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不能听任国企官僚化的丑行愈演愈烈
2011-08-20
字号:

  2011年8月17日,华商晨报《中石化河南油田工资表泄露 干部工资比工人高44倍》的报道披露:同一单位内,员工全年12月的总计税前收入最高数额是最低数额的45.17倍。近日,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河南油田分公司(以下简称河南油田)一张被泄露的工资表,让油田部分一线员工认为,公司内部收入分配差距过大。……一位河南油田内部人士提供给记者一份标注为“2010年个税上交情况”的统计表单,据说表单所说单位是“河南油田物资供销处”。根据这份表单,记者粗略统计发现,同一单位内员工的全年12月总计税前收入最高数额是最低数额的45.17倍,高44倍多。同时,在该处全部统计在册的645名员工中,处长李峰所得最多为304930元,紧随其后的处机关领导中,年收入20万元以上的有5人,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有6人,绝大多数员工2010年税前收入基本维持在三四万元左右,收入最低者月薪仅为500元。最让工人们不能理解的是领导们享受的那些名目繁多的奖金,“一个什么兑现奖就有六七万,我们工人一年到头也没有这个数”。……面对企业内部存在的收入差距问题,河南石油勘探局宣传部新闻科科长、高级政工师和元丽认为可以理解,“处级干部年薪三十多万,这个并不奇怪。企业就是经营,(收入)不像政府公务员那样固定,这些都是在法律和中石化规定的范围内”。同时,她还进一步强调:“假如这些工资表是能晒出来的,那么也就是人家应该所得的。”对于“一线员工是否将会涨工资”的询问,和元丽表示:“油田每花一笔钱都要经过中石化集团批准,是否提高员工工资这一块我们没有权限,油田也一直在向北京方面申请。”

  2011-08-17扬子晚报肖余恨《被“泄露”的国企工资表是否是孤例?》评论说:“如此巨大反差,使得收入机制严重畸形,激励效能不复存在,体现的只是权力红利。权力越大,分配越多,这样的分配机制,只能使追逐权力成为逐利诉求,权力的合法性不能不受到严重质疑。其实,这个个案绝非孤例,而是当下社会分配不公的一个最突出的缩影。除了行业差距、职业差距之外,行业内的分配也如此悬殊,整个社会根据权力和资源的占有程度,分获程度不同的利益。但是,权力来自哪里的伦理已经模糊,权力分配的机制已经扭曲,权力自肥如果成为常态,那么,社会生态自然会逐步恶化,社会矛盾只会越来越尖锐。必须要断然的措施来调查,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今日“国企”里里外外愈演愈烈的丑行何止于此。

  2010年10月21日,东方早报,《新华人寿前总裁孙兵养老金月领超9万 遭审计署审查》的报道披露:新华人寿前总裁孙兵退休后每个月通过保险领取的养老金高达9.28万元,这是迄今为止,史上最高的国企退休老总的养老金。这份高额的养老金是年初国家审计署对中国人寿进行审计时发现的。审计署发现,新华保险为包括前总裁孙兵在内的47名高管购买了补充养老险,根据这项养老计划,这47名高管退休后可以享受年金收益及医疗费用报销。其中,孙兵退休后每个月领取9.28万元,如按80岁身故测算,共可领取约2665万元,加上医疗费用报销部分,孙兵每月所获权益最高可达11万元。——在职国企高管俨然高官,享受权力红利,退休了还要延续权力的红利!

  2011年4月4日,南方日报,《国企成高官“摇篮” 高管从政后感慨收入差距大》的报道说:4月2日,中石化总经理苏树林正式调任福建省委常委、副书记。同时,苏树林还将担任福建省政府党组成员、书记。这一纸调令,让中国政坛的“国企CEO”群体更加庞大。此前,李小鹏、卫留成、郭声琨、竺延风、苗圩等一批国企高管纷纷步入政坛,让中国政坛涌现出令人瞩目的“国企CEO”群体。观察人士分析认为,这体现出中央对国企高管的培养选拔更加重视。

  明报专讯《退休高官纷任国企董事》披露:大陆传媒揭露,政府退休高官利用法律灰色地带,纷纷到央企高薪“挂职”。在市值头50名的上市中央国企中,有34名退休高官任独立董事,他们年入由十几万至数十万元(人民币。下同)不等,而且有不少人是到在台上时所监管的企业任职。——国企高管与政府高官互相转化,来去自如,就如进入自家的厨房,爱吃啥就吃啥,方便自如。

