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十日谈:有中国特色的“地下党”
2011-09-09
字号:

  “一个女大学生来公司面试,经理看了看简历抬头问她:你是党员?那个女生顿时紧张了起来,激动地说:党员也有好人啊!”这则笑话引起上海交大某学生党支部的一场关于信仰危机的讨论,最后支部决定向学校乃至社会发起“亮出党员身份”的倡议。这故事当然很正面,背面却折射出执政党退化为地下党的危险。

  物种的演化,大致有两个方向:进化和退化。进化极慢,所以只有大科学家的慧眼才能识别进化史留下的蛛丝马迹。然而退化则极速,对于“播下龙种,收获跳蚤”的现象,老百姓早已多见不怪。最近到处盛传90年前曾有人播下了开天辟地的龙种。咱不幸错过那激情燃烧的峥嵘岁月,倒有幸躬逢继往开来的收获季节。

  2011-07-09

  在传说中,热带雨林中的小蝴蝶扇动一下翅膀,就可能引起席卷一个国家甚至全球的大风暴。这样的事情谁都没见过,不过,只要机缘巧合,某些男人的“小弟弟”倒真有如此能耐,比如正在世界和中国闹得沸沸扬扬“卡恩事件”和“前副市长上访”。两案的缘由都是“小弟弟”确已出轨,只在罪与非罪上各执一词。

  这类案件由于其私密性,要断出是非曲直历来是个世界性难题,但这并不妨碍中外有别。例如美国的“卡恩事件”,至少在表面上只是个纯粹的法律问题:嫌疑足够大,立马抓人;嫌疑足够小,立马放人。同样的事放在中国,却往往取决于各方法外实力的较量,实力不够的,不管是杨乃武还是前副市长,都只能上访。

  中外无别的只有其中的教训:泡妞有风险,出轨须谨慎。这也算是古训新译了。然而古训之所以能流传到今天,无非是占了两条便宜:一是确有道理,二是总有人不当回事。于是,尽管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太阳底下却没有新事。

  2011-07-16

  陕西城固县官方办了个全封闭的“法制培训中心”,专门关押上访人员。这种事当然不算新奇,新奇的是该中心惩治上访人员的手段。中心每天只给在押人员供应两餐,面汤里的面条不足两寸长,最多只有21根。结果,三等甲级残疾退伍军人胥灵军被关押九个月后,活活饿死了。如此出格的惨案,肯定会载入史册的。

  后人将如何评价今天的“盛世”?以我读史的有限经验来看,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惨案足以抹掉一大片亮丽的统计数据。所以,执政者如果在乎自己留给后人的形象,就应杜绝此类事件在治下一再发生。办法是现成的,沿袭古人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即可。就是说,把涉案官员关起来,每天只喂几十根面条。

  2011-07-23

  蹩脚的相声演员在台上表演。先说一段,底下没有笑声。再说一段,还是没有笑声。脸上挂不住了,走下台直接胳肢观众,看你笑不笑?英明的领导调控房价。先出一招,房价不降反升。再出一招,还是不降反升。领导的脸上也挂不住了,干脆来个全面“限购”,看你降不降!这一回,全国人民都笑了。

  2011-07-29

  战争年代,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和平时期,死人的事仍在经常发生,比如最近,大客车在公路上行驶,突然轰的一下着火了,41条命,没了;动车在铁道上疾驰,突然轰的一下追尾了,40个魂,飞了。这种事件没有轻重,只有沉痛,在每个活着的人心里烙下印痕,或深或浅,阴阴郁郁。

  2011-08-16

  在温州鞋厂打工的许兴权先生带着临产的妻子坐公交车去医院,谁知在车上羊水就破了。司机嫌脏,居然把他们撵下车。孩子在路边降生,身上滚满了泥巴。接下来,是又一轮舆论哗然。其中陈方先生的短评《世界已坏掉,我却带你来》,标题力透纸背。要是把“世界”换为“中国”,此时此刻的中国,就更准确了。

