血管损伤问题。
    呵呵。以显示中医的博大胸怀。而不是为了五元液作广告。
    2011/10/5 10:12: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出生于日本特遣舰队偷袭珍珠港整装待发的时刻,是二战的幸存者。他生活在自人类社会以来变化最大、最快的眼花缭乱的时代。早年,贫穷与饥饿的折磨和医院中的死尸是其一生中挥之不去的记忆。他与共和国一起成长,是接受教育、感受到恩惠的人。其经历使他看到,人类存在的错误是人类的最大敌人。他忧虑人类的未来,因为过去、现在和未来是无法分开的人类整体。所以他只好拿起最不擅长的笔冲向“敌人”,已出版作品有《生命谁做主》、《反思西方医学》、《超猴医学院》及《揭秘血管病》。人类改正固有错误极难,往往要经过上千年的时间。作者虽然已步入暮年,但对人类仍存信心。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