  网友贵愚贱聪的《国企重灾区——“洋贿赂”事件缘何愈演愈烈》一文披露:“洋贿赂”事件缘何此起彼伏。近年来,戴姆勒公司的一些载重车和特种车大量销往中国,投入到中国西部塔克拉玛干地区的石油勘探开采工作中。距离美国控制组件公司(CCI)带来中国国企的国际贿赂梦魇不到一年时间,随着戴姆勒席卷22国贿赂案在美国曝出,中国的大型国有企业再次身陷其中,而一度给中国带来信心与荣耀的中石油、中石化也再次进入了受贿者名单。2009年8月19日,美国司法部公布了关于CCI行贿案系列文件,除之前曝光的6家中国企业外,还披露了华润电力、大唐电力、定州电力3家新的中国企业卷入“洋贿赂”事件,其中涉及CCI对中国企业每笔行贿的细节,回扣、旅游、孩子学费等五花八门的行贿手段乱人眼球。此前,美国司法部公布的美国CCI行贿案名单中,涉及6家中国国有企业,它们分别是中海油总公司、中国东方电气集团、中石油、中国石油物资装备公司、江苏核电有限公司、国华电力。——“国企”成了高管、高官中的贪腐集团的共同财富,受贿之风在“国企”里愈演愈烈,权大的收大贿赂,权小的拿回扣。

  发展论坛网友《体制给贪官留扇门》的帖子指出:中国最爽的贪官该属陕西省高速集团原董事长陈双全,他任职1700多天,受贿折合1700多万元,平均每天受贿一万。说他“爽”,还不在于他当头儿后天天有“进项”,他受贿还摆架子,“挑肥拣瘦”:他看不起民企,觉得民企都是个体户,民企的钱他一般不接;他收钱优先考虑国有企业,因为国企“比较安全”。——不良高管、高官连成一气,“共同致富”,结构成腐败集团已经是公开的秘密,造就了“比较安全”的腐败环境。

  2010年1月1日,内蒙古新闻网,《内蒙国企高官 北京集体“买春”》披露:神华集团准格尔能源有限责任公司温和平、金永文、刘志强、马日东日前借到北京出差的机会集体嫖娼,被北京警方当场抓获并且处以行政拘留。2009年12月21日,神华集团准格尔能源有限责任公司作出处理决定:开除4人党籍,解聘刘志强、马日东。据了解,带头集体嫖娼的温和平是神华集团准格尔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金永文是该公司工会主席,马日东系公司驻京办主任,刘志强是公司办公室主任。据多位知情人讲:“这4人结伙动用公款,在北京亚运村一酒店嫖娼,被北京警方当场抓获。”。——这类人的本色一个样,贪财又好色。

  2011年08月12日,国际金融报,《中石化香港年内第四次下调汽柴油价 内地不动》的报道披露:中国香港是一个比较开放的市场,其价格由相关公司自主根据市场变化进行调整。中国香港地区的成品油价格又调整了。8月11日,据《中国之声》报道,从8月10日起,中石化在香港的加油站将下调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下调0.1港元和0.18港元。与此同时,中国内地的成品油价却仍岿然不动。——在中国大陆,中石化等国企可以有特殊的权力随意保持不根据市场价格规律的高价格而获取超额利润,早就失去了全民企业造福民生,稳定物价的应有作用;许多国有房地产公司,其资本根本不受社会控制而用来建造平民住房满足平民住房的需求,而是官僚阶层控制“国企”的资本,专门用来建造贵族楼房以满足官僚富豪的投资升值的需要,其根本属性已经彻底改变。这样的“国有企业”所获得的超额利润,不归全民所有,既不向全民分红,也不把利润归于全民福利所用,而是用巧立名目获取超高额薪资和奖金、贪污受贿、铺张浪费、里外勾结、互相参股、化公为私等各种手段收入官僚阶层的口袋之中,成为他们“共同致富”的御用工具。

  可见,如今的“国企”早就不是全民所有的企业了。而是名副其实的“国家”所有的企业。既然是“国家”所有,官僚就是当然的主人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全国之中莫非国财。因此,“国家”所有的财富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当今社会的真正主人官僚阶层的共有财富了。由此,在官僚体制下,“国企”高管与“国家”高官也就同质了。这是当然的真理。

  对此,网友[222.92.65]尖锐地指出:“官僚体制就是恩格斯说的无产阶级不得不继承下来的‘国家祸害’”!