  2011-08-17

  “7·23”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铁道部的求援人员在救人的同时,居然还能腾出手把摔坏的车体就地埋起来,此举在专业内外招来一片质疑。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对媒体解释:“掩埋车体是为了更好地救援。”看看没人相信,又加了一句:“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此语一出,即成红透网络的高铁体。

  现在,王勇平先生被停职了。有媒体调侃说,这一次是铁道部要把王先生埋起来。作为新闻发言人,失言即失职,埋起来也不出意外。但是,是否还有人更该被埋起来?同样不出意外的是,随着王先生的被埋,这个问题也将永远埋起来了。记得今年的央视春晚有个群口相声,关键词正是“埋起来”。什么叫一语成谶?

  2011-08-24

  北大有一男教授,为了勾引一个读高中的农村小姑娘,承诺帮她上北大读书,花言巧语哄人上床。睡了两年,承诺仍未兑现。小姑娘气不过,向教授索要30万元,否则就如何如何。教授当然是懂法的,于是就带了警察把小姑娘逮了,说是涉嫌敲诈勒索。大奸大恶的叫兽合法,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小姑娘犯法,什么世道!

  2011-08-29

  《人民日报》近日报道部分农村子弟的放弃高考,只因为“花了五六万元,上了四年学,到头来找工作还要拼爹”。这种现象早已不是新闻,而且只要站得高一点,前景便可尽收眼底:先是没背景的没出路,接着是背景不硬的没出路,最后,背景最硬的终于发现,原来是人类没出路!我们走在绝路上,意气挥发……

  河北省盐山县设立“县长特别奖”已经有些日子了,此奖特殊之处是要为获奖人的一位子女在事业单位安排工作。改革之初,铁饭碗曾是必破的糟粕。在改革已臻“奇迹”的今天,铁饭碗竟又成了精华,是送给模范的鲜花。这本是反思改革方向的契机,“南都”社论却说要以背水一战的决绝加快改革,生怕死得太慢。

  2011-09-08

  手机常收到垃圾短信,也常被推销电话骚扰。原以为这是市场经济难免的副产品,谁都挡不住,今天才知道真相并非如此。原来电信公司内部掌握着一份“红名单”,上面记着省市级领导,他们的手机是免骚扰的。看来特色即特权,有特色的市场经济钦定优越。如果你感觉不到这种优越性,只能怪自己没有“特色”。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to [23楼] 评论人: 蒙山之阴

    那她应该去做“新闻评论员”,而不是“为人师”的学者。不要既“赚眼球”又要赚学术地位;既是演员又是学者;既要金钱还要思想;既不想坐冷板凳还想让人高山仰止。这个世界有多少这样两全其美的事?
    2011/9/17 18:47:03
  • 无论博主是否“误人子弟”,博主论点有事实,有逻辑支撑,可以让人从新的视角看问题,不必妄加无论据的对人评论
    2011/9/16 12:01:10
  • 时代呼唤孙中山式的领袖。
    今年正值辛亥革命100周年,希望中国有这样的人物出现。
    2011/9/11 15:37:59
  • 以前的D员是真正为共产主义奋斗,奋斗了一段时间才发现,共产主义太遥远,遥远的像一个传说,传说比女娲补天都要遥远。于是不再盼望在有生之年能实现共产主义。也不再指望下一代,再下一代等等能看到。信仰没有了指望。那怎么办呢,精神总要找个寄托吧,那就好好享受上一代给我们留下的家产吧。吃喝点山珍海味算什么,玩几个小妞,也算是对得起以前牺牲的无名英雄了,他们那时候在白区工作那么辛苦和危险,不就是为了让后来人能好好享受生活吗。今天奢华一点也是对他们以前工作的肯定。因为一切都坏掉了。。
    2011/9/10 8:21:47

  • [19楼]的Sunny 先生说的对。

    卢博主自己误解许多事情也就罢了。都是肉眼凡胎,出些错,正常。否则,还得了么?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误人子弟。其效果与卢博主在自己今年八月二十四日记中提到的北大那位男教授的行为结果有异曲同工的意思。一个在课上,一个在课下,曲回宛转地殊路同归。可怜呀,那些无辜的孩子们,连个逃生的路都没有了。

    卢博主,一定要当教授谋生么?要不跟自己商量一下,换个职业?如此,错成这样了,也只委屈自己。
    2011/9/10 5:37:36
  • 作者自我介绍:“女,1963生,江苏扬州人,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政治经济学和经济思想史,以颠覆西方主流经济学为己任。”

    好家伙,原以为“革命者”只出现在政治领域,没想到,拿着笔杆子的学者也能干革命:“以颠覆西方主流经济学为己任”。那我就疑惑了:应该称作者为“学者”还是“革命家”?!就我所知,学术有接续、继承、发展、创新的特性,任何一个领域的发展都是后人站在前人肩膀上的攀登。即或者前人在这个领域的探索被证明是失败和谬误,那也是后者前行的“路标”。

    西方主流经济学是谬误吗?好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中国的学者能证明这样的结论,有的只是东施效颦、鹦鹉学舌。但作者是否发现西方经济学是“谬误”,是一回事,而能否为后来者标记这个“谬误”为“需绕道而行”的路标,是另一回事。如果,作者穷其一生也没能标记西方经济学是“谬误”的路标,那她是否有可能在试图拆毁后来者得以攀登向上的云梯?如果是,作者沦为笑柄事小,她的学生就成为受害者,俗语叫做:误人子弟!

    作者真的发现了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大谬误”,还是政客似的学术钻营或者商人似地学术卖巧?我想,恐怕是后者!?

    由此观来,中国的学术界,被中国的政治空气和商业功利思潮污浊得不轻:有多少象作者如此,以政治家和商人的心态做学术研究的?!想来都让人脊背发凉,我不知道,中国的领袖和政治家对此现象有何感想?是为之能与其“高度保持一致”的喜悦,还是其它!?
    2011/9/10 3:51:04
  • 写得不错!
    2011/9/9 23:42:15
  • 如今地方上强拆已成潮水之势,联想到过去农村收提留时同样是组织小混混拆房子,砸柜子,赶猪子,那个年代提留收到不计其数百姓倾家荡产!由此可以明白一个非常关键的一点,对我们老百姓而言,任何时候最大的危险依然是官府和地头蛇小混混的欺压!而决不是什么其它的东西!官匪之害猛如虎。历史上深受官府倾压的百姓何计其数?!!如果没有这些,即使倒退三十年,也无任何可忧之处!我等只能干看着百姓受欺,可恨!可恨!
    2011/9/9 21:53:35
  • 把涉案官员关起来,每天只喂几十根面条;现在的乡长上以上官员,抓100个枪毙100个肯定有冤枉的,抓100个枪毙90个肯定有漏网的;花了五六万元,上了四年学,到头来找工作还要拼爹;教授当然是懂法的,于是就带了警察把小姑娘逮了,说是涉嫌敲诈勒索。大奸大恶的叫兽合法,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小姑娘犯法。——看看吧,这里有官员、教授、警察,这些都可谓是社会上层人物了,他们都在干些什么?这样的国家,有谁来救得了?
    2011/9/9 17:05:21
  • 中国已经坏掉,我们却被流放在这儿
    2011/9/9 16:56:20
  • 有意思,挺一个。
    2011/9/9 13:50:21
  •    问题多多,也要挺起胸膛往前走,因为我们来了。
    2011/9/9 13:31:0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女,1963生,江苏扬州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副理事长,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政治经济学和经济思想史,以颠覆西方主流经济学为己任。电子邮箱:x8b8x8@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