  1891年恩格斯在《〈法兰西内战〉导言》中指出:“国家最多也不过是无产阶级在争取阶级统治的斗争胜利以后所继承下来的一个祸害;胜利了的无产阶级也将同公社一样,不得不立即尽量除去这个祸害的最坏方面,直到在新的自由的社会条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能够把这全部国家废物完全抛弃为止。”“一方面应当铲除全部旧的,一直被利用来反对它的压迫机器,另一方面应当以宣布它自己所有的代表和官吏毫无例外地可以随时撤换,来保证自己可以防范他们。”(恩格斯,《〈法兰西内战〉导言》)

  如今的中国,无产阶级在争取阶级统治的斗争胜利以后所继承下来的这个“国家”祸害,根本就没有被“除去这个祸害的最坏方面”:无产阶级及绝大多数人根本无法随时撤换自己所有的“代表”和官吏,根本无法防范他们的掠夺和欺凌。绝大多数人不但被“代表”了,而且容忍官僚的掠夺和欺凌已经成了国民最高的“美德”。

  可见,“国企”里丑行不断的根本原因就在“国有企业”这个定性里头:把“国营企业”改为“国有企业”的伟大改革成果已经实现了把原本属于全民所有的生产资料——财富,“合法”地转变成了“国家”所有。而国民所继承下来的祸害“国家”根本没有改变,它依然是千年的官僚体制,官僚依然是社会的主人。国人只有彻底争得民主,除去这个“国家祸害”的最坏方面,直至把这全部国家废物完全抛弃为止才能彻底制止所有的祸害。而当务之急,则是恢复绝大多数人社会主人的地位,不再被任意“代表”,任听人使唤。这就必须把“两会”,主要是“人民代表大会”尽速变成由人民自己推举的代表所组成的最高权力机关(而不是官员代表大会),它可以随时撤换官员,包括全民企业的高管,“来保证自己可以防范他们”。非此,就无法防范“国家”高官与“国企”高管从社会的仆人蜕变为社会的主人而祸害社会。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中国不再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对立,而是草根阶级与官僚阶级的对立。
    2011/9/17 14:24:36
  • 在官商两会的权力垄断下,人民代表大会要恢复何其难也!
    2011/8/22 10:03:35
  • 政权大厦倒掉之前,肯定是先有若干个支撑大厦的柱子首先烂掉、垮掉,最后是整个大厦垮掉。看来首先烂掉的就是国企。
    2011/8/21 17:32:02
  • 国企官僚化才是对人民共和国政权最大的威胁.应是当前改革主攻方向.否则.这块地基不打好一切建设都如建在沙堆上.看看动车事故.外汇风险这些生动例子
    2011/8/20 15:04:59
  • 标题缺了个主语,正是这个主语的“听任”、“默认”造成现在的状况
    2011/8/20 10:27:01
  • 你文中已说,“政”、“企”不分家,“官”、“管”不分家,“权”、“利”不分家,而且有更加水乳交融、互相担保的趋势;

    这个趋势会继续,不以草民意志为转移。。。
    2011/8/20 10:23:5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厦门经济管理学院高级讲师,美国德克萨斯A&M大学兼任教授,中华管理论坛秘书长。原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厦门涉外经济管理培训中心教研处处长,兼任厦门夏智技术开发研究所所长、中国经济文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主要著述及学术研究成果有:《M型领导构架》、《领导的合理境界》、《人性化管理导论》、《孔子管理思想:中式管理的基本形式》、《老子的管理之道:中式管理之本》、《必须重视朱熹理学对中国社会进步的阻碍作用》、《现代管理哲学:中道管理》、《“执两用中”浅说》、《中国教育之痛:奴才意识教育传统的阴魂不散》、《实事求是:现代中道哲学》、《国人需要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等。与潘承烈、成中英、曾仕强、郑学益等十位专家共同发起了“中华管理论坛”